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什么是拥护运动?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由词根j-h-d衍生而来,吉哈德(Jihad)意为用尽一个人的所有的力量,也如用尽一个人力量和气力达到目标,忍受所有困难 随着伊斯兰教的出现,拥护运动有了一个特别的特征:在(通向)《真主》的道路上奋斗。那就是现今经常出现在脑里的意义。这种奋斗出现于两个方面:内在的和外在的。内在的方面可以描述为获得个人本质的努力;外在的方面就是使其他人能够获得他或她的本质的过程。前者是较重要的拥护运动;后者是次重要的拥护运动。前者基于战胜自己与其本质之间的障碍,其心灵逐渐接近学问和最终(拥有)神圣的知识,神圣的爱和精神上的福佑。后者基于消除人们和信仰之间的障碍,因此人们可以自由选择采用(任何)一种形式 . 在没有正当理由而守在后面的人与继续投身于拥护运动的人之间存在着一个不可逾越的差异: "没有残疾而安坐家中的信士,与凭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主道而奋斗的信士,彼此是不相等的。凭自己的财产和生命而奋斗的人,真主使他们超过安坐家中的人一级。真主应许这两等人要受最优厚的报酬,除安坐者所受的报酬外,真主加赐奋斗的人一种重大的报酬。(An-尼萨仪4:95)" 先知说: 为了「真主」而值班一天以保护国界优越于这个世界及其一切。你(那用于「真主」方面) 的鞭子在天堂里所占的极少的地方优越于这个世界及其一切。在「真主」的小径上早晚的散步优越于这个世界及其一切。[1] 拥护运动的种类 Kinds of Jihad [次要的拥护运动]不是意味着仅仅在前线战斗。实际上,次要的拥护运动有着广泛的意义和运用以至于有时一个词语或沉默、一个皱眉或一个微笑、离开或进入集会——简而言之,为神而做的每一件事——和依据神的恩准而调节的爱和恨都包括在内。这样,所有用在改善社会和人们的努力都是拥护运动的一部分,就如为你的家庭、亲戚、邻居和(你所在的)地区所做的每一个努力。 .在某种意义上,次要的拥护运动是物质上的。然而,重要的拥护运动表现在精神方面上,因为它是我们与我们内心世界和自我(nafs)的斗争。当这两者都成功地执行时,想得到的平衡(也就)建立起来了。如果缺少了其中一个,这种平衡就会受到破坏。信徒在这种平衡的拥护运动中找到了和平与活力。 信仰者在这种平衡(和谐)的拥护运动中找到和平和活力。他们知道当他们的拥护运动结束时他们将立刻死去。信仰者,像树一样,只有在它们结出果实时才能幸存。事实上,当一颗树停止生产果实时,它就会干涸和死掉。观察悲观主义者,你会发现他们已不再与其他人竞争或向其他人解释真理。因而,「真主」切断对他们的祝福,留下黑暗和寒冷在他们内心里。但那些追求(从事)拥护运动人永远被爱和热情包围着。他们的内心世界是光明的,他们的感情是纯净的,而且他们在通向繁荣的道路上。每一个竞争都刺激另外一个人的思想,这样一个正直的派系(圈子)形成了。因为每一个义行成为一个新的义行的媒介,这些人在义行的海洋中畅泳。我们的内心被告知这个真理: "为我而奋斗的人,我必定指引他们我的道路,真主确是与善人同在一起的。(Al-安凯逋特29:69)" 通向《真主》的道路就如有多少人一样多。《真主》指引那些为神而奋斗拯救(世人)的人走上一条或多条的这些道路。《真主》为善良(的人)打开每一条路而且保护它(远离)通向邪恶的道路。找到通向《真主》的道路的人找到了中间的道路。正如这些人沿着通向愤怒、智力和欲望的中间的道路前进,所以他们踏上了关于拥护运动和崇拜的中间的道路。这意味着《真主》把人类指引到拯救的道路上。 [ 次要的拥护运动]是我们对《真主》的要求的积极实行;而重要的拥护运动正宣告我们自我中破坏性和消极的情绪和想法的战争(例如:恶意、仇恨、嫉妒、自私、骄傲、自大和虚荣),(这些情绪和想法)阻止我们达到尽善尽美。正因为这是非常困难和艰苦的拥护运动,所以它被称为较重要的拥护运动。那些在重要的拥护运动中失败的人(同样)会在次要的拥护运动中失败 . 在祝福的时代期间,人们像狮子一样在沙场上战斗,而且在夜幕降临时,在通过崇拜和dhikr(「真主」的纪念和祈祷)对「真主」的奉献中迷失自己。这些英勇的战士崇拜着真主度过他们的生命 。他们从他们的领路者[先知]那里学到这个,(他是)物质和精神拥护运动中第一个仁者,。他鼓励他的追随者请求「真主」的宽恕, 那些在主要的拥护运动方面成功的人会在次要的拥护运动方面也成功;那些在主要的拥护运动上失败的人会在次要的拥护运动上也失败。即使这些人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他们也不能获得完满的成果。 阿'伊莎(A'isha)(先知的妻子)叙述说: 一天晚上真主的使者问:"阿伊沙,我可以与神共渡这个晚上吗?"(他在寻求这样的允许上(表现得)非常优雅。高贵和文雅是他深度的重要的方面。)我回答:"真主的使者,我愿意与你共渡(晚上),但我更愿意(做)你喜欢的(事)。"先知做了清洗,开始礼拜。他朗诵:"天地的创造,昼夜的轮流,在有理智的人看来,此中确有许多迹象。"(3:190)。他朗诵这<节>而且流泪到早晨。这表现了我们先知的内在深度和重要的拥护运动。 有时候为了避免吵醒他的妻子,先知没有邀请她而起床崇拜。阿'伊莎又说: 一晚当我醒来时,我找不到「真主」的使者......当我开始在黑暗中起床时,我的手碰到他的脚。他正伏在礼拜的地毯上吟诵。我听到他的祈祷。他说:"吾主,我在你的同情中逃避你的怒火和愤怒。我在你的宽恕中逃避惩罚。吾主,我在你中逃避你(在你的祝福中逃避你的愤怒,在你的优雅中逃避你的庄严,在你的仁慈和同情中逃避你的支配。)我还不能够(完全)赞扬 ?你就如你赞扬 自己一样。"[2] 这件事明确地显示先知(心中)主要的拥护运动的内在深度和广度。在另一个《[聖訓」(Hadith)》,先知说起这两个拥护运动: 有两种眼睛将永远看不见地狱之火:那些在战场和前线担当守卫的士兵的,和那些因为敬畏「真主」而哭泣的人的。[3] 那些放弃他们的睡眠和在最危险的时候担当守卫的人的拥护运动是物质上的拥护运动。他们的眼睛不会遭受地狱之火。至于那些从事精神上的和主要的拥护运动和因敬畏「真主」而哭泣的人,他们同样将不了解地狱的折磨。人们应该持有善良的目的和在他们内心和思想里灌输真挚的意识,而不是重复其他人做过的(事)。 拥护运动是内在和外在战斗的平衡。追求精神上的尽善尽美和帮助其他人这样做是其所考虑的观点。获得内在的尽善尽美是重要的拥护运动,帮助别人这样做是次要的拥护运动。当你将两者分开时,拥护运动就不再是拥护运动。好逸恶劳来自其中一个,而政府混乱来自另一个。那些像为自己所做的一样地寻求拯救其他人道路的人是多么的幸福啊。而那些在拯救他人时记得拯救自己的人是多么的幸福啊! 尾注: 此文章最初发表在法土拉·葛兰的I'layi Kelimetullah veya Cihad(伊兹密尔:Nil Yayinlari, 1998) and Asrin Getirdigi Tereddütler (伊兹密尔: T.Ö.V. Yayinevi, 1997) 3:186-219. 1、Ibn Kathir, Tafsir (Âl 'Imran), 190. 与法土拉·葛兰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