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土耳其攻击一个受尊敬的伊斯兰中庸者

作者:道格拉斯 法兰提斯 (Douglas Frantz) 上 . 发表在 其他人对法土拉•葛兰的看法

用户评价:  / 0
好 

一个土耳其少年奥那尔·艾尔基恩(Onur Elgin)没有怀疑为什么他会花整个暑假来学习物理。他用流利的英语解释说,为了他的学校,他的国家还有这个世界他想取得成功。

法提福学院(Fatih College)-奥那尔(Onur)的高中是一间与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62岁的宗教领袖法土拉·葛兰(M. Fethullah Gülen)有关联的蒸蒸日上的伊斯兰教社会的一部分。除了在土耳其、巴尔干半岛(the Balkans)和中东(Central Asia)的数百间学校外,这个有着广大联系的协会还经营在伊斯坦布尔(Istanbul)的所有赞成伊斯兰的和居中心位置的电视频道、广播站、广告代理、日报和银行。

虽然在美国鲜为人知,但多年来 《葛兰》先生是发扬伊斯兰的中庸标志的一个土耳其非官方大使。他宣扬宽容,与罗马教皇保罗·约翰二世(Pope John Paul II ) 和其他宗教和政治领袖会面,(他们当中)包括土耳其的总理和总统。

但在这个月,在长达一年的调查之后,国家安全法庭对顾伦先生发出了一个逮捕许可。一个检举人指控他煽动其跟随者密谋颠覆土耳其的非宗教政府,一个可以处为死刑的罪行。政府没有试图引渡葛兰 先生,但这个许可使他的敬慕者感到心寒而且在与葛兰先生的行为没有联系的自由主义者之间引起了忧虑。

同时,政府涉及一个高度公众的争论,说它企图解雇数千的怀疑与支持伊斯兰教或分离主义者有联系的政府官员。总理Bulent Ecevit试图通过政府法令(得到)解雇权力,但总统Ahmet Necdet Sezer 两次拒绝签字同意将这个措施写进法律。Sezer先生辩论说这个权力只能由国会授予。现在政府同意在今年秋天向国会提交这个文件。

这个僵局已引起一些要求在五月就职的Sezer先生辞职的喊声。它同样在国家非宗教秩序的强硬的支持者和拥护宗教观点和自由言论(应该)更加宽容的人之间引起几乎持续的紧张(局面)。

在给《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问题的书面回答中,最近葛兰 先生打破对其指控长达一年的公众沉默。他说这个指控是一个由"在政治圈里掌握一定权力的临界但有影响力的团体"制造的伪造物(谣言)。

他说,他不是试图建立一个伊斯兰政权,而是提供保证政府视种族的和意识形态的差别为文化的拼图而不是歧视的理由的支持。

"民主和公正的标准必须提升到我们西方同代的水平。"葛兰说,去年他在美国接受医疗保健,还表示他的健康阻止他回去土耳其。

土耳其的军事领袖长期以来认为葛兰先生是国家的一个潜在威胁。这些忧虑在一年前当电视台播放录像带的节录时好像得到证实,在此录像中葛兰似乎怂恿他的追随者"耐心地和秘密地"渗入政府。

葛兰 说他的话被误解,而且一些被改变了。他说他是劝告(那些)面对不能容忍贯彻穆斯林教义的工人的腐败公务员和管理者的追随者要有耐心。

"声明和说话被钳子挑选和组合来为任何在这背后的人的目的服务。" 他说。

葛兰的解释不太可能满足那些由[穆斯塔法·基马尔在1923年建立的]将自己看成是现代土耳其的护卫者的非宗教强硬支持者。因为他们,由葛兰的追随者经营的商业和学校传播了伊斯兰政权的种子。

一些中庸的土耳其人视这样的伊斯兰教式的学校和商业为填补政府政策和歧视留下的裂痕的一个尝试。由私营的土耳其经济和社会研究基金会进行的一个研究发现,这些伊斯兰团体不仅仅吸引穷人,还吸引经常觉得被主流拒绝的严谨的穆斯林(教徒)。

葛兰式的学校只教受支持政府的宗教教育,以土耳其语和英语(教学)。学费为几千美元一个学年,而且学生面对严格的学术考验。

"战略上来说,学校是应该由国家支持的,因为在这些国家有土耳其人的存在。" 经济和社会研究基金会会长(Director of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Studies Foundation)Ozdem Sanberk 说。

在伊斯坦布尔(Istanbul)外的法提福学院(Fatih college),16岁的年轻的艾尔基恩(Mr. Elgin)没有颠覆国家的意图。他此时此刻的神圣的目的是学习好物理以在土耳其国家学术队比赛。

尾注:

此文最初发表在《纽约时报》,8月25日,2000。 授权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