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宽恕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人类是一种具有善恶两种属性的被造物。第一个人类出现之前,没有一种被造物在天性中具有这样相对的属性。

同时,当人类拍打着他们的翅膀在天堂的上空飞翔时,他们会由于一些差错而变成恶人掉入火坑中,寻找这种可怕的升降之间的关系是毫无益义的,这个最大的原因就是人类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因果关系,而在每一种不同的阶层获取自己的归宿。有时,人类如麦田里的小麦在风中摇摆,而又有些时候,虽然他们像授以荣誉的梧桐树一样出现,但他们还是会摇摇欲坠,而不会死而复生。正像有时,有不少天使羡慕他们,甚至有很多魔鬼被他们的行为所震撼。

对于人类来说,本性中具有很多高尚品质,也有卑微的行为,即便行恶这对他们的本性是毫无必要的,也是无可避免的。既便他们在无意中染上了污点,这也是在可能的。对于一个行恶或受害的被造物来说,宽恕是至高无尚的。

虽然,寻求与接受宽恕及惋惜一些从我们身边所流逝的事情是具有价值的,但是,宽恕、宽容是最最伟大与高尚的属性和美德。

把宽恕与美德分开而论,确是一种错误的想法。有句众所周知的谚语:"人类是犯错误的,而宽容是神圣的。"说得多好呀!被受到宽容也就是重获改正错误的机会;它包含着返回自己的意识及重新找回我们自己。由于这个原因,在至仁主的眼中任何能够找回自我(也就是说忏悔)的行为都是最受喜悦的行为。

所有的创造物,生物与非生物,都是通过人类而介入宽恕。同样,伟大的安拉通过人类显现了他至仁至恕的属性,同时,他把宽恕之美点置放在人类的心灵中,当第一个人类(亚当)由于失误而受到狠狠的打击时,在他的本性中出现了一种请求,那就是由于他的懊悔及他的诚心忏悔而获得了来自天堂的宽恕。

人类要维护他们从祖先那里获得的礼物,例如希望和慰抚,无论人们何时犯错,只要乘上寻求宽恕的魔幻之舟,排除因罪致耻及因他们的行为所导致的绝望,他们就能接近真主,并且会对别人的错误熟视无睹而显现出他的宽阔的胸怀。

感谢他们对宽恕的渴望,人类可以伸向这朵预示着他们的尊严与荣耀来临的乌云之上并抓住机遇去观望他们的世界之光明。那些幸运儿们扇起了宽恕之翼带着能使他们的精神更惬意的最美的音符生活在他们的世界里。

一些一心只想着得到宽恕而并不想去宽恕别人的人是不可能得到它的。就象他们渴望被宽恕、原谅,同时也想原谅别人。假如一个人他知道只要痛饮宽恕之河中的水就有可能得到那因他(她)在现世中所行的罪恶而遭受火狱刑罚的拯救,那么这个人有可能不去原谅别人吗?假如一个人知道这条被宽恕之道是通过宽恕别人之行为的话那他还有可能不去原谅别人吗?

那些宽恕别人之人士以被宽恕而荣耀。一个人不知道怎样去原谅别人那他也别指望被原谅。有些人始终在容忍一些人,一些失去人性的恶人。而这些人面兽心、残忍之人永远也不会承认自己的罪行,他们也永远不会得仁慈的宽恕。

救世主耶酥曾对一群正拿着手中石头击打一个有罪之人时说道:"假如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没有一点罪过的话,他就可以第一个扔这块石头。"[1]假如他们真正理解这个见意,他们中任何一个有罪之人还会扔石头吗?在当今世界中有一些生活在别人压迫下的不幸者们才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实事上,如果我们石击一个人的理由是出自恶意或怨恨,如果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在他们身上实施裁决的话,那么耶酥的这句话是无法在他们身上实施。这个真理就是,除非我们像易卜拉欣那样勇敢地摧毁所有的神像一样摧毁我们的自我(自大行为),那么,我们将永不会以自己的名义或别人的名义作决意。

宽容是通过人类(我们的圣人)而出现并达到完美,另外,我们可以为这个最最宽容最最忍耐的完美无缺的最伟大的人类之楷模(我们的贵圣)作证。

恶意与憎恨是火狱的种子,它以罪恶的灵魂散播在人们中间。一些鼓动人们怨恨并把世界推向火狱的人,我们还是应该原谅他们,并去拯救一些面临种种困难及不断地被推向地狱的人们。曾经的几个世纪由于人们不懂得宽容与忍耐而经历了民不了生及愚昧的年代。如果未来由一些恶人来统治的话,那么不可能不变得冷酷无情。

由于这个原因,对于当今的后代给予他们的孩子,子孙最好的礼物就是教授他们怎样去原谅别人—既使是面对最坏的行为或最糟的事情。虽然,去宽恕一个恶人,一个行恶的人或一个以别人的遭遇为乐的人来说,这种想法是不可接受的。我们没有权力宽恕他们,宽恕他们会对人类带来不利。但是我不相信会有人可能想看看这种被接受的对人不利的宽恕。

前一代人是在暴性的压迫下生长起来的,他们曾经被粗鲁地推向一个黑暗的世界。他们看到的只是血腥与脓液,这不光是黑夜中所见到的,即是白天也到处可见。那么,从那个无论是声音、呼吸、思想与微笑受到血腥的感染的社会中学到了什么呢?这一代人他们所拥有的东西与他们所需要及渴望的完全相反的。于是这代人由于这种忽视的年代及误导的思想采纳了第二种本性,这种紊乱与暴乱的社会使他们成为一场洪水。假如仅仅在现在,我们肯定会理解他们,唉!这种睿智在哪里呀!

我们确信宽容与忍耐会愈治我们所有的伤口,如果这种天仪器掌握在懂得此语言的人之手的话。不然,这种错误的行为之道使用至今,那将导致很多混乱的局面并一直会扰乱我们的思想与行为。

先诊断疾病再去治疗:

"你可知道哪种药膏会愈治所有的伤口吗?"

宰亚帕莎[2] (Ziya Pasha[2])


这篇文章著于1980,原文出于Cag ve Nesil [时代与新一代],Kaynak,Izmir 2003(第一次出版 1982)页码57—60

[1] 《新约》第8章,第7节

[2] 宰亚帕莎(d  1880):19世纪一位具有影响的文学家,是一名年轻的土尔其律师,而且还是一位1865年6月在伊斯坦堡尔建立的国家主义组织的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