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为主道献身之精神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0
好 

那些追求真主的喜悦,热爱真主并被真主喜爱的人,他们最显著的特征是从不期待任何物质和精神上的回报。世人们所趋之若骛的诸如利益、财富、享乐等对他们来说无多大意义,他们不认为其重要,亦不将其当作标准。

对于献身者来说,他们理想的价值已远远超越现世理想的价值,他们寻求真主无理由的赞许,专心致志,义无反顾。事实上,献身者彻底放弃了那些有限的、短暂的事物之后,通过一个心路历程转向真主。他们变了,因为除理想别无其他值得追求的目标。他们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毕生致力于引导他人,让人们爱主并被主喜爱。他们设法朝着统一方向确立自己的目标,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增加理想的价值。他们避免了那些导致分裂和敌对的观念,诸如"他们"、"我们","他人的"、"我们的"等等。他们也不会跟他人有明显的或潜在的问题。相反,他们所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有益于社会,如何才能消除社会成员间的争端。每当发觉社会问题,他们不会像一名普通战士而会像位精神领袖那样采取行动,把人们带入美德和崇高精神,不受任何形式的政治强势或统治思想的束缚。

知识,对知识的运用,正确而又深刻地理解道德并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实践道德标准,为人忠诚可靠,并能够意识到忠诚可靠的重要性,等等,所有这些,构成了献身精神的核心内容。他们胸怀真主,不求美名,不为私利而做空洞的宣教,不哗众取宠,不做无益于后世的事。此外,他们依据自己的生活准则,不断地努力引导那些观望的和仿效的人,使他们敬畏人类的崇高价值观。他们所从事的这一切,都不期望来自于任何人的好处和回报,他们尽力躲避任何性质的个人利益,犹如躲避洪水猛兽。归根结底,他们内心的丰富充实能产生一种自足的向心力,不允许任何的炫耀、吹嘘和卖弄。他们的和蔼可亲是他们精神高度的体现,这种风度令人着迷,令有识之士起而追随。

正因如此,献身者们从不希望夸耀自己或公开赞扬、宣传自己,亦无野心让众人皆知或赏识。与此相反,他们全力以赴地追求精神生活。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怀着虔诚的举意,只为取悦于真主。也就是说,他们的每件行为都旨在获得真主的认可,并坚持不懈地奋斗以实现崇高的目标,不让自己崇高的决心被世俗的欲念、奢望或者他人的赞誉所玷污。由于信仰、伊斯兰教和《古兰经》在现今世界受到批判和质疑,这等人必须用竭尽全力反击这样的攻击。每个人都必须用伊斯兰武装自己的头脑,用伊斯兰充实自己的感情,从迷茫徘徊中解脱出来,找到崇高的理想。要想达到这一目的,并使人们感到自己不是被强迫了解一种知识,唯一的途径就是激活人们心中的信仰以及信仰的真正模式和面貌。这也可以说是追求精神生活的道路上的方向调整。这种调整极其重要,尤其是在当今,有些人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社会生活的改变和转换上,试图重新塑造自己的生活。只要在追求精神生活的方向上前进,总会有一致、协调和团结;反之,若只是依靠不断的改变来解决问题,那么结局必然是争端、分裂甚至是战斗。

由于对统一方向的理解,奉献者非但不会在其精神生活和理性思考中感到空虚,相反,他们会对理性、科学和逻辑保持开明的态度,认为这是他们信仰的先决条件。根据各自的不同情况,每个人都可以接近真主。当融入于和主的高度亲密之后,当置身于人主合一的神圣海洋之时,他们的世俗愿望和生理激情就会脱胎换骨,呈现出全新的面貌——那是得到真主的赞许后的精神享受。于是,奉献者达到了精神生活的巅峰,与天使们同呼吸,共思想,但同时又脚踏实地,面对人生,满足自己在大地上的正当生活需求。因而,我们说奉献者既抓住了今世,又抓住了后世。说他们抓住了今世,是因为他们的确有现实的物质需求,也在满足这些物质需求;说他们又抓住了后世,那是因为对每一件事情,他们都从精神生活和内心追求来看待。由精神生活所凸现出来物质生活方面的禁戒与取舍,并不意味者彻底放弃精神生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人不可以彻底放弃今世的生活。他们不是超然于尘世之外,而是置身于现实生活之中,在主导生活。然而,这种姿态的做出,既非以世人的名义,更非以世人为目的,而是以顺服自然力量的名义做出,而是将一举一动都和后世结合起来看待。

其实,这是一种于身于心都健康有益的生活方式,是一种接受心灵和精神的领导的生活方式。一个人的物质生活是有限的,这种有限的物质生活不能超出应有的范围。而精神生活却是无限的,这种追求永无止境。一个人如果心无杂念,只拥有远大卓越超凡的思想,像生命赋予者(真主)要求的那样引领生活;如果一个人将启迪别人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并不短地追求高度和顶点,这个人自然会成为一项至高计划的参与者。从而,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个人欲望和情感。

当然,选择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是具有挑战性的。然而,这项艰辛的使命对于那些献身主道的人们却是相当简单的。这些人一心寻求弘扬真主的尊名,他们热衷往返于真主的大门,让人们认识真主,他们一手紧贴人们的心灵,一手通向真主的大门,成为人们接近真主的媒介。其实,他们的胸中怀有与真主的亲密感情所带来的温暖和激动,对他们来说毫无艰辛可言。他们把信仰从自己的心中传播给周围的人们,循循善诱,谆谆教导,敬畏之心,友爱之情,溢于言表。真主挑选这些人,然后把爱赋予到他们心中。他们的目光只寻求真主,心中只想真主,使用一切手段接近真主。在真主那里拥有了这样地位以后,真主会提醒人们尊重这些人,并以他来自天上的、神圣浩荡的忠诚来回报这来自泥土的微小的忠诚。真主在天上的赞颂犹如沧海,下面的话便是沧海之一粟:

早晚祈祷主,欲蒙其喜悦的人,你不要驱逐他们。你对于他们的被清算,毫无责任;他们对于你的被清算,也毫无责任。(《古兰经》牲畜章6:52)

这里所提到的、真主告知他的使者不要排斥的人们,正是那些经常和真主的使者见面、致力于追求真主的喜悦人们。

倘若对真主的热爱专一而又真诚,真主极有可能会赐福于这些人。人们取悦于真主越多,越全心全意地依托真主,他们就越受真主的赏识、回赐也越大,他们获得和真主进行密谈的可能性也就越大。这些人的点滴思想,一言一行都会在后世成为一种光亮,这种光亮又称为"命运的微笑"。这些幸运的人们,借助他们的好运的清风填满船帆,载着真主的特别祝福,起航驶向真主,对它处毫无眷恋。《古兰经》所描述的这些人值得相见:

是若干男子。商业不能使他们疏忽而不纪念真主、谨守拜功和完纳天课,他们畏惧那心乱眼花的日子。 以便真主以他们的行为的善报赏赐他们,并以他的恩惠加赐他们。真主无量地给他所意欲者。 (光明章 24:37-38)

他们摆脱了沮丧和悲痛,并已归顺于真主,从而远离一切纠葛,无法发现比这更自由的

精神。与这类成就相比,所有的世间祝福、激情和愉悦都无异于餐桌狼籍中的空盘子。至于这个世界及其间内容,与他们精神世界中所热望的美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毕竟,在那个世界中,春天的绽放与秋天的枯萎没有任何不同,而在这个世界中,这是不可想象的。了解了这一事实,就会明白对精神永恒的追求,会使人抛弃任何没有永恒意义的东西,沿着心灵的走廊,通往那曼妙的葡萄园和花园,将这个尘世忘个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