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个人与社会生活中的忍耐性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忍耐并不是由我们最早所体现的。而是,在这个现世生活中由先知们引介的,他们的导师就是真主。即便是不能把忍耐的这种属性归功于真主,那么,忍耐这种属性的根源还是属于真主,例如:宽恕,恕饶罪恶,仁慈于万物,及掩盖别人的缺陷和缺点 。在《古兰经》中经常会提到:至恕的,至仁至慈的及掩盖缺陷的真主。

忍耐的黄金时代处在它的最顶峰,那就是最繁荣富强时期,我可以举个那时候的真实的例子,类似的事件从"昌盛时代"直至今天拉开了一条线。

一个宽容的范例

须知,在历史中有一壮"诽谤事件"是由一些伪君子、小人们制造的,以此来诬蔑,反对阿依莎,她是圣人圣洁的妻子,是众信士的精神之母。阿依莎在众圣妻中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因为圣人是她在成人后见到的第一位男子。于是阿依莎就成了圣妻之一,在那儿,她只享受着圣洁与荣耀。阿依莎是圣洁与高贵的最好的典范,所以,在这期间,就引来了一场一些小人们所引起的诽谤之战。于是她自己,她的家人及圣人(愿主福安之)在这场诽谤之战中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虽然,将近一个月后,安拉降了一段经文,它宣明"阿依莎是绝对纯洁与无辜"。虽然,她的父亲艾卜.白克热曾经给过这个诽谤者经济上的大力支持,现在宣誓绝不会给他任何支持。但是,这段经文下降的真正含义是以便警告先知最忠诚的朋友,宽容的苏丹应变得更坚韧,更宽宏大量。[1] 这段经文讲到:

你们中有恩惠和财富者不可发誓说:永不周济亲戚,贫民及为主道而迁居者。他们应当恕饶,应当原谅。难道你们不愿真主赦宥你们吗?真主是至赦的,至慈的。(光明章 22)

现在我想让你们特别关注一下这段经文结尾的表达:难道你们不愿真主赦宥你们吗?真主是至赦的,至慈的。事实上,真主的仁慈心与现世中的仁慈是无可相提并论的,现世中的仁慈只是海洋中的一滴水,他还是会隐饰自己,不管怎样都会赦宥我们,赦宥一切暗淡我们的灵魂,把来自宇宙的污毒流进我们的心,会再把我们送回已被我们污染的社会中的一切事物。他的问题:难道你们不愿真主赦宥你们吗?专指像我们这样的人,经常要求洁净自身的人,并渴望得到所有美好、诚实、有价值之事的人士。那么,此章节的真正含义是,真主指出他宽恕我们,我们同样应该因我们自己所造成的错误原谅别人,这段经文以《古兰经》的一种美德把艾卜、白克热的性格表示给我们。

在先知的使命中宽恕与容忍有着巨大的重要性,因为它是来自神圣与天启的源泉。作为一名圣人,他的职责就是培养与教育别人。为了让真理灌输到其它人的心中,他必须让自己的心以宽容和忍耐随之跳动。当一个人的天性与另外一个人的真理在一种容忍的气氛中发生冲突而带来恶果时,他们会像气流一样溶化或驱散。让一个人伤脑筋还不如让那欢庆时的夜灯,那不计其数的明灯擦亮眼睛使胸怀豁然开朗。正如我在前面所提到的,在我们先知的圣训中就有如此神圣及确切的事实,"让我们来呈现真主的美德吧!"[2]难道真主不会恕饶那些否认他的人们吗?在这个宇宙中这种行为是一种不可恕饶的罪恶,是一种造反行为。但是,让我们再看一下真主那如此宽厚的胸怀,尽管,他的仆人是如此的忘恩负义,真主说:

"我的刑罚,是用来惩治我欲惩治的人的,[3] 我的慈恩是包罗万物的"(高处章7:156)

对于真主的仁慈的属性,是没有任何的偏见。他护佑着全人类,甚至动物及所有的被造物。他一直供养着人类,甚至供养着那些否认他的人们。

在此,我们回顾一下,所有的先知们,他们都有着宽忍的事例,让我们从我们的圣人,穆罕默德(愿安拉福安之)的身上举几个例子就足以证明。

哈姆杂(Hamza)是圣人最喜爱的一位圣门弟子。他并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追随者,而是圣人的叔叔,是由同一个奶妈喂养大的。他的勇猛进入每个人的精神领域中,人们为他而感到骄傲 ,愿主福安之,在最严峻的时刻,他总是支持着他的侄子,并说:"我始终与你同在。"当穆斯林处于危机时刻时,他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能达到常人难以达到的境界,无论是在精神领域,而且还在物质领域中,那么,这已证明了他的自身价值。当然,这位忠诚与勇猛的英雄受到了先知的赏识。但是,就在务护德(Uhud)战役中他牺牲了,那些双手沾满血迹的凶手们曾发誓要突击麦地那并要俘虏所有的男女老少。这些血腥的杀手们,他们的双手、眼中、脑海中只有残忍。哈姆杂被剁成碎块,他的双眼被挖,耳朵和嘴唇被割,胸膛被剖开,肝脏被撒成碎片。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看着这残不忍睹的一幕,他的双眼充满了雨云般的泪水。在务护德战役中有七十位烈士--还有比多出两倍的战士们受伤了--妇女成了寡妇,孩子们成了孤儿。先知怀着怜悯之心看着这一幕,这确是无法容忍的。罕姆杂的孩子和其它烈士的孩子们呈现在先知的面前时,先知浑身颤抖着就像一只刚孵出的小鸡。对于这些烈士们的所作所为的报酬,圣人的脑海中出现以下这段经文:

"如果你们要报复,就应当依照你们所受的伤害而报复。如果你们容忍,那对于容忍者是更好的。"(蜜蜂章:126)

在这段经文中指出了他对这种境界的理解,在另一句话中说道:"你不应这样想",安拉的宽宏、宽容、平安及祝福降临于他,他胸中的一切痛苦,并让他选择这条坚忍之道。

事实上,先知的一生是坚忍交溶为一体,而并不仅仅是在那一刻。那些多神教徒曾经给了他那么多折磨与痛苦,他们把他驱出家园,并武装军队来反对他。但是,他征服麦加后,当那些异教徒们焦急不安地等待对他的发落时,我们的圣人凭着他宽宏、仁厚的胸怀说:

"我像有苏夫(约瑟)对他的兄弟们谈话一般对你们说:今天,你们不会因你们以前的行为而受到任何的谴责。真主同样会宽恕你们的,他是至仁至慈的。去吧,你们自由了"。[4]

宽宏坚韧与忍耐是《古兰经》的源泉,因为这些思想概念活像一条充满活力的小溪一般从《古兰经》的传达者,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之手流进我们的心田,对此事,我们不能有任何异意。若有异意,那就说明我们还不了解《古兰经》和真主的使者。从这一观点来看,只要相信坚忍是来自《古兰经》与圣训,并相信他是永恒的源泉,那么,作为一名穆斯林,这种美德来自天性。这一条约,真主也曾降示于基督与犹太教的使者(在英格兰这一条约的最原始的文字至今还保存着)。与我们的圣人的这种先进的思想作对比时,当今人是无法达到他的那种水平,而且不管是海牙、赫尔辛基还是斯特拉斯堡所宣传的人权思维体系,还是无法与圣人的思想相提并论。这个伟大的人物(我们的圣人)以麦地那以经典为准则与人们团结,亲密地住在一起。事实上,他甚至知道谁是伪君子,这种人他们虽在口头上说:"我们是穆斯林,"但他们时时在人们之间制造矛盾、摩擦,人与人之间争锋相对,而我们的圣人仍然以宽厚的胸怀接受他们。阿布杜拉·本·吾白叶(Abdullah ibn Ubayy),这个一生都是先知的敌人,去世时,我们的圣人不但送给他一件葬衣,还说:"在启示降示阻止我之前,我还是会参加他的葬礼。"他是如此的尊重亡人[5]没有任何使命与我们的圣人穆罕默德所传授给人类的使命相似或相提并论。所以说,人们是无法完全模仿或跟随"这个人类最完美楷模",所想象到的。

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们不能把忍耐从我们自身中分开;它只是与我们的情感和思想有着不同的色彩和语言。从现在开始,在这纲领中忍耐在我们的社会中必须要取得发展进步。忍耐也必须要得到回报,而且还要在每一种机遇中给予优先权,每一个具有宽容品质的人就会有机会去表现他们自己,并能得到回报。

忍耐的回报

新闻记者与作家们收集关于忍耐的一些思想与建议的材料,将奖赏一些为了社会和谐与否还作出贡献的忍耐之人士们。这一工作是被社会各界层认可的。例如:从政治家到艺术家,从从学术界人士到记者与作家们,甚而到普通的人。当然,无关紧要的团体是不会与大众同速进行的。由于他们的世界观不同,显现出他们不喜欢其它人人皆爱的活动,他们犯了一个人与公众一致责备的错误。

但是,让他们说一下他们将要做什么?与此同时,当世界已变成就像是一个大村庄在一个点上,当我们的社会是否在发生大的改变与变动状态,假如我正与其它的国家合谈,以此尽可能的来解除与他国意见的分岐是不可能的。在此,忍耐是需要奖赏的事项,而且,为了这种原因,忍耐必须渗透整个社会。特别是:大学必须灌输忍耐的思想,政治家们要倡导忍耐,而且,音乐界人们要为忍耐谱曲,媒体必须给予正当发展的忍耐以支持。

忍耐不会受外界的影响或不会参与其中,忍耐就是所谓的接纳别人,就像是他们和人所共知的获得与他人合作,无人有权谈论有关忍耐的任何事,这个国家的每个人有各自的意见。人们不同的思维与想法则是追求,不要所谓的协调与合作的方式,不要坚定不移地与他人作战。在我谦卑的观点中,则是有这样一些人为一个团体传播着他们的思想:他们既不相信真主所降示的神圣的经典,又不相信真理,他们在仇恨之中,开始打架、斗欧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们到底是为了追求人类价值而制造罪恶呢,还是破坏人类价值呢?

今天,更多其它的事情,我们的社会需要忍耐,我们的民族必须有这样朝气蓬勃的今天及必须要点缀它,灿烂的今天必须要把忍耐展现给世界。因为我们光荣的祖先以所谓的忍耐与捍卫世界和平来收容人心。最长的和平时期是出现在巴尔干半岛与中东,常伴有动荡不安的区域,曾认识到了我们祖先的容忍与忍耐。从此刻开始,忍耐与已逝的历史伟大的代表,这一范围已演变为和平与满意状态,这一切只感谢伟大真主的仁慈,通过几个动荡不安,民不了生的世纪后,这个伟大的民族已逐渐趋向于复兴。这棵参天大树,它的叶子凭着真主的仁慈与恩惠在安那托利亚的胸怀中开始发芽、成长。它自身多次呼吸忍耐,把忍耐教诲给他人汲取。

与此同时,我们的一些欧洲国家的居民们只有在忍耐的气氛中才能与其它居民和睦相处。

在此,我必须要总结一点,作为一名忍耐者,并不是借鉴从我们的宗教、民族与历史中带来的传统,而忍耐则是一直存在的一种属性,奥斯曼人(土耳其人)曾经对他们的宗教与有价值的思想满怀虔诚,同时,他们也是同其它各国和睦相处的伟大民族。假如当今一些受到教育复兴和开放的人们处在那个时代的话,他们定会失败,因为他们不懂是那个时代的意义。以这个观点,不管是个人,或是家庭,或者是一个社会,我们必须要加快已开始的这个过程。我个人相信,我们把我们的情感与思想呈现给那些曾不愿与我们分享的人们时,他们定会感化。就这样,我们可以合谈的名义在一片共同土地上相互握手合作,和睦相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伟大的真主给予人类的荣耀、爱与怜悯。

真主的使者带给人类的仁慈与博爱

任何事情与使者从真主那里带来的教诲相提并论,那么这个人类的骄傲是给予每个人的博爱。不管这个人是否是穆斯林,基督徒,还是犹太人,在介入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应该必要的看一看,他(先知)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具有洞察力的人物。他(愿主福安之)是人类的骄傲,他的灵魂就是这本经典的开端,他的使命就是结尾。对于懂得先知使命的人来说这本身就是一种明证。我们知道他就像一位宇宙间被视为是导人的一盏明灯和供人阅读的一本书,然而,众多人类,尤其是先知的跟随着们,在他们身上值得骄傲的是,他们与使者的仁慈紧密相连,更有甚者,就像一位曾经喜欢先知而说:"我们与圣人时刻联络而感到多么幸运!"关于他接受了先知伟大的祝福,安拉的使者说:

"真主创造的第一件事物则是种子,这个种子播种来自于我的光亮。"[6]

这则是真理,因为他就是一棵种子,它就是基础,是内存的摘要。如果我们表达得这个类似于苏菲派的感情,使者的存在是创造万物的理由与最终目的。所创造出先知的存在可以来体现整个人类的价值,并且,展现真主的名字应该显露的舞台。

我曾在不同的文章中提到过,我们伟大先知被创造的原因,就是人类的骄傲。有一天,有个犹太人的葬礼经过时,他站了起来,有一个在他旁边的圣门弟子说道:"真主的使者啊!那是一个犹太人",于是,圣人面部毫无动色地回答道:"但他是一个人啊!"[7]也许这对于一些对圣人使命只片面了解的信士及完全不了解的人,以全人类的名义所带来的使命的人来说是一个警钟。我加述的这些话没有什么,但是,作为伟大使者的信徒来说,这些话,我们不能有不同的想法,就这样,它应该是有利于那些反对以合谈与忍耐的名义而近期进行活动的人们,以便完善他们所关注与他们坚持现已在渗入肉体与精神方面的情形。

忍耐与民主

民主主义则是一个给每个人一次机会去独自生活与表述各自感受与思考的体系。忍耐包含一个重要的方面。事实上,它被说成是民主主义是在忍耐不存在的话题之外。但是来看看他们当中这是谁,在一方面谈论民主主义,而谁在同时想要枯竭它的营养来源。在民主主义国家,每个人应该可以得到民主权力与责任的益处,假如社会的一个团体变为被另外一个团体推翻时,显而易见,这个推翻的原因就是相互间不忠而导致的。最终他们会说:"我们是民主党人,并且,维护民主主义政策。"例如我以上提及的事项,民主主义根深底固的地方不可能忍耐的存在,这种说法是错误之极。事实上,倡导民主主义应该可以接纳,甚至这些互不分享他们的前景的人们,并且,他们应该敞开心胸去和他人和睦相处。

这里有益之处则是强调这一点,接受所有人,无论他们是谁,不意味着把信士与非信士放在的天秤上同一面。根据我们的思维方式,信士与非信士的地位有他们的独特之处。人类的骄傲有他特殊的位置,并且,他的位置在我们的心目中是与其它以上所述的各不相同。就此一点,我将很荣幸地告诉你们我的感受。从拜访我们先知的休息之地返回后,我曾经我没有在那里逝世而感到伤心。我想假如我真正地喜爱先知的话,我应该握紧铁栏并死在那个地方。直到那一日,我想到我与先知相连是多么伟大啊,当然了,他在我们心目中是多么高尚,并且,我们必须不想让任何人用任何方式来伤害他,但是尽管我对他有着如此强烈的感受与思考,并不阻止我与那些没有相同想法和信仰程度的人们进入交谈。

忍耐与未来

即使假如我们有不同的感受与想法,我们是在这一社会中的整个人类。尽管,我们在相同的事物上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大千世界,并且,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乘客。这方面,有许多共同点可以讨论,并且与其它社会各界层的人士共享。

或许,时间会澄清一切,并且证明那些开始倾向忍耐的人是正确的。而且,时间将会改变与抛弃一切憎恨与报复的感受与想法。只保留爱的共鸣,原谅、忍耐及合谈将会持续。忍耐的人将会建立一个以忍耐为基础的世界。这些忍耐之人将不会沉溺于蓄意害人、仇恨、憎恨当中去。以此,我希望更多的人就像这些人们一样立即觉醒起来,不要沉溺被淹没在曾经的坠落当中。或者,我们将以泪水告别过去。我已经感受到这种痛苦,并且对此我感到巨大的悲哀。

这位作者偶然收集到了一些即兴讲演及对一些参观团的不同问题的解答材料。

这些材料是于1996年1月13日的一次讲演中记录下来的。


[1] 布克哈里·舍哈德,15:30,穆斯林,讨百,56

[2] 曼苏勒·阿力及西福,艾力,塔可,1.13

[3] 布克哈里·讨黑德,15.22.28.55,百德力,好克,1;穆斯林,讨百14

[4] 伊本·艾力,阿西热,有西德力,尕白海,1.528.532

[5] 布克哈里·遮那自,85;特福西勒·艾力,白热,12;穆斯林,发德理·艾力·色哈白,25

[6] 艾迪鲁尼·卡西福·艾力·克哈发1;266

[7] 布克哈里·迪乃自,50,穆斯林,迪乃白,81;乃赛一,迪乃自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