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我们天生的才能与教育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意见

用户评价:  / 0
好 

自从Ibn Miskawayh时期以来,人类的才能或"动力(冲动)"在三个范畴里(给以)处理:理智、愤怒和欲望。1 理智包括我们的构想、想象、慎思、记忆、学问等等的所有能力。愤怒论及我们的自我防卫能力,(此能力被)伊斯兰教法学定义为需要的用来防卫我们的信仰和宗教、心智(健全)、财产、生命和家庭和其他神圣价值的。欲望是我们的动物欲望的驱动力:

" 迷惑世人的,是令人爱好的事物,如妻子、儿女、金银、宝藏、骏马、牲畜、禾稼等。这些是今世生活的享受;而真主那里,却有优美的归宿。"(3:14)

这些动力在其他的动物身上发现。然而,无论是它们的要求、智力或者决心防卫(其)生命和领土,在所有动物中它们的动力都是有限的,但人类除外。我们的每一个人独一无二地被赋予自由意志和随之而来的义务来训练我们的能力。这种训练的努力决定我们人类。与彼此之间和环境结合,我们的才能经常表现为嫉妒、仇恨、敌意、伪善和炫耀。它们同样需要训练。

我们不仅仅由肉体和思维组成。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需要精神上的满足。没有这个,我们就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和完美。精神上的满足只有通过神的学问和对他的信仰才有可能。限制在这个自然世界中,我们本身特有的肉欲本性、时光和处所可能是一个地牢。经由信仰和定期的崇拜和避免极端使用我们的才能或力量,我们可能得以逃脱。我们不必试图消除我们的动力,而是利用我们的自由意志来制约和净化它们,引导和指引它们走向德行。例如,我们并不指望消除欲望,而是通过再造合法地满足它。幸福在于在庄重和纯洁的合法范围内限制我们的欲望,而不在于参与堕落和放荡。

同样,嫉妒可以引导成为摆脱怨恨的竞争,(此竞争)激励我们去模仿那些在仁慈和慷慨行为方面胜过我们的人。对我们的理智加以适当的训练可以获得学问,最终获得理解或智慧。净化和训练愤怒产生勇气和忍耐。训练我们的激情和欲望发展了我们贞洁。

如果将每个优点当成一个圆圈的中心,而任何远离这个中心的行为都是缺点,(那么)当我们离开中心越远时这个缺点就变得越厉害。每个优点因此有着无数的缺点,因为一个圆圈只有一个中心,但有无穷的点围绕着它。远离的方向是不相干的,因为无论在哪个方向远离中心都是一个缺点。

每个道德上的优点都有着两个极端:不足或过度。结合智慧的这两个极端是愚蠢且狡猾的。面对勇气,它们是怯懦和轻率,而面对纯洁,它们是懒散和不受控制的欲望。所以一个人的完美,我们存在的最终的目的,在于在有关每个德行的两个极端之间保持平衡和适度的状态。据记录阿里.伊本.阿比.搭里布(Ali ibn Abi Talib)说过:

神赋予天使智力而不是性欲、激情和愤怒,而给予动物愤怒和欲望而不是智力。神以所有这些品质来提高人类。因此,如果一个人的智力支配他或她的欲望和暴行,他或她就上升到天使之上的地位,因为人类越过有障碍获得的这个地位并不激怒天使。

改善一个社会只可能通过提拔年轻的一代到达人类的等级,而不是通过删除坏的人。除非宗教、传统和历史觉悟的种子在整个国家萌芽生长,新的的邪恶元素将会在每个被根除的坏人的地方出现和生长。


1 Ibn Miskawayh (c.930-1030): 穆斯林论理学者,哲学家和历史学家。他的道德论文Tahdhib al-Akhlaq, 受到亚里士多德的中庸观念的影响,被认为是伊斯兰教哲学一个最好的陈述。他的普遍历史《阿巴斯王朝的衰落 》,因其作为全部可到的原始资料的用途而著名和极大地刺激伊斯兰教编史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