智慧或哲學之珠

 

  • 無助不只是力量和權力的缺乏。許多強壯、有天賦的人看起來仍很無助,因為沒有人會想從他們身上獲益。
  • 「黑暗」或其他光線都不能打倒那些自身就會發光者。它們的光源將會自顧自地在其自然的生命階段中燃燒,並照亮其周遭。
  • 凡是只憑其所看到的就去行事的人,絕不會比那些據其所知者去行事的人成功,而後者又不會比那些憑恃良心行事者成功。
  • 貧窮不只是沒錢而已,還包括缺乏知識、思想及天份。在這方面,欠缺知識、思想及天份的人,儘管家財萬貫亦屬貧窮。
  • 眼鏡是眼睛的工具;眼睛是心靈的工具;心靈是洞察力的工具;而洞察力又是良心的工具。良心是一個出口,透過它精神可以觀察萬物;它亦是一個用以觀看的工具。
  • 人性像一棵樹,國家是這棵樹的枝杈。發生的事件就如同招呼到它們身上的強風,讓它們彼此交相打擊,然後瓦解。當然,最終的傷害只有樹才能感受得到。這意謂著:「無論我們做什麼,其結果都是我們自己承受。」
  • 夜晚就像是人們為人類的幸福與平靜去發現、發展及準備的競技場。偉大的想法和作品總是從黑暗無光中孕育出來,並且是為了人類的福祉來供給。
  • 胃會把無法消化、無益身體的食物吐出來。而時間和歷史對無用之人也是做同樣的事。
  • 鏽是鐵的敵人;鉛是鑽石的敵人;而放蕩是精神之敵。就算它不會在今日引起腐朽與毀壞,它也將在明天造成破壞。
  • 每股洪流都是由其形體微小到受到蔑視的水滴聚合而成。漸漸地,它達到了無法被抗拒的程度。社會實體也總是開放給這種洪流。
  • 即便向惡行惡狀和沒有經驗的人解釋知識與真理,與處理瘋狂之人是同樣困難的,但已然受到教化的人們仍應積極地去做。
  • 因為每個人了解清明的真理的程度都不會一樣,故只摘取部分真理的做法即應被丟棄,以擁護論證、陳述及具體呈現。
  • 人們通常會抱怨時空,但錯誤總是出現在無知中。時空是無辜的,然而人性是忘恩負義與無知的。
  • 有些陽光普照、碧草如茵、花朵盛開的明亮道路,實際上卻通往死亡幽谷,然而其他陡峭、佈滿荊棘的小徑反而會與天園的邊界交接。
  • 有一句哲語說:「每個人都是躲在他或她的舌頭下。」另一句更富智慧的話是:「如果你想要一個朋友,真主就足夠了;如果你想要一個伴侶,《古蘭經》就足夠了。」
  • 我們知道認知的行為與對象,但卻不知道用什麼去認知。精神知曉的工具是心靈。精神觀看的工具是眼睛。
  • 如果一個行為的起因是心理或自然本能,那就是動物性的;如果它是由意志或良心而來,則就是精神性或是人性的。
  • 不存在是一種令人畏懼的虛無,而在這個無窮盡的令人心著慌的境域裡,是連一個存在的原子都找不到的。
  • 今天,人們為那些虔誠的人貼上「狂熱」的標籤。狂熱意謂對於錯誤和盲目的堅持。固守正確之事是種美德,一個信仰者有這樣的行為不能被視作狂熱。
  • 有時陽光會以原子的形式出現,河湖會以水滴、書本會以句子的形式出現。因為此種奧妙,眼睛(意指眼界)就和文字一般重要。
  • 筆是思維之光的黃金管道。這個光從心靈降到手臂上,再來到手指,最後從筆尖出來。
  • 即使眼盲的人增多了,他們仍舊不能決定一件事物的顏色。只要兩隻健康的眼睛就會破壞他們意見上的一致。
  • 每棵樹都是由木頭構成的。但每棵樹的果實都不同,人們也因他們的虔信有所不同。
  • 每顆心都像是從同樣一塊鋼鐵打造來的獨特刀子。它們的不同源於它們不一樣的銳利度。
  • 在偉大和重要的民族裡,托鉢僧的小屋、甚至其墓碑都有裝飾。人們可以在其禮拜場所及其墓碑上閱讀一個民族對美和藝術的觀念。
  • 事物無分理解、意識、感覺或意志。它只是由一些法則和(用以建立事物的)粒子組成。把它當作存在的本質實是一個令人慚愧的錯誤。
  • 真正的哲學只是當真主激發我們追尋智慧時所出現的一種精神與心理上的困擾(試驗、磨難)。

-Criteria or Lights of the Way, Izmir 1997, (7th edition), vol. 4, pp. 1-9.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2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