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伊斯兰与民主政治的比较途径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M. 法土拉•葛兰节选文章

用户评价:  / 0
好 

宗教,特别是《伊斯兰》,在最近几年来变成了最难处理的研究领域之一。无论是从人类学、宗教学、心理学或是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出发,当代文明是完全以来自经验的方法来评价宗教的。一方面,宗教是一种精神积累和沉淀的现象,通常涉及生命的永恒方面。另一方面,信徒会将他们的宗教看作是一种哲学,一套理性原则,或者纯粹是一种神秘主义。在[伊斯兰]里,困难不断在增加,因为一些穆斯林信徒和决策者认为甚至把它作为一种纯粹是政治上、社会上和经济上的意识形态,而不是宗教。

如果我们想准确地分析宗教、民主政治或者是任何其他的体制、哲学,我们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人性和人类的一生这一方面。从这个观点出发,普遍的如宗教,特殊的如[伊斯兰],是不能在同样的基础上与民主政治或任何其他政治的、社会的和经济的体制进行比较的。宗教主要是集中注意力于生命和存在的永恒方面,而政治的、社会的和经济的体制或意识形态关注的只是人类世俗生活里易变的与社会有关的方面。

在今天,宗教[din]最初所关注生活的那一方面就与它在开始关注人性时有着一样的效用,而且会在今后继续保持下去。尘世间的体制会随着环境而改变,所以也只能根据它们所在的时代背景来评价。对神(Allah)、后世(The hereafter:死后的生命)、先知(The prophets)、圣经(The holy books:Qur'an[古兰经] , The Gospels(福音书),The Torah(圣经旧约], Psalms of David[尤指圣经的诗篇])、天使(Angels)和命运(Divine destiny)的信仰与不断替换的时代无关。同样地,崇拜和道德的普遍和不变的标准与时代和世间生活关系甚微。

因此,当将宗教或伊斯兰(Islam)与 民主政治(Democracy)作比较时,我们必须紧记,民主政治是一个不断发展和修改的体制。它同样会根据其实施的场所和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另一方面,[宗教]制定有关信仰 (faith )、崇拜(worship)和道德的不变原则。因此,只有[伊斯兰]中世俗的那一面应该拿来与民主政治比较。

《伊斯兰》的主要目的和它不变的衡量标准影响着调节我们生活中变化的那一方面的准则。《伊斯兰》没有提出某种不变的政体形式或尝试去塑造这样一个政体形式;而是建立那些适应政府一般特征的基本原则,让人们根据时代和环境去选择政府的类型和形式。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考虑事情和比较[伊斯兰]和今天的[现代自由民主政治],我们会更好地理解[伊斯兰]和[民主政治]彼此的立场。

民主政体的概念自古就有。现代自由民主政治诞生于1776年的美国独立革命和1789年至1799年的法国大革命。在民主政体社会里,人民自己统治自己,而不是被上位的人所统治。在这种政治体系下,个人比集体优先,可以自由决定其生活方式。可是,个人主义并不是绝对的。通过生活在一个社会里,人们实现其更好的存在,而这就要求他们根据社会生活的标准来调整和限制他们的自由。

《先知》(穆罕默德:the messenger of Allah)预言;"所有人都像梳齿一样平等。"1 《《伊斯兰不会因种族、肤色、年龄、国籍或物理特征而产生歧视。《先知》宣告:"汝皆源自 阿達姆 (Adam),阿達姆源自泥土(earth)。哦,真主的仆人,是兄弟(姐妹)。"2 那些出生较早而比别人拥有较多财富和权力的人或那些属于某个家族或民族的人并没有任何与生俱来的权利去统治别人。

《伊斯兰》也支持以下基本原则:

  1. 权力来自真理,真理依赖于权力的普遍观点是不正确的。
  2. 正义和法治是必要的。
  3. 宗教,生命权,个人所有,生殖和(精神上与身体上的)健康的自由是不可侵犯的。
  4. 必须保护个人生活的隐私和安全。
  5.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宣告任何人有罪,或因其他人的罪行而被告和受罚。
  6. 行政部门的顾问制度是必须的。

所有权利都是同等重要的,不能因为社会的缘故而牺牲个人的权利。《伊斯兰》认为,社会是由那些有着自由意志和对自己和别人负责的有自觉意识的个人组成的。《伊斯兰》凭着增添一个广大无边的衡量标准而向前迈进一大步。它将人性看作是历史的"发动机",这与19世纪一些西方历史哲学体系—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相对论—的宿命论观点相反。3 就如每一个人的意志和行为决定其今生与来世的生命的结果;一个社会的进步或衰落决定于其居民的意志、世界观和生活方式。《古兰经》(13:11)有云:"真主必定不变更任何民众(关于信仰、世界观和生活方式)的情况,直到他们变更自己的情况。"换句话说,每个社会其命运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预言传统强调这样一个观念:"你的生活方式决定着你如何被统治。"4 这就是与任何[伊斯兰原则]不冲突的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和精神。

就如[伊斯兰]支持个人和社会为他们的命运负责一样,人们应当为管理自己而负责。《古兰经》有这样的习语来强调社会:"噢,人们!"和"噢,信道的人民啊!"赋予现代民主政体系统的职责是伊斯兰教涉及社会和种族—因其重要称为"绝对要,相对必要,和值得实现"—的那些方面。《古兰经》中有以下章节:"你们当全体入在和平教中,[不要跟随恶魔的步伐,他确是你们的明敌]。"(2:208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分舍自己所获得的美品,和我为你们从地下出产的物品;不要择取那除非闭着眼睛,连你们自己也不愿收受的劣质物品,用以施舍。"(2:267);"你们的妇女,若作丑事,你们当在你们的男人中寻求四个人作见证."(4:15);" 真主的确命令你们把一切受信托的事物交给应受的人,真主又命令你们替众人判决的时候要秉公判决。"(4:58) ;"你们当维护公道,当为真主而作证,即使不利于你们自身,和父母和至亲。(4:135);"如果他们倾向和平,你也应当倾向和平"(8:61);"如果一个恶人报告你们一个消息,你们应当弄清楚,以免你们无知地伤害他人,到头来悔恨自己的行为。(49;6);"如果两伙信士相斗,你们应当居间调停。"(49:9)。总而言之,《古兰经》提出完整社会还有赋予它几乎所有委托与现代民主政体制度的职 责。

在分担这些职责和建立对执行这些职责有必要的基本原则的过程中,人们彼此之间相互合作。政府是由所有这些基本原则组成的。因此,[伊斯兰]推荐一个 建立于社会契约论的 政府。人民选举行政管理者和建立讨论公共事宜的参议会。同样,作为整体社会参与审核行政部门。尤其在头[四大哈里发](Four Caliphs,愿真主喜悦他们)的统治期间(632-661),上述的政府基本原则—包括自由选举—得到充分遵循。在第四任哈里发阿里(Ali)过世后,由于内部的斗争和当时的全球环境,政治体系转变为《苏丹统治》(Sultanate: "Sultan"[哦斯曼帝国皇帝] 之王权)。与哈里发的统治不同,苏丹统治下的权力是由苏丹家族所继承的。然而,即使自由选举不复存在,社会里继续存在着其他处于今天自由民主政治核心的原则。

[伊斯兰]是一个广泛的宗教。它基于信仰一个(独一真主)作为《造物者》(the Creator)、神、维护者和万物管理者的神。伊斯兰是一个关于整个世界万物的宗教。更确切地说,整个世界服从于真主所设的规律,所以世界上每件事都是"穆斯林的"(Muslim:伊斯兰教徒)和服从真主(Allah),服从真主的规律。即使一个拒绝相信神或跟随其他宗教的人,当涉及到其肉体存在时也无可避免是穆斯林。每个人的一生,从胚胎形成时期到死后肉体分解为尘埃,其肌肉的每个组织,其身体的每一肢体都遵循神所设的规律活动。因此,在伊斯兰里,神、自然(Nature)和人性(humanity)彼此之间既不会疏远也不会相异。是神通过自然和人性本身传达神自己,而且自然和人性是两本关于创造的书(of Creation),藉此神得以传颂。这使人类将每一事情看作是属于同一个神(Allah)的,属于他自己的,所以 [神] 认为 世上没有任何事是相异的。《真主》的同情、爱和服务没有限制给与任何特殊的种族、肤色或种族划分。《穆罕默德》( Prophet Muhammad:最后的先知)以这样戒律的总结,"噢,真主的仆人,都是兄弟(姐妹)!"

特别的却又同等重要的一点是《伊斯兰》承认所有在它之前(出现)的宗教。它接受所有在不同历史时期赐予不同民族的先知和书籍。它不仅仅接受它们,它还认为对它们的信仰是作为一个穆斯林(Muslim)的基本原则。这样做,它承认所有宗教的基本一致。穆斯林同时也是亚伯拉罕(Abraham)、摩西(Moses)、大卫(David)、耶稣(Jesus)和所有其他希伯来先知(Hebrew prophets)的忠诚跟随者。这信仰解释了为什么在整个历史过程中"基督教"(Christians)和"犹太教"(Jews)能同在"伊斯兰"(Islam)统治下享受他们的宗教权利。伊斯兰的社会体系寻找建立一个道德社会,从而得到神的承认。它承认正义而不是武力是社会生活的基本原则。敌意是不可接受的。关系必须建立在信仰、爱、相互尊重、相互协助和相互理解之上,[而不是冲突]和个人利益的实现。社会教育鼓励人们追求崇高的理想和为尽善尽美而奋斗,而不是仅仅追求他们自己的欲望。正义需要统一,道德带来相互帮助和团结,信仰保护手足情谊和姐妹之宜。鼓励心灵获得尽善尽美可以为两个世界[今世(This life)和后世(hereafter)]带来幸福。

民主政治随着时间的过去而发展。正如它经历过去很多不同的时期,他将会继续发展和改善未来。一路上,它将会形成一个基于正义和真实的更加仁慈和正义的体系。如果将人类视为一个整体,不去漠视他们存在的精神准则和他们的精神需要,谨记人的生命並不只限於這個會死亡的生命 和所有人都对永恒有着巨大渴望,民主政治可以到达追求尽善尽美的顶峰而且会为人类带来更多的幸福。平等、宽容和公正等伊斯兰原则能帮助民主政治实现这一目标。

尾注:

本文最初发表在《SAIS评论》,21:2 (2001年夏秋):133-38。

授权再版。

1、(天堂之园组成先知预言录的选集 ) (贝鲁特: Dar al-Kutub al-'Ilmiya, 1986), 4:300.

2、《穆罕默德言行录》第二部分看《先知的真正传统文集》里的《婚姻契约》部分(伊斯坦布尔: al-Maktabat al-Islamiya,未注出版日期),第45章;《女生和拜访其亲戚》Imam Abu Husayn Muslim ibn Hajjaj, ed., al-Jami' al-Sahih, op. cit., 第23章;第一部分看《古兰经的注释》和《穆罕默德及其同伴的德行》Abu 'Isa Muhammad ibn 'Isa al-Tirmidhi, al-Jami' al-Sahih (贝鲁特: Dar al Ihya al-Turath al-'Arabi, 未注明出版日期), 第49章和第74章。阿拉伯语原文的戒律中没有含有"姐妹"字样。然而,像在很多语言中,阳性形式指代男性和女性。英语的对应词是"mankind"(人类)指代男性和女性。用"哦,神的仆人"的说法,穆罕默德[先知]同样意指女性,因为男人和女人同等地是神的仆人。

3、看卡尔R.坡柏,《历史相对论的贫困》,Sabri Orman译, (伊斯坦布尔: Insan Yayinlari, 1985)

4、《劳动者的财富:为了穆罕默德的言行》(贝鲁特: Mu'assasat al-Risala, 1985), 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