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信仰:一个与众不同的认识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单词"FAITH(信仰)", 在阿拉伯语里面称为"IMAN(伊玛尼-信仰)",从科学的角度和认识论的描绘框架来看,来源于词根"EMN U EMAN",它意味着从畏惧中可以得到安宁,相信、承诺、信任,或者获取其他的保障。这个词的意思蕴含着安全和坚定。相信真主,并且去证明他的存在,而且要内心诚信,并用自己的心灵去表白(这一信仰),这些都是从语言学的习惯上来给这个词赋予的广泛含义。

一个相信真主的人我们称它为"MUMIN(穆民)",一个真正的穆民应该具有上面我们讲到的所有的那些良好品质——这里我们可以继续来谈谈关于信仰和行为之间的关系,来看看行为是不是包含在以上所描述的信仰范畴里面,但是暂时我们不能详尽的叙述这个主题,穆民以他们的判断力可以真正成为明证、宣扬和表率的英雄代表,他们领悟与感知的能力,他们完美的理解力;他们被启迪的完美的领悟能力;他们广博与客观的的理解力;他们强大与透彻的洞察力;他们对责任一丝不苟和敏感度;他们抵制罪恶的果断与决心;他们贯穿一生的伟大追求与对自己崇高理想的捍卫精神,使他们保持着感官、意识与意志力活跃的能力;他们的探索精神使他们具有深层次的理解力而能从事物的表面现象理解事物的本质含义;他们对真主的信仰与信赖,被人们广为流传而成为值得信赖的人;他们对真主唯一性的证明与永远坚持的忠诚于主的品质,使他们成为在任何事情上都值得信赖并且能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首先能考虑到的可靠之人;他们是如此让人铭记在心又如此被人们所接受,他们对真主的纪念,引导他们周围的人朝向皈依「真主」的信仰,他们确实是明证、宣扬和表率的英雄代表,这才是(穆民)这个单词的真实含义。

虽然,并非每一个有信仰的的人都能在相同程度上成为信仰和伊斯兰教的楷模,但是,显而易见的是,信仰的感觉对每一个人都是至关重要的。首先,这在人性上具有极高的价值,从而对创造物籍以尊重,在人性的本质中,最有价值的是这种感觉。即使那些没有信仰的人也设法得到实现、满足,或者更加确切地说,设法寻找娱乐,他们感觉自己生活在空虚之中。所有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空虚的,不论现在还是未来都是一样的。这些人在他们的灵魂深处感受到这种空虚,他们宣述这种令人窒息的感觉时体现为毫无意识和胡言乱语。

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虚的,大地是空虚的、内心和良知也是空虚的,我想坚持下去,但是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坚持(这种空虚)。(Tevfik Fikret)

一个有信仰的灵魂,表达着否认真理的本质和试图隐藏它而倍感寒心的感觉,同时也表达着信仰所承诺的平和,只能贫乏的呐喊:

一颗生锈的没有信仰的心是内心的负担。(Akif)

决心溶解那些锈迹斑斑的心灵的虔诚信徒,另一方面,将会说:"真正的愉悦,没有痛苦的快乐和没有悲伤的幸福只可能存在于信仰和真理的领域当中的"所以,"那些想要享受幸福生活的人们应该用信仰来使它生机盎然"因为"当一个人设法指引自己走向永生之路的时候,无论他的生活是如何地悲惨与困难重重,当他认为这个世界就是等待着的天堂的接待站的时候、,他就会心怀感恩而心满意足地接受一切事情"(来自Bediüzzaman的解释)。这样的人会以他们的良言益语开启我们的视野并且使我们的心灵能感受到信仰的魅力。

关于信仰的内容和本质,那是从生命之源精挑细选后呈现在我们灵魂面前的果实;它是Kawthar神圣的河流,是曾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畅饮过的圣水,是浸湿我们心灵之门的内涵,我们心灵神圣之光的纪念碑,是由内涵、感知、良心和理解的标尺和规则所塑造的。以信仰和理解来修补和重建他们心灵和信仰的楷模们已经发现将他们精神世界转为天堂的秘密;他们已经进入永远幸福的通道并从其他探索之中解放出来。因为,"在信仰中永远都有一个心灵的天堂的存在,在亵渎信仰中有一个心灵地狱的存在......然后,正如信仰携带着天堂之树的心灵种子,亵渎也同样携带着地狱的心灵种子" (来自Bediüzzaman的解释)

事实上,如果一个人的灵魂插上信仰的翅膀,它将不会在其他任何的选择之门和道路上徘徊,也不会弯下腰低三下四地向他人乞求;有着这样的精神的人不会向他人低头;他们将勇敢地面对一切,从而来判断他们信仰的坚强程度。的确,"信仰既是(指路)明灯又是力量,那些获得真正信仰的人能勇敢地挑战宇宙万物,而且,与他们信仰的力度成正比,能从任何事物的压力中被解脱出来。"[1]这是因为:"信仰是证明真主唯一性的通道,它把人们引向服从,服从引导人们把自己完全交付给了真主,最后获得今世与后世的幸福。"这种信仰的标识使他们像螺旋形的楼梯一样让心灵接近靠近天堂的领域,并且带着这种信念,拍打着他们的翅膀飞向天使和精灵汇集的地方。有时,天使和精灵们在这些人的耳边低声密语,而有时,他们会获得荣及鲜花锦戴般的精神荣耀,而且成为那一领域中声名显赫的佼佼者。如果这样的人用知识来加深了他们的信仰并用精神上的体验为知识增添色泽,那么,的确,他们就会得到那即使天使也渴望的领域(乐园);他们始终会寻求真主喜悦的目的地......并且享受那份他们应得的天园乐趣,并在其中感受最高的乐园之梦的历程。用这信仰之光的伟大价值,足以升高他们在天堂里面的品级,而那些获得信仰的人在天堂中获得这样的价值也是非常恰当的。那些亵渎者的最终不幸结局是屈服于黑暗成为地狱中的一员;后者本身来说是一个探讨的主题,在这里很难详尽分析。

那些能以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看清别人信仰程度的人,可以通过研究他人来纪念真主;那些能通过他人的呼吸而感觉到的生活(意义)的,就如同他们曾经受到弥赛亚(犹太人盼望的复国救主)的接见一样幸福;还有那些倾听来自他人心灵深处的声音的人们总能陶醉在语言的丰富佳酿中而滔滔不绝,就如同他们已经来到强于雄辩的苏丹(某些伊斯兰国家最高统治者的称号)身旁。的确,一个以信仰和信仰的承诺来完善其外表的灵魂是不再需要任何其他东西的。总是努力接近真主的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也依然在真主的护佑下非常坚强,在贫穷中他们以信仰真主而富有,而且无论程度有多么微软,依然是伟大的。这要归咎于这些人在他们的力量和意志力不足的时总是依靠主的襄助而带来的事实。他们信赖超越他们能力的物质之上的真主的意愿;当生活在物质中动摇的时候,他们会避向到生命永恒的乐园中。当被包围在死亡的焦虑中时,他们把自己投掷到永恒生命的空旷地带中。面对着用他们的智力与理解力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求助于古兰经的生气勃勃的教导来完成和解决问题。他们从不体验绝望,从不感觉到空虚;他们从不面对无止境的黑暗。他们的经历和生活就像一首愉悦的歌曲,他们心存感激地把他们的脸转向造物主,就像丰裕的谷穗面向太阳一样。

有着坚定信仰的完美之人不仅仅依赖他们特有坚强性和自我能力;这样的人总是以先知所具有的决心一样,向每一个人敞开他们的心扉,热情的拥抱每个人并把自己的生命与他人的今生和后世的幸福联结起来,达到这样的一种程度之后,他们总是会忘却自我并把自己当成先知的一个朋友一样继续他的使命;就如同蜡烛一样,用他内心的光亮去照耀他周围的一切,坚持一条有时有可能是与他们个人利益相反的道路......的确,他们总是寻找那黑暗的角落,像夜晚中的黑暗,以便给予它们光明。他们为反对黑暗与压迫而战,燃烧不至,当他们燃烧之时,内心感到万分痛苦,而且,当他们的头也许弯下时,无论他们的火焰持续燃烧还是逐渐熄灭都不能阻止这些人照亮他人的决心。

那些设法在信仰之门的入口升起他们旗帜的信仰的献身家们行走整个世界就如同轻轻的一个踏步一样简单。他们进入天堂,与群星谈心......与太阳交流.......与月亮为友.......他们穿越浩渺无尽的宇宙,去拜访他们"最完美的志同道合的同伴"。当他们行走的时候,他们的面孔始终谦逊地看着地面,并且连呼吸也同样是谦逊的。的确,就好像他们穿上了从天使的翅膀上取下的羽毛,飞翔在难以想象的高度中;但是如此的高度并不会让他们眩晕而丢失方向,更不会在精神上出现混乱而不知所措—他们将是完美中最完美的。他们的头始终贴向他们的胸脯,带着亚当圣人的感知,他们唇边总会带着无止境的感叹与希望,像一朵颜色鲜艳的红玫瑰一样。而且当他们面向唯一的(真主)的时候会崩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好像他们面朝太阳一样;当他们感觉到真主的威严时,就像清晨布满露水的树叶般汗珠不断。这就如他们听到了苏尔的鸣叫[3],这一世界末日将要吹起的号角声。

这些人总是能找到一扇窗口,去观察真主的一切仁慈余宽厚,面向永恒的来世,他们尽量让自己生活的这个时间转变为一个充满爱意的巢穴。在漆黑的夜晚里他们展示着各种各样的光芒,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有人在这个被秋天轻抚的花园里面等待着。他们向周围的人展示着一束束玫瑰与鲜花,那些人由于他们内心的情感而聚集在他的周围。

 这样的人有时候以尊严和仁爱之心塑造他们的情感,有时候以泪水冷却他们烧焦的胸膛;他们的泪水总是为了能够让这条道路更能欢迎他们而圆满他们的希望与期待而流淌,他们的渴望达到的幸福是(世界)能够充满希望和信仰的,而这些期盼终将成为现实。他们始终做好了超越距离的准备,这与他们坚强伟大的信仰保持了一致。他们的一切行动与心脏的跳动的节奏保持一致,以他们内心翅膀的羽毛来造就他们理智的羽翼;他们只用一步就跨越了表面上不能超越的障碍,也因为这个原因和世俗观点掺杂其中,,从而他们就达到了内涵世界的顶峰。

真理的拥护者们始终是处在平安与吉庆笼罩之下的,即使当他们被忧伤与悲痛的事情包围着。他们也不会长久承受这种忧伤,也不会被经常发生的一些悲哀所击跨。由于真主是他们的依靠,他们与真主交言诉语,所以他们能够(在真主的护佑下)轻而易举地打破忧伤的控制;如果他们面对困难,他们会把悲伤窒息在他们自己的内心深处,并让他们自己进入一个"神圣的清醒"状态下,并且享受毫无悲痛的粉红色的精神世界里,让痛苦变成快乐,让烦恼和苦难转变成荣耀。他们可以把痛苦的叹息声转变成欢快的歌曲,甚至当他们陷入极度悲痛之中的时候,他们会用幸福的音调发自内心深处的语言来朗读快乐的诗歌用以排挤悲痛的压力。当他们获得这条道路最实质的含义的时候,他们会在第一次呼吸中感到荣耀,并且在第二次中使他们的内心和意识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从而使他们用自己的心灵酝酿云口舌表露的(纯洁)的声音随处都可以听到,甚至,可以毫无阻碍的穿透遥远的星球。从而让他人的灵魂和心灵感受到这种召唤转向真主的阕下而祈祷,(这是)一种从未听到过的歌声,甚至可能会让信仰者沉浸其中而自乐于此,直到信仰者从罪恶的污点上面解脱出来。


[1] Nursi, Bediüzzaman Said, 语言, 第二十三个词
[2] 烈士和认为以不同标准生活的人
[3] Israfil,天使长之一,将试探苏尔,复生之日的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