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新的世界秩序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每个人都在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下从事各种事务,并用各自的思维方式用不同的观点来评判它,这是极其自然的现象。比方说,那些忍受着某种国际性的非理性制裁的人们可能会选择沙文主义或者倾向于这种方式来作为一种拯救自身的方式。事实上,在今天的亚洲,几乎每一个民族,从重返其古代历史的理想下,正把他们自己独特的价值观转向了这种价值观而把民族主义看成是国家主义。鉴于当今形势,用这样的方式来评论俄国、乌兹别克、哈萨克斯坦和其他国家的变化是有可能的。今天很多有着相同意义的众多变化正在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中发生着。只要这些"变化"和"发展"不伤害到其他任何人,他们就可以被看作是正常的。然而,我们是否能够寻找到一条能够让这些变化更有价值的道路上发展,从而能尽大可能的来阻止更多悲剧的发生。

其中的有些发展遵循着基于宗教之上的准则,与此有关的发展可能在世界不同的区域有可能以一种有组织的形式出现,也有可能以一种无组织的形式出现。与众不同的是,他们处理一切事物的原则基于"宗教的基本要求"。自然而然的,他们在判断今天悬而未决的事务的时候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引导人们用宗教的方式去处理这种情况。

更深一层来讲,事实上这种企图使用剥削的手段和力量来重建这个时代的努力用他们自己的观点来看似乎是正常的,这些权利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协议呢?当然不是,然而,普遍认为,他们正在试图尽快寻找一种协议而走到一起。众所周知,在这个观点上英国和美国之间并不存在巨大的差异。尽管他们在萨拉热窝事件上存在着很小的分歧,但是英国还是始终跟随着美国的方向从事,有时候,法国存在不同的观点,那也只不过是在新的结构和框架下衍生出的细微认识,而非真正的不同观点。

另外,还有很多国家(由于某种外界的影响)难以表达他们是否真的对这种新秩序感到顺畅,这样就很难以理解这些国家的真实处境,就如有一些疾病却难以诊治一样。事实上,他们并不希望分享这种普遍的优势,这样就很难显而易见地了解他们真的想要做什么。

其实每一个国家也非常注重和渴望自己国家内部有一些新的变化,注意这一点也非常重要,当然这种渴望的表现因国家而异,把所有的这一切分开来单独分析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觉得有兴趣,我们针对自己的国家期盼做一些探讨,然后再继续我们的话题。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非常严谨和警觉的社会,总有一天它会聆听和感受它自身的直觉、良知和接受自身发生的许多合理的变化。有这样一种猜测,有许多不同的观念会在我们国家里面浮现出来,这些拥有不同观念和思想的人们将付诸于行动,在这样广阔的一种光谱里面存在一两条不谐的线谱是极其正常的事情,事实上,我们应该为他们的这种努力的价值给与尊重。

在这样一个笼统地分析之后,我们可以以技术性的观点简要地总结这个问题,理想化的和平世界里不可能存在流血和战争,侵略和占领的行为不可能伪装在这种和平之下,这是一个肯定的结果。正因为如此,这里很有必要清楚地再一次阐述这个观点,使用武力建立起来的平衡一定会在短时间里面瓦解崩溃,而那些因该为此负责的人们会首先淹没在这些残骸之下。

我想我们可以见证,在这个意义上来讲,韩国、越南、海湾和索马里是最为显著的范例,相反的例证可能在未来带来更大的动荡,穆斯林世界里面和穆斯林之间存在的同情心,这种同情心曾经是这个自由世界的主流,这种感情会被逐渐融化,而取而代之的将是憎恶和仇视。这样看来如果一种新的世界秩序被强制性的建立起来的话,换来的可能不是人类期望的民主、自由、快乐和人权而是这种憎恶和仇恨将会进一步扩大化!

我们的祖先曾经说过:"水壶破损在前往水井取水的途中",那些为了获取某一地位而伤害其他事物的人,最终的结果是在伤害自己而且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用同样的方式丢失自己所获得的这一职位。如果现在我们仔细观察周围的一切和从历史中汲取教训的话,我们就会清楚的知道明天会有怎样的情况等待着我们。

 即便现在这个世界并没有处在一个复兴的阶段之中,最起码今天不是,它今天仅仅处在一个重建的进程之中。当时间到了一定的阶段,这种重建(的意义)会被确切地认识到,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我们所建立起来的世界不是一个充满仇恨和憎恶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了爱、宽容和忍耐的社会跃然在我们的面前。人们的心中将充满良好的品德,谁也不会忽视那些为此改革而努力过的人。这些人将在人世间永垂不朽,即便是他们的肉体不复存在,但是他们的精神将流芳百世。我全身心地确信,今天所作的一切只是为了感受自己梦中那百花齐放、香气怡人的春天,并为大众做一些服务。出于这个原因,即便这是一种稍纵即逝的努力也罢,我也会不遗余力地去坚持这一有益的工作。我想,只要我活着,我就将毫不厌倦的不断的重复我的这些忠告。


这篇演讲发表于1995年,在探讨关于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时候谈到的,内容生动有趣,当时的讨论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时间证明了它的正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