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明目標和方法

我們必須盡可能使我們計劃的目標和方針精確。如果我們這樣做,就不會跌落在各個目標中。在我們特別的服務工作中,我們必須將我們的精神指引到一個特定目的,如此我們的思想就不會在混亂中瓦解,因而使我們成為任人操弄的玩物。

我們的方針必須是澄明思想的結果。我們必須清楚定義我們的方針,如此便不會在各種思潮中迷失。有許多冒險性活動無法開花結果或獲利,徒然留下仇恨與積怨,正是因為其目的和方法並不清楚。

尊貴的造物者、以及尋求祂的認可,實應在每位活動者心中居於最優先的位置。倘若不是,那不屬真主的事物便會介入,迷誤便會形同真理般出現,任性奇想可能會以真正理想的模樣現身。雖然這個任務是以為信仰奮鬥之名被進行,但這種失察會允許許多濫用和犯罪發生。

有些大自然之作是為了尋求那「至能者」的認同而生─一粒小分子能夠擁有太陽般的價值,同理,一滴水的價值能夠等同大海;一秒的價值可比永恒。因此, 即使這個世界可能會藉由祂不認可之事變成天園般的花園,最終後果卻仍是虛無、毫無價值可言。更進一步說,那些得為此負責之人將受到質問。

方法和工具的價值在於其是否了解那渴望中的方針,以及是否能夠泰然進行。無法達成目標的方法,尤其是那些阻礙此種進展者,實在是為禍的。基於這種相 同的邏輯,這個世界可能也在此受詛咒的範圍內,因它介入了男人女人及其生命之真正目的之間,但是它亦同時到熱愛與讚賞,因為它將造物者的一千個榮耀之名反 射出來,它展示著祂的偉大作品。

真理可以用許多方式去建立和支持。它們的價值,與它們令我們提高對造物者、真理之敬意、以及其令我們去思索何者為確鑿的程度成正比。如果父母適切地 教育子女;如果禮拜的地方能令其社群湧生永恒的思維;如果學校能喚醒學子們希望和信仰,則這些人事物正是在為達成目標服務,因此是神聖的。若非如此,那他 們就無異於一個個窮兇惡極的圈套將人們吞噬,令其遠離真理。我們也可以對各個聯盟、信託機構、政治機關及協會採取相同的標準。

機構的創辦者和指導者應該時常提醒他們自己當初成立機構的動機。這麼做可確保其工作不會偏離其目標,而且仍然會成果豐碩。如缺少這份提醒,他們便會開始忘記他們的家庭、旅館、學校及其他機構是如何建立的,然後便會與他們的工作作對,就像那些忘了他們為何被創造的人一般。

宣稱某種好想法的獨佔性以及唯有自己的主張正確,都是對物質因果全然依賴和忽視目標的徵象。而對那些分享相同信仰、感情及想法的人而言,仇恨與積怨和無法充足地實踐標的一樣。可惜!那些卑劣、自我奴役之徒!他們卻想像自己可以依據其腐敗的理性統治宇宙。( Criteria or Lights of the Way , Izmir, 1996, vol. 1, (9 th edition), pp. 35-40. )

一個人應該避免在思想和行為上走極端,因為那是致命之毒。想在破敗的衣服和居住在家徒四壁之屋的生活中追求簡單和真誠,那真是錯誤的;同理,若想在現代風格的昂貴衣服和其他奢華中見到複雜微妙、文明及繁盛,那亦是不可得的。

-Criteria or Lights of the Way, Izmir 1998, vol. 2, (12th edition), p. 113.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2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