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恳求仁慈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非常显而易见的是,那些没有分享继承过去的同一价值的人,或是那些没有像我们一样依赖同一来源的人是不可能意识到我们的痛苦的;除了被我们普遍的态度而迷惑外,他们也不可能给予帮助。事实上,对于那些仅仅从唯物论角度来看待现在和未来的人和那些仅仅根据生命的肉体方面来对待生命的人,除了短暂和浅薄的肉体快乐外是不可能感受或体会到任何其他(东西的)。

此外,依照相同的腐败观点,没有涉及肉体的存在或肉体的事情是不值得提及的。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都没有什么意义。过去和未来只不过是那些错过现在的人可以藏身的避难所而已。这样的人认为必需的是现在;他们认为其他的(事情)是在浪费时间。其实,这些人,(他们)被囚禁在这样一个狭窄的观点里,是不可能理解以下的陈述的:"假如你知道我所知道的,你会很少笑而且经常哭。"[1] 虽然如此,语的苏丹,这个说出《[聖訓」(Hadith)》的《先知》清楚知道他在为了什么而哭泣,就如那些成熟灵魂(mature spirits),只有信仰(Faith)、《神之知识》(Divine Knowledge)和爱(Love)才使他们满意,而且为了达到永恒而准备好他们的装备,同样知道他们为何在落泪和他们在追求什么。这些人哭泣的理由是很多的。

就如同信仰和寻找和平——一个每一个人都感兴趣的问题——或者在不信中被淹没的危险,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和文化的。存在着不公平的案件,(这些案件)被认为是社会不安的根源。存在着需要依照人类的价值和沿用公平和良心的原则来重新考虑和重新分配的权利。存在着我们的与永恒有关的希望和理想,与这相反,还存在着不能预见的反民主障碍,还有宣传的暴力 。在很多地方,情绪仍然支配理智,而且秩序屈服于力量的鲁莽。在世界的很多地区,人类的过失和被认为是错误的行为依然伴着血泪被一扫而空。时常,人们被强烈带离朝着天堂的方向,或者被粗暴地推向地狱,他们的意志力和意见被忽视。每天都在形成新的阵营,每一个队伍都为了他们的观点或他们的戒律而战;每一种意识形态都在描述适合其原则的生活方式。此外,人们被迫适应这个狭窄的描写而且因此而生活。遍及世界,在许多地方,个人的道德心还在被压制,这个社会的意愿仍然被忽视而且道德心(良心)的眼睛依然被蒙蔽。

事实上,解除他们的痛苦和将他们从个人和社会的抑制中解脱出来的最快捷的方法是,停止干涉他们的道德心和指导他们如何与自己的意识和意愿共存。确实,只有当道德心的机制继续存在,意志力和意识在社会上受到尊重的时候,人们才能够继续(成为)人类而且被指引向人类的价值。个人只有当他们与自己的意识和意志力共存的时候才被认为是真正的公民,从而渐渐变得成熟,足够在精神上帮助其他人。否则,社会不可逃脱地被各种各样的社会、政治、管理和经济问题打击。一个由不充分的、不协调的或破烂的碎片一起组成的社会不能被称为一个民族。同样,看像一个民族,但是已经恶化远远不能恢复的大混乱是不可能承诺一个光明的未来。如果我们想要一个完整社会的拯救,每一个人都应该保持警惕和充满动力是必需的。如果我们为其他人的拯救辩护,肩并肩地,向天空摊开我们的手,我们社会的美好未来之星将会以突然的令人鼓舞的方式出现。

帮助我们达到渴望的成熟的基本原则,其基本成分是,我们对信仰所有特殊深奥的意识,在我们崇拜中经历的痛苦和成就,我们所有在道德标准上的行为,在精神上、在意识上和在感觉上的新生,衡量每件与心中的正直相反的事。知道这些,我们会超越个性的局限,依据这些原则制定需求,同时了解我们需要的事物。向前迈进一步,我们能将每件事与永恒联系起来,而且以至高的标准来评价每件事。因此,分享人类的所有优势,我们将能够再一次表达我们要成为作为人类的[我们的]"最完美的形式和本性"[2]的资格。我相信那些明白这个关键点的受到祝福的人不仅仅想指导其他人到达诚实的道路,而且也保证他们自己的未来。

我感到压抑再次重申,不是为帮助社会而计划的启发个人方案注定是没有结果的。而且,无论是在社会的个人内心里,或是在道德心或意志力里使已遭到毁灭的价值再生是不可能的。就如与其他人的拯救无关的个人拯救计划和方案只不过是幻想而已,所以,同样,通过使个人的觉悟 瘫痪 而总体上(社会上)达到成功的想法是白日梦。

从这个方面来看,我们相信,在我们个人意愿和道德心里阐明每个人都控制他们自己的这个事实,但通过联手我们能以集体的道德心和意志力解决所有问题。有着这种态度,在向别人展示生命的万能药(the elixir of life )的同时,我们希望保持甚至增加我们个人生命的成果,从而稳定地增加我们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价值。对于我们来说,一个计划或努力越无私,为了其他人的好处它越经常地被指导,它就越坚固和有前途。我们相信,保持一个人精力旺盛的是提升其他人的目标。与此相反的是杀害人类或使人类瘫痪的个人利益。那些为了追求个人利益而在浪费他们生命的人迟早会(变得)堕落,尽管他们没有必然涉及肮脏的政治。另一方面,那些以鼓舞其他人觉悟(the awakening of others)而保持精力旺盛的人,在其他人像树叶一样被吹倒的地方里怀着生命的万能药 而安全前进。在今生和来世的马拉松中,这些人是被命名为"满意(contentment)[RIDVAN]"的人。

那些只是因为其他人在为他或她的个人利益效力而似乎接受其他人的存在和生存的权利的政治家的友爱是永远不可以相信的,当这样的政治家(互相)敌对时没有任何人能够安全无恙。这些人始终考虑的是他们自己的个人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奉承,甚至服从其他人的反复无常。如果需要,这样的人会镇压那些他们能够的 和 那些他们需要的不断地密谋反对的人。当拥有权利时,这些暴君是无情的;然而,当软弱时,他们开始奉承和讨好(强者)。因为他们一向是虚假的,他们通常是被他们的诡计击败,为他们自己邪恶的和极坏的结果作好准备。他们使自己相信他们在玩弄和欺骗每一个人,而且他们所做的事是正确的。然而,这些可怜的政治家将自己置于一个荒谬的立场上,为了他们的事业在破坏他们的名声。在一些人的见证下,这样的欺骗性智力是一个非常严重的 弱点而且是一个不能治愈的心理疾病。这种人永远追求他们自己的个人利益,而忽略他们做的都是毫无价值的事实。然而,这样做不会为他们带来事业上的名誉或信用,而且他们的结局就是奉承,舔别人的鞋。

另一方面,在有用的人的行为的根源的是,长时间的准备和剧烈的痛苦,跟随而来的是为了探索人类权利的怜悯的恳求。这个恳求几乎永远超出个人责任,超越有着真诚深度的社会责任意识的局限,而且是一个适合仁者的任务。仁者是每个慈善行为的领导者,在他们的工作中反映他们自身的风格,而且在他们所有行为里他们是开明的和正直的。无论环境可能有多无情和残忍,这些人坚定地不会改变他们的路线而且依靠他们自己的基础,他们不会被扰乱。以他们内心的和外部的感觉,他们被安排以某种方式看见和听到真主,了解《真主》和与《真主》在一起。他们是属于今生和来世的人,是联系其他人的人,从上述观点来看,(他们)可以认为是与《真主》有联系的。显然,从这种(世)俗气中观察来世的顶峰是有可能的。此外,这些人过的生活,尽管其变量,是清晰和无限的,足够他们享受来世港湾的宁静的一瞥。确实,,这些最纯净的纯洁心灵已经达到其他人在经过数百万辛苦岁月后也只能梦见实现的有福的结果。他们被认为是已经成为《真主》的陪伴,和膝盖靠着膝盖,肩并肩地与最高层次的居民坐下,(这)证明了这些人是永恒的胜利者。始终是诚挚和渊博的,这些仁者坚持不懈地寻找重要的方案和顶点。他们考虑怜悯,谈及怜悯,寻找通过怜悯来表达他们自己的方式。他们非常热诚地努力,没有歧视地以引导每个人达到无限的福佑之名,以至他们牺牲(其)未来世界的快乐和精神力量,更不必提及(他们)唯物论的利益和对立场的渴望。他们在其精神立场和与其他人的关系中表现一种精神态度,(这种态度)放映他们是在《至高力量》(the Supreme Power)前面的这样一个事实。在其他人死去的地方,他们实现继承的新生(复生)。

除了(格守)格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外,这些人还不停地为其他人更加努力争取,因而其他人会从这些仁者已找到的有用东西中得益。由于这些人无限的视野,他们能够使暴君心中的怜悯感觉复活。同时,他们相信,与受压迫者一起就如同与《 真主》在一起,因而支持他们。

为了其他人而活是决定这些英雄的行为的最重要的因素。他们最大的忧虑是追求这样的使命的资格,反之他们最普遍的特征是,他们最大的雄心是寻求《真主》的赞同。当努力启发其他人时,他们感觉不到痛苦,他们也没有遭受任何由启发其他人的喜悦引起的打击。这些人实现的成就被认为是真主的神圣援助的启示,而且每一天这些人谦虚地鞠躬,再三地(表示)他们是无效的。除了所有这些以外,他们战栗于这样的想法,他们的情绪一定会干涉他们引起成立的工作,而且叹息;"你是我需要的所有。"

长久以来我们没有耐性地等待这些受祝福的手来将被描述为"荒废的土地、毁灭的家庭和偏僻的沙漠" 改变成新的国度。我们坚定地多年来一直等待着信仰、希望和坚决。但愿这些纯洁、充满同情的心灵对无限怜悯(the Infinitive Mercy)的期望不会得不到回应。


*此文章最初发表在《光明出现的地平线》,Nil,伊斯坦布尔,2000,第189-195页。

[1] Bukhari, Kusuf, 2; 穆斯林, Kusuf, 1; Tirmidhi, Zuhd, 9; Ibn Maja, Zuhd, 19.

[2]"我们确实创造出最完美形式和本性的人。" (at-Tin 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