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伊斯兰教——一个宽容的宗教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1
好 

Islam(伊斯兰)这个词是起源于字根silm 和salamah,它意味着舍弃,追求和平与满足,以及建立安定与和解。

伊斯兰教是一个安全、有保障与和平的宗教。这些原则渗透了穆斯林的一生。每当穆斯林站立祈祷之时,他们剪断与现世的一切瓜葛,在信仰与服从中转向他们的主(安拉),并在安拉的面前立正。完成祈祷,他们仿佛才回到现实生活,以和平的愿望向左右两边问候"获取安全与和平"。带着一个安全、保障、和平与满足的愿望,他们再一次回到这平常的世界。

在伊斯兰教中最好的行为之一是为他人祈祷平安与安全。当有人问道在伊斯兰教中哪种行为最好时,先知回答道:"让人分享你的食物,为你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祝安。"[1]

指责恐怖主义的伊斯兰教

按照被某些群体所表现出来和理解的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具有相同意义并和恐怖主义精神相提并论的伊斯兰教,那是多么不幸的伊斯兰教。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性错误;隐藏在基于恐怖主义面纱下的安全与信赖的一个系统,它仅仅显示了未知的伊斯兰教精神。如果要在它自身的来源、历史和真正的代理人中去寻找伊斯兰教真实面孔的话,那么,就会发现它决不包含苛刻、残酷与盲从。它是一个宽恕、赦罪和包容的宗教,如同许多爱与宽容的圣贤们Rumi,Yunus Emre,Ahmed Yesevi [2]和Bediüzzaman,[3]以及其他众多有着如此美好表达的人们。他们花费毕生的精力宣传宽容,并且在自己的一生中作为爱与宽容的化身各自都变为一个传奇性的人物。

圣战可能是一种正当防卫或者在真主与人类之间去除障碍的自由选择。我们的历史中充满了这种展示如何在生活中实现这些原则的例子。

当然,在有些场合战争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古兰经涉及圣战的章节揭示了对于特殊环境被某些目光短浅的个人一般化了。但是在真正的实际作战中这是一个次要问题,它被一些人作为一个必要的争议而给予优先权。这些人并不懂得伊斯兰教的真实含义与精神。他们在什么是主要的和什么是次要之间无法建立一个适当的平衡而引导他人去作出伊斯兰教提倡在灵魂中恶意与憎恨的结论,然而,真正的穆斯林是对于所有的创造物都满怀喜爱与慈爱。对此,以下对句是多么切题:

穆罕默德从爱中出生,

如果没有穆罕默德又有什么能从爱中出生?

爱是万物的基本要素

人类值得骄傲的是他们具有爱与仁慈。他其中的一个名字是叫海比不拉(Habibullah)(真主喜爱的人),除了满怀爱意的含义,海比不(habib)意味着一个被爱的人,一个爱真主的人,和一个被真主喜爱的人。苏菲派导师像伊玛目热巴尼(Imam Rabbani)[4]、玛乌拉纳.卡里德(Mawlana Khalid)[5]和撒哈.瓦利尤拉哈(Shah Waliyyullah)[6]讲述爱是精神旅程上的终点站。真主为他的创造物创造了这个世界表现了他的博爱,尤其是人性方面,而且伊斯兰教成为了用这种爱编织成的织物。用Bediüzzaman的话来说,爱是创造的本质。正如一位母亲的爱和怜悯迫使她允许一位外科医生在她生病的孩子身上开刀做手术以拯救孩子的生命,为了信仰而奋斗是允许战争的,如果是必要的,作为生命与宗教自由的权利来保护这些基本人权。圣战并不是专有地意味着战争。

有一次,一个朋友对我说:"毫无例外的,而且不管信仰是否相同,你和每个人见面,这就消除了穆斯林对可能出现的反对者的不安。但是它是一种伊斯兰教的原则,是在接近真主的道路上热爱真主所喜爱的那些事情或者人,厌恶那些被真主所厌恶的事情或者人。"实际上,这个原则常常是被误解的,因为在伊斯兰教中一切创造物都依照在热爱真主的道路上而被爱的。

"不喜欢真主的道路"只适用于感觉、思想和品质。因此,我们应该讨厌像不道德、不信仰和多神论的这些事情,而不是参加这些活动的人。真主创造了高贵本质的人类,并且每个人,到某种程度,都分享着这一高贵。真主的使者曾经在一个犹太教徒的送葬队伍经过之时出于对人类的尊敬站了起来。当人们提醒他亡者是一个犹太人时,先知回答道:"但他是一个人,"籍此展现伊斯兰教给予人的价值。

这个行为证明了我们的先知多么高度地尊重每一个人。由此,一些恐怖分子的活动中自以为是的穆斯林个人或者机构而代表伊斯兰教而卷入其中,这决不可能得到伊斯兰教认可,在信仰的错误的解释中、在其他因素和动机中,这一恐怖主义的理由应该在行动中寻求他们自己。伊斯兰不支持恐怖,那么一个能如实了解伊斯兰的穆斯林怎么能够是一个恐怖分子呢?

如果我们能够把像尼亚兹.密斯热(Niyazi-i Misri)[7],尤努斯.爱姆热( Yunus Emre)和如米( Rumi)这些爱的领袖对伊斯兰教的理解洒遍全球,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们的爱、对话和宽容的信息给予那些渴望着这一信息的人,那么每个人都将奔向并拥抱我们所描绘的爱、和平与宽容。

在伊斯兰中,对于宽容的定义,圣人甚至禁止了那些异教徒口头上的滥用。例如,Abu Jahl死于回归伊斯兰之前,尽管圣人们竭尽所能。他对先知的疑惑和憎恨以至于他理所当然得到了该名称Abu Jahl:无知和厚颜无耻的父亲。他不知疲倦的反对伊斯兰教,穆斯林们将其视为眼中钉。

尽管对伊斯兰有着如此的敌意,当Abu Jahl的一个儿子伊科热麻(Ikrimah)出席在一个集会中时,先知总是告诫已经被听到侮辱Abu Jahl的同伴说:"不要通过批评他们的父亲而伤害到他们。"[8]又一次,他说:"诅咒你们的父母亲是极大的罪。"同伴们问道:"真主的使者啊!有谁会诅咒他们的父母吗?"我们的圣人回答道:"但有人诅咒他人的父亲而且另一个人对此回击诅咒对方父亲的时候,或者当他诅咒他人母亲的时候,和他人以相同的方式回击的时候,他们就将已经诅咒了他们的父母。"[9]

当它开始关系到他人时,仁慈的先知是相当敏感,一些穆斯林如今把令人不愉快的行为用在宗教的基本原则上作为正当的理由。这表明他们不了解伊斯兰教,一个没有怨恨和憎恨空间的宗教。

《古兰经》强烈要求宽恕与容忍,在一经文中谈及虔诚的人:

敬畏的人,在康乐时施舍,在艰难时也施舍,且能抑怒,又能恕人。真主是喜爱行善者的。(仪姆兰的家属章:3:134)

换句话说,当遭到谩骂和攻击时,穆斯林不应该报复。如果有可能,正如尤努斯说的,他们的行动应该像是没有手或者没有舌头一样去回应,把憎恨毫不放在心上。他们必须抑制他们的愤怒并对他人的过失熟视无睹。在这个章节中所选的字词是极具意味深长的含义。Kazm被译作忍受、抑制,在字面上意味着忍受着象一根刺一样的东西难以吞咽;从而它表示忍受某种愤怒,无论是如何的艰难。另一段经文,当提到信士的特征时,说道:

"他们不作假见证,他们听到恶言的时候谦逊地走开。"(准则章 25:72)

当我们回顾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尊贵的生活时,我们看到他总是把呈现在《古兰经》中的准则付诸于实践。举例来说,一个同伴曾为过失而忏悔并承认:"我犯下了通奸罪。无论给我什么样的惩罚,请给予我吧,并清除我的罪恶"我们尊贵的圣人说道:"回去忏悔吧!因为真主饶恕一切罪恶。"[10]这件事被重复了三次。另一次,一个同伴向先知控诉有人偷了他的财物,但是关于对这个惩罚的实施他又说:"我已经改变了我的想法,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情了。我原谅这个人了。"先知问道:"你为什么把这个问题带到审判庭?为何不在一开始就原谅他呢?"[11]

当这么多来自最根源的例证被学习的时候,显而易见,那些满怀敌意与憎恨行为的人们,那些带着愤怒看待他人的人们,那些作为异教徒诽谤他人的人们,他们的这些方式都与伊斯兰教是背道而驰的,因为伊斯兰教是一个充满了爱与宽容的宗教。一个穆斯林是充满了慈爱的人,他避免每一种恐怖分子的行为,他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毫无恶意与憎恨。


[1] 艾布.达乌德,阿达布,142

[2] 阿哈迈德.耶色卫(d.1166):苏非派诗人,早期土耳其人精神上的领导人,在贯穿土耳其谈话世界上的神秘阶级发展上有巨大影响力。

[3] 柏德乌泽曼.萨伊德.努尔斯(Bediüzzaman Said Nursi)(1877-1960): 是一位颇为资深的伊斯兰教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在同时代中有着丰富知识的现代科学家。他相信人类只有通过理解真正的本质,通过得到真主的认可与服从真主才能从危机之中获救,才能真正得到进步发展与获得快乐。他的Risale-I Nur论述了伊斯兰教信仰、思想、礼拜、道德的本质和古兰经对宇宙万物中神秘活动的描绘。包含所有古兰经真理合理的、合乎逻辑的论证与解释,是回答那些以科学的名义来否定他的人。在他的工作中,揭露了那些自相矛盾与不合理的描述。

[4] 伊玛目, 热巴尼 (Shaykh Ahmad al-Sirhind)(1564?-1624):印度苏非派和神学者, 主张并复兴在印度的伊斯兰教信仰与伊斯兰教苏非派教义,反对趋向于在莫卧儿人阿克巴皇帝领导下的调和论者的宗教。亡后被予以称号为:Mujaddid-i Alf-i Thani(第二个[伊斯兰教的]千年革新者)

[5] 马乌拉那.卡里德.阿巴赫达迪(1778-1827):Naqshbandi统治者,认为是第十三个伊斯兰教世纪的复兴者。卡里地组织,一个新的Naqshbandi分支,是在他的领导之下建立起来的,而且到十九世纪末获得极大的发展壮大。

[6] Shah Waliyyullah Muhaddith of Delhi (1702-1762):第十二伊斯兰教世纪的一位著名学者。一些作家称之为:Khatam al-Muhadditheen(最后的圣训学家)。

[7] 尼亚兹.密斯热(1618-1694):苏非派诗人和卡哈瓦特组织的成员。

[8] 伊斯兰教国家的学者,艾里.姆斯塔德热克,3:241;目塔奇.艾里-亨德,康兹.艾里-乌马里,13:540

[9] 穆斯林,伊玛目,145;提尔米德黑,比尔,4

[10] 穆斯林,胡度德,17,23;布克哈里,胡度德,28

[11] 艾布.达乌德,胡度德,14(4394);纳萨伊,萨热客,4(8,68);目瓦特,胡度德,28,(2,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