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伊斯兰对于盼望 弥赛亚和马迪[the Messiah and the Mahdi ]的观点是什么?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观点

用户评价:  / 2
好 

弥赛亚是耶稣祈主赐安之的一个尊名,或者说德性。"弥赛亚"在希伯莱文中的意思是"被祝福的",所以就用这个尊名来称呼他,以此来表示对他的美德和优秀品质的敬仰。他能够获得这样的尊名,据说是有这样几个原因的:他受到保护,不会犯任何罪行;凭借真主的意志,凡经他的抚触,疾病就会痊愈;他周游各地,将他的福音传向各地。从字面意思来讲,马迪是指一个接受信仰、并被引向"正直道路"的人。马迪也可以指救世主,当暴政和不公横行于天下时,世界的拯救者;他将会重建正义,使伊斯兰成为主导宗教,他将会是先知的后裔。

当人们无视基本信念,普遍荒废宗教功修,信仰所要求的中正之道被抛之脑后,这时人们就会等待救世主的降临。在历史上,犹太人,基督徒,还有很多他们之前的人,终其一生都在等待救世主的降临,尤其是当他们忍受痛苦、遭受不公的时候。在列位使者的时代,人们经常等待的是一个先知或者弥赛亚;而在真主的使者至圣穆罕默德之后,人们已经不再等待使者了;他们转而期望一个来自先知后裔的复兴者,拯救者,一个向导,或者马迪——救世主。这个马迪被称作马迪·拉苏尔,有一种理解是,马迪将受真主的派遣,就像真主派遣使者那样,而且会有迹象表明他的品级将会高于弗格哈·阿勒巴(四大伊斯兰法理学家:伊玛目阿扎木,伊玛目马力克,伊玛目沙菲仪,和伊玛目艾哈迈德·伊本·汉巴里),高于各个级别的圣徒,甚至高过古图布·阿热沙德(众师之师,这是对圣徒的非常稀有的称号,只用于那些几百年才出现一个的圣徒。)

伊斯兰与马迪期待

在犹太教和基督教这样的宗教中,人们总是期待一个弥赛亚或者马迪,认为这样的人能够拯救信仰者,让他们免受痛苦,并向他人传播宗教信仰。这种期望能够加强信仰者的精神力量,使信仰者对复兴深信不疑。甚至可以说,先知摩西和耶稣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喜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样的期望。追随他们的人都说,"他就是那个思想坚定、意志力非凡的人,前辈使者们都预言过的!"《新约全书》中马太福音(Matthew 3:11)中说,先知约翰(施洗者)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耶稣是约翰的表弟,是拿撒勒最具有活力的青年。虽然约翰也是一个先知,但是当他听了耶稣的讲话,看到他的热情和影响力对人们的感染, 他说,"这就是我们所期盼的弥赛亚!"约翰曾经预言过弥赛亚的出现,使得人们翘首以盼,而他证实耶稣就是弥赛亚,这就加速了十二使徒对耶稣的信仰,加强了他们的信念。

以色列的子民们一直都在期待弥赛亚。当他们了解了圣经中对救世主的一些特点的描述以后,他们的期盼就有如胸中燃烧的火焰,促使他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然而,经书在翻译的过程中和代代相传的过程中,这个重要的问题变得模糊起来,使得难以把握其就里。以色列的子民们在这层迷雾中迷失了方向,陷入否定的泥潭,以致于当救世主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都不承认。弥赛亚以宽恕和怜悯之心拥抱每一个人,但是他们不承认,说,"你不是他(弥赛亚)。"

在耶稣之后人们又开始期待另一个拯救者。人们盼望人类的骄傲,先知穆罕默德的来临;他所有的德性都有详细的描述,人们也都在不停地寻找。对此耶稣和他之前的使者们都有预言。巴西拉(Bahira)是一个基督修道士,有一次他和先知穆罕默德同在一个商队前往大马士革,他向先知表达了对拯救者的渴望,并说了这样的话:"你将是最后一位先知。我希望我能够活到你宣布你的使命的那一天,我将一直服侍你,给你拿鞋子。"宰德(奥马尔的叔叔,他的儿子赛义德·伊本·宰德就是被许诺了天堂的十个人之一)临终前也表达了相同的期望,他在病床上说,"我知道一个宗教将会降临,你们的头顶上有祥云。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一天。"但是也有很多人未能看见他们面前的陷阱,否认他,说,"你不是他。"还有一些人不接受他的传教,其原因要么是违背了他们的利益,要么是觉得先知不属于他们的血统。但是多年来人们一直都知道有一个拯救者将要降临,所以最初的圣门弟子们接受了伊斯兰,而且麦地纳的援助者们在阿各百向真主的使者宣了誓。尽管当时多神教徒们不断地挑拨离间,不断地打击先知的追随者,但是先知和圣门弟子们之间还是形成了非常牢固的关系纽带。在吴候德战役中和壕沟战役中,信士们立场坚定、英勇杀敌、奋不顾身,这其中对弥赛亚的盼望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然,先知的性格,容貌,思想,说服力,自信,虔诚,忠诚,和智慧都是促成因素,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种期望在信仰传播中的作用。

宗教对马迪-弥赛亚的期望溯源

有将近一百条圣训传述指出,弥赛亚必将最终归来,以及如何归来。根据圣训学中的真假圣训鉴定标准,专家们认为这些传述中至少有四十条可以确定是真实可靠的;另外有二十条被列为"哈散",即,虽然不能像真实圣训那么确定,但是其传述途径是可靠的。其它的二三十条在真实性上较差。举一个例子。布哈里,铁尔密兹和穆斯纳德圣训集中记载,真主的使者说,"以掌握我生命的真主起誓,麦而彦之子尔撒(耶稣)曾经是你们当中一个正义的领袖,他很快就要降临。他将摧毁十字架,杀死猪,取消人头税,并大量地分发货物。那时财产将多得不计其数,无人再愿意接受施舍。"另据穆斯林和阿布·达伍德圣训记载,先知说,"当麦而彦之子耶稣降临时,穆斯林的领袖会问他,"来给我们领拜吧。" 耶稣就会说,"不,你们互为领袖,这是真主对穆斯林的恩赐。"

《古兰经》中没有经文明显地提到这件事。然而,一些重要的学者,如印度的喀什密里,整理编辑了与此有关的圣训,并摘出四段经文,认为暗示着在末日弥赛亚的降临:

他在摇篮里在壮年时都要对人说话,他将来是一个善人。(伊姆兰的家属 3:46)
信奉天经的人,在他未死之前,没有一个信仰他的, (妇女 4:159)
我在出生日、死亡日、复活日,都享受和平。 (麦尔彦 19:33)
他(耶稣)确是复活时(审判日到来)的预兆。(Zukhruf 43:61)

另外我们也可以举出有关马迪的两则圣训为例:"马迪来自于我们,阿合理·拜伊特(Ahl al-Bayt)。真主会让他在一夜之间大获全胜。马迪是法图麦的子女的后代。" "即便是这个世界到了末日,只剩下一天,真主也会从阿合理·拜伊特(Ahl al-Bayt)中间派一个人在这个专制的世界上完成正义。"

仁慈、万能的真主已经在各个混乱芜杂的时期给我们派遣了整顿复兴者,令人敬佩的代治者,圣徒,完美的老师,或者其他的马迪式的受祝福的人。这些人拨乱反正、振兴教门、保护教门。贝都则曼(Bediüzzaman)举例说在政治领域马迪·阿巴西就是这样的人物,而在思想领域,阿布德·嘎底尔,吉拉尼,筛海·乃格什班底,阿克塔布·阿热巴(四大圣徒:阿布德·嘎底尔·吉拉尼,艾哈迈德·巴达维,艾哈迈德·路法伊,易卜拉欣·德苏给),以及十二伊玛目,都是这样的人物。他说,"因为这是真主的道路,真主必然要从阿赫尔·拜伊特中派遣一个光芒四射的人,这个人将会是一个最伟大的法理学家,最伟大的振兴者,统治者,马迪,教育家,一个最伟大的圣徒,他将和末日来临时的多端恶迹做斗争。"对于有关马迪的圣训不可靠这样的说法,贝都则曼也做出了回答:"人们总是对任何问题都要说三道四。有些学者甚至发现就连著名的圣训学家伊本·赵兹亚居然也将一些真实的圣训列到了微弱圣训的行列。我们说一些圣训比较微弱,是指它的传述链条,并不是说这则圣训就在真实性上差了;它所讲述的内容很有可能就是真理。"

关于耶稣返回人间的问题

有些伊斯兰学者认为耶稣作为一个人而重返人间,这种说法有悖于万能真主的智慧。他们认为这指的是一种 "集体思想人格"的降临。还有一些学者对《古兰经》经文和圣训的解读方式不同。对此,贝都则曼则认为不能放弃耶稣作为一个人而降临的可能性,同时也要更为强调思想人格,并将这种降临理解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一致性表现。他同时还认为耶稣的降临可能不会为期太远:"至高无上的真主一直在向人间派遣天使,有时候会让他们以人的形态出现,比如曾经让天使吉伯利以圣门弟子迪亚的形象出现。真主会让灵魂世界的灵魂以某个人的形象,或者让已故的圣徒以虚幻的形象,来到这个世界上。即使耶稣已经成为古人,但是真主自然也有可能让耶稣以今世某个活人的形象派遣到这个世界上,实现这个重要的目的。"这些细节问题都分布在一些报告当中,但是贝都则曼没有更进一步地讨论。

自称是马迪的人背离了信仰

马迪-弥赛亚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不但被有些人滥用,而且还被一些不信道的人用来诽谤忠诚的信士。有些自称是马迪的人实际上是被一些势力所指使,用作反穆斯林的武器。

我认为作为思想人格的弥赛亚,其到来不会太遥远。这种意义上的弥赛亚是真的会降临的,这一点没有人反对。作为思想人格的弥赛亚的到来,意味着将会出现一种仁慈的精神或者现象,一股和善的微风将会沐浴每一个人,人类将会互相妥协,和谐一致。目前已经出现了这样的迹象:有时候穆斯林会被邀请到基督教堂去诵读古兰经,而且有很多人都接受了先知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古兰经是真主的启示这个事实。也有一些人宣称自己是"穆斯林基督徒"。在我看来,把这些现象看作是弥赛亚精神出现的前奏,没有什么不对。

滥用人们对马迪和弥赛亚的盼望

纵观伊斯兰的历史,曾经有很多人可以说取得了接近于马迪的品级。比如说阿巴西兹,祈主怜悯之。考虑到他的重要改革,他所追随的中正道路,他对前辈先贤的尊重,对圣门弟子们的景仰,以及他在宗教问题上的中道思想、正直理念,从这个意义来说他就是一个马迪。奥马尔·伊本·阿布德·阿齐兹就是这样一个马迪。另外还有一些重要的人物,从阿布·哈尼法到伊玛目冉巴尼·法录格·撒勒罕迪,从伊玛目安萨里到毛拉纳·哈立德·巴格达迪,都可以归为这一列,因为他们都具有马迪的特征。这些人忠心耿耿地为伊斯兰服务,从不恣意妄言,也不追求个人名利,他们也从都不宣称自己就是马迪。了解他们的美德的人,都聚集在他们的周围,形成一个仁爱的群体。然而,总是有一些机会主义者想方设法地利用这些观念。

甚至早在真主的使者还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骗子,诸如姆塞利马,图来哈,阿斯瓦得·安西,和撒扎之流,他们都宣称自己是先知。另外,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些人宣称自己是"末日时将要降临的人"。不但在先知归真后不久,又有八大骗子跳出来说"我也是先知",在每个时代都有一些病态的灵魂自称是弥赛亚,甚至还炮制恶毒的言论说什么真主的使者只是派遣给阿拉伯人的,而他们则是派遣给全世界的。根据有关马迪的圣训传述,先知说"一个来自于我的家族的人将会出现,他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这也就是说,马迪的名字就是先知的名字,如穆罕默德或者艾哈迈德;曾经有不少人为此改了自己的名字。

据沙体比说,有一个叫做曼苏里耶的教派,其头领叫做阿布·曼苏尔,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号,叫做"克斯福",字面意思是"块"。他说自己就是弥赛亚。有古兰经文说"如果他们看见天上掉下来一块,他们将说:"这是成堆的云彩。""(山岳52:44)他说自己就是那一"块",然后很快就聚集了一帮子支持者,仿佛他就是自天而降的。他不理会这节经文的实际意义,只是抓住那个自天而降的动作,然后就自称是经文中的那个"块",以为自己就是那块自天而降的石头。另外还有一个拉菲兹的乌拜杜拉,自称是马迪,他有两个追捧者,一个叫纳斯鲁拉,另一个叫法斯。纳斯鲁拉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真主的援助",而法斯的意思是"胜利"。为了证明自己的地位,这个所谓的马迪对他们说"你们就是真主在古兰经"援助"章中所说的纳斯勒;正如这段经文所说,人们必将成群结队地接受伊斯兰,这个诺言将通过我们的努力来实现":

当真主的援助和胜利降临,而你看见众人成群结队地崇奉宗教时,你应当赞颂你的主超绝万物,并向他求饶,他确是至宥的。 (援助110:1-3)

沙体比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他所举的这两个例子足以作为证据,说明名字和德性如何被滥用,有些人如何借此混淆视听,并在地方上制造流血事件。

有些人在等待拯救者,而另一些人则滥用这种心理,这个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宗教生活。比如说,有些人等待拯救者在经济上援助他们,还有一些人则在社会问题上抱有同样心理。在欧洲的混乱时期,那些在经济方面等待拯救者的人们将注意力投向了卡尔·马克思,于是都陷入了工人起义的泥淖。这些人都曾经极力追捧他的作品《资本论》和他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并把他当作是人类的拯救者,尤其是工人阶级(无产阶级)的拯救者。阿克巴里博士在《东方新闻》(Payam Mashrik, News from the East) 说马克思是"一个没有经典的先知!说出了人类的观点";他进一步把马克思描述为一个无知无礼、没有信仰、不知虔敬、欲望繁多的人;而这个马克思的确被一些人当作是弥赛亚。无独有偶,从列宁到托洛茨基,还有很多人都被奉为救世主。在伊斯兰世界,从埃及到苏丹,从叙利亚到索马里,几乎每个国家,都曾经把一些人当作拯救者。 有些人甚至走入了叛教、无知、疏忽和不信教的极端,他们说"穆罕默德是阿拉伯人或者麦地纳的先知;这个才是我们的先知。"

历史上,拉菲兹思想的追随者中出现了几个马迪。有观点认为,建立穆瓦黑丁国的那个人是马迪,同样,倭马亚和阿巴斯王朝时期出现的很多政治团体也都确信他们的领导人是马迪。什叶派(伊斯玛仪派)法体密德(Fatimid)国最初是在北非建立的,后来其国力超过了埃及。该国的建立者和治理者们把他们的第一人君主也奉为马迪。他们把一个孩子推上王位,然后聚集在四周,说这个孩子是先知的孙子,就这样滥用马迪-弥赛亚问题。更有甚者,法体密德人宣布独立,导致局面进一步混乱不堪,使穆斯林社会进一步分裂,而这时正值穆斯林前有十字军,后有蒙古人,背腹受敌的时期。

在近代史上,马迪-弥赛亚问题似乎已经成了乱像层出不穷的温床。一些人大肆滥用这个问题,索马里出了个马迪,苏丹出了一个大马迪,这个大马迪被英国人杀死后火化,然后把骨灰撒在了尼罗河上——阿克巴里博士对此有详细的记述。有一个叫巴豪拉的人,曾经被拥为前定的弥赛亚。还有一个叫古拉穆·艾哈迈德的人,曾经修炼印度瑜珈、沉思冥想,由于其禁欲的做法,在他感到眩晕的时候,据说能够展示灵魂的力量,看见一些幻觉。此人还自称是穆加迪迪(宗教的振兴者),后来又说是前定的马迪,人们所期盼的伊玛目,最后又说自己是前定的弥赛亚。此后又出现了一个艾拉杰哈·穆罕默德,自称是先知。

另外,什叶派试图把马迪这个问题纳入他们的议事日程。他们宣布说"十二伊玛目中的一个伊玛目依然健在,只不过是被藏在了某个地方,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将会出现。"他们所期盼的这位拯救者一直在躲避阿巴斯王朝的恶魔的袭击,但是在旦扎里(基督的敌人)时期会忽然现身,就像是从嘎弗山后面闪身出现一样。但是旦扎里是比阿巴斯王朝统治更加强大的魔鬼。他们的这种说法真是滑稽可笑。他们的这种盼望有丧失基本信仰之嫌疑。

受压迫、受奴役的民族总是会盼望一个完美的大力神来拯救他们。还有一些消极懒惰、意志薄弱的人彻底封闭自己的心灵,死抱住一些错误的观念不放,一心等待这样的大力神自天而降。事实上,在逊尼派的思想中,这种观念也是一个现实,一种倾向;然而,圣训中所说的马迪,并没有超自然的特征。非但如此,他只是一个统治者,会将社会带向伊斯兰,是一个具有科学精神的人,是一个心灵和灵魂高尚的人。

要警惕滥用

尽管在历史上人们对弥赛亚和马迪的信仰曾经被滥用,但是现在依然存在被利用的可能性,谎言大师们自称是先知,模仿马迪,所谓的筛海们还是会层出不穷。如果有人像古拉穆·艾哈迈德那样自称是弥赛亚,那么就有必要分析他的基本信仰是不是发生了问题。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他是在说弥赛亚已经附在了他的身上,就像有些人说神已经附在了耶稣的身上那样,而且他也是这样看待自己的,按照穆斯林的信仰原则,这是不信道的表现;对于这种情况,如果说是"偏离"了信仰,那么太轻了。这是严重的无信仰。

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是想表明他已经踏上了一个心灵的旅程,正在走向弥赛亚耶稣,而且观察他的言行的人也以某种方式,因为他所达到的水平,也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到一种弥赛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话就自相矛盾了。因为能够达到这样境界的人决不会说这样的话。再说,宣称自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品级,这本身就是高度的虚荣心。

阿布德·盖德尔·吉拉尼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马迪,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另外还有穆罕默德·巴哈乌丁·乃格什班底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马迪,但是他从来都不曾把自己和这样一个称号扯到一起。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伊玛目冉巴尼也完全配得上马迪这样的称号,但是谦逊的冉巴尼甚至都认为自己不配人的称号。坦率地说,那些真正地配得上这样的名号的人,必然是那些想方设法的躲避这些高品、高位的称号的人。

对于这样的说法要进行全面的分析:达到这样的思想境界层次以后还会说这样的话吗?这是由于社会的估计过高而产生的错误吗?这是一个社会混乱的表现,还是这个人真的认为他是被选中的人?如果他真是这么想,而且自称是马迪,那么这是虚荣心的明显表现,脱离了信仰,毫无根据的言论,要受到批驳才对。如果他们争辩说他们就是弥赛亚,那么这就是最恶劣的蒙昧。没有人可以说"我就是弥赛亚,"因为弥赛亚耶稣曾经来到我们当中,然后离开了我们,以先知的身份离去。有鉴于此,凡是自称弥赛亚的人都是在自称先知,也就是说他们都犯了亵渎罪。一个由父母所生的人如果自称是弥赛亚,这就意味着他是灵魂转世,而这种思想不为伊斯兰所接受。伊斯兰认为这是脱离信仰,是无信仰。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人如果要遵圣行,走先知的道路,那么就永远也不要说这样的话。

我在前文曾经指出,贝都则曼 ·赛义德·努尔西曾经提出一种观点,认为伊斯兰是清晰明白的宗教,如果需要在世界的各个地方表达自己,那么哪怕弥赛亚是在另一个世界最为遥远的角落,也会立即返回。然而,为了阐明他的总体看法,他把耶稣的降临解释为一种思想人格。他进一步说,一个群体或者社会中的一部分人将会代表弥赛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直接以弥赛亚为之命名,认为从某个人身上可以看出耶稣人格的缩影,宣称某个人就是弥赛亚,无论他是征服者麦赫麦德二世也好,是伊玛目冉巴尼也罢,这都是严重的无信仰的表现。这是邪恶的言论,真正的信仰者不敢说这样的话;他们会时刻警惕这样的言论。

有些天真的人很容易过高地估计一些人,称他们为"马迪"。我们先要强调的是,即使弥赛亚作为一个人而下降到了人间,他也不会自称为先知。他将不但会遵从穆斯林的各种原则,而且会尊重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位先知这样一个事实,这两样现实都表明他既不会作为一个先知而下降,他的灵魂也不会投胎到他人身上。如果他以思想人格的方式出现,那么无论是具有这种思想人格的人,还是这些人的领导人,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同样,具有马迪品质的这个人,或者这种思想人格,都不会宣称自己是马迪,他(们)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即使他们不相信自己是弥赛亚,如果他们面对他人的误判,说他们是弥赛亚或者马迪,视所言的轻重与否,他们保持沉默,这说明他们沉默是为了避免偏离或者失去信仰。根据真主使者教导,这样的人称之为"不说话的魔鬼"也是有不及而无过之。的确,别人称他为"弥赛亚",而他自己却故意沉默,不警告别人有脱离信仰的危险,这样的人就是十足的不说话的魔鬼。如果一个人遮遮掩掩、欲言又止地说"我是马迪",他真是大难临头,他已经严重地脱离了信仰的道路。一个穆斯林绝对不可能赞成这样的言论。

这个问题注定是要被滥用的,不幸的是它已经被教门的敌人所利用,用来攻击虔诚的信士。而且,有些人受一些势力的指使,宣称自己是这是那,意在反对穆斯林。这样事情过去曾经屡见不鲜,将来肯定还要层出不穷。在土耳其,那些毫无信仰的人,脱离了信仰的人,手持文凭的愚昧人,掌握土耳其或者其他穆斯林国家命运的暴力代言人,他们轻而易举地利用人们对马迪-弥赛亚的盼望,借用这样的名目,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说这是在利用伊斯兰的概念来欺骗穆斯林,并以此来迫害虔诚的穆斯林。如今全世界的穆斯林都在受压迫,大众的士气都很低落,在这种形式下,他们的这种阴谋就更加危险勒。所以我们需要非常小心谨慎地对待这种阴谋,反对他们利用这个概念,这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