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起源自身模式的运动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M. 法土拉•葛兰节选文章

用户评价:  / 0
好 

在这篇文章里,我想论述一个传说;讨论它是一个责任,因此很难用语言表述出来的。

然而,我怀疑是否可能在这样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一个重要的复活运动,一个在世界每一个角落茁壮成长的,萌芽的,长出嫩枝和树苗的运动。我想是不可能的。我对这事的了解仅仅来自看过的电视录像。我的证明依靠我的所闻。我著作的有限是我理解的有限。我不知道所有这些已发生(的事)的暗示属于什么时代。现在请告诉我在这些情况下可以讲述什么。在描述这事里我所能做的将有如某人仅仅见过一朵玫瑰或一朵花的图片后尝试描述玫瑰和花卉的原来样貌。但我的任务似乎更像是一种仅仅看着一朵干枯的玫瑰花的图片来描述花园里的每一朵花和玫瑰的独特的格调、口音(形态)和风格的尝试;(无论是)玫瑰之园或是花卉之园都无法以这种方式来描述。虽然如此,我相信一个人应该代表时代的现象勇敢讲话以激励有学问和良心的人们。如果一些亲近神的人会因为这篇文章而得到鼓励,那么我想我的目的已经达到。无论是如何有表现力地或漂亮地谈论它,重要的是时代的这个重要现象应该得到叙述。毕竟,它应该被讲述因此我们为历史加上一个脚注和表达我们对那些完成这种英雄行为的忠诚的人的敬意。另一方面,如果在地球被感受到的这种温柔的微风,这种温暖的气氛,这种新鲜的想法和爱,和这种温和的呼吸将被非常简单地描述,那么对那些高尚的特性如宽宏大量和利他主义来说是很失礼的。

这个运动是一种要写下来和加以强调的现象。一些充满热情的人为了神从四面八方出发,没有停下来考虑他们的渴望或他们对分离的感觉,也没有说出"外来的国家"或"未知的地方"这样的话,在甚至没有人能看穿前面有什么的时候。他们充满决心,目的坚定和自力更生。他们抑制其对国家和祖国的热爱,以使命的热爱来代替。他们知道他们为了真主的事 业的努力,就如很少人这样,他们这样活着,他们走到世界各地,说:

我们已经进入了爱的轨道。
我们为爱而生病或忧愁。(Nigari)[1]

在他们生命最精彩的时期,当世俗的快乐和物质的目的以不可抵抗的引诱来吸引年轻人的时候,当肉体性压抑着一个人的心灵和思维的时候,事实上他们带着为了成就而抑制各种各样的欲望和冲动的激情飞奔所有这些地方;最前面的那些兴奋在他们的心里。往外飞不像失恋青年因追求一个在不幸的时候进入他们生命的错误的女人的离开,那些追求他们一生梦想的,那些害相思病的,和那些是他们未来的陌生人的青年还不可能得到渴望的目标。这些青年的使命是来自内心的和基于情感、意识和决心的;它有着深刻的善意和诚挚。你可以说这些是信念的普通动力,是神圣志向的自然状态,是那些忠诚的人的理想,是[无限光明的指引](the guides of the Infinite Light) 或者是那些为了表达自己而舍弃他们自身和他们所爱的人的努力。确实,他们既不被他们自己的缺点阻止也不屈服于他们在路上遇到的障碍;他们走到世界的偏远角落,在他们内心唯一永不枯萎的爱是成为《真主》的喜爱和想见到《真主》的志向。他们步行,道路以这为傲,天使鼓励他们,而且,自然地,魔鬼敲打他们的胸膛。他们步行,他们既没有马也没有车,没有武器,没有弹药。他们能量的来源是他们难以置信的信仰和他们内心像岩浆般沸腾的兴奋;在地平线上是人类的幸福、满足和快乐。他们的命运就是同志和信徒的命运。黎明后不久,以他们的高雅和纯洁,他们获得一种相当于与天使有血族关系的举止。他们成为传说的一个主题和永不被忘记的人。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他们从永恒中带来一缕光明。他们在其周围点起火焰;这火焰的光芒、灰烬和烟尘是幸福。暴政和黑暗的齿轮让路。那些不相信的蝙蝠剥夺他们的睡眠,黑暗不断抱怨。谎言、诽谤和诡计再一次藏在后面。所有这些使粗鄙的想法和固执使它成为无法忍受的傲慢,使它想践踏他人的思想和给信仰设立陷阱。然而,所有敌对的(做法)都是徒然;光明照耀每一个地方。自永恒发出的光明拥抱着整个世界。现在是乐观心灵的时代和新纪元,尽管黑暗的情形仍然普遍而且地平线还很模糊,但是黑暗和粗鄙想法的巫术已经被解开。

现在是轮到《明亮的心灵》(the bright souls)说话的时候了。人类将经由自身而发现它,而且把它的真理放上创造的层次。因此,它是已经长期等候的时代。因为人们已经在等着他们,无论他们去到哪里他们总是加倍地受到喜爱,作为他们对真主的敬重和对人类的尊敬的结果;当他们的头和脚接触到地面时候,他们的注意力放在《最高尚》( The Most Gracious)的门口,温顺地和谦恭地,等待光明释放的时机。无论现在的人如何评论这件事,他们是明天的孩子;光明的未来有着他们的秘密。这些幸运的人,是复苏的传道者,每一个在路上的人,他们手中拿着友谊的花朵,他们的嘴里说着兄弟姐妹的章节(verses)。他们比最锋利的刀剑还锋利的舌头在《古兰经》的瀑布得到滋养而且他们的词语有《神圣的标准》。这些词语消灭黑暗,却不伤害任何人。在听力所及的范围内他们带来天堂(the Paradise)之河的声音,但他们没有导致对天堂的渴望。事实上,这些人不需要手或舌头。他们那无论在哪里看见就会使人想起神的纯洁的脸是不可思议的,以至词语在他们举止表现出来的意义面前变得结结巴巴,舌头变得沉默。甚至他们的影子也烧伤黑夜的蛾子;不必提及他们那使任何靠近的人目眩的光芒,。我们公正地说,"舌头和词语在行动面前无话可说。当举止说话时,还有讲话的必要吗?"他们是这个真理的代表。世上一直有很多的善良的人;然而,这个最近的群体的举止和语言完全不同。我几乎不能说它们是奇特的或独特的,但要求我解释他们是怎样,我很难立刻做出回答。我大概会说,"他们像天使,"然后在这就我放弃再说了。

无论这些《明亮的心灵》走到哪里,由于他们发出的光芒干枯的沙漠会变成[伊甸园](Gardens of Eden)。许多煤炭转变为钻石。泥浆和石头形成的性质上升到金银的等级。而且现在每一个人都在谈论着他们,等待着他们承诺的爱、手足情意和宽容实现的日子。今天,只有那些搞乱黑暗和光明的人和那些把他们的一生消耗在肉体性领域的人才与他们唱反调。那些蝙蝠心神不安。狼和豺张牙舞爪。愚蠢的人得不到安宁。我发现这些性质,所以说:"每个人展示他或她的真实本性。"

无论发生什么,不管那些吹熄蜡烛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那些人长期照亮渴望光明的内心,他们注意到人和事物背后的纯粹的本质,而且他们向未受到伤害的心灵说出普遍的人类价值。

我坚定地相信,正如曾经由于《古兰经》、爱和尊敬而被征服的大陆间的障碍,和对话永久地建立起来了一样,一个一致新局面已经或将会由今天这些幸运的人的努力建立起来的。由于其微笑的表情和幸运的命运,人类习惯于表扬我们的民族。为什么这个事实今天不是一样的正确?人们之间的爱的洪水已经在这些使命者游历的几乎每个地方开始泛滥了。那里有着到处可以感受到的一阵又一阵的幸福和欢乐的清风。此外,和平之岛——我们可以称为融洽和稳定之无懈可击的城堡——无论在近处或远处,正在建造。

有谁知道,也许在不远的将来,由于那些奉献自身而让他人生存的自愿者,其思维和心灵会再一次互相拥抱;良心和逻辑将成为彼此相互补足的深度;物理学和玄学将停止斗争和撤退到他们自己的领域内,每件事物都会找到以自己特有的语言表达其本质里的美丽之处的机会,立法规则和创造原则的复杂将会被重新发现,人们会后悔为了无关紧要的事而相互斗争,之前在市场里没有建立的和平的氛围,将会在学校和家庭里建立起来,幸福的微风将会吹拂,纯洁将不会被亵渎,诚实将不会被压抑,内心将永远发出敬重和尊敬,没有人会嫉妒其他人,嫉妒他们财产或他们的名誉,有势力的将会公正地对待弱小的,弱者和穷人将有仁慈地生活着的机会,没有人会因为纯粹的怀疑而被逮捕,没有住处或工作场所会被攻击,任何人的血将不会流,还有弱者将不会哭泣,每个人将会崇拜真主和热爱人类。只有到那时这个世界,这个通向天堂的走廊,将变成一个迷人的居住地——伊甸园(Gardens of Eden )。


*作者将此文献给走遍世界以提供质量教育为动机和促进不同民族与文化之间的和平的数不尽的教育行动者。贯穿其一生和事业,葛兰都在宣扬教育的重要性和指导他的听众参与和支持教育行为。

[1]Seyyid Nigari:阿塞拜疆的一名著名诗人。他是十九世纪神秘诗的重要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