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古兰经》是先知穆罕默德写出来的吗?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古兰经

用户评价:  / 0
好 

关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不少著述,我这里将只作一些最为中肯的回答。

有关的一些说法是一些东方学家们提出来的,41其实他们的前辈们也早就这样说了,其主要原因是,一些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作家们非常痛恨伊斯兰的传播。最早散布这些说法的人,乃是先知的对头们,对此《古兰经》中说 :有人对他们诵读我的明显迹象的时候,不信道的人们评论刚刚降临他们的真理说:"这是明显的魔术。"他们甚至说:"他伪造《古兰经》。"你说:"如果我伪造《古兰经》,那么你们不能为我抵御真主的一点刑罚。他全知你们对于《古兰经》的诽谤,他足为我和你们之间的见证。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沙丘章 46:7-8). 伊斯兰兴起之后,他们费尽心机保护自己的利益,就像他们的当代传人一样,到处散步流言蜚语,说《古兰经》是人写的云云,希望能够让穆斯林产生怀疑,不要相信《古兰经》的天启性。

在诸多的经典当中,就连那些诽谤中伤者也承认,《古兰经》在两个方面是独一无二的:其一,《古兰经》目前还以它最初的语言——阿拉伯语的形式存在。阿语现在依然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语言。其二,整个经典都是完全可信可靠的。自从下降以后,《古兰经》从未被改变、改编和损坏过。与此不同的是,基督教的福音造就丧失了自己最初的语言;他最初使用的语言,现在已经成了死语言。

不仅如此,圣经从文本上可以看出来,是不同时代的多个人撰写而成的,经过编辑,再编辑,改写,内容代换等,从而产生了不同教派的不同阐释。圣经已经丧失了作为经典的权威性,沦为圣经诸作者后代们的民族神话和文化传奇。西方学术界对那些曾经神圣权威的经典的看法大致如此。

200多年来,西方的学者们一直以这种眼光来看待《古兰经》。然而,他们无法证明《古兰经》也走过了相似的历程。他们发现穆斯林和基督徒一样,有时候也会分裂成好几个派别,争执不下。但是和基督徒不同的是,所有的穆斯林派别都是以相同的《古兰经》为依据,寻求支持自己的立场。其它的天启福音,可能被人们发现,也可能未被人们发现 然而所有的穆斯林都知道,自从先知归真、启示结束以来,《古兰经》就以最初的得到完美的保存。

穆斯林还在圣训中记录了先知的教导。圣训是先知在日常生活中对伊斯兰的履行。先知的很多言行(当然不会是所有的言行)都在圣训(哈迪斯)中得到保存。 这两大来源在表达和内容上是一致的。凡是听到过先知讲话的阿拉伯人,无论其宗教信仰,都认为先知的言论明确、有力,能够说服人,但是和他们自己的普通表达方式不一样。当他们听到《古兰经》以后,感觉自己沉浸到一种喜悦、入迷而又敬畏的感情之中。在圣训中,我们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在向众人演讲,在思考一些重大的问题。他的语气中表现出对分寸的得体把握,和对造物主的深深敬畏。而《古兰经》则被当作至高无上的行为指导准则,具有超凡高贵的典雅风格和内容。它让那些认为《古兰经》和圣训有同一起源的说法难以成立。

《古兰经》在其观点和远见上的卓越地位是任何人类的作品无法企及的。阅读者和聆听者偶尔会从其它经书的一些零落句子或段落中感受到真主的使者在场向人类宣读启示。而在古兰经中,每一个音节都带有这种来自至仁慈和全知主宰的使者向人们传达启示的庄严印象。

此外,我们不能隔着距离去看待《古兰经》,也不能抽象地讨论它。它要求我们理解,付诸行动和完善我们的生活方式。《古兰经》能触及我们生命的深层部分,因此它能让我们达到如上目标。它致力于让我们成为至仁慈主宰创造的现实中精神和身体上完善的人。它不只是像哲学推理、诗歌或艺术灵感那样去成就一个人,而是让我们去改造和处理环境、政治和法律方面的事物,让我们达到相互间的爱和原谅,让我们从精神上渴求知识,得到慰籍。《古兰经》也是针对于每个人的,而不区分其年龄、性别、种族、居住地和时代。

《古兰经》所提到的每事每物中,都能体现出其卓越与完美。例如,孝敬双亲被放在仅次于认主独一的地位,又如要求丈夫给予离婚的妻子体面的待遇,并提醒人们,要记住全知与全观安拉无时无处不在。所有这些细枝末节的规则都有一个总的前提,那就是承认真主的独一性,他的仆人要知道这一点,并以此完成内心世界的自我提升,以让持久、欢乐和卑微的遵从成为善功。因此,一个依此行事的人是温文尔雅的,而没有丝毫的被迫或者屈辱。

《古兰经》向那些诽谤者们提出挑战,让他们试作出一章类似的经文,然而没有人可以做到。事实上,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就的,因为只有真主才能赋予《古兰经》最超越万物而又包罗万象广阔视野。

我们的思想和愿望常受到我们周围的环境的影响和改变,所以人类的作品迟早都会走向失败或趋于荒废,要么太过于普通而不会有能力范围之外的真正影响力,要么过于具体而无法超越自己狭小的领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我们所创造的,价值很有限。正如《古兰经》所说:"你说,如果人类和精灵联合起来创造一部象这样的《古兰经》,那末,他们即使互相帮助,也必不能创造出象这样的妙文"。(夜行章 17:88)

《古兰经》是全知和全观的安拉的话语,他知晓他的创造物的一切事情。因此,它理解并检验着教授者和学习者们。对信士而言,当他们知晓自己是在主的使者面前时会浑身颤栗。在《古兰经》的语言中,他们周围和内心的氛围会全然地改变。

《古兰经》的本质也在于它是安拉的著作,因而令人信服。有些人说是人创作了《古兰经》,但是他们不能拿出丝毫证据。其它的天经因为混入了人为的东西而成为不真实的启示。例如,他们将创造的过程或一些自然现象(比如大洪水)加以详细叙述,而我们现在可以通过现代科学事实中的化石研究或天文发现而认识到它们是错误的。人们为了适合于自己的理解而擅自修改那些天经,这样造成的结果是,科学的发展使他们的理解与受到破坏的天经之间格格不入,而使天经荒废。然而,《古兰经》没有这样的遭遇。

  如果是某人创作了《古兰经》,他怎么可能在古兰经启示的那个时代从字义上知晓当时许多还无从知道的事实?"不信道者难道不知道吗?天地原是闭塞的,而我开天辟地。"(众先知章 21:30)人们只是在最近几年才从字义上理解了这段描述宇宙初时的经文。

同样地,当我们现在读到:"真主建立诸天,而不用你们所能看见的支柱。随后他端坐在宝座上,制服日月,使其各自运行到一个定期。他处理万事,解释迹象,以便你们确信将与你们的主相会"。(雷霆章 13:2)现在我们能够理解了,那看不见的支柱是维持宇宙天体平衡的巨大的向心力和离心力。

我们也能从这些相关的经文中(55:5; 21:33, 38, 39; 和36:40)知道太阳和月亮都是具有固定寿命的星球,它们的光能是在不断地消耗中,并且它们按照预定的轨道最精确地运行着。

对这些经文字面上的理解,并不会因为理解了"你必定要与你的主相会"这段经文而减少我们的责任。这些经文的目的并没有改变,只是我们对现象世界的知识改变了。在此前的天经中,科学的发展已使它们显得越来越不准确,也使与它们相关的信仰更加离题。而《古兰经》却不同,科学的发展非但没有使其中的任何一个句子变得使信士难以理解。相反,使许多经文变得更加容易理解。

然而还有一些人声称《古兰经》是先知写的。他们一边宣称自己头脑清醒、通情达理,一边又说一些人力不可及的事。一个七世纪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只有最近的才由科学验证的事呢?那怎么会是人的能力可以达到的呢?怎么能站在这样的判断和推理上去主张呢?先知怎么能有那样精确的现代解剖学和生物学知识去揭示牛奶是在哺乳动物的组织内产生的呢?他怎么能揭示云中的雨和雹的形成,能确定风有助于植物受精,并且解释陆地和大洲的形成和再造呢?他用怎样巨大的望远镜才能看到宇宙中正在进行的物质膨胀呢?他用多么精确的X射线才能探测到描述如此详细的子宫内胚胎的不同发育时期呢?

《古兰经》是神圣天启的另一个证据是它预言的是最终都成为事实。例如,先知的同伴们曾认为侯达比亚协议是一个失败。而《古兰经》启示说他们会平安地进入禁寺,而且伊斯兰会胜过其它一切宗教。(胜利章48:27-28)它也预言罗马帝国会在615年大败的几年后征服波斯帝国,并许诺穆斯林会摧毁当时的这两个超级强权,(罗马人章 30:2-5)而当时穆斯林只有区区40人,他们大多数都在遭受着麦加酋长们的迫害。

尽管先知是个完美的人,但是他也会在与伊斯兰与古兰启示之外的事务中犯错误。例如:

  • 当他豁免一些伪信者的圣战事务时,他被批评:"真主已原谅你了!认清诚实者和撒谎者之前,你为什么就准许他们不出征呢?"。(忏悔章 9:43)
  • 白德尔战役之后,他被诘责:"你们欲得尘世的浮利,而真主愿你们得享后世的报酬。真主是万能的,是至睿的。假若没有从真主发出的以往的判决,那末,你们必为收纳赎金而遭受重大的刑罚"。(战利品章 8:67-68)
  • 有次,他说将在第二天做某事却没有说"如果真主意欲",他就被警告:"你不要为某事而说:'明天我一定做那件事',除非同时说'如果真主意欲'。如果你忘了,就应当记起你的主,并且说:'我的主或许指示我比这更切近的正道'"。(山洞章 18;23-24)还有:"真主是更应当为你所畏惧的,你却畏惧众人"。(同盟军章 33:37)
  • 当他有次发誓再也不会使用蜂蜜或喝蜂蜜制作的饮料时,他被告诫:"先知啊!真主准许你享受的,你为什么加以警戒,以便向你的妻子们讨好呢?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禁戒章 66:1)

在其它的经文里,先知的崇高使命被阐述的很清晰,对他权威的限定也很明白。在使者和他所接受的启示之间有明确的距离,就像一个仆人和他的创造者之间的距离一样。

东方学者们出于对伊斯兰的恐惧而否认《古兰经》的天启地位。与《古兰经》有关的奇迹太多了。其中,最清晰的一个奇迹就是它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运用其中的宪法和框架建构了一个与众不同而又持久的文明。它行使行政、法律和财政的改革以维持一个由不同文化团体和宗教构成的庞大政府。《古兰经》激发起真正的科学好奇心让人们去研究大自然,并鼓励人们在大地上旅行以观察不同的民族和文化。它通过激励人们贷款进行商业投资但严禁利息,以保证社会中增加的财富不断流通。它激励第一个持久的公众文化教育和卫生运动,这两者都是崇拜安拉所必需的。《古兰经》也命令对剩余财富进行有组织的再分配,分给那些穷人和需要的人们、分给孤儿和寡妇、用于减轻负债人的债务、释放奴隶和支持新穆斯林们。

这个单子可以列得很长很长,因为只有《古兰经》达到了许多人曾经渴望的地位。我们知道没有一个人为的思想可以去建立和运作一个理想社会,没有一个人为的制度可以公正地解决社会的、文化的或政治的问题。那些人为的思想和制度有曾经起过作用的吗?有经久而不衰的吗?

那些否认《古兰经》天启地位的人们也害怕它的力量和权威,他们害怕有一天穆斯林会遵循《古兰经》重整他们的文明。因此,他们宁愿穆斯林中的精英和一般的穆斯林只把《古兰经》当作是特定时代和地区的人的作品,这样就不会长久地遵循它。这样的一种信仰会让伊斯兰变成当前世界上许多宗教的普遍状况:一种对已逝事物的微弱记忆。

这些人想让穆斯林相信《古兰经》是属于公元七世纪的产物。为了迷惑穆斯林,他们承认,《古兰经》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然而现在,他们才是最先进的,他们有文明的知识系统和文化自由,而《古兰经》和伊斯兰是落后的。但是,科学的进步证实了《古兰经》中有关现象世界的精确描述,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了《古兰经》,就像我们在人际关系和人类心理认识上的提高会让我们确信这些领域的真理一样。

主张是人人创作了《古兰经》的人,只是反映了他不能理解每个人都应当感恩真主,是真主赐予我们所有的事物。我们不能创造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的生命是被赋予的,就像我们被赋予思考、理解和同情的能力一样。我们被赐予这样一个特别精妙的、纷繁复杂和全新的世界去行使我们的这些能力。另外,《古兰经》是安拉慈悯我们的礼物,因为,它决不可能是一个人创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