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变成了一场预料之外的危机。有些人醉心于暴力、屠戮和破坏,不过令人宽慰的是,也有人通过倡导对话与理解的优胜之处来反制这些恶行。2001年发生的911事件说明了这一点的重要性。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后来的反恐战争改变了我们的地区社会和国际社会的形貌,而那十九个劫机者却也因此创造了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悖论:伊斯兰自视为一个和平的宗教,但是现在却和谋杀破坏联系在一起了。

无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都对伊斯兰缺乏了解,这真是令人遗憾。现在不仅仅是大学里的人文院系,甚至是每个人、每个家庭都需要了解伊斯兰。据估计,日益增长的穆斯林人口目前大约是十四亿,(主要)生活在五十七个穆斯林国家,其中至少有一个拥有核能力。这些穆斯林国家中有很多在美国反恐战争要么发挥关键作用,要么就是对头敌手。穆斯林社会并非与世界独立开来的一部分;美国大约生活着七百万穆斯林,而欧洲的穆斯林则更多。美国所通缉的恐怖分子名单上多为穆斯林——乌萨马·本·拉登、“基地”组织、塔利班领导人毛拉奥马尔等——但是美国反恐战争中的盟友也是穆斯林: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约旦国王阿卜杜拉等。所以,如果势不两立的敌人和亲密无间的盟友都是穆斯林,那么势必要开始了解伊斯兰。

信仰间的对抗,无论真假虚实,国际社会要想克服,就要通过对话与理解的方式。吉尔·卡罗尔博士的著作《跨文明对话》即倡导这种对话立场,对此我强力推崇。卡罗尔博士所做的重要贡献是她向我们介绍了法图拉·葛兰独特的穆斯林智慧。葛兰是土耳其的苏非领袖,三十多年来一直是跨信仰对话活动的先锋,他相信“对话不是多余的蛇足之举,而是紧迫的当务之急……穆斯林有义务让世界变得更和平、更安全,对话便是这样的义务之一。”在这个人类亟需精神领袖的时代,我们发现法图拉·葛兰就是这样一位领袖。葛兰的成年时期都在为全人类的信仰和启迪而开道、为不幸与苦难而疾呼,并不区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开始,他就在推动一场波澜壮阔的公民社会运动,这场运动不断演进壮大并波及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作为一个苏非派伊斯兰知识分子和学者,葛兰启迪、激励了数以百万计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为人类做出奉献。

在这部作品中,吉尔·卡罗尔博士继承了对话的模式,向我们呈现了一个葛兰和五位国际知名哲学家之间就思想与学说进行交流的文本对话。这五位哲学家是:伊曼努尔·康德、孔子、约翰·斯图尔特·密尔、让·保罗·萨特、和柏拉图。卡罗尔博士不仅成功地将葛兰的学说反映在了话语当中,而且为二十一世纪所需要的对话模式提供了一个范例,并以一种理性的、发人深省方式将截然不同、完全迥异的思想和观点呈现在我们面前。

卡罗尔是执笔这一文本对话的不二人选。她是莱斯大学宗教宽容研究促进博纽克中心(Boniuk Center)副主任,经常撰写文章并就古来恩的思想发表演说,对葛兰的学说有深刻的见解。她是一个具有人文学科和宗教对比的双重学术背景的教授,却又专攻大陆宗教哲学,这些资历都使她能够轻车熟路地担当这一任务。为了向更为广大的学者群体介绍葛兰运动的伊斯兰理念和原则,卡罗尔博士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召开主题为“思想与实践中的法图拉·葛兰运动”的2006年现代世界伊斯兰国际会议时,我有幸成为主题发言人。她也在大会上发言,我亲眼目睹了她对宽容与对话理念的崇尚和热爱。

2006年春,为了开展布鲁金斯学院的一个题为《全球化时代的伊斯兰》的研究项目,我去了九个伊斯兰国家。我和我的团队亲身感受了法图拉·葛兰的影响力之大。为了理解整个穆斯林世界中穆斯林的“思想”,我们准备了一份问卷并向每一个参与者问直接的个人问题。提出这些问题的目的是评估人们对西方和全球化的反应。我们发现很多人都在追随那些给伊斯兰画地为牢的人,将别的事物,尤其是西方的影响力,都拒之门外。在穆斯林世界,这种思想正在迅速地得到追捧。然而,在土耳其我们却发现最受欢迎的当代模范却是法图拉·葛兰,这使我们意识到了他的这场智识运动的重要性,以及它在抵消穆斯林世界甚嚣尘上的排外情绪方面所具有的潜力。

三十年来,葛兰运动的规模和效应一直都在成倍地增长,现在已经在土耳其内外建立了数百所现代化的学校和大学,一个传媒网络(两家全国性电视频道,一份周刊杂志和一份主流日报),和数个商业组织。这不是一个政治运动,而是一个社会运动、一个精神运动。作为一个独特的社会改良者,葛兰带来了一种新型的教育模式,这种模式将科学知识和精神价值观融合在一起,葛兰也因此而发现了一块与现代性有着重要契约的伊斯兰中间地带。他相信国家的真正目的是通过道德行为来推进或者“教化”个人与社会。

葛兰从毛拉纳·贾拉里·丁·鲁米的学说、著作、以及鲁米奉主、爱人、互助的教诲中汲取了大量的灵感。如今,无论是在穆斯林世界还是在美国,鲁米的著作都非常畅销。这也在智识上和思想上为葛兰运动铺平了道路。他们二位都毕生致力于理解苏非行知。葛兰满怀崇敬地描述鲁米说“在传统的苏非当中没有一个学生、修行者、代表者或者大师会像他那样为人所熟知。他开创了一种带有复兴色彩的新方法,这种方法的特点是以《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的虔诚为参照点而进行个人推理。他通过这种全新的声音和气息,成功地为同时代的人和后来者们开启了一扇神圣的大门。”

通过调和实证主义科学和神性之间明显的差异,葛兰帮助我们回答了诸如人生、价值观、公正的人类社会的组成要素等这样的问题。葛兰在他的著作和演讲中为那些寻求解决当今世界的困局的人提供了引导之光。他告诉我们通过粗暴手段来摆平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唯有通过解说并持有令人信服的观点才能够让别人接受你的观点。只有通过相互的合作、理解和尊重才能够实现各个社会之间的和平共处。在这个日益缩小的世界上,我们必须学习这一教诲。尊重文化与宗教习俗已经成为了不得不接受的硬道理。所以,以任何方式、竭尽全力推动相互理解和跨信仰对话是非常重要的。在911之后的世界中人们看到真切的“冲突”,然而参加葛兰运动的数百万之众则继续为我们做精神和现实两个层面的引导,带领人们走向和平与对他人的宽容。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穆斯林领导人都在谈论冲突和对立,而葛兰却向我们发出了“新的声音”——号召持各种信仰的人们回归到“神圣的桌面”。通过他的引导,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以对话为第一行动方针、坚决摒弃对立的世界。本着这种精神,卡罗尔博士的这部著作不仅使我们加深了对葛兰先生的原则与学说的理解,而且使人们关注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极其重要的一场哲学运动。

非常感谢跨信仰对话学会的主席穆罕默德·赛廷先生,他最先推广这部促进西方与穆斯林世界之间对话与理解的著作,同时也感谢戴维·蒙泽对这篇序言的协助和对对话的坚持不懈。这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代,作为一个跨信仰对话的积极参与者,我非常强调理解与同情心的重要性。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我身处一个独特的岗位,能够目睹课堂上对话的力量和它对观点的改变。作为一个父亲与祖父,我也深感对话的迫切和必要。为了保证我们子孙后代的安全,我们急需架设桥梁。对话与理解不再是过时的学术话题;而是我们在二十一世纪避免灾难、求得生存的必由之路。

华盛顿美国大学伊斯兰研究中心伊本·卡尔顿主席

阿克巴•艾哈迈德教授

Pin It
  • 上创建。
Copyright © 2020 法土拉.葛兰正式网站. 版权所有
fgulen.com是Fethullah葛兰,土耳其著名的学者和智力上的官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