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信仰的浑浊和神秘领域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今天的社会里,人们每天不得不忍受怨恨、他人的憎恨,就如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专门来对付对自己有强烈的仇视、愤怒和诅咒情绪的敌人而创造的一般。在报纸上洋溢的文字之中,在电视上播放的图片之中、在广播中发出的各种频率中无不充斥了歇斯底里的尖叫而刺痛了我们双耳,这种尖叫无处不在,遍及大山大河和山涧丛林,这种叫嚣刺伤了我们的双眼,就如同可怕的图片让我们颤栗,让我们的心灵受到伤害!这种仇恨的声音日日夜夜不绝于耳,所有的这些歇斯底里的叫嚣让我们不寒而栗而感到失望。然而为这种病痛寻求解救之术的人却是寥寥无几,他们总是想寻求别的途径绕开这一切,然而最终还是到达同一个痛苦点:金钱、资本积累和成功。

....情绪的基础,(来源于)强烈的渴望。
从凝视的目光中透露出对造物主巨大的蔑视- AKIF

很少一部分人是不携带这样一种狂妄的观点的,这个认识并不区分在任何集体与个体之间,也不区别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也和自由主义不发生冲突,一般来讲,人们都会将(生活的目标)定制在为了吃、喝和赚取更多的金钱而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上,而还有一部分人与自己的与生俱来的品质背道而驰继而改变自己的品格,并且因为这个而随着时间的变化变得越来越渺小,这两者的区别中,后者让生活中变得(负荷累累)不堪重负并且一个个消失在变得越来越稀薄的生活空气之中,人类因此寻求新的(生活)方式,即便自己具有众多(无法改变)的天性。

宗教、虔诚、道德品质、自由的想象,我们所具有的这些感受能力相对来说是极其有限的,(人的)力量已经变得如此的不堪一击,然而从来没有被人们发现。幻想有时候变成了强迫他人的一种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方式。事实上,我不得不承认我非常难以理解这种极其败落的盲目狂热主义的内在含义。在现今的社会里,教育变得如此普及的时候,当理智主义已经到达发展的顶峰的时候,科学和无知总会在不同的领域相互碰撞,与之相反的是其中的一个总是会希望从中逃避,最终变成一个黑暗(理论或者哲学)的共谋从而导致一个严重和明显的问题出现,这样的一种矛盾自然而然的影响了一些本来具有智慧和逻辑思维的人的正常感官使他们(远离了真理)。

我相信在这样的一种黑暗的年代里,当对立变成一种纠缠不朽的问题的时候,当社会上不同的领域里面各种问题混乱不堪的时候、当黑暗扮演成为各种事物的起因而让地球上充斥黑暗的时候、当地下的势力支配起表面的势力的时候、当争辩和辨术变得如此猖獗的时候、当谣言能在媒体上当作一种商品随便传播的时候、当别人的生命变成另外一些人生存的基础的时候、当人们的灵魂被随便的动摇而在到处建立起不同团体的时候、当希望被粉碎,意志被麻痹的时候、当灵魂放弃与自己的欲望做抗争的时候,就应该有一团内心燃烧的火焰让自己惴惴不安的去聆听自己内心世界深处的呼唤,并且为自己的肉体生活在这样一种黑暗的氛围中而哭泣并让自己的心灵在充裕和舒畅的精神生活中重新扬帆起航,那些没有堕入这种毫无生气地(氛围中)和那些能尽快从中脱离的人都能重新感受到他们自己内心世界无比美妙的快乐。而不幸的是那些还依然滞留其中,不愿意从中脱离的人和继续他们的怨恨、仇恨、谎言和蔑视的那些人,他们将继续生活在那种孤独和争执不休的气氛中惨痛的度过一生直到末日,并且这类思潮的特点是,哪里有阳光照射他们就想在那里带来黑暗,他们喜欢嘀咕谈论黑暗的事情,并寻求黑暗的场所以便于隐藏自己和生活。

那些希望他们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都能享受到快乐和幸福的生活的人们,在光明洒遍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他们也会希望能放弃自己的异端错误的思想,无神论主义、争强好胜的心理、以及心中的黑暗,那个时候他们每个人的灵魂都将受到尊敬和理解,也许有一天这个愿望就会实现,然而这些暴露于众的真主、先知们、宗教和虔诚的敌人们除了唯物主义别无其他,他们坚决反对和否认造物主的存在,而且深深地陷入一种极端的怀疑论中不能自拔,而从来也不会呼吸到这种沁人心怀的新鲜空气,哎,我至仁的主啊,只有你彻察他们的心灵并祈求你从他们的心灵中尽快的解开束缚他们的这种铁链。

在每一个群落和社会中总会有一些人能轻而易举的放弃自己的信仰而且这些人非常容易的失去控制,在某些社会中当面对这样的苦难和弱点的时候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加以控制和给他们一种避难所。事实上,这部分人具有着平淡的思想、随风倒的信仰、日日夜夜拥有着充满恐惧的快乐、他们所经历着的节日和狂欢、他们所度过的每一天和每一个夜晚,每一个节日,每一个狂欢,都是毫无价值和意义的。他们如同焰火,亮光稍纵即逝,给与他们的只是片刻的欢乐,他们如同行尸走肉,在心灵的世界里面没有任何的快乐可言。实际上,在他们的世界里你感觉不到他们对造物主的信仰,同样他们的灵魂也感受不到时间和空间的分界线!所有的事情伴随着一种虚假和短暂的幸福开始并且获得一时的欢乐,紧接着都转化成一种痛苦的回忆,可怕的梦魇和失望而最终的结果是一切都会非常简单的消失。

在这样的一种精神领域里面我们有多么接近造物主,我们的每一个声音、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都会变成歌谣跳跃的音符而悦耳动听,我们自己如同沐浴在细雨之中,这种雨露如同是对自己的一种奖赏一般,月亮每天在改变着自己的面容就如同是对这些特殊时间和幸福时刻的信号,太阳每天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唤醒我们的思想和感受进入一个新的开始,从而让我们的梦想跟随着它,这一珍贵的记忆就如同(造物主)许诺给我们的天堂中的KAWTHAR河流一样甜蜜,过去就像被一块五彩的帘子挡住了我们的双眼一样(让它远离我们)。幸福的未来就会成为我们梦想的最高境界张开双臂迎接我们,并且超脱狭隘的时间限制,生活在多姿多彩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之中,同时象天使一般享受超越时空的快乐。而那些与之相反的人们绝对感受不到我们所感受到的,分享不到我们所想到的和感觉到的,他们迷失了自己从而也感受不到我们如同吮吸天堂的甘泉一般而获得的幸福和快乐。

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处世方式-幸运的特性,与此同时已经属于了一个小团体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组成部分,并且成为一个被加工和再加工形成的共同社会性格模具之中锻造的一样,成为了一个具有华贵外表和装点过的普遍价值,这种情况要求不能有其他的任何团体,这样就导致了很多人或者团体不愿意和我们共同度过太多的时间也不需要太长时间从而发现一些不同,发现这些不同的事实是,我们内心深处最圣洁的悲哀和我们灵魂积极性如同在岩石间奔腾的小溪一般会感觉到难以行进和坚硬。事实上,那些能聆听我们声音的人总能找到和听到远离痛苦的办法和希望之道,聆听到团圆和欢聚的信息,也能从中感受到甜蜜和永恒。实际上,当一方面我们低声说:哎,持杯的人呀,我愿燃烧我的爱的激情,送你一杯清凉的甘泉,另一方面我也会说:我将我的食指蘸上爱的甜蜜汁液尝到他的美味之后说请给我一杯甘泉,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忧伤转变成微笑,我们的舌头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谈论爱,而有时也会厌倦,从而这种爱和厌倦给别人带来了痛苦,在这一点上我们总是能够倾听到那些期待我们离去和到来的诗句,爱和厌倦好似我们灵魂传达给我们舌头的一种借口一般,从而堵塞了我们对永恒来世的渴望,自从我们带着信仰和感觉来到这个奇幻的世界上开始,我们就开始了我们伤心和快乐复杂缠绕的一种过程,我们能听到各种不同的哭声和笑声然而都发出同样的音调,我们用我们广阔的胸怀微笑着面对各种困难,即便是我们的双眼满含泪水,我们也会不舍弃这朵红得发紫的天堂中的玫瑰。

虽然这对每一个单独的个体来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接近真主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做得到的最自然的态度和方式,我们和造物主之间建立起来的这种关系,就如同我们时时刻刻都生活在一种快乐和幸福之中一样,我们的心灵也会为圆满这一梦想而不断的敲击我们去接近造物主,我们可以生活在一种如同晚秋的苦痛之中,但是我们的内心会依然快乐因为等待我们的是快乐的春天。我们的灵魂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去坚持自己的这种品格和特性而最终达到接近造物主的最终目的,通过这样的一种转变,它能使我们感觉到一种崭新的激情,一种新的开始和新的发现,这样即便是在你的内心无论是充满了失望和悲痛、愉快或者伤心、所有的这一切感受都会在信仰的鞭策下转变成一种感受-那就是最自然的快乐和最放松的期待。这是事实,不管是容易还是艰难,甜蜜还是痛苦的日子,光明还是黑暗这一切都会过去,就如同白昼和夜晚一样,然而,无法超越的是这些过程中我们所感受到的痛苦和快乐,因为我们有信仰,这让我们的感受始终要和造物主和我们自己的希望紧密相连,那些认识不到快乐和痛苦是被一并创造出来的而具有相同概率的人来讲,他们将会永远接受痛苦的煎熬,用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能认识到一切事物都会转变成一种更加深层次的含义上来,感受我们的整个生活我们会发现,一切苦难和快乐都被前定了和规划好了,无论是我们吃的喝的,也或是我们居住的地方,我们都能从我们的内心深处去发现去感受,随着这样的一种感受,我们的痛苦会在到来的幸福面前会变得短暂而渺小,痛苦的感受也会在快乐的感觉中烟消云散而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五彩斑斓,死亡转变为永恒,甚至在我们哭泣的时候也会流露出喜悦的表情。

在我们的世界里面,信仰和渴望都来源于我们的内心深处,信仰与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息息相关,它涵盖了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篇章,祈祷者就如同插上了翅膀带领我们飞向那后世的永恒之门,它(礼拜)会让我们的心灵感受到天堂美妙的甘泉,在这条正路上(谨守拜功)我们会会感受到和闻到天堂的香气宜人,甚至可以让我们自己来清扫自己的内心,呼唤礼拜的声音,是真主提升人的灵魂的颂词,礼拜者们的拜词,对真主尊名的纪念之声,和那些时刻感赞真主的人们对真主的赞美之词,那些从清真寺的窗户中飘落出的音调,这一切的一切就如同是他们在用他们声音在粉刷和娟秀我们的灵魂一般,他们的每一个叹息声就如同令人激动和幸福的音乐一般。这些声音让我们的灵魂为之兴奋,并让我们沉浸在对真主的依恋之中,这种陶醉来自于我们内心的最深处,并且遍布了我们全身所有的感觉器官,这种陶醉让我们在我们的大脑中感受到了天堂中那花团锦簇的美景,这种陶醉让我们的灵感如同瀑布一样从我们两唇之间倾泻而出,这种陶醉,让我们肃然起敬。

这种陶醉,能得到真主巨大的奖赏,在被祝福的日日夜夜里面(天堂里)获得更高的品级,而享受无限充裕的奖赏,这将成为现实,所有的围绕在我们周围的一切都能让我们欣喜,每个角落里充满了丰富的内涵而让我们的灵魂兴奋异常,我们瞄准(战胜了)形而上学的结论,达到了他的巅峰时刻,或者在苏菲的领域里面,我们的灵魂会达到天堂的最高级别,在这个级别里面我们能聆听到我们周围所有的声音,我们也会象幼童在享受一种公平的游戏一般,这样我们就能经历一个快乐和幸福的生活。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面,早上的朝阳就如同久久等待的远道客人一样轻轻的从门和窗户里流进我们的住所,夜晚的到来就如同我们的挚爱的人和我们并肩而座一样令人喜悦,与此同时我们甚至可以在每一个山谷看到人们张开双手向真主祈祷,并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去接受来自造物主的赏赐,那个时候,那些曾经坚持形而上学的人们会用他们灵魂的全部力量叹息地说道:抓住我的手亲爱的朋友,否则我不能与你们同行。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面,祈祷者的呼唤就是来自集体赞美词中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如同令人陶醉和神圣的每一次呼吸一般,夜晚的孤独被我们的纯洁灵魂象丝绸一样包裹起来,我们此刻跳动的脉搏就如同人们得到了某一种好消息一样激动,也许其中的一些人会继续他们对造物主的赞美,不论晴雨,就如同夜莺在敞开自己的歌喉用婉转的音调表达自己的感情一般,在生活中,每一个人都用一种声音在表达无止境的悲痛与兴奋,用永不褪色的爱和激动来倾听自己和他人颤抖的心灵,每一声叹息中夹杂着一种崇高和热情的爱去让人们感受。是的,他们灵魂深处和精神上的这种兴奋的努力最终会得益于他们自己,然而,他们的行为会成为他们来表达他们真实思想和感受而无法表达出来的一种代言载体。

不管是昨天、今天或者是明天,这样的一种信仰和希望与此同时也会成为生命中的一个地平线,他们对造物主的爱和对从万物的奥秘中寻求到造物主的伟大,这样的富含意义的生命中他们不但在来世能寻求到自身的价值,同时也能用最美妙的言语表达他们无穷的思想来摆脱许多事物沉闷的束缚。我相信人类之间最强大的联系基础来自于能相互带来快乐,而所有的爱、希望、相互的吸引以及最初源泉是信仰和希望。所有具有信仰的人和能够表达自己希望的人都会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而有能力感受到所有的奥秘。

毋庸置疑,那些拥有这样的品德和认识的人,他们会接纳不同的处事方式,用多方位的观点来评价某一种事情,让自己变得多姿多彩,并从对事物永恒不变的狭隘认识中解脱出来,这种品质包含在任何事物上面而让人们有机会感受再一次的'死后重生',在这样一种愉悦的氛围中,当我们关注一件事情后面所富含的意义的时候,这种人因此而变得快乐无比,就会像被智慧所沐浴一般。如果一个人将一件事情的压力用这样的一种态度来感受的时候,他的心灵就如同被天堂的吉庆所沐浴一般,他干渴的心灵会被爱和强烈的渴望所融化,所有内心深处和生活中的恐惧会被驱散,经受这样一种沐浴的人的会被自己美好的梦想而装扮得如同天园里盛开的鲜花一样美丽。

我们中的有些人,也许不能理解这个观点,这一能让努力获得成功(这一能消除一切黑暗的内涵)而迎接黎明,这便是信仰的地平线。然而所有的这一切来源于内心,灵魂深处和自身的感受,生活在这个无数的奥秘被不断揭示的生命中,没有人能在不经过巨大的努力之前懂得爱、热情、诗歌和音乐对我们灵魂真正的含义,不懂得这一切的人当然也无法理解我们,当然这些人同样也会和这些美好的东西相去甚远而生活在一种黑暗之中永远不能自拔,而那些完全理解了这些美好的真正含义并且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且能够用真理的眼光去判断一些事情,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他们总是能够感觉到他们能够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以此用心灵来吮吸来自天堂的美妙甘泉,从而提前成为了乐园的居民。

我们难以知道我们能有多少时间还能继续谈论这种永恒的快乐和幸福,那是一种只有在节日中才能享受到的快乐!无论如何我们现在还能继续谈论,尽管讲述者的表达中会存在这样那样缺陷但是我们依然会带着愉快的心情认真聆听并尽量和别人分享。


* 这一个章节本来出自于 [ 光明出现在地平线] ,在2000年发表于伊斯坦堡,

[1] 古兰经第89章7-8节引述。
[2] 在清真寺举行集体赞念时的赞颂词。
[3] 改变描述方法用以回避给与形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