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关于近来的恐怖分子袭击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对人类的爱

用户评价:  / 4
好 

今天,我们最多可以说,《伊斯兰》没有完全被认识。穆斯林应该说,"在真正的伊斯兰里,恐怖行动是不存在的。"在《伊斯兰》里,杀人这行为等同于不相信地心引力。没有人可以杀死人类。没有任何人能够动一个清白的人,即使在战争时期。没有人能对这种事做出《菲特伍》(fatwa)(伊斯兰的权威的意见)。没有人会是自杀式炸弹。没有人在其身上绑上炸弹冲进人群。不管这些人群的宗教信仰(如何),这都不是虔诚宗教许可的。

即使如果战争发生——在期间维持平衡是很困难的——《伊斯兰》也不允许这样做。《伊斯兰》声明:"不要触摸在教堂(church)祈祷的孩子或人们。"这 不只是说一次,而是在历史上再三地重复了一次又一次。我们的[主人],《穆罕默德先知》说的,Abu Bakr说的和'Umar说的与后来Salahaddin Ayyubi, Alparsln和Kylycarslan同样说的是一样的。稍后,苏丹·麦翰麦德二世(Fatih Sultan Mehmet),这个[征服者]也说过同样的(话)。因此,混乱骚动盛行的君士坦丁堡市(the city of Constantinople)变成了伊斯坦布尔(Istanbul)。在这个城市里,希腊人( the Greeks)不会伤害亚美尼亚人(Armenians),而[亚美尼亚人]也不会伤害[希腊人]。穆斯林也不会伤害任何其他人。在君士坦丁堡市被征服后 的短时间里,这个城市的人们在场上悬挂征服者的肖像,取代大主教的。在那时候出现这样的行为是很令人惊异的。据历史记载,当时[苏丹]召来[主教],然后 把城市的钥匙交给他。至今,[主教]仍充满敬意地纪念[苏丹]。但是今天,与其他课题一样,《伊斯兰〉没有被正确理解。伊斯兰一直以来都尊敬不同的观念而 且为了能正确地鉴赏它,这一点必须得到理解。

我遗憾地说,在穆斯林生活的国家里一些宗教领袖和不成熟的穆斯林除了他们对《伊斯兰》的原教旨主义解释外就没有其它捍卫的武器;他们利用这个使人们从事为了他们自己企图的斗争。实际上,《伊斯兰》是一个真正的信仰,而且它应该真实地存在。在获得一种信仰的途中,任何人都不可以使用不正确的手段。伊斯兰里,正如目标必须是合法的一样,所有用来达到这个目标的手段也必须是合法的。从这个角度出发,一个人不能通过杀死他人来达到[天堂](Heaven)。穆斯林不能说,"我会杀死一个人然后到达[天堂]。"《真主》的赞同不是通过杀人赢得的。对穆斯林 来说最重要的一个目标是赢得《真主》的赞同,另一个是使《全能的真主的名字》(the Name of Almight God)为世界所知。

《伊斯兰的规则》是很清晰的。个人是不能宣布战争的。团体或组织也不能宣布战争。《战争》是由国家宣布的。没有总统或军队首先发言说有战争,战争是不能被宣布的。否则,它就是一种恐怖行为。这种情况下,战争就成为了围绕某人,请原谅我的措词,少数强盗的(行为)。另一个人会聚集另外的人在他身边。如果个人被允许宣布战争那么混乱将会支配(这个世界);因为(在前面)如此细微的差别即使在深沉思考的人们之间也会形成。一些人会说,"我宣布对某某人(发动)战争。"一个宽容基督教的人或许像如下的被指责:"这个人,如此这般,帮助基督教而削弱《伊斯兰》。应该对他宣战而且他必须被杀死。"结果将是一场战争被宣布了。幸运地,宣布战争并不是这样容易。如果一个国家不宣布战争,没有任何人能发动战争。无论谁这样做,即使是我钦佩的学者,不是引起一场真正的战争;这是违反《伊斯兰》精神的。《伊斯兰》里和平与战争的规则陈列得很明显。

一个伊斯兰(教)世界,确实,是不存在的                                                          

在我看来,一个《伊斯兰》世界并没有真正存在。有《穆斯林》生活的地方。一些地方有多一些而另一些少一些。《伊斯兰》成为一种生活的方式,一种文化;《它》没有作为一种信仰被追求。有些《穆斯林》依照他们的想法来改造《伊斯兰》。我不是指激进的极端穆斯林分子,而是指那些因为《伊斯兰》适合他们而过着《伊斯兰》生活的普通穆斯林。对《伊斯兰〉来说,先决条件是一个人应该"真正"相信而且据此生活。穆斯林必须认为这是伊斯兰与生俱来的责任。不能够这样说,任何有着这种观念和哲学体系的社会就生活在伊斯兰的地理(世界)中。如果我们说它们存在,那我们是在诽谤《伊斯兰》。如果我们说《伊斯兰》不存在,那我们是在诽谤人类。我不认为《穆斯林》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对世界的平衡做出很大的贡献。我看不出我们的政府官员有着这样的远见。《伊斯兰》世界是非常无知的,尽管现在标准的启蒙运动即将产生。我们可以在《到麦加的朝觐》(the Hajj)期间观测这现象。我们可以看到在会议和陪审会期间展示的这种现象。你可以通过电视在他们的议会中看到这(现象)。在这个主题中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他们——那些穆斯林——不能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或许它可能在未来达到。

没有这样一个世界。今天,存在着个人的《伊斯兰》。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有一些 《穆斯林》。一个接一个,全部都与彼此分离开。我个人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是完美的《穆斯林》。如果《穆斯林》不能接触到彼此、组成一个联盟,一起工作以解决共同的问题,解释这个世界,很好地理解它,认为这个世界是切实依照《古兰经》的,很好地解释未来,为未来创造事业,在未来决定他们的位置,那么我不认为我们可以谈论一个《伊斯兰世界》。因为没有《伊斯兰世界》,每一个人都是个别行动的。甚至可以说,存在一些有着他们自己个人真理的穆斯林。不能声称,有一个由有资格的学者一致同意和认可的,可靠地根据《古兰经》和反复得到检验的伊斯兰理解。也许可以说 [穆斯林文化]是比[伊斯兰文化]更占优势的。

自希吉拉(Hijra)纪元的第五个世纪(公元第十一个世纪)以来情况就是这样。这是以阿巴斯王朝时代(the Abbasid Era)和赛尔柱王朝(the Seljuks)的出现(为标志)开始,在伊斯坦布尔被征服后加剧。紧接而来的时期里,通向崭新解释的门关闭了。思想的范围变得狭窄。在伊斯兰教灵魂里的宽度变窄了。更多无道德的人开始出现在伊斯兰世界;那是暴躁的、不接受别人的、不对人敞开自己的人。这种狭小同样在[伊斯兰的苦修僧人集会处]出现过。据说甚至在马德拉萨斯(madrasas)(神学院)中出现过。当然,所有这些原则和解释都要求在他们的领域中有教养的人来修改和革新。

Al-Qaeda网络 Al-Qaeda Network

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之一是[奥撒马]本·拉登(Osame Bin Laden),因为他玷污了伊斯兰光明的表面。他制造了肮脏的形象。即使我们要尽力修复这个已造成的可怕形象,将需要很多年才得以补救。

我们到处在很多不同的平台上谈到这个堕落。我们写过有关它的书。我们说,"这不是伊斯兰。"本·拉登以他自己的感觉和欲望来取代伊斯兰的逻辑性(Islamic logic) l。他是一个怪物(monster),在他身边周围的人也是。如果在任何地方有其他的人与他们相似,那么他们也只不过是怪物。

我们谴责拉登的这种态度。然而,防止这种行为的唯一途径是,穆斯林生活在表面上是伊斯兰的国家里——我较早说过我没有认为是一个伊斯兰世界,只是有穆斯林生活的国家——会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

当他们选举他们的领袖时,他们应该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吗?或者他们应该执行基本的改革吗?为了良好发展的年轻一代的成长,穆斯林必须努力解决他们的问题。不仅仅是他们在恐怖行为事件中的问题,那是一种神肯定不赞成的手段,还有那些关于毒品和使用香烟的,另两个被神禁止的行为。纠纷、民众骚动、无限的贫穷、被他人统治的欺辱和在忍受由外国武力(控制)政府后的凌辱都是可能加入到这目录的所有问题。

正如Mehmet Akif Ersoy说过:奴隶制度、问题的众多、毒瘾、出于习惯接受事物和嘲笑全都是平常的。所有这些是对真主的诅咒,而且所有这些在我们的国家里占着主要的地位。依我看来,克服这些依赖于成为一个正义的人和一个奉献于神的人。 

这是我们的过错;这是国家的过错。这是教育的过错。一个真正的《穆斯林》,在各方面都理解《伊斯兰》的人,不可能是一个恐怖主义者。如果一个人陷入恐怖行动中,他很难仍然是[穆斯林]。《宗教》不赞成 ,为了达到目的而去杀人。

但是当然,我们要做怎样的努力使这些人成为完美的人呢?用什么样的原理来约束他们呢?我们在他们的教育中有着怎样的责任呢,因此现在我们期望他们不会参与恐怖行为?

人们可以依靠起源于伊斯兰信仰的一些德行保护而不被卷入恐怖行为中去,如对神的敬畏,对裁判之日的敬畏和对反对宗教原则的敬畏。然而,我们没有在这事件上确立所需的灵敏性。至今在处理这个被忽视的题目上有一些小小的尝试。但是,很不幸我们的同胞在这条路上放置了一些障碍。

一些人说我们需要的这种行为是不应该得到允许的。就是说,课程教学文化和道德在教育制度里应该完全被禁止。同时,我们的主张是生活中的每一个需求应该在学校里得到满足。应该提供健康(卫生)教育,由医生教学。涉及一般生活和家庭生活的课程应该在学校里得到全面的讲授。

人们应该在怎样与他们未来的配偶相处和如何抚养他们的孩子方面上得到指引。但问题并没有在此就停下来。土耳其和其他国家同样有巨大的穆斯林人口遭受药物滥用、赌博和贪污(的痛苦)。在土耳其几乎没有一个人他的名字是没有涉及某种丑闻的。被期望实现的一些目标得到实现。然而,还有很多目标仍然不能实现。你不能审问与此有关的任何一个人。你不能命令负责的人解释说明。他们被保护,受到庇护,因此他们已经被孤立。

这些人是在我们之间长大的。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变成坏孩子?为什么一些被抚养成欺凌弱小的人?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人会违背人类价值?为什么他们来到自己的国家作为自杀式炸弹引爆自己?

所有这些人都在我们之中长大。因此,他们的教育里一定有些地方是错误的。就是说,(教育)体系一定有某些不足,一些需要检查的弱点。这些弱点必须除掉。简言之,人类的教养没有给与特权(优先权)。同时,一些同龄人已经迷失、遭到毁坏,(最终被)糟蹋。

得不到满足的青年失去了他们的精神。一些人利用这样的人,给他们一点钱或将他们变成机器人。他们以毒品麻醉他们。这已成为目前议程的一个话题,可以在杂志上阅读而知。这些年轻人被滥用到了他们被熟练控制的程度。以一些疯狂的理性或目标为借口,他们被利用为杀人犯和被指使去杀人。一些恶毒的人想通过利用这些年轻人达到某个目标。

这些人被变成机器人。曾经,在土耳其很多人被杀害。这个团体杀死那个人,另一个团体杀死另一个人。1971年的3月12日和稍后的1980年的9月12日在军队出现和介入之前每一个人都与血腥的战斗有关。人们几乎努力想(得到)其他人的血。每一个人都在杀害另一个人。[1]

一些人设法通过杀死其他人而得到目的 的。每一个人都是恐怖主义者。支持这边的人是恐怖主义者;支持那边的人是恐怖主义者。但是,每个人都是有差别地标志着同样的行为。一个人会说,"我是以伊斯兰之名这样做的。"另一个人会说,"我这样做是为了我的国家和人民。"第三个人会说,"我是在对抗资本主义和剥削主义。"这些都是正义之词。《古兰经》谈论这样的"标志"。它们是没有价值的东西。但人们只是继续杀害。每个人都以理想之名在杀人。

在这些血腥的"理想"之名下,很多人被杀了。这完全就是恐怖行为。每个人,不仅仅是[穆斯林],都在犯同样的错误。因为每一个人都这样做,一个接着一个,这些杀害(行为)变成了"可实行的"目标。杀人变成一种习惯。每个人开始习惯杀人,即使杀死另一个人是一种非常罪恶的行为。一次,我的一个最亲密的朋友杀了一条蛇。他曾是一个神学研究生而现在是一位传教士。作为这种举动的反应,我一个月没有与他交谈。我说过:"那条蛇有在这个自然生存的权利。你有什么权利去杀死它?"

但是现在的情形是这样,如果10个或20个人被杀,或者如果这个数目不会高得(令我们)害怕,那么我们会说,"噢,那样也不是太坏,不是死很多人。"这个难以置信的暴行已经变成在恐怖水平上为人们所接受的。"死亡的数目只是20-30,这太好了。"我们说。简言之,作为整体的社会已经接受这种(行为)作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这种情况也许可以通过教育来防止。政府的法律和法规也许可以阻止。一些受到庇护的因此不能被停止的边缘团体(marginal group)正在夸大微不足道的事情,而且将重要的变成无关紧要的。对于这(情况)有一个治疗法。这个治疗法就是立即讲授真理。应该解释清楚《穆斯林》不可能是[恐怖主义者]。为什么要澄清这个?因为人们必须了解,如果他们做邪恶的事,即使如原子般微小,他们都会在今生(Here)和来世(Hereafter)为这个付出代价。[2]

是的,杀死一个人是非常重大的事。《古兰经》说,"杀死一个人与杀死所有人是一样的"。〈Ibn Abbas〉说过杀人犯会永远留在《地狱》(Hell)里。这与裁判[异教徒]的惩罚是一样的。这意味着[杀人犯]被判与[异教徒]一样的处罚。简言之,在《伊斯兰》里,根据在《裁判之日》(Day of Judgment)处理的惩罚,一个[杀人犯]会被认为与[否决真主和先知](换句话说是一个无神论者)的人一样的卑贱。如果这是《宗教的基本原则》(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religion),那么它应该在教育里讲授。

本文是葛兰与Nuriye Akman会面的摘录,发表在Zaman,2004年3月22日到4月1日间。

1、土耳其在二十世纪后半时期遭受了3次军事政变。文中出现的日期是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是由于社会的动荡局面而发生的。

2、《古兰经》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