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作为教育者和宗教导师的葛兰

作者:托马斯•米切尔 (Thomas Michel) 上 . 发表在 其他人对法土拉•葛兰的看法

用户评价:  / 0
好 

我最初开始知道由葛兰先生领导的运动的参与者管理的教育机构。这致使我依次研究他的著作,以发现在教育投机背后的由《法土拉。葛兰》及其同事的教育观点而发生的基本原理。

开始时,对《葛兰》先生与那些经常模糊地称为"葛兰学校"或"葛兰运动之学校"的学校的关系(做一个)精确的(说明)是必要的。葛兰先生根本上将自己定义为一个教育者。然而,他很小心地区分教育和教学。"大多数人都可以做教师,"他声明,"但教育者的数量却是非常有限的。"1

他也设法解释他没有自己的学校。"对于说我没有任何学校的话我已感到很疲倦,"他有一点愤怒地明确表示。2 学校是依照个人与他们居住的国家之间的协议和为这个目的而创立的教育公司建立的。每一间学校都是一个独立经营的机构,但大多数学校依赖于土耳其公司的服务以提供教育物资和人力资源。

我首次遇到一间这样的学校在1995年菲律宾(Philippine)南部棉兰老岛的三宝颜市(Zamboanga),当时我得知在这个城市的几英里外有一间"土耳其"学校。接近这间学校,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在这个地产的入口处的一个巨大标记,写着:"菲律宾-土耳其宽容学校"。这在三宝颜是个惊人的肯定形式,一个几乎各有50%的基督教徒和穆斯林的城市,坐落于一个20年来不同的穆斯林分离主义者运动被禁止与菲律宾政府军事力量武装斗争的地方。在一个绑架,连同游击战争、突然袭击、拘捕、失踪和军事与非军事力量杀害频繁发生的地方,这学校为菲律宾的穆斯林和基督教孩子提供一个高质量的教育标准,一种生活和彼此联系的更加积极的方式。我那在[Ateneo deZamboanga] 的天主教学院和非神职的教师强调说,在它开始以来,这间菲律宾-土耳其宽容学校一直在纵深水平上保持与地方的基督教机构联系和合作。

其后我有机会访问别的学校和与教学及管理人员讨论教育政策。他们在自然科学、信息科学和语言文学的(课程)计划的强度表现在他们在学术奥林匹克上的成功。在比石凯克 (Bishkek)的一所初中学校里,我给一群七年级的学生做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讲话。在我讲话结束时,老师要求这些学生鉴别那些在发音和词汇上表现出我所说的是美式英语而不是英式英语的因素,令我惊奇的是,这些孩子没有困难地做到了。

我曾经期待为教学大纲和物理环境寻找一个更加清晰的伊斯兰教内容,但情况并不是这样。当我询问对于我来说原会成为宗教鼓励教育计划中可理解的一部分的不寻常缺席时,我被告知这是因为学生主体的多元化本质——三宝颜(Zamboanga)的基督教(Christian)和穆斯林(Muslim),还有克尔克孜(Kyrghyzstan)的佛教和印度教(Hinduism)——他们试图交流的是普遍价值,例如:诚实、勤奋、和睦和凭着良心的服务而不是任何忏悔的教育。

这些遭遇使我研究《法土拉·葛兰》的著作来探知巩固学校的教育原则和动机和尝试寻找葛兰使自己成为一个可以以他的观点激励别人的教育者的特有的技术。

法土拉·葛兰的教育观点

自从土耳其共和国建立的几十年以来,很多土耳其穆斯林(教徒)批评政府盲目地采纳欧洲文明的精华和糟粕而进行的"现代化"计划。他们认为非宗教化不仅仅是非宗教化进程的无意识的副产品,而更是反宗教偏见的有意识的结果。他们主张,在现代化改革背后的不言而喻的推测已经成为一个与思想有关的犯罪:宗教是进步的妨碍而且如果一个民族要向前进步,就必须(将它)排除在科学、经济和政治等公众领域外。在共和国建立以来的几十年间(得以)整顿,而且由于相互竞争的教育体系而得以加强的这条战线使得在土耳其的宗教-非宗教化争论成为每一个思想家都期望能宣告他们的忠诚的(地方)。

在我看来,《法土拉·葛兰.》经常被土耳其的"左派"和"右派","世俗"和"宗教"攻击的一个原因主要是因为他拒绝偏袒他认为是没有出路的事情。他宁愿提出一条通向未来的道路,籍此他希望远离这个正在进行的争论。葛兰的(解决)方案是肯定土耳其共和国制定的现代化的预期目标,(这)仅仅是表明一个真正有效的现代化进程必须包括全人类的发展。在教育角度来看,它必须主要考虑不同的现存的教育支流,将它们编织成一个新的能适应当今世界变化需要的教育方式。

这非常不同于试图恢复或重建过去的保守计划。否认与他的名字有关的学校所提供的教育是试图重建奥斯曼帝国体系(the Ottoman system)或恢复伊斯兰教国王(Caliphate)的职权,葛兰反复强调:"如果没有对新环境的适应,结果将会是灭绝。"3

不管现代化的必要性,他认为,仍然存在与过去任何激进的冲突有关的风险。切断传统价值(的联系),年轻人处在接受除了物质成功外就没有任何价值的教育的危险当中。非物质价值,例如:思想的深刻、思考的透明、感情的深度、文化的欣赏,或是精神上的兴趣,在主要关注全球市场系统大量生产的功能的现代教育投机中逐渐被忽视。4

这样的学生可能有充分的准备找工作,但他们将没有达到真正的人类自由的必要的内在信息。在经济和政治领域的领导人经常支持和鼓励面向工作、"价值自由的"教育,因为它使那些有力量的人更容易地管理"培训的但不是(接受)教育的"的工作骨干。"葛兰声称,如果你希望继续控制大众,(那你)只要使他们在知识的领域里饱受饥饿(就可以)"。只有通过教育他们才能逃离这样的专治。通向社会公正的道理是铺满足够的和普遍的教育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给予人民足够的理解和宽容去尊重他人的权利。"5 因此,葛兰认为,不仅仅是公正的建立,而且人权的重视和接受及容忍别人的态度也被全面教育的缺乏所阻碍。如果人们(得到)适当的教育为他们自己考虑(着想)和支持社会公正、人权和宽容的积极价值,他们将会变成实现这些有用目标的行为者。

如果要完成教育改革,教师培训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任务。葛兰注意到"教育与教学是有所不同的。大多数人都可以成为教师,但教育者的数量就特别的有限。"6 这两者当中的不同在于,虽然教师和教育者都传递知识与教授技能,但教育者有能力帮助学生展示其个性,培养其思考方式和思想表达,建立其性格,而且使他能够将自律、宽容和责任感根植内心。葛兰把那些只为了一份薪水而教学,对学生的性格形成不感兴趣的教师形容为"领着瞎子走路的瞎子。"

在充满竞争和互相敌对的各个教育系统中,协调和融合的缺乏引起了葛兰称之为"一场不应该发生的残酷的斗争:科学与宗教之争。"7 19世纪到20世纪期间,这种在争论的两个方面上消耗着学者、政客和宗教领袖精力的错误的二分法,引起了教育理论和教育方法的分歧。现代世俗的教育者看待宗教时,最好的把它当成时间上的浪费,最坏的则是发展上的阻碍。在宗教学者中,这场争论导致了对现代作风和宗教原则的抛弃,"就如把它当作是政治上的意识形态,而不是其真实意义和作用上的宗教。"8 葛兰觉得,需要有一个教育过程,在这过程中宗教学者能对科学的结构有个完整的认识,而科学家能认识到宗教上和精神上的价值,如此一来"这场长期的宗教与科学的冲突将会结束,或者至少其荒谬之处将会公诸于世。"9

为了让这个发生,他表明一个新的教育方式是必要的,一个"将以道德和灵性熔合宗教和科学知识,真正制造由宗教科学和灵性照亮心灵、伴随着积极科学之光的思维的文明人们",依据仁慈的品质和道德价值奉献给生活的人们,同样(应)"知道他们所在时代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环境。"10

几个有关教育的术语在葛兰的著作里重复出现,而且需要加以解释以免它们引起误解。第一个是灵性精神价值。一些人或许将它错误地当作是"宗教"的代码而且用它对抗现代世俗社会里对虔诚的偏见。然而,显然 葛兰 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运用这个术语。对他来说,灵性不仅仅包括特殊的宗教教学,而且包括道德规范、逻辑学、心里健康和情感表达的开放。他著作里的关键词是"怜悯"和"宽容"。除培养"严谨的"学科外,慢慢地向学生灌输这样的"不可计量的"品质是教育的任务。

其他葛兰频繁使用的术语需要加以检查。他经常谈及文化的11传统的12价值的需要。他对教育中文化和传统价值的介绍的要求被批评家解释为一个回到土耳其共和国之前的奥斯曼社会(the Ottoman Society )的反动号召。他被指控为一个irticaci,在土耳其环境中可以翻译成"反动分子"乃至"原教旨主义者"。这是一个他始终否认的指控。在对其立场的捍卫中,他声明:"irtica(反动)这个词是回到过去或把过去带到现在的意思。我是一个把永恒作为目标的人,不仅仅是明天。我正思考着我们国家的未来而且(为了它)尝试做我所能做的。在我任何的作品、演说或行为里,我与令我的国家倒退的事绝对没有任何关系。但没有人能以irtica(的身份)来标志对真主的信仰、崇拜、道德价值和意味不受时间限制的事物。"13

在文化的和传统的价值的建议里,他似乎认为土耳其的过去是智慧的一个长期而缓慢的积累,其中仍然有很多教育现代人的(东西),而且在传统智慧里还有很多与当今社会的需要非常有关。过去是不能够丢弃的,因为它积聚智慧。另一方面,任何重建过去的尝试都是目光短浅的而且注定失败的。有人会说当抵制与过去断绝的努力的同时,葛兰也同等地抵制重建或重造准前现代社会。

葛兰认为一些现代改革家"自主打破过去的枷锁"的倾向是好坏掺半的事。遗产的那些压抑的迟钝的或失去它们原始目的和灵感的成分毫无疑问要被取代,但是如果新一代人将有能力建立一个更好的未来的话,其他的、自由的和人性的成分必须要重申。很明显他的想法没有被土耳其国内关于政治趋势的争论所限制,也没有被伊斯兰社会的未来(所限制)。他的教育观点包含"遍及全世界的"社会。他想培养改革家,就是说,(培养)那些以一个同时考虑人类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方面的价值系统来加强(自己的人)。他说:"那些想改革世界的人必须先改革他们自己。为了带领其他人走上通向一个更好的世界的道路,他们必须净化其充满仇恨、怨恨和嫉妒的内心世界和以各种各样的美德来装饰他们的外表世界。那些远远不能自制和自律的人,未能净化其情绪的人最初也许看起来很有魅力和有洞察力。然而,他们不能以任何永恒的方式鼓励人,而且他们所"引起"的情操将会很快消失。"14

葛兰说"一个人是真正的人类,(他)学习和教授和激励他人。很难将一个无知且没有学习欲望的人视为真正的人类。一个有学问的(但)不去补充和改善自己以致为他人树立榜样的人是真正的人类同样值得怀疑。"

作为伊斯兰教导师的法土拉·葛兰

此文的焦点是作为教育者的法土拉·葛兰。他身为宗教学者和导师的角色是值得仔细检查的课题,对作为伊斯兰现代解说者的他的宗教思想的研究同样值得仔细检查。这样的问题是在此文的范围之外的。然而,如果不对其伊斯兰的作品做一个简单探讨,对他的教育观点的研究将是不完整的。

葛兰的30多本书中,有一些是他传达给学生和崇拜者的谈话和讲道的编辑。其他一些是他对学生时不时提问的回答。它们的范围从对《先知穆罕默德》的传记的学习,到对苏非派禁欲神秘主义(Sufism)的基本介绍,到对kalâm(伊斯兰教教义学)科学引起的传统问题的处理,到对伊斯兰信仰基本主题的详尽细节。这些研究不是定向面向专家,而是面向一个更普遍的有教育的穆斯林听众。

对于法土拉·葛兰对解释伊斯兰的来源和传统的个人方式,(我们)可以说些什么呢?首先打动读者的是他对道德和精神的强调,他似乎更主要地强调得到《古兰经》鼓舞的宗教élan比宗教仪式的执行。在肯定对宗教仪式的需要的同时,葛兰认为伦理的正直处在宗教动力的中心。"道德,"他说,"是宗教的基本,是《神圣预言》(Divine Message)的最基本的一部分。如果善良和有好的道德是伟大的——事实上是这样——那么最伟大的,首先是<先知>(Prophets),其次是<以真挚和热爱跟随他们的那些人>。所以穆斯林,一个真正的穆斯林是实践真正普遍的道德。"它从[聖訓](Hadith)里引用穆罕默德所说的观点:"伊斯兰存在于好的道德中;我是被派遣来完美和完成这些好的道德的。"15

伊斯兰生活方式的不同方面都有意要以共同劳动来产生可敬的伦理正直的个人。就伊斯兰这个广泛意义或个人生命对神的服从来说,可以说与法土拉·葛兰名字有关的运动所建立的学校有着作为他们的启示的深植于伊斯兰但它的表达又不限制于umma的一部分的伦理观点。当葛兰谈到将学生——"以各种各样的美德装饰其外表世界"的人"——培养成"以仁慈的品质和道德价值献给生命"时,他是在提出一种普遍的伦理代码,这是他作为一个穆斯林从伊斯兰所学到的。同样很明显的是,他没有认为美德、仁慈的品质和道德价值是穆斯林所独有的财产,作为非穆斯林的学生在学校里(同样)受欢迎而且没有试图被改变其宗教信仰。

因此,伊斯兰宗教被理解为"一条带领人达到完美或使人能够重新获得其原始的天使般的状态的道路。"16 如果伊斯兰被视为一条通向道德完美的道路,任何人必须考虑伊斯兰传统里(作为)自然的和不可避免的发展——《苏非之道》(Tasawwuf)的发展。葛兰认为苏菲思想 (Sufism )的伦理定义是"摆脱所有不好的格言与邪恶的行为和获得美德的持续的努力。"17 他称赞伊斯兰历史上的苏非派(Sufis)是已指示几代穆斯林如何追随这条道路以通向人类的完美的精神上的向导。

此种对神秘的苏菲传统的解读,已 不可避免地招致人们对他的指控:即他在其运动中创立了一种「新苏非道团」(neo-Sufi tarekat)。然葛兰否认他曾经是苏非道团的一员,而他更没有建立他自己的「准苏非」道团;葛兰声称,谴责苏非思想─伊斯兰的精神面,无异于反对伊斯兰信仰。他说:"我已无数次声明我不是宗教道团的一员。作为一个宗教,伊斯兰很自然地强调精神领域.

(而)苦行、虔诚、仁慈和诚挚是其必要的。在伊斯兰的历史上,对这些事项详述最多的诫律就是苏非思想(Sufism)。反对这个就是反对伊斯兰的本质。但我重申,就如我决没有加入一个苏非秩序,也我与其没有任何关系。"18

尾注:

宗教对话梵蒂冈秘书处秘书长托马斯·米切尔博士,在"法土拉·葛兰伦座谈会"发表的论文摘要(乔治敦综合大学,2001年4月)。授权再版。

1.道路的光明或标准(伊兹密尔:Kaynak,1998),1:36。
2. 林恩 艾米丽,法土拉·葛兰:比呈现在眼前的更多?,106
3. 维勃,法土拉·葛兰,86
4.通向失落的天堂,16
5. "M. 法土拉·葛兰:一个怜悯、爱、理解和对话的声音",M. 法土拉·顾   葛兰的介绍,"不同宗教信仰间对话的必要性:一个穆斯林途径",发表在南非开普敦的世界宗教议会,1999年12月1-8日。
6.道路的光明或标准,1:36
7. "不同信仰间对话的必要性",39
8. 同上,20
9. 同上,39
10. 同时
11. 比较,"教育文化价值得到极少关注和重要性,尽管它对教育更教必要。 如果有一天我们确保能给予其重视,在那时我们会到达一个主要目标。" 道路的光明或标准,1:35
12. 比较,通向失落的天堂,16,和道路的光明或标准,1:44-45
13. 维勃,法土拉·葛兰,95
14. "不同信仰间对话的必要性",30
15.通向失落的天堂,30
16.先知穆罕默德:无限的光明,2:153-54
17.苏非禁欲主义的关键概念,1
18. 维勃,法土拉·葛兰,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