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语

在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我有幸与葛兰先生见面并在他的居所和两次共同进餐。他对待我们非常和蔼可亲,虽然病情不轻,但是依然和我们交谈了很长时间。他回答了我的一些问题,当时在场的人也和他讨论了一些时事方面的事情,并如如饥似渴地听取他的洞见。当然,我在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也和葛兰先生在文本世界中“共处”。我深受他的启迪,和他见面后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能够启迪鼓舞土耳其的三代人去创造一个新世界。他是一个思想深刻、正直仁慈的人,这在他的作品中、待人接物中一目了然。

我之所以将葛兰的思想和康德、柏拉图、孔子、密尔和萨特放在一起讨论,是因为我相信这些人对葛兰来说是有价值的协商伙伴,而他对这些人也一样。我把他们都看作学识渊博、关切人类生存的紧迫问题和长远问题的人。他们全力以赴、真心诚意地迎接艰巨的挑战,而毫无愤世嫉俗之情。他们是人类当中学者的卓越代表,他们提出复杂的分析论证,只为解决今生今世的问题,只为让我们明白何为美好的生活、如何为我们自己以及子孙后代谋得这美好的生活。没有这种终极追求的学者就不是真正的学者。

我在此所阐述的这些思想观点让我深受启发。我不是因为我完全赞同这里所陈述的任何一个观点而深受启发,而是对话本身、以及这种对话所开启的新世界。试想,如果这个对话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而是在现实生活中有活生生的人们来执行,那该是何等的令人振奋!我也知道,为了在讨论者之间找到共鸣,我在一些术语、主题和段落的阐释上有牵强的嫌疑。我也知道,在很多情况下,如果有牵强附会的话,那么所说的共鸣也会随着差异分歧之间裂隙的增加而戛然而止。如果说这种共鸣还能维系片刻,那么至少在这片刻之间还是找到了共同的之处。在文本当中,由于讨论的对象都已作古,所以相关性都是抽象的。如果讨论对象都是愿意参与讨论和互动的活人(而他们实际上都是对这个世界、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都负责的),那么这片刻之间所建立的相关性就不是抽象的,而是真实的。也许这种相关性能够阻止我们相互妖魔化、相互杀戮,口诛笔伐也好,真刀实枪也罢。在这微弱的共鸣结束后,我们又面临着鸿沟一般的分歧。

在巨大的差异和日益减少的自然资源中寻找和平共处的策略和办法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挑战。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地应对这个挑战,否则我们在其他方面的成就都会失败,因为我们会用仇恨与暴力毁灭了这个世界。各种形式的无穷概念都将我们称为人类,但愿我们能够在自身当中找到超越自我并创造一个宽容、尊重和怜悯的世界的能力。

Pin It
  • 上创建。
Copyright © 2020 法土拉.葛兰正式网站. 版权所有
fgulen.com是Fethullah葛兰,土耳其著名的学者和智力上的官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