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有人把艾滋病毒(HIV)与末日的迹象之一“大地之兽”相提并论,这样做对吗?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关于科学的问题

用户评价:  / 2
好 

这个问题涉及两个方面。其一是,艾滋病是什么; 其二是,穆斯林如何以穆斯林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以及类似的现象。我们现在逐一来讨论。

什么是艾滋病?

艾滋病(AIDS, 获得性免疫功能丧失综合症)是一种感染性病毒,能够破坏人体的抗病免疫系统。由于其后果非常严重,几近致命,所以又被称作为现代瘟疫。这种疾病的传播也是非常迅速——根据有关估计,其感染人数每十个月就要翻一番。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根治的办法。

        艾滋病是在1981年被首次诊断出来的。人们进行了前期的调查,如传播方式,发展演变方式,以及遏制的难度(更别说根治了)等,结果公布以后人们一片恐慌。

在80年代以前还没有这样的传染病。这是如何产生的?在众阴谋说中有一个说法是,这个病毒来自于美国的一个以战场使用为目的生化实验室,是从中 "逃逸" 出来的。这种指控没有证据。其他的一些说法也没有证据,如该病毒来自于非洲的一种猴子,"跳到"了一个人的身上,于是这个人便携带了这种病毒,又通过性接触传给了一个在非洲访问的美国人,这个美国人将此病毒带到了美国,然后从美国传播开来。事实情况是没有人知道HIV病毒是如何产生的。

然而关于该疾病的传播方式人们还是有所了解。它通过直接的体液交换来传播。在美国和加拿大,这种病毒主要通过同性恋之间的性活动和吸毒者共用针头这两种活动来传播的。输入被感染的血液也可致病,母亲被感染,怀孕后会传染给婴儿。

还有一些艾滋病毒携带者能够将此疾病传染给他人而自己却不发病。这一事实也使该病毒更加令人不解、恐惧。

艾滋病毒在世界的一些地方广为传播,但是感赞真主,受其影响最小的就是穆斯林群体了,无论是穆斯林国家还是其他国家的穆斯林,都免遭其难。伊斯兰的生活方式以其高贵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保护了穆斯林免遭此难,尽管他们为了放弃这种生活方式而进行了长期的艰苦斗争。

艾滋病毒显然是所谓"现代生活"的主流中夹杂的污垢;但是,由于此处不便说明的原因,我认为最好避免在这些无聊无用、无知无德的事情上纠缠不清。说实在的,即便是间接地谈论像艾滋病毒这样的话题,也会让我觉得尴尬难堪,浑身不舒服。所以我今天之所以讨论这个话题,目的主要是为了让思想正直的人们理解这个问题,有益于他们的身心健康。

现在我们来讨论第二个问题,穆斯林如何以穆斯林的方式看待艾滋病毒?

如何看待艾滋病毒这样的现象

的确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说艾滋病毒就是《古兰经》中所提到的dabbat al-ard,其字面意思就是"大地之兽",它的出现说明末日已临近。我们将会深入探讨这一观点,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要讨论一下。

dabbat al-ard理解为艾滋病毒,是一种普遍错误中的一个例子,这个普遍错误就是用现代语言的表达方式来解释《古兰经》和圣训中的术语概念。比如说,有人为了证明圣训的"科学性",就对先知的一个警告进行了很牵强的解释。先知说:"远离麻风病,就像你们见了狮子要逃跑那样。"这些人认为用狮子做的这个比喻非常明白,因为与麻风病有关的微生物看上去很像狮子。然而用显微镜进行精细地观察后发现,它们并不相像。这样一来,如果有穆斯林认为先知所说的话就是和麻风病菌的外形有关系,那么这岂不就是在说先知说了错话?

这种解释是很有害处的。不了解所要解释的问题的真相,也不明白其就里,而贸然解释,必然要出错。无论是研究的程序,还是对研究结果的推理过程,都难免出错。实际上,目前对科学问题广为接受的立场是,最好的办法是逐一排除,对过去和现在的错误一个一个地排除。极端的实证主义和理性至上主义教条现在都已经被人们抛弃了。所以,如果还依照一些含混、假设甚至很有可能错误的东西来理解和解释《古兰经》和圣训,那自然是大错而特错了。如今有大量的文章和著作都是以这种思维写成的,它们在将来必然要受到批评嘲笑。不过,对于诚实和好的举意,肯定是有回赐的。但是,如果诚实和好的举意非但没有加强信仰,反而削弱了信仰,那会怎么样?如果他们代表伊斯兰却又提出了很幼稚的论点,从而让穆斯林遭受了尴尬和嘲笑,那会怎么样?我们认为那些以这种方式看待艾滋病毒的人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如果能够从一个宽广的、具有伊斯兰传统的视野去探讨这些问题,无论是在举意上还是结果上,都更为明智,更有价值。这样的论点,无论多么"老",都依然新鲜、耀眼、引人注目。他们在解释的时候,所使用的方法和涉及的范围,都不脱离伊斯兰的普遍真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总是能够在具体的环境中解决具体的问题,而且言之有理,给人以启迪。相反,另外一些人则会去迎合一些时髦的说法(他们的出发点是没有错的),这些人往往很快就被淘汰。

传统的教导总是先教给人们真主的存在,再教给人们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然后再解释宇宙中的每一样事物,从最小的到最大的,都在证明着这种信仰。这和另一种方法截然不同。这种方法先是宣称所谓的科学真理,然后在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基础之上希望能够理解造物主和他的先知的教导,了解有关他们的知识。

有些穆斯林希望能够将经训和当前的知识、当前所发生的事情进行调和,他们的举意是良好的,对此我不怀疑。他们的这种做法的目的在于肯定《古兰经》和圣训的一些观点。理性主义和实证主义主导下的自然科学已经衍生出来了一些不良态度,为了反对这些态度,他们要表明经训和已经被试验证明了的科学成果不但不矛盾,而且相吻合。他们希望和那些学者们、思想家们以及他们的弟子们就伊斯兰的问题进行交流,而这些人的世界观则是过分狭隘地局限于科学研究的条条框框。由于上文所说的原因,他们的这些努力在将来必然要受到批评。然而,如果说他们的探索有百害而无一益,那也是言之过早,或者说是错误的。《古兰经》和圣训的智慧不需要任何外在的支持——他们的权威性、健全性和正当性直接地、自然地存在于人类的知觉和良知中。这说明,有些因素在妨碍我们理解伊斯兰的绝对真理和科学的不确定"真理"之间的对应性和兼容性,而有些人则做出真诚的努力,试图用一些附加的、外在的证据来消除这些因素,对此我们不应当过分苛求;但是有人认为《古兰经》和圣训应当依靠科学数据来证明和肯定,这样的思想我们必须摒弃。因为,如上所述,科学数据是不完整的,和生命、生活的终极目的和意义是脱钩的,而且经不住变化的考验,而人类无知的边界却总是在变化的。

现在我们转向"大地之兽"和艾滋病毒之间的关系问题。

大地之兽(Dabbat al-ard

这个词语在《古兰经》和圣训中都有提及。Dabbat 的意思是任何爬行或者在大地上用腿走路的东西。真主在《古兰经》中把所有的动物(能够移动的造物)都称为Dabbat

真主用水创造一切动物,其中有用腹部行走的,有用两足行走的,有用四足行走的。真主创造他所意欲者,真主对于万事是全能的。(光明24:45)

从上下文来看,dabba可以指任何人类所知道的造物,从微生物到恐龙,都可以。但是依然有一些不为我们所知,而且只要真主意欲,将来还有可能再创造一些其他的造物。可以导致艾滋病的HIV病毒可能就是最近才为人们所知的一些微生物之一。

在《古兰经》的其他经文中,这个词语也有提及,这时真主强调他为大地上的造物提供给养。比如:

大地上的动物,没有一个不是由真主担负其给养的...(呼德11:6)

许多动物,不能负担自己的给养,真主供给他们和你们...(蜘蛛29:60)

 但是我们今天所讨论的这个dabba出现在"蚂蚁"章的经文中:

 当预言对他们实现的时候,我将使一种动物从地中出生,伤害他们,因为众人不信我的迹象。(蚂蚁27:82)

大地上所有的造物之所以被造、其被创造的使命,就是为了展示真主的尊名和德性。 经文中所提及的这个"时候"是指这一使命结束的时候,这时作为展示舞台的大地已经不再需要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展示,是因为真主想让自己被认识、被了解。当人们否认真主的迹象、背离主道、不承认真主时,当信士的数量越来越少,直至全部消失,这个堕落的世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时真主会将这个世界和人类统统毁灭。为了实现这个意愿,真主会在大地上创造一个会说话的dabba。无论它用声音,还是用手势,还是用其他的方式来说话,它都会说再也不会有人真诚地相信真主的迹象了。这说明,dabba的出现表明信仰的质量和信士的质量都再也不会提高了,只会每况愈下、不断削弱,直至最终消失。而且,紧随前面引述的经文之后、有关复生日的经文也说明,大地之兽是世界末日最重要的、也是最后的迹象之一。

大地之兽是末日的十大迹象之一,也很有可能就是这十个中的最后一个。从上下文来研究这则经文,就会明确地发现所有的伊斯兰式的生活方式、运动和价值观,都会终结,新的信士们将不会继承前辈的信仰。那些信仰真主的人,其信仰将会缺乏坚定性和确定性。有一种解释是,科学和哲学将会取得长足进展,人类会有迷人的技术发明和发现——人类将会执迷于"创造",将会试图制造人类;他们将会制造机器人并将一些管理事务交给他们去做——于是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可以听到这样的说法和信念"我创造了这个,我创造了那个"。能够说这样的话的人将永远也不会获得信仰的坚定性(yaqin),也不会认识真主。从这节经文的上下文中可以明白很多道理,这是其中的一部分。

圣训中的大地之兽和《古兰经》中具有同样的意思。圣训指出dabba将要做的一些事情,如:"dabba将要出现,走遍整个大地,各地的人们都可以见到..."

现在我们来看,dabba al-ard 和HIV病毒是否有关系:

dabba al-ard 和HIV病毒有关系吗?

首先,如果说HIV是大地之兽所代表的整个事实中的一个部分或者方面,那么这也许是对的,但是要说它就是大地之兽,这就是错误的。因为,如果HIV是这个词语唯一的所指,那么这个词语的意义就很有限,而且经不起推敲。人类历史上曾出现过很多的疾病,吞噬了不计其数的生命,但是后来都被治愈,甚至忘记了。阿布·达伍德传述的的圣训说,他听乌穆·撒拉木说的一段圣训说:"真主每创造一种疾病,都要创造治愈这种疾病的方法。"在其他的圣训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只有死亡和衰老是无法治愈的。这也就是说艾滋病肯定有根治的方法,只是有待于人们去发现而已。

其次,虽然在一些国家艾滋病例的确很多,但是这种传染规模远不及当年的肺结核;目前,它所影响的人数也不及癌症。如果艾滋病就是大地之兽,那么这些疾病也都可以叫做"大地之兽"。而且从这些疾病的致死人数来看,也是当之无愧。然而,我们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必须做一个明确的补充说明:无论是肺结核还是癌症,都和艾滋病一样,都是大地之兽这个事实的一些方面。肺结核和瘟疫都被真主恩赐给人类的医药和方法治愈了,甚至几乎从大地之兽的名录中删除了。一些瘟疫在早期阶段能够彻底治愈。我们也希望HIV的治疗方法也能够很快被人们发现。瘟疫曾经是人们的恶梦。在安瓦士(Amwas), 圣门弟子中曾有三万人死于瘟疫。 而如今我们很少能听得到如此重大的死亡数字了,除非是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发生了致命的传染病。这场瘟疫致死人数是如此之巨,恐怕也算得上是大地之兽了。但是事实上并不是。无独有偶,当今时代,癌症乃是全世界范围内的一大杀手。但是,凭真主的口唤,随着医疗技术的提高,将来肯定能够找到根治之道。如今,就其致死的人数来看,癌症是比HIV更适合称作大地之兽了。但是无论是癌症还是HIV,一旦找到了根治的方法,那些坚持对大地之兽进行狭隘解释的人,是不是在冒一种风险,他们的狭隘解释是不是在损害人们对《古兰经》和圣训的信任?

HIV现象很有可能就是大地之兽这一现实的一个方面,或者正在做一些大地之兽将来要做的事情。一方面,大地之兽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迹象,是在向人类宣示真正的信仰正在消亡。如前所述,在科学技术泛滥之后,有一样动物是非常独特的,与众不同的。这样动物将会和人们所熟悉的截然不同,由于其奇特性,生命形式的怪异性(gharaba),所以会很难理解。

如上所述,大地之兽的出现,将代表着伊斯兰价值观的终结。然而,《古兰经》的"列阵"章的第八节经文说:"真主必然要完成他的光明(他对伊斯兰的喜爱)。那么,如果大地之兽真的将会在大地上出现,那将是对我们的希望的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它的出现表明正信(yaqin)与关于真主的知识的终结。正道将会终结、衰亡。但是,我们也知道,还会有一次伊斯兰的复兴与觉醒,伊斯兰将会再次在这个世界上获得应有的位置,而且全世界的穆斯林都会寻求先知穆罕默德的引导。我们再不要谈论这大地之兽了吧!我们不希望它出现。它将会在审判日非常接近的时候出现,那将是非信士的恐惧时光。持相反的观点将是与信仰作对,也是对我们的希望的打击。

这件事情如果允许猜测的话,那么可以说有很多事物,或现实或潜在,都有可能担当大地之兽的角色。模仿人类的机器,或者说先进的机器人——当前科幻小说的主要描述对象——接受人类的委托,管理他们的事务,已经成为可能了。《古兰经》还说将会有一些新的物种出现,它们的本质只有真主知道,而人类则全然不知。也就是说这些物种将彻底超出人类的思考和感受范围:机器人没有恻隐之心可言,它们一旦翻脸,根本就不会在意人类的申辩、请求和泪水,任何东西都不会打动他们。

这种可能性足以引起重大的警示,对那些管理、开发这门技术、生产这种机器的学者们和科学家们来说,这也不例外——他们必须正视这种可能性,那就是,一旦这些先进的机器人制成并发送进入太空后,它们有可能抗命不遵(功能故障),而且会破坏一切,毁灭一切。如果这样的机器能够真的存在,它们完全可以被当作是大地之兽。

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猜测而已。我们自己也需要谨慎小心。自主运作、自给自足的高级机器、合成病毒、不明就里的传染病、微生物、可怕的动物都将会出现,还有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产生的疾病因素,等等,这些事物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称作是大地之兽,它们首先表明着人类思想的死亡,然后就是身体的死亡。

在我看来,以这种方式探讨大地之兽的问题,首先,遵循了有关的圣训和《古兰经》经文,其次,不会曲解它们的意思。

总结一下:有些人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随意地将HIV这样的现象和伊斯兰的有关论述联系起来,对于他们的举意,我没有怀疑。但是要负责任地处理这样一个多面性问题时,虔诚的举意只是所需要的众多条件之一;按照他们那样的方式来解释是错误的,具有误导性。个人虔诚的举意只是一方面,尊重并忠实于《古兰经》和圣训的重要真理才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