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虽然达尔文的很多假说都受到挑战,甚至是反对,但是在大众文化中达尔文学说依然在持续,这是什么原因?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关于科学的问题

用户评价:  / 1
好 

很难再找到一个理论会像达尔文学说(进化论)这样,经过这么多次的打击和重创之后,依然有人为它一次又一次地召尸还魂。有些科学家依然对它口诛笔伐,有些科学家们则彻底怀疑它,认为再坚持它就是精神错乱。在学术科学界,进化论似乎还会让会议的日程忙上一阵子,而且还会有数以千计的文章专著以此为题,辩论还要继续下去。

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政治力量而倒台,这就更加明确地表明"东方"和"西方"只是一个地理概念,而不是文化上的分界线。有观点认为俄罗斯和它的前卫星国的试验只是西方文化内部的一种演变,而不是对西方文化的反对,这种观点过去是正确的,现在依然是正确的。严格来说,西方对待宗教的态度来源于卢梭和勒南(Rousseau and Renan),这种态度认为宗教只是一种社会上需要的迷信,是一种错觉,为集体生活提供一种社会与文化上的凝聚力,但是在现实中有如痴人说梦,不可捉摸。严格意义上的东方(对待宗教的)态度(唯物主义),则是基于对宗教的明确反对和对唯物主义的明确接受,这种态度自然喜欢达尔文的进化论(也是反宗教的),比西方更加重视,并给予制度上的支持。但是从一个更为宽广的视野来看,整个西方文化是建立在进化论假说的基础之上的,而且那些希望能够在穆斯林国家推广西方文化的人,一般在大学和教育机构里继续讲授进化论,把它当作公认的科学真理,而且通过暗示的方式将宗教说成是不科学的,错误的。这种毒药对于一些年轻的头脑必然要产生作用了:很多人开始相信(虽然只有很少的人会坚持下去)宗教不适合于人类的理智,而对于物种起源的解释,是人类独立理智所能进行的最好解释了。

我不打算对进化论假说的细节进行讨论,但是作为简要地问答,我的讨论会涉及一些主要的问题。

根据达尔文的理论,生命起源于地球上的简单单细胞有机体,经过一个渐进的变化过程以后生成多细胞有机体,这中间经历了几百万年的杂乱无章的突变。根据更加发达的进化论的说法,所有的生命的来源,是水中的氨基酸,后来通过某种方式变为单细胞的有机体,如阿米巴虫,在几十亿年中,这些有机体内部之间、和四周环境之间产生互相作用,逐渐地或者突然地进化成各种复杂的多细胞动物。然后无脊椎动物中产生了水生脊椎动物,如,鱼,它们又进化成两栖动物,由此又生成了爬行类动物;后来一些爬行类动物进化成了鸟类,而其他的则进化成了哺乳动物,并最终进化成了人,于此达到了顶峰。

这一假说的提出,凭借的是一些不完整的化石,但是迄今为止,真正的化石纪录还无法支持这一观点。据我们所知,还没有一项科学假说能够建立在这么多、这么重要、却又不存在的"联系"上。科学家们经过观察后发现进化论是错误的:细菌虽然种类繁多,而且适应能力极强,但是它们并没有进化成任何不同的东西或者更高级的东西;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蟑螂和昆虫以目前这种形态生活了将近3.5亿年。果蝇几百万年来没有变化;节足动物,海绵和海蟹今天的形态,和500万年前形成的岩石中的化石中的形态一模一样;蛇,蜥蜴,老鼠,还有很多其他的物种还没有进化成任何其它不同的物种;马的蹄子和人的脚还没有进化成不同的东西。如前所述,人类和被造之初时的长相一模一样,毫无二致。

该理论所说的过渡期生物体,比如那种前腿已经部分(但是还没有完全地)进化为翅膀,以为空中飞行做准备,这样的生物并不能举出具体的例子来。而且,就算是这种进化要经过几千代才能完成,也没有理论上的解释,这一点也为人所诟病。这些部分进化的动物们,失去了"完好"的四条腿,只剩下一双不怎么"好"的腿,而翅膀还没有生出来,它们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中?是如何生存的?

还有一些谬论说什么马是由一种像狗一样的哺乳动物进化而来的,本来是有五个脚趾的,进化成为现在这种大形体的马以后,变成了一个脚趾。但是,实际上这些进化论者们并不能为此说法拿出证据。他们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没有找到能够展示这种进化程序的化石链。这依然是一种假想,一种猜测。他们说一种远古时期的动物是现代马的祖先;但是他们在现代马和那个动物之间不能建立任何必要地联系:建立这种联系的唯一的必要性,就是阐释这个理论,解释这个理论是如何建立的。但是他们找不到这种联系,这就和科学理论与科学程序背道而驰了。我们的观点是,真主在那个时代创造了这样一种动物,这个动物后来消失了,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何必将这两种动物联系起来?即便是当今,我们这个时代也有不同大小、不同品种的马同时存在。

科学家们发现了几百万年以前的蜜蜂和蜂蜜。这些蜜蜂生产蜂蜜和蜂巢的方法和今天的蜜蜂们的方法一模一样,虽然是在一百万年以前,但是所使用的几何结构方式,就是当今的方式。所以,在这一百万年当中,蜜蜂的大脑,生理结构以及它们生产蜂蜜的方式都没有发生改变。

那么人类有没有进化呢?这个观点更加糟糕,更站不住脚。有些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些猿猴的骨头,甚至是只有一些牙齿,然后就开始猜测其他的部分——身体结构,血肉,毛发,器官,等等,说是进化过的"人"。

皮尔丹人(Piltdown Man)就是一个进化论方面的著名的科学骗局。这个所谓的发现是1912年报道的,说是在英格兰的皮尔丹附近发现了现代人的祖先类人猿的化石。这次发现包括一些碎片,但是后来证明是现代人的头盖骨和一个猿猴的下颚骨。多年来,皮尔丹人化石一直是人类学中一个有争议的话题。1953年,科学分析证明整个化石是伪造的。

进化论者们曾经搬出腔棘鱼作为例证,说是鱼类和陆地动物之间的过渡。腔棘鱼是一种4亿年前盛极一时的鱼类,它的鳍有点像四肢。他们的理论是,这种腔棘鱼爬上陆地觅食,在陆地上呆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后来——大约七千万年以前——从化石记录中消失。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1938年,马达加斯加海岸附近的渔民们捕捞到了几十条腔棘鱼。这些打捞到的鱼和它们的祖先长相一模一样,能够完美地适应它们的深海环境,没有表现出任何进化的迹象。于是很多教科书从他们的进化证据中悄悄地删除了腔棘鱼,因为这已经成了无进化生物的标志,而不是进化生物的标志。

进化论者们还说有机体通过随机变化来进化。有机体细胞的基因编码一般都是相同的。在新的细胞形成的过程中,基因编码在复制的时候如果出现变异或者错误,就会发生突变。据说是这种变化在很长时间内逐渐结出了进化的果实,而这种变化有可能由一些外部因素导致,如地理和气候方面的因素,甚至是行星的影响,如太阳和地球的运转,或者是辐射,化学污染,等等。他们的观点是,能够进行成功再生的非致命突变(能够适应周边环境的变化)有如进化过程中的大跃进,能够增加物种繁殖。

然而,最近遗传学和生物化学方面的研究成果最终表明突变只会产生有害的作用,甚至能够致命,是众多生理紊乱症状的罪魁祸首。总而言之,突变无法产生一个可以生成新物种,如马和狗,甚至是猿或者人,这样的重大排序变化。要随机出现这样的排序变化,然后确立稳固的地位,所需要的时间,是对宇宙年龄进行富余估算值的很多倍。

多年来,针对鸽子、狗和苍蝇做了很多的研究。虽然同一种类的动物(比如说狗和鸽子又各有不同的品种)当中的确会出现一些生理变化,但是这种物种内部的适应性进化并不能当作物种进化的证据。多年来对果蝇所做的大量研究,除了发现果蝇还是果蝇以外,没有任何收获,该研究证明果蝇就是果蝇。

通过人工嫁接两个物种可以获得一些杂交物种,如马和驴的交配,但是所获的杂种(骡子)是不能够再生的。通过长期的研究后,科学家们认识到要想从一个物种转化为另一个物种是不可能的。物种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碍,这是符合常识的,也符合已知事实与科学理性。人类,这种具有及其复杂的大脑、具有文化和语言表达方式(任何文明的各个阶段都具备)、具有宗教信仰和追求的造物,怎们可能是从猿猴变来的呢?对于这样的猜测,花点时间去认真思考一下,这已经够离奇的了,更别说相信它、接受它、认为它符合理性了。

然而,进化论是现代唯物主义的主要支柱之一,尤其是历史唯物主义,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坚定不移地提出的。唯物主义者们坚持最原始粗糙的进化论,是一种盲目的信仰,是一种偏见,一种迷信。他们坚持认为一切事物都应当从物质角度去解释。以他们有限的手段,有很多东西无法解释,但是对此他们不敢承认无法解释。他们决不。

承认会有超自然的、形而上的力量存在,是这种力量造就了这个生物世界现在的样子,如此五彩缤纷、种类繁多、丰富多样,而且各具稳定的形态,它们适应环境、对环境做出反应的能力都令人叹为观止。

物种进化的特性必然使人认识到超自然的、唯一的力量,万物的设计-创造者,真主。达尔文的理论之所以能够长期把持一方,是有原因的:有人担心承认造物主,将会颠覆科学独裁和人类理性的大厦。单个的科学家有可能是信仰者,是一神论者,但是科学本身却是不信道的,是无神论的。达尔文进化学说的鼓吹者们(和唯物主义者们)为了维持人类独立理性的幻想而不惜忽视、对抗事实,不惜否认、藐视逻辑和理性,这可真是太具有讽刺意味了。能否有更多的科学家们鼓起勇气质疑、挑战生命科学中的达尔文主义独裁,这直接关系到科学事业的声誉。

一个很不幸的事实是,有一些年轻人头脑简单,轻信达尔文主义的神话,就是因为这是官方的说教,教科书里到处充斥着这样的说教。有一句土耳其的谚语说得真是非常准确形象:一个傻瓜将珍珠扔到井里,不费吹灰之力,而四十个智者奋力抢救,却难以挽回。不过,令人感到安慰的是,纸里包不住火,谎言无论有多少人支持,终究是短命的。关于这个问题的实质情况是,物种的起源,和物种的主要分界线的起源,目前仍然不为人们所知。如果我们谦卑地说:"我们感到惊讶,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吗?对于很多事物我们都惊讶有余,所知甚少,如才华横溢的思想言论,提炼总结,象征比喻,文化传统,万物之美,内心良知,利他主义,道德宗教,以及精神渴望,等等。

达尔文是一个伟大的、才华横溢的科学家,他曾对物种的分类和排序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对适应论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些都是事实;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他的优秀之处和公认成就是准确观察、机智理解大自然中的事物。

无论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他的作品,就像所有的观察和解释中所取得的可信进步一样,都能够使人确认,真主乃是神奇的建筑师,全能的力量,世界的给养着,管理者,是真主意欲了这壮观宏丽的组织结构,是真主缔造了稳定有序、精妙和谐的自然规律,是真主将大美赋予了这个秩序。虽然达尔文的发现增加了我们对真主的信仰,但是他自己却迷失了。

真主多么伟大,多么庄严!秩序、理解和智慧都全凭他的恩赐。同样,对信仰的引导也全在他的掌控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