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人类的内心世界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人类是万物之灵,是宇宙的核心与指向。

人类是一切造物的中心,所有其他事物——无论有生命与否——都以人类为中心。可以说,高贵的造物主使万物朝向人类,又使人类朝向他的神圣道路,并使人类意识到只有这样才可以获得支持、期望援助。鉴于人类所获得的种种殊荣,比之其他生物,人类可以说是表达万物本性、万事本质的声音,当然万事万物当中都体现了全能的造物主的品质——包容宇宙万物核心。有了人类,万物才得以被表述,通过人类的认知,物质得以被抽象并获得它的精神意义。对事物的监控力是人类所特有的,阅读并阐释宇宙这部巨著也是人类的一种特权,人类能够将一切都归功于造物主,是造物主对人类的特赐。人类宁静的反省是参悟,他们的言语是智慧,他们对于万物的最终解释是爱。人类被赋予了一种统治和使用万物的特权,能够详细阐释事物背后的真理,并将这真理呈献给造物主。人类感知并辨别人性、宇宙与造物主之间的关系——正是这种关系使人类获得了知识。人类发现自己的潜力和深度,超越了天使们,因为他们被授予了一种可以在一滴水中反映海洋的伟大和在一个原子中反映所有恒星的能力。在对这个世界表达了敬意之后,人类便开始征服这个先于他们而被造的世界,人类高尚的精神也使人类成为这个物质世界的骄傲。如果我们把万物比作一片无际的海洋,那么人类就海洋中最宝贵的珍珠;如果宇宙是一个充满奇珍异宝的展览馆,那么人类就是这些宝物的欣赏者;如果万事万物是一种完美的平衡与和谐,那么人类就是这种壮丽景象的见证者。万物曾经在黑暗的重重包围中一片沉寂,然而信仰主导的思想和人类不灭的良知照亮了这黑暗中的万物,并使万物具有迷人的魅力,使我们的心如在天园。人类攀上地球之王的宝座之后,天使们和精灵们举起旗帜,宣布精神领域的真理。因人类的出现而更加重要的这面旗帜,已开始在必朽王国的上空飘扬,在长空中虽然显得很不起眼,但是因为它所代表的高尚境界,从而具有了等同于天堂的意义。人类向来都是万物的统帅。只要信仰依然是快乐之源,只要伊斯兰依然是生活的准则【1】,只要真主的知识和爱依然是人们内心的动力,那么这就是不争的事实。地球依赖于人类所传播的光明,这光明来自于万能的主,他出于特殊的宠爱而授予人类这种光明。人类因受此特殊的宠爱而成为美丽花园中最为珍奇的玫瑰花。伊麻目安萨里【2】这样来描述这种典雅,"当前的万物无法更美、更绚丽、更令人痴迷了。"可以说人类是这个只有天堂的影子的世界中唯一的夜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异彩纷呈、琳琅满目的世界就是为人类而设计的。如果说这个世界的创造就是为了那稀有的玫瑰,或者说大海的存在就是为了培育那罕见的珍珠,那么这种说法非但不过分,反而道出了事物的真实面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万物为人类所阐释,服务于人类的目的,听命于人类的安排,由人类支配。也就是说真主将万物交由人类支配统治,而人类则由真主支配统治,这就是人类和真主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如此密切、强大,使人感到天地之间不外乎人类以及人类对主的效忠、服从。

人类的需求是如此广泛,无所不包,又是如此深远,永无止境。首先,人类被造就是为了永恒的后世,人类也渴望后世。人类的这种夙愿和要求是无边的,期望也是无限的。即使把整个世界都给予人类,那么人类的胃口也无法得到满足,雄心也不会告停。也就是说,与其说人类渴望这个短暂的世界能够得到延续,不如说人类的灵魂期望另一个居所,永恒的居所。任何有一颗向真理开放的心灵的人都希望目睹天堂,这天堂不过是至大真主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影子而已,他们希望能够目睹至尊、至贵、至美的万能的造物主。

能够从事物这个层面感受到真理的人,那些明白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的人,已经踏上了这一旅程。这些人不仅能够认识到自身的价值,同时也能够对真主表示敬意。而那些与他们背道而驰的人,则既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他们的主。更有甚者,连对自己的主应有的承认都做不到。即使偶尔他们碰巧承认了,也不会像主所要求的那样赞美主的伟大。能否获得真正的人性,取决于是否承认造物主和他的仆人之间的关系。就潜力而言,人类所受到的恩赐要多于天使,然而人类如果不明白、不理解这种关系,一旦堕落,其速度之快、程度之深,堪称地球上无能出其右者。正如《古兰经》所言..."这等人好象牲畜一样,甚至比牲畜还要迷误"。(7:179)

对这种关系的认可,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信仰"。人通过信仰可以获得真正的人性,并藉此超越万物。与"信仰"相对的就是"不信",亦即缺乏对这种关系的认可。缺乏信仰会使人类变成野兽。由这种人组成的社会将在严重的怨恨、愤怒、欲望、贪婪、虚假、伪善、嫉妒、欺骗和阴谋中煎熬;也就是说,在没有信仰的社会中,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任何情况下,人们只要屈从于这些恶劣的习惯,他们就不能算作是一个民族或者社会,他们就是无意识的民众。当戴奥真尼斯(希腊的哲学家,公元前412-323)白天挑着灯笼在大街上寻找真正的人时,他也许是在尝试着劝诫这些人,表示对他们的不满。《思想》一书的作者,马克·奥廖尔,从一个不同的视角表达了同样的思想。他说:"每天上午,当我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今天我又将遇到一些长着人形的野兽。如果一天终了,我还没有吓着他们或被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咬伤,那么我将为自己庆幸。'" 拉比耶·阿达维耶则持一种更为严厉的态度,他说:"在大街上我几乎看不到一个人,我所看到的是商店前面有一些狐狸,还有一些正在相互咆哮的狼和其它的畜生...过了一会,我看到了一个半人半兽的东西,于我就掀开面纱看他。"很明显,他们并没有谴责人类社会的所有成员,而是试图去描述那些人的内心世界,描写他们如何把人固有的价值变成了自私自利。如果人们不按照他们被创造的目的控制自己的行为,不控制自己的内心世界,如果不努力消除矛盾,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变成诸如马克·奥廖尔和拉比耶·阿达维耶所描述的那样。

在这些人当中,你有时还会遇到这样一种人,尽管他们内心非常痛苦,但是表面看上去却很高兴。一位哲学家将这样的人比作一座楼房的正反两面,正面干干净净、金壁辉煌,令人难忘;而背后却是破破烂烂、肮脏不堪、令人逃避。当我们在街上看到这样一座楼房的时候,乍一看,我们会说它"非常漂亮",当我们了解了另一面之后,则会批评刚才还热烈称赞的这座楼房。对人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仅从一个方面来评价事物,那么我们势必会被误导。重要的是要看事物的真实面目,然后努力去改善不好的一面,使其与好的一面协调一致。

人类的性质取决于他们的品质和态度。我们能够根据一个人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来判断哪一种特性或品质在主导他的人格,是善良,还是邪恶。有时人们会变成怪兽,随时可以咬伤他们最亲近的人。有时人们会变成圣贤,脸上发出明月般皎洁的光辉,照亮地狱,并指明一条通往天堂的道路。有时人们会变得无比纯洁,甚至天使都感到嫉妒,有时也会变得极其恶毒,连魔鬼也自愧弗如。

人们有时好象生活在天堂,因为他们可以飞到天上;但有时也非常卑劣,甚于蛇蝎。人类表现出复杂多样的行为,有优点,同时又有缺点。他们尽管拥有崇高的美德,但也很容易被诱惑,走向邪恶。信仰、智慧、爱和精神愉悦就象他们的心脏一样,是他们自身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生活的最终目标就是爱人、拥抱每一个人、心怀善意地生活着并使其他人也这样生活。以善祛恶、热爱"爱心"、并不断地与憎恨作斗争,对他们来讲是灵魂的无声诉说。诸如贪婪、怨恨、仇恨、欲望、诽谤、谎言、伪善、腐败、机会主义、利己主义、怯懦和野心等这些邪恶的念头在悄悄地跟随他们,等待着可乘之机。尽管这些人本可以通过自己的美德和善行而成为宇宙的主宰,但是可能会一时发昏,被邪恶的感觉和激情所俘获、奴役,使他们无恶不作。这种人看起来可能是自由的,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奴隶;自由,只有通过内心世界的斗争成功才能获得——这种斗争在伊斯兰中称作"更为艰苦的圣战"。先天的潜力能否得到改善、能否培养第二天性——建立和万能的主宰之间的联系,都取决于发生在灵魂深处的这场斗争,取决于进行斗争的人是否重视这最后的胜利,取决于他们是否低头触脚,形成一个谦逊和卑恭的圆。

意志薄弱者由于不能超越表面的肤浅从而进行深刻的洞察,不能发现他们本性中的缺陷和不足,也不能发现自己灵魂中的优点,新的一天到来之时无法恢复应有的自我,所以他们的内心世界永无进展。即使他们不停地谈论如何获得进步,但是每次尝试着前进之时,总会滑回来。这样的人无法使他们的眼睛、耳朵、舌头、手脚摆脱利己思想的囚禁;他们终身为奴,然而对这种悲剧浑然不觉。这些听命于肉欲、甘受奴役的人们,处境真是凄惨可怜啊!

爱护和关心那些保存人性并改善人性的人们,就是在给予他们所应得到的。至于其他人,则应该给予他们关爱和同情,这样才可以把他们从邪恶情感的禁锢中解救出来。真主创造人类就是为了让他们互相尊重、互相关爱,而这种态度则是对人类的关怀。


[1] 信仰首次降于人间是从亚当开始的,至今未变;信仰通过先知穆罕默德和《古兰经》得到了完善,真主赐予它一个名字——伊斯兰。

[2] 伊麻目·安萨里(Imam alGhazali) (1058——1111): 重要的穆斯林法理学家,他曾以《伊斯兰的证据》闻名。他现在被认为是第五个伊斯兰世纪的复兴者。《宗教科学的复兴》(中译本《圣学复苏》)是他的最著名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