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宽 容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1
好 

作为一个民族,我们要有一种复兴与回归的强烈期待和热情。既便是疾风骤雨也阻挡不了我们,来年将会成为我们的变化与重整改变之年。或许,有不同的复兴与回归的方式和方法。无论如何,其间我们会面临一些在彼此协商合作时,或在我们必须要接纳一种方法或者必须去反对在几个世纪中存在的某种观点、智慧与文化生涯中曾经重复出现的可能有的种种困难。同样,也会有形形色色、各种各样流行在社会上的新思潮(与之对抗)。建设一个过去与未来之间的桥梁并且去弥补众多细微差异,我们要面对众多的艰难和坎坷的日子。

因此,当我们向着整个民族的未来而努力奋斗时,宽容则是分歧与宗教派系之间的伤害上最安全的避难所和与之对抗的堡垒,宽容同时又是克服为达到共同协商的目标出现的困难的有力工具,然而困难无处不在。

我们必须具有宽容才会容忍他人的错误,我们必须尊重不同的思想,并且原谅可以原谅的任何一件事情。事实上,即使在面临违反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之时,我们仍应该保持对人类价值的尊重,并努力建立起公正。即使是最拙劣的思想与意见,那些我们难以忍受的意见,带着先知的告诫,我们不要失去耐心,应该温和地作出回答。这种温和是古兰经所描述的"温和的语言"它将触及他人的内心,这种温和是一颗温柔的内心,一个温和的靠近和温和举止的结果。我们应该拥有这样的容忍之心,并能从那些对立的思想当中获益,他们促使我们保持我们的心灵、精神与良知的积极向上与清醒。即使这些思想并没有直接或者间接教授给我们任何东西。

宽容,这一属性我们有时候在某一场合表述的则是:尊重、仁慈、慷慨和忍耐,是在品德原则中最基本的要素;它也是在精神领域与完美人性的品性中最主要的源泉。

宽容暗示的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把自己的信仰加以深化与巩固的程度;失误与过错变得无关紧要,而且无论到哪里,他们谦虚谨慎、自我看小,他们只能是替代顶针之作用。实际上,是主在时间与空间之外透过宽容的棱镜关注着我们,我们期待容忍伴随并拥抱我们。因为这个拥抱从广义上来说:"就是当时一个堕落的女人曾经给一只饥渴的狗饮水喝,从而触及了"仁慈之门"的门环(而得以真主的宽恕),以此变成了贞洁的人并进入了乐园。同样的由于对真主和真主使者的深爱,一个醉汉突然清醒并赢得了先知的友谊。另一个例子中,一个小小的行善,而把一个血腥的杀人犯从极度不安的情绪上得以挽救,及他向着最高目标攀登,而且这个最高目标是超过他本身的能力,但是,最终他达到了这个目标。

我们都希望 每个人透过这个透视镜头审视我们自己,并且我们期待着将忍耐、谅解的微风源源不断地吹向我们周围的每个角落。我们都应该回顾过去,展现宽容的思潮,并且忍耐使之化解、改变、清净与净化,然后安心地迈向未来而不伴随着任何焦虑。我们不愿自己的过去受到批判或者由于我们的现在所作所为而使未来处于黯淡之中。我们都期待博爱与注重整个生命的时间,并希望宽容与宽恕,希望以宽大胸怀与友爱的心态来拥抱未来。我们期待宽容希望由于我们小时候的淘气给家庭带来的伤害上获得双亲的谅解;希望由于我们错误的行为给学校带来的伤害上获得恩师们的原谅;也希望由于我们自己的过失给他们带来的不公正的待遇和(身体和精神)上的压迫上得到这些无辜的受害人们的恕饶与原谅;原谅在法庭中的起诉人与法官、军人、警察等等。

或许,我们值得期待的是最重要的。任何人都不能原谅没有权利被原谅之人。每个人都会根据他自己的失礼程度而遭受到失礼。任何一个人不喜欢的东西是不值得去爱的。那些不以宽容与宽恕拥抱全人类的人是不值得得到宽恕与原谅的。一个不幸运而诅咒他人之人无权期待别人的尊敬。这个诅咒之人将得到诅咒,这个打人之人将受到被打。假如在以下经文中所述的一个真正的穆斯林是坚持不懈地走自己的路,而且,忍受别人的诅咒最终他人也会感动而实践正义。

他们不做假见证,他们听到恶言的时候谦逊地走开。(准则章25:72)

如果你们恕饶他们,原谅他们,赦宥他们,(真主就赦宥你们),因为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相欺章64:14)

在一个腐败、狭隘和残暴漫延的国度中,自由的思想、礼貌的指正和平等的思想交流以及为公正而辩论情况荡然无存;在这样的一个国度里面,去谈论逻辑与结果,灵感与思维是毫无意义的。以我来看,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之下,即便是多年中这个社会也得不到发展,尽管表面看来具有着虚假的富丽堂皇的外表也罢!

多年来,已经有众多毫无道义的行为公诸于世,我的价值观不允许我去畅谈他们,尽管,他们中的作恶者们也自称他们也拥有宽容。然而,他们依然在给那些清白的人们不断的贴上了"落后的支持神权政治人物"的标签, "正统派基督教"和一些其它的宗教被当作一种比较流行的、信仰去盲从,然而,伊斯兰被指责为不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宗教。我们不断的为今天的社会而感到悲哀,他们除了狭谥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盲目崇信之外不能做任何事情。不幸的是有些人无法在真教与伪教中加以辨别。

在一个社会中,当人们不注重宽容或是在一些国家中克制与宽容的精神没有全面性地展开的时候,我们无法在这个社会谈论共同的思想或者去讲述集体主义思想。在这样的一个国家里,一种思想会吞噬以不人而引起斗争。在这样的一个国度里面,思想家们会无用武之地,当然也就无法建立思想领域或、信仰与思想上的自由。这种种事情限制了社会的兴旺与繁荣。实事上,不能说就这样一个国家被建立在真正公正、正义的体系之上;甚至如果会出现正义,它也是虚伪的。实际上,不存在宽容的地方会,就无法谈论健康,学术思想或是有关的文化活动。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 ,我们所能关注的只能是否带来所谓的利益。另一方面,努力只能创出特定的特定的哲学体系;在这样的环境中希望能获得一些更新、有价值和有前途的发展那是海市蜃楼而已。


这篇文章著于一九九六年,原先发表在Yeşeren Düşünceler (枝叶茂盛的思想领域),Kaynak, Izmir ,1996,PP,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