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明确的档案和明示的经典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前定

用户评价:  / 0
好 
例如,种子的前定体现在两个方面:明确的档案(Imamun)和明示的经典(Kitabun)

明确的档案是神圣知识和命令的另一个称谓,它包括宇宙中的所有事物,即每个物体和事件都预存在神圣知识中。时机一到,或者说真主意欲它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安拉就给它们披上物质的外衣,然后使之面世。这便是明确的档案。种子中包含着即将从中生长出来植物的生命,而植物的生命又以种子的形式结束,两者都可以看作是植物的记忆。从这些种子生长出的新植物几乎等同于原来的植物,因为它们都没有被赋予自由意志,也缺乏意识和精神。因此,除了供人们参悟、理解明确的档案、明显经典、神圣命运和知识外,种子还如同受保护的天牌(Lawhun Mahfuz),对应着人类世界中人类的记忆。而且,由于种子表明了生物的生命历程是被记载的,它还象征着后世。

明显的经典是神圣意志和安拉造化宇宙、运作宇宙的法则。若我们把明确档案比作形式的、理论的前定,那么明确的经典就指实际的前定。植物或动物在未来的发展成长后,既展现了种子或受精卵的所有内容,又可理解成实际的前定。

总之,无论是种子、植物、受精卵和生命体,还是存在中的万物,都前定和神圣的决定的体现,同时也表明了一种对个体和共体的关怀。而能让我们知道某些未来事件的真梦,则是命运或神圣前定的另一个预示,不可否认之。

有问曰:为什么相信前定是基本信仰之一?

答曰:我们的自我欺骗和诚信不足致使我们把自己的成就和善行都归功于自己,并沾沾自喜。而《古兰经》明确指出:"真主创造你们,和你们的行为"(列班者章 37:96),这说明神圣、恩慈的真主意欲善行,并造化了善行。若分析我们的生平,我们会认识到,也会承认正是安拉引导我们行善,并阻止我们作恶。

他还赋予我们各种才能、权力和方法,以便我们取得诸多成就并力行善功。因真主指导我们行善、赋予我们行善的意愿并实现之,所以我们能够行善的真正原因是真主的意志。我们只有通过信仰、虔诚奉献、和祷告,使我们保持这种行善的资格,并从内心理解行善的必要性,欣然接受真主的前定。因此, 我们没有理由、也不可以骄傲自满,而应当谦虚谨慎、赞颂安拉。

另外,对自己的罪行和错误,我们总喜欢推卸责任,并归咎于前定。但真主既不喜欢、也没有准许过我们行恶犯罪,所有的罪恶都是我们使用自由意志所犯的错误。真主允许罪行并赋予其外部形式,否则,我们的自由意志将毫无意义。罪行是我们决定的结果,是通过我们的自由意志而犯的。真主号召和指导我们行善,甚至激励我们行善,而自由意志教唆我们违抗造物主。因此, 我们"拥有"了罪行和错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不犯罪,并免受恶魔、欲望和犯罪的诱惑,我们必须忏悔,努力消除或约束我们的犯罪倾向,指导和忠告自己,通过拜功、奉献和信任真主去行善。

总之,我们有自由意志,也受鼓励去履行宗教责任、戒除罪恶和错行,因此不能把罪行归咎于真主。前定确实存在,信士们不能骄傲于"自身"的善行,而要为此感谢真主。我们有自由意志,因此邪恶的欲望和自私不能逃脱其罪行的恶果。

要提及的第二个重点是,我们总在抱怨过去的事件和不幸,有时灰心绝望、生活放纵、甚至抱怨真主。然而,命运允许我们把已往的悲哀不幸与之关联,以使我们能减轻痛苦、得到安慰。

因此,无论过去发生什么事情,都应根据前定来思考。未来发生的事情、罪行及其责任都应归咎于人类的自由意志。这样,即可以避免宿命论(jabr)的极端,又可避免另一个极端,即否认前定在人类行为中的作用(i'tizal),从而使我们走向平衡及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