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于自然灾害中大批死亡的人来说,他们各自的死亡时间,是聚集在同一时�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古兰经》中的智慧

用户评价:  / 0
好 

......他认识陆上和海洋中的一切;零落的叶子,没有一片是他不认识的;地面下重重黑暗中的谷粒,地面上一切翠绿的,和枯槁的草木,没有一样不详载在天经中。(牲畜6:59)

死亡是一个人的物质形态的停止和终结。一个人的死亡时间,也就是一个具有自己独特条件和局限的生命体的寿命终结时间。每一个存在过的生命体都有一个开始,注定的生命历程和结局。

在时间与存在的长河中,开始与终结之间的差异几乎无法分清。现有的每一样事物都可以比作一滴水 ,被土壤吸收之后,变得无影无踪。又可以比作一条河流,汇入大海,与大海融为一体。这就是万物的命运。他们都以生命的形式存在,然后以这样的结局结束。

所有的开始都意味着结束;有来必有往,所有的来,都首先是所有的往。无始者无终,这就是独一的真主,永恒的主。是真主掌控了万物,使他们存在于时间之内,是真主决定了每个个体的命运。而真主自己则超脱于所有的增加与减少,合成与分离,出生与死亡。他是创造并掌控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所有时间的独一的主。万事万物无不在他的权力与决策之下。所以,任何事物的发生,如果只是归因于自然,而不提及真主,就似乎是说这些事物只是自然现象罢了,并无真主的神圣意志在其中,那么这必然是错误的。唯有通过真主永恒、全能的意志,万物才能获得存在的权利,与此权利相伴的是一项具体的任务和使命。天地万物,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没有生命的,其存在的目的只是像镜子那样展示真主的力量、才能、知识和大美;此后,当时辰到了以后,它们就结束使命,撤退,让位于新来者。

为了在这样的展示中扮演角色,接受其中的考验,所有的出生与死亡都在���个框架中循环上演。从无到有,这个过程表明了一个无形主宰的存在,使命完成,然后退出舞台,这表明永恒主宰的永恒与不朽,不受过去与未来这样的时间限制。我们完成使命,然后又离开这个世界,这使我们想到无形的主宰,他与我们正好相反,从未像我们这样以创造物的形式存在然后又退出。《古兰经》说:"他曾创造了生死,以便他考验你们谁的作为是最优美的"。(国权67:2)

来到这个世界,接受考验,然后随时准备离开,能够理解这其中的秘密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让我们返回到刚才的问题——对于自然灾害中大批死亡的人来说,他们各自的死亡时间,是聚集在同一时刻了吗?

是的,对于那些以这种方式死亡的人来说,他们的死亡时间的确是聚集在了一起。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至高无上的真主拥有、并统治着天地万物,他将一切都置于自己的权柄之下,小到原子,大到星系,他创造了各有自己的命运前定的宇宙万物,也可以在瞬间摧毁其中的任何一个,或者一些。存在的事物或者生命是否在不同的地方,是否属于不同的级别,是否具有不同的特性,对于真主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区别——从真主的意志来看,数量多少也并不重要。

为了能够让人们理解"万能"的意思,对造物主的力量进行大量的描述,是可以做到的。但是要想对这个概念进行准确的论述和类比,则是非常困难的。

每一个生命体都需要能量,这种能量的可视形态就是光。每一种生命体都以某种方式依赖阳光得以生存,个个生命体之间和谐相处,结局美满。伴随着日出日落、阳光盛衰,植物们个个色彩绚丽 、姿态丰饶。它们生发于春,盛开于夏,衰败于秋,安享天命于冬。万物���以存在,而这种存在得养于一个无所不包、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意志和规划。任何事物都无法脱离这个神圣的意志而得以存在:"......他认识陆上和海中的一切;零落的叶子,没有一片是他不认识的,地面下重重黑暗中的谷粒,地面上一切翠绿的,和枯槁的树木,没有一样不详载在天经中。"(牲畜6:59)

如果植物种子的发芽、成熟、结果和死亡都得到如此郑重的记录,那么人类,这最完美的生命形态,难道就会任其自生自灭,不受关注吗?天上与地上王国的创造者,他对一物的视听无碍于对另一物的同时视听,他必然重视人类的行为举止。人类是宇宙的中心,被创造为最优美的形态。人类是全宇宙的指向标,至高无上的主宰必然会像恩赐其它万物一样恩赐于人类。他毫无疑问会接受人类到他的阙前,赐予他们非常的邀请、非常的垂青,这样的殊荣。

这种邀请可能是的人们的单独召唤,或者集体召唤,有时候在床上,有时候在战场上,有时候是以事故或者灾难的方式。这种召唤有可能以相同的方式、在相同的时间来到居住在同一地区的人们那里,也有可能以不同的方式来到不同的人们的那里。万能的主在对待他的仆人时,时间、地点和数量之间并无联系。因为,真主创造了人类,并把人类送到这个世界上,他给养万物,珍爱万物,他依照自己的意愿让人们留在这个世界上,在他们完成使命后又释放他们。拿走一个人的灵魂,和一群人的灵魂对他来说都是不费吹灰之力。这一点毫不奇怪,也不难理解,这有如一个军队的指挥官,他可以在一个设想好的时间解除一个士兵的任务,也可以解除整个军队的任务。

更何况,受命于真主夺取人类灵魂的天使不是一个,而是有很多。经过造物主的授权和同意,很多天使可以找到人们,按照他们从真主那里得到的神圣记录来执行他们的任务。他们接近人们,出现并采取行动,其方式方法各有不同。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些事故和灾难,很容易从各个事件中发现其中的前定,也会发现一个事件中丧生的那些人有一个死亡的时间,而且只有一个,是同一时刻。每天媒体的报道中,一些书中都可以见到众多的这样的例子。例如,在地震中整个城市遭到了毁灭,成人们动用了一切可能的手段都无法自救,而在碎石瓦砾中却会发现毫发无损的婴儿;还有,当车辆冲进河流中, 许多会游泳的乘客们都溺水身亡,而婴儿们却能逃过一劫,漂在水面上。还有著名的报道说,空难中飞机失事爆炸,上面的婴儿被抛出数米之外,却完好无损。这样的例子我们可以举出很多;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每个事故,每个死亡或者幸存,并非简单的发生。每件事情都按照全能、全知的真主的永恒意志来发生,他是全听的主,包容一切的主。

每一个来到今世的生命,无论是独自,还是从众,都要生活到前定中的死亡时间。他们负有理解自己本性(非特拉)的使命,要寻找那超越自然的未知的美,要成为万物主宰的明镜和诠释者。他们来到今世以后,有可能被解除使命,或单个,或集体。这种对生命的预知、寄存和终结,对于真主来说及其容易。然而,真主启示说每个人的周围都有很多天使,他们的使命就是夺取灵魂——当然还有很多其它的天使,负有不同的使命。

可能会有人问:在灾难中有些人可能是罪有应得,但是也会有很多无辜的人死了啊,为什么呢?这个问题来自于错误的推理和错误的思想认识。如果生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生命形式,如果这个世界是生命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居所,那么这个问题可能听起来蛮有道理。但是如果这个世界只是一块耕地,一个客栈,而来世才是收获果实的地方,才是幸福安居之地,不要辛苦劳累的地方,那么这个问题就失去了目标。如果考虑到了来世的生活,那么好坏善恶之人,在今世的同一时间死亡,并没有什么不自然的。非但不奇怪,而且非常合理,合乎逻辑,应当如此。因为每个人都要被复活,然后陈述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按照自己的举意和作为接受惩罚或者奖励。

总之,死亡以及死亡的时间标志着今世生命与使命的结束。这段生命及其结局都是在按照一个预先准备好的计划进行的,这个计划考虑到了人类的自由意志,记录在功过簿上。时间到了以后,这个记录簿马上开始执行,按照全听全知的真主的意志和命令执行。死亡降临在某一个人身上,或者一个群体的人的身上,这中间并没有重大差异。

我认为,有很多关于宗教方面的问题,其怀疑和错误,都是因为对造物主的真正的、无限的知识、力量和意志缺乏了解所致。另外一个原因是对事物进行了错误的估计。在对事物的认识过程中,如果我们不去除"巧合","自然现象"这样的错误观念,如果我们不认真参悟,不坚持宗教生活,不远离世俗的患得患失,那么我们的内心世界就会充满不健康的、虚弱的信念,成为一个经常和邪恶的担忧、焦虑进行斗争的地方。

当人们的内心世界一片贫瘠,无法自足的时候,那么对这个世界上种种现象的怀疑和忧虑就会严重损伤他们的精神思想。面对这种情况,人们对年轻人居然能够保持信仰感到非常惊讶,而他们自己则已经偏离信仰了。

有些人可能会说我们对这些事情太重视了,而这些事情在一些人看来,目前并没有重要性。但是对这种观点我们要反对:凡是和信仰有关的事情总是最重要的,值得我们认真、努力地思考、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