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在新千年的门槛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M. 法土拉•葛兰节选文章

用户评价:  / 0
好 

正如每一个黎明,每一个日出,或每一个即将来临的春天意味着新的开始和希望一样,每一个世纪和每一个千年也意味着新的开始和希望。

这样,在我们无法控制的时间年轮的滚动中,人类始终在寻找生命的新火花,像在黎明时分清风一样新鲜的气息,而且希望和渴望像跨过门槛般简单地踏进来自黑暗的光明。我们只能推测关于最早的男女(Adam-Eve-出现在世上的时间,它跟 天空一样,由于它所展显的[神之艺术 XE"艺术"],它的本体论意义和它的价值来自于其(中活着的)主要居民---人类 。依照我们今天使用的历法,我们处在耶稣(Jesus)出生后的第三个千年,由于他世界变得和平。然而,由于时间循环出现和在螺旋相对论中前进,世界上有不同的时间量度标准。例如,根据现今得到全球认可的时间量度标准,世界即将跨过一个新千年周期的门槛。而根据犹太教的历法(Jewish calendar),我们已经处在第八个千年的后半部分。在印度教(Hindu)的时间框架中,我们正生活在卡莉(KaliYuga)时代纪元。如果我们遵循穆斯林(Muslim)历法 ,我们正走向第二个千年前半部分的尾声。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记住实际上每一种时间量度标准只不过是一种相对的量度。在将每个100年作为一个世纪的标准的同时,在一般人的寿命时间基础上,60年为一个世纪的概念同样值得一提。从这个观点出发,我们已经在耶稣出生后的第四个千年,由于他世界变得和平,或在[穆斯林历法]的起点[hijrah]「迁移」,指西元622年「先知」與其「门徒」 XE "「門徒」" 从麦加 XE "麥加" 移至麦地那 XE "麥地那" 的迁徙行動;伊斯兰历法即以此年为伊历的第一年。)后的第三个千年。我提出这一论点是因为,特别是在西方(West)关于即将来临的千年的可怕预言造成了(人们)精神烦恼。

人生活在永恒的希望里,是希望的孩子。一旦他们失去希望,他们也失去了生命的"热情",即使他们的肉体继续存在。希望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拥有信仰。正如冬季组成一年的四分之一,与冬季相对应的人或社会的周期也是很短暂的。[神之行为 XE"行为"](Divine acts)的齿轮围绕着包容的智慧(comprehensive wisdom)和慈悲的意志(merciful purposes)循环出现,以至于如日夜循环般建造人的希望和振奋人的精神;每个新的一年都伴随着对春夏的期待来临,在个人的生命和民族的历史中一样,悲伤的时间是短暂的而且紧跟着快乐的时间。

以[神之智慧XE "智慧"](Divine wisdom)为中心的"神的日子"的循环对有信仰(iman)、有见识(insight)和有真正理解能力的人来说不会是害怕也不会是悲观。正确来说,对于那些拥有理解心灵(apprehensive heart)、内心感知(inner perception)和 聆听能力(ability to hear)的人来说,它是一种不断沉思(reflection)、回想(remembrance)和感恩的源泉(thanksgiving )。正如白昼自黑夜深处发展而来或如冬天养育着春天萌发的种子一样,在这个循环过程中人的生命得到净化,成熟然后结出预期的果实。同样在这个循环过程中,神赋予人类的能力变成智慧和才干,自然科学像玫瑰花一样盛放而且在时间的平台上编织技术,然后人类逐渐走进其命定的结局。

陈述上面既不是个人的或主观的而是人类历史的客观事实的观点,并不是说我们欢迎冬天或像冬天一样的与悲哀、疾病和灾难有关的事情。不管一般事实——疾病最后会增加身体的抵抗力,增强免疫系统和推动医学的进步,它仍然是不自然的和有害的。人间和天国的灾难是一样的。从神学和道德角度看,它们(疾病、灾难)产生于那些足以动摇世间和天国(天空)的人类的罪过和压抑,还有来自从事那些公然禁止的或法律和道德规范(不论是宗教对还是非宗教)轻视的行为。

 

即使它们使人们意识到他们的错误和疏忽,驱使地质学、建筑学、工程学和有关安全措施的发展;即使它们将信徒受到破坏的所有物提升到施济(charity)水平上,和将信徒本身提升到殉教的層級,这些灾难引起了很多的破坏和损害人类。

同样地,我们在《古兰经》里可以看到:"要不是真主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清真寺——其中常有人记念真主之名的建筑物——必定被人破坏了。凡扶助真主的大道者,真主必定扶助他;真主确是至强的,确是万能的。"(22:40)。换句话说,对神所知甚少以至于没有辨认高于他们自己的和相信(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在后世不会受到质疑的男女会完全误入歧途,因此令地球不适合人类生活。也有这样的神圣教条:"尽管某事对你有好处,你会认为它是有害的;同样,尽管别的事对你不利,你也会认为它是好的"(2:126)。例如,战争是允许的。尽管由于特殊原则和抱有改善现有环境目的的战争可能会带来好处,但它也不应该(作为手段)采用,因为它们带来危害:它们身后留下的是荒废的房子、破坏的家庭和哭泣的孤儿寡妇。

总之,生命的实在是不能够被忽略也不应该被忽视。人类是[神之名字和展性 XE "名字"和"展性"](God's Names and Attributes )的镜子,因此以肩负着以神之名繁荣世界的荣誉区别与其他生物。如果他们不能领会任何[造物主](The Creator)施与的在善恶背后的智慧和目的,他们就不能够避免绝望和悲观。至于他们,就如在存在主义文学作品看到的,生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程序,存在成了无目的的空虚,而胡说成了唯一的标准,自杀则成了值得称赞的行为,而且死亡变成了唯一的必然的现实。

人类的基本天性(The Basic Nature of Humanity)

在提出组成作为简介的主题的基础的论点后,我们可以转到关于第三个千年的考虑。

人类历史起源于组成人类基本和相互补充的两个人。在最早的父母和来自他们的家庭时代,人们过着宁静的生活。他们是有着相同的观点和分享着相同的环境和生命的团结社会。

从那天起,人类的基本保持不变,而且会继续保持不变。围绕着他们生命、他们的身体结构、主要性格特征、基本需求、出生和死亡的地点和时间、父母和体格的选择、天生的特征这些实在及周围的自然环境都没有发生变化。所有这些要求一些基本的和重要的不变的实在和价值。因此,生命的次要实在的发展和改造应该建立于那些主要的实在和价值的轴心上,这样生命将会在神的庇护下在一个作为世间的天堂里延伸下去。

我们提到以上一些似乎有害的和不愉快的论点。同样地,一些人类特性乍看似乎是邪恶的,如仇恨[hatred]、嫉妒[jealousy]、敌意[enmity]、控制别人的欲望、贪婪[greed]、愤怒[rage]和自私自利[egoism]。一个人同样有其他的与生俱来的使其世俗生命得以继续的动力和需求,例如吃和喝的需要、欲望和生气的冲动。所有的人类动力、需要和欲望应该朝着强调人类基本方面的永恒的[the eternal]、普遍[universal]的和不变的价值[invariable values]的方向进行指导和训练。这样,吃喝的需要和有关欲望和愤怒的欲望能得到压制和变成绝对或相对好的方式[

同样地,自私自利和仇恨可以变成良好的品质[attributes]和善良[goodness]的来源。嫉妒和敌对可以转化成[仁慈][charitable]和[善良]的行为的竞争。敌意的情绪可以转化成对人类的最大敌人[撒旦](Satan)和敌意情绪本身及仇恨的敌意。[贪婪]和[愤怒]可以促使人不知疲倦地做好事。[自私自利](egoism)可以指出追求—邪恶主导的-—《自我》[nafs al- ammara乃派斯],从而通过不为其邪恶行辩护尝试训练和净化心灵。

所有消极的情绪可以通过训练和努力转化成好处的源泉。这就是一个人怎样经历在从一个有潜在能力的人转变成一个真正的和完美的人,成为世界万物和存在的最佳象征、模范和个人代表这样的过程而达到"完美之人"(ahsen-i takvim)的标准。

尽管这样,人类生命的实在不会永远遵循这些指导(方针)。消极的情绪(negative feelings)和品质经常击败人们,控制他们,以至于到了即使是将人们导向善良和仁慈的宗教也是滥用的程度,即使是绝对好处的来源的情绪和品质也一样。在个人和人类总体的级别上,人类生命只不过是内在的、个人的努力和他们外在表现的总结。这些趋势将单独的个人世界、社会和历史制造成一个搏斗、挣扎、战争、压抑和专政的竞技场。结果,通常是人类自己承受(自己行为所造成的)其后果。

男人和女人总是承受他们行为的结果。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时期,人类过着幸福的生活,是一个单一社会,其成员分享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但是,后来他们用一条生锈的由嫉妒、贪婪和觊觎别人的权力和财产而产生的压抑的枷锁束绑了自己的手脚。结果是该隐(Cain)谋杀亚伯(Abel)。作为这样的结果,人性走上分支的道路。即使每个千年像每天、每季和每年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来临,这样的[周期]依然继续。

 

第二个千年(The Second Millennium)

第二个千年以十字军东侵然后蒙古入侵像是当时地球和历史的中心的穆斯林世界时开始。即使战争和破坏,和即使有时以宗教之名有时以经济、政治和军事霸权之名进行的罪行,千年见证了基于灵性、形而上学的、普遍的和永恒的价值的东方文明(East's civilization)和基于自然科学的西方文明(West's civilization)的顶峰。出现了很多重要的地理发现和科学发明。

然而,东方和西方的文明彼此分离存在。这种不应该存在的分离,是因为前者由智慧和科学中退出,直到后者从灵性、形而上学,和永恒不变的价值中退出。结果,这个千年的最后一个世纪见证了令人难以相信的灾难。由于人类不断成长的起源于其造诣的自大和自私自利,男人和女人不得不经受全球殖民主义、残酷的大屠杀、牺牲数百万生命的革命、不能想象的流血和破坏性战争、种族歧视、极大的社会和经济不公平及因其意识形态和哲学体系企图否认人类的本质、自由、优点和荣誉的政权制度而形成的无形屏障(铁幕)。一部分是因为这个原因,一部分(是因为一些来自圣经(Bible)的在西方很多人害怕世界会再次被鲜血、脓水和毁灭的洪水淹没的预言。他们对新的千年相当悲观和充满忧虑。

我们的期望(Our Expectation)

现代通讯和交通工具已经把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地球村。因此,那些认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变化将会由这个国家独自决定和仍然限于这个国家的人没有注意到当前的现实。这个时代是一个有着相互作用联系的时期。国家和人们更多的需要和依赖于彼此,这引起彼此相互关系的亲近。

超过残忍的殖民主义时期和以相互利益为基础而存在这种网络联系为弱小的一方提供了一些好处。此外,由于技术特别是数字电子技术的优势,信息的获得和交流逐渐增长。结果,个人走到前头,使尊重个人权利的民主主义政府将代替暴虐的政府(的趋势)成为必然。

谈论到其他物种,每个人就好像是一个(独特的)种类,所以不能为了社会而牺牲个人权利,而且社会权利应该依赖个人权利。这就是为什么天启 宗教建立的基本人权和自由为战争疲劳的西方所考虑。他们会享受所有关系中的优先权。在所有权利的之前的是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只能由神取去的生命权利。在《伊斯兰〉里为了强调这权利的重要性,有一条基本的《古兰经》原则: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5:32)。

其他权利有:宗教与信仰、思考与表达的自由;拥有财产和家庭不可侵犯的权利;结婚和生育、通信和传播的权利;和接受教育的权利和自由。[伊斯兰的法学原则]是以这些和其他为现代法律系统所接受的权利为基础的,如对生命、宗教信仰、财产、繁殖和智力的保护,还有基于所有人都是人类这个事实的人人平等,和对所有种族、肤色和语言歧视的拒绝。所有这些将会而且应该是新千年不可缺少的要素。

我相信而且希望新千年的世界是一个更加幸福、更加正义和更富于同情心的地方,恰恰与某些人的担心相反。伊斯兰(Islam)、基督教(Christianity)和犹太教(Judaism)都是来自同一根源,有着几乎一样的本质而且从同一源泉得到成长的营养。尽管几百年来它们是作为敌对的宗教派系存在着,但是它们之间的共同点和它们共享的为《真主》创造的万物建造一个幸福的世界的责任使得在它们之间(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对话》(Dialogue)是必要的。这对话现在扩大到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宗教。其成果是积极的。

如上所述,这对话将会发展为必要的过程,而且所有宗教的跟随者会找到彼此互相亲近和相互帮助的道路。

前几代人所见证了永远都不应该发生的痛苦斗争:科学与宗教之争。这样的冲突引起了对基督教的影响比对其他宗教的影响大的无神论(atheism)和唯物主义(materialism)。科学是不可能与宗教冲突的,因为它的目的是理解自然和人类,而这当中的每一个都是[神之意志和力量 XE"意志"和"力量"](Divine Will and Power)的显示的组成部分。宗教在[言语的神之展性](Divine Attribute of Speech)里有着其根源,在人类历史过程中作为[神之圣经文](Divine Scriptures)显示,如《古兰经》(Qur'an)、《福音书》(Gospel)、《圣经旧约》(Torah)和其他经书。由于基督教和穆斯林深学者和科学家的努力,长达几个世纪的宗教与科学冲突似乎将会结束,或者至少它的荒缪之处得为人知。

这种冲突的结束和熔合宗教和科学知识与道德和灵性的新型教育将会产生出真诚文明的人们,其内心得到宗教科学和灵性的启发,思维为积极的科学所照亮,表现为各种各样的仁慈的优点和道德上的价值,和认识到他们所在时代的社会经济学的和政治的环境。我们旧世界将会在它让位前体验一个极美妙的"春天"。这个"春天"将目睹贫富之间的差距缩小,世上的财富根据个人的劳动、资产和需要得到最公正地的分配;基于种族、肤色、语言和世界观的歧视的消失;和基本人权和自由得到保护。个人走在前头,学习如何认识他们的潜在能力,在成为"最高尚的人"的道路上,展开爱、知识和信仰的翅膀高飞。

在这个新的春天,当科学和技术发展备受注目时,人们会知道科学和技术当前所在的水平像是一个婴儿在学习如何爬行的阶段。人类将(像去别的国家一样)组织去太空行。在通向《真主》的路途上的旅行者,这些自我奉献爱的人是没有时间怀有敌意,他们会传递其灵魂对来生的灵感。

是的,这个春天会从充满爱、怜悯、宽恕、对话、接受他人、相互尊重、正义和公正的基础上升起。它将是一个人类会发现其真正本质的时代。仁慈和善良,正直和美德会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本质。无论(将会)发生什么,这个世界迟早会踏上这样的道路,是没有人可以妨碍的。

我们祈祷和请求无限慈悲的独一的真主(the Infinitely Compassionate)不会让我们的希望和期待落空。

尾注:

此文章最初发表在《源泉》,3:29 (2000年一月到三月):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