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有些人坚决反对和“哈瓦利及派(出走派),克拉买提派(奇迹派),无政府主义者”进行对话活动,这是为什么?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观点

用户评价:  / 4
好 

克拉买提主义(Karmatism) 是9世纪 由 哈姆丹•伊本•克拉迈特创建的一个异端神秘主义教派。哈姆丹利用了穷人的贫困,鼓吹"财产集体所有",说穷人有权分享富人的财产。他们在伊拉克及其外围一带取得了一些影响。这些人外表上看起来很虔诚,但是他们有着自己的经济理论,政治热情和目的。他们收罗了不少同党,多年来迫害、致死了很多逊尼派穆斯林,并试图反叛阿巴斯哈里发王朝。他们伏击前往朝觐的穆斯林朝圣者,袭击圣城麦加,甚至还窃取了克尔拜的玄石,把它带到了巴士拉。

克拉买提派不接受婚姻是定制,他们将被禁止的行为当作是"美术"。他们把女人当作是集体财产,教唆年轻人淫乱,令其迷失方向,他们将饮酒合法化,将种种沉湎享乐的行为都当作是合法的东西。总之,克拉买提派被自己的肉欲所奴役,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宗教;凡是不追随他们的道路的人他们都贴上"必入火狱"的标签,并在很长时间内成功地制造了分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当时的无政府主义者和虚无主义者。

现代哈瓦利及派

哈瓦利及派是另一个异端教派,他们曾经指责哈里发阿里,首先批评他在绥芬战役中妥协,接受仲裁,其次又指责他没有将哈利法王权交给穆阿维叶,犯下了"重罪"。他们宣称,凡是不持这种观点的人,包括圣门弟子,都是异教徒。他们虽然看起来是信仰伊斯兰,但是他们心胸狭隘,思维不健全。他们不用自己的学识,总是贸然行事,陷入了顽固、敌对、偏狭、粗鲁、暴力和残酷的泥淖。他们迷失于自己的口号和行动,这些口号和行动,再加上他们暴动不安的性格,最终给自己造就了一个新的宗教。他们不以知识为动力,而是以口号、激情和反动的情绪为动力。也许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读《古兰经》,但这只是口头上的诵读而已,而且只接受自己的解读方式,反对任何其他的解读方式。凡是与他们思路不相符的人,都斥之为异教徒,应当消灭;他们残酷专制,毫无仁慈可言。

当今,我们发现有些人的行为有如是当代的克拉买提派和哈瓦利及派,阻止人们进行对话和理解的努力,破坏人们和平与友谊的梦想。他们也自称是穆斯林;但是他们以深奥的说教攻击教门,用他们的偏激和颠狂来取代教门信仰。还有一些人陷入极端,只解读《古兰经》和圣训的字面意思,把字面意思当成是精髓,由此加深了他们对其他穆斯林的痛恨和敌意。他们当中还有一小撮人,信奉一种深奥玄虚的理念,认为他们自己已经获得了一种卓尔不群的地位,蔑视其他的穆斯林。更有甚者,盲目追随天启戒律的明文表意,丝毫不用自己的头脑去解读这些戒律。他们丝毫不具备教授信仰、理解他人的正确方法;他们没有行为准则,道德败坏,缺乏敬畏。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撕裂族群,破坏团结。

这两类人后来又迎来另一股势力的加入:无政府主义者。克拉买提派的狂热,和哈瓦利及派的暴动,使一些穆斯林形成了恐怖分子网络,卷入无休止的纷争,恫吓威胁,杀人害命。不管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是宗教方面的还是民族方面的,一些轻率鲁莽、头脑简单的人是受到一些黑暗势力的操纵的。他们的行为毫无宗教信仰可言,但是却以宗教的名义杀人害命,然后使自己处于被动地位,将上风拱手相让给那些与教门为敌的人。

滥杀无辜的无政府主义者

无政府主义者和穆斯林为敌,将一些暴徒行为合法化。他们反叛国家,拒绝承认民主,反对长治久安的制度。其结果必然是国家要镇压这些暴动、叛乱。于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些无辜的人也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卷入其中,受到牵连和伤害。在伊斯兰当中,没有自杀性炸弹。纵观历史,伊斯兰从未允许谋杀无辜的人,也绝对不可能允许。但是类似于克拉买提派和哈瓦利及派这样的人被蒙骗、被操纵,其结果是,众多无辜的人遭到诬陷诽谤,伊斯兰质朴的形象被玷污。穆斯林本是顺服真主、安全可靠的代名词,如今却被描述为潜在的恐怖分子。

加剧这个问题的因素有二:其一是暴君的独断专行、威逼强制;其次是一些人的轻率鲁莽给暴君们制造了理由。

在整个过程中,受伤害最深的是那些居于其间、犹豫踟蹰、举棋不定的人。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发现冲在前面的都是那些无政府主义者和虚无主义者们,还有一些克拉买提派和哈瓦利及派,他们觉得"这些人太过分了,该受惩罚。"于是他们就为暴君的专制行为背书,认为这是在保护制度。然而,那些掌握政权的人要么故意忽视事实,要么无法了解事情的真实性有多大。那些犹豫不定的人满脑子都是怀疑,于是就会任凭宽容的氛围遭到破坏,将伸出的和平之手再收回来。

还需要指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搞破坏总是要容易得多。搞破坏的人虽然有可能不多,而且破坏的规模似乎也不大,但是破坏的影响力却有可能会很大。一小撮为钱卖命的笔杆子很容易炮制诬蔑、谎言和诽谤的言论。很多人,还有很多机构都是这样遭受诽谤的。他们甚至在所谓的"言论自由"的大旗之下进行大规模、有组织地诽谤污蔑运动。当然,这些运动最终会被诉诸法庭,然后遭受批驳,赔礼道歉;但是,打官司往往要持续上好几个月,而判决出台则时间更长。而这时恶人们邪恶的目的已经达到,人们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已经被玷污了。

一小撮非主流的群体对事事都不满意,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恶劣局面。他们企图建立这样一个体制,在这个体制中,他们要充当真主的眼睛,耳朵,鼻子,和嘴,而其他的人则都是指甲,或者用诗人乃西·法兹话来说,其他的人就是贱民。如果有好事要发生,那么他们就要充当功臣;如果取得了成就,那么他们必然要与之扯上关系。一提到对话与宽容,首先想到有宗教信仰的人,这怎么可能?穆斯林首当其冲接受教育,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这都是别人的事情,都是贱民们的事情,而他们则是真主的眼睛和耳朵。这些人可以称之为边缘群体,或者寡头少数,他们对我们应有的和平氛围造成了极其广泛的破坏,他们的所作所为真是恶劣至极。

敌视对话

克拉买提派的狂热,哈瓦利及派的思想以及无政府主义者的情绪,在过去屡见不鲜,在将来也有可能随时出现。只要有信仰的人恢复元气并找到机会表达自己,只要他们采取赞成对话和理解的立场,四处呼吁和平,肯定会有一些人对此感到很不舒服。我倒是想问问他们:"有信仰的人根据原则行事,他们所及之处总是受到欢迎,所以他们的人数不断壮大;你们为何不利用自己无信仰的原则来使自己的人数也壮大呢?整个社会都不欣赏你们。你们必须达到一定的层次,达到一定的人数,具有一定的自信,这样你们才有可能招人喜欢,受人欢迎。

我真是不愿意提及这三类邪恶之徒,尤其是在这恩泽深厚的斋月;谈恶必伤主恩,所以,提及这些恶劣的东西可能会使我们无缘于真主恩赐和福佑。为了能够经常享受真主恩赐和护佑,我们应当经常谈论一些多行善功的人,而且我们自己也要多行善功。最近和一些致力于宽容的思想者们共进开斋晚餐,大家互相握手,互致问候,令我非常感动,感触颇深。他们不再是一种"另类"的表现。我真希望他们过去不曾破坏过这样的活动,真希望他们曾经不是怀有敌意,而是怀抱善意拥护这样的聚会;我希望他们至少能够对伸向他们的和平之手、身伸向他们的橄榄枝做出回应。

人人都会表现出其真实面貌,我们也应当不断地展示我们的真实面貌。我们信仰真主,在信仰上要积极主动,这是我们的道路。我们有义务邀请他人"就我们所热爱的(真主)再谈一会儿",圣门弟子就是这样做的。这样做可以加强我们的信仰,在前进的路上充满热情,让他人也能够接触到信仰的真理;至于有些人要说三道四,就让他们去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