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关于存在起源的错误争论

作者:法土拉 •葛兰 上 . 发表在 真主的存在和唯一性

用户评价:  / 2
好 

天主教会的权威(the Catholic Church's authority)巩固了中世纪欧洲关于宇宙本身极其存在问题的观点。依赖于已经被改动过多次的《启示录》(圣经),教会认为现代的科学是对他们权利的一种威胁,并且用敌对的态度对待它,科学和宗教之间的矛盾在逐步加深,而且是不可调和的。最终,宗教被降级成为盲目信仰的思想领域,它的宗教性的仪式被看作是与科学背道而驰的。这样,科学不再必须去遵从《启示录》的权利了。由于达尔文的进化论解决并普及了存在是自我起源和自我维持生命的这种观点,所以说,它们自我显露的这个过程终有一天会被人类完完全全明白的。

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认为自然的原则和所谓的自然法则可以解释一切现象。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指出所有的先知们,不论时间和地点,他们都赞同存在是怎样产生的,是怎样维持生命的,并且赞同一切其他本质的问题都与生命和存在有关系。相当多的科学家们赞成那些在他们的解释里倾向于自然主义而在唯物主义观点里有很大分歧的先知、科学家和哲学家。一些把创造、来世、生命和意识归结于物质。而一些则反驳说自然是永远自我存在的,并且一切都可以用自然的法则来解释。依然还有一些无法解释生命的起源,而是依靠一些其他的概念,比如偶然性和需要。

以下几个方面指出了如果我们不能肯定真主的存在和唯一性,那么解释存在是不可能的。

自然、自然法则和起因

自然法则是一种名义上的、不真实的存在。它是对一些特殊的事情或者现象提供的解释,它暗示了从事物的动态过程或事件与现象之间的关系而得出的虚幻的力量。地心引力、生命的繁殖和生长、磁性的吸引力和排斥等的法则并不是实体的存在,这些存在能够被我们外在的直觉和科学的仪器所证实。比如说,不论引力的法则里包含了什么样的真理,我们就可以断言由法则主宰运作的宇宙就一定是由于它而产生的吗?把一切事物的存在,更不用说有智慧的、有意识的人类的存在都归结于法则是合理的吗?

自然的法则都是从宇宙中被发现的和观察到的事物运动的动态过程或者事件与现象之间的关系而得出的。因此,由于他们依赖于一切客观的因素,所以可以说他们或者是自我依存,或者是自我存在。

宇宙和它的一切事物、现象的存在都是有可能发生或者有可能不发生的。所以没有东西是必须存在的,因为存在和不存在的可能性是均等的。一个食物粒子的胚胎里蕴涵着不计其数的细胞。其存在的任何事物都是暂时的不可能是永恒的,因为人必须选择更倾向于存在,而胜过不存在或者仅仅是潜在的存在。

因为一切有可能发生或者不可能发生的实体都包含在时间和空间里,他们都有开始。任何开始的事情都必定会有结束,因此不可能永恒。

自然的起因需要彼此来致使一个结果。比如说,一个苹果需要一朵苹果花才能生存,一朵花需要一个枝条才能生存,一个枝条需要一棵树才能生存,等等。就象一粒种子需要土壤、空气和水才能发芽、生长。每一个原因也是一个结果,除非我们接受了和原因一样多的神性。我们必须留意到在原因和结果的链条以外的那个单纯的原因。

为了一个单纯的结果而承认存在,无穷无尽的原因必须以一种协调的和合理的方法合作,从而变成"自然法则"。考虑到这些:为了生存,一个苹果需要土壤和空气、阳光和水分、地球23度的倾斜度和种子、植物发芽、成长的规律等的配合、合作。是一切无意识的、茫然的、不科学的原因和法则自己组合在一起而形成了生命体吗?你真的相信这些因素会造就活着的、聪明的、有意识的、负责任的,并且能够回答他们关于他们自己的意图和行动的人类吗?

一粒微小的种子包含着一棵参天大树。人类,作为最复杂的创造物,是由微小的受精卵生长而成的。这儿,在原因和结果之间存在合适的关系或可以接受的比例吗?一种极其微弱的、简单的、无知的和毫无生气的原因会造就强大的、复杂的、智慧的、生机勃勃积极的结果吗?

所有的自然现象和过程都有它相对的一面:南和北、积极和消极、冷和热、美和丑、白天和夜晚、喜欢和厌恶、冻结和融化、膨胀和收缩等等。有反面存在的事物就需要他的对立一面也存在,或为人所知,不能成为创造者或者发起者。

尽管所有结果所必须的原因是存在的,但是存在并不一定导致结果的产生。相反,一些事情也发生了,它是发生在没有我们认识到或者明白的任何原因的前提下。同样,相同的原因并不总是可以造成相同的结果。这也就是许多科学家反对把因果关系作为解释事情的途径的原因。

在众多原因之中,人类是最有能力、最杰出的,因为人类是用智慧、意识、意志力和其他一些内在的及外在的情感来区别于其他生命的。我们是如此的微弱,以至于一个小小的细菌也会引起我们巨大的痛苦。如果就连我们都没有与生俱来的控制力的话,那么其他的一些原因怎么会有创造力呢?

唯物主义者把事物的结合归结于因果关系。如果两件事同时存在,那么他们就会设想是一件事导致了另一件事的发生。他们确认"水导致了植物的生长",但是他们从来都不问水是怎么知道它自己应该做什么?它应该具备怎样的条件才能促成植物的生长?

水具备让植物生长的知识和能量吗?水知道植物形成的法则吗?如果我们把植物的生长归结于法则或者自然的话,那么它们知道怎样形成植物吗?某种或某些知识、意识和力量对形成最小的事物是完全必要的。因此,难道全方位的知识、绝对坚强的意志和力量不应该是形成我们知知甚少的、复杂的、奇迹般的宇宙所必须的吗?

就拿花来当例子吧。它的美来自于哪里?是谁设计出了它的美和我们的嗅觉、视觉和欣赏力之间的联系呢?一粒种子、土壤或者阳光在形成花的过程中,它们是无意识的?是不科学的?它们具有知识、力量和意志形成花和它们的美吗?我们,宇宙间唯一有意识、有知识的人类能够制造出来花吗?花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整个宇宙首先存在着。要生产一朵花,就必须能够制造出一个宇宙。换句话说,这一切的创造者必须具备绝对的力量、知识和意志。所有这些只能属于独一无二的真主。

物质和偶然性

我们对自然法则和原因自我存在、自我维持,甚至没完没了的反驳论据,让我们抓住了把创造力归结于物质和偶然的真理。

根据古典物理和现代物理的规律,物质不知是否被否定了,但是物质很显而易见地易于变化,并且容易受到外部事物的干涉。这样的话,它将不会是永恒的,或者说,它没有起源的能力。并且,由于物质是没有意识、力量、无生命的,这样它怎么能够成为生命、知识、力量和意识的起源呢?没有什么能够把任何东西赋予它自身不具备的事物上。

有大量关于有目的的安排、组织和宇宙间和谐的证据表明把偶然和巧合作为原因的说法是不合逻辑的。例如,一个人身体里有60亿个细胞,一个单独的细胞里有1万个蛋白质。一个蛋白质偶然出现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如果没有一个人承认它的存在,那么谁将会有绝对的和全观的知识提前安排它与其他蛋白质、细胞、以及全身的关系呢,然后把它放在应该放的地方,单独一个蛋白质是生存不了的。科学将找到一条真正解释这些问题的途径,那就是真主是一切的创造者。

以下这个简单的实验帮助我们理解了这个有意义的论题:

Overbeck和他的合作者们在休斯敦Baylor医学院试图通过观察患白化病的老鼠能否变色来研究基因疗法。研究者将黑色素产生的基本的基因注射到一只患白化病的老鼠的单细胞胚胎内。然后,他们喂养它的后代,发现其中有一半的后代带有两个染色体中的一个。古典的孟德尔遗传学说告诉我们,大约有25%的孙子们应该携带两个同源染色体,并且一定会被染色。

但是老鼠们是没有机会得到颜色的。Overbeck说:"我们首先应该注意到的是有25%的孙子们在它们出生后的一周内就被我们丢弃了"。

他解释说,他们的研究小组注入到患白化病的老鼠胚胎里的黑色素基因已经完全进入到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基因里。一系列在基因的中间部位不熟悉的DNA毁坏了,所以基因有能力得到自己的信息。所以在老鼠身上,由基因译成代码的蛋白质不再生了,蛋白质的功能也不运作了,胃、心脏、肝和脾脏在错误的位置上都被损坏了,这些损伤足以让老鼠致命。

Overbeck和他的合作者们已经把基因放在了老鼠特殊的染色体的位置上,并且现在试图确定基因的结构。这就将要告诉我们,基因译成的蛋白质的结构、蛋白质是怎样工作的、当基因开始表达时,蛋白质何时何地被生产出来。Overbeck疑惑着:"基因可以在任何地方表达吗,或者正好是胚胎的左侧或是右侧?","基因什么时候才能表达出来?"

这些问题让他远离了基因移植的实验,他指出:"我们认为至少有十万个基因,""所以说这种比例是十万分之一。"[3]

当然为了实验的成功需要几千只老鼠,需要几千次的实验。然而自然界没有审问和错误。任何树种置于土壤里都会发芽并且变成树,除非别的力量阻止它这么做。同样的,子宫里的胚胎发育成长为一个用智慧和灵魂武装起来的活者的、有意识的人类。

人的身体是对称和非对称的一个奇迹。科学家们知道他们是怎么从子宫里发育而成的,但是他们无法指出在胚胎里的微粒们是怎么把左右区分开的,是怎样确定身体各个器官的部位,把他们放在合适的位置上的,并且明白在细胞和器官之间的极其复杂的关系和需要的。这个过程是如此的复杂以至于如果右眼所需要的一个单个的微粒被耳朵所取代了,那么这个胚胎将会受损或者甚至死亡。

除此而外,所有有生命的机体都是由来自于土壤、水分和空气的相同因素构成的。就他们的身体的构成和器官而言,他们都是彼此相似的。就身体特征、面容、特点、欲望而言,他们却是仅有的,独一无二的。这种独一无二的特点是可信的,以至于仅仅用指纹就可以辨别出你。

我们怎么解释这个呢?有两种可能的选择:或者是每一个粒子都拥有不计其数的知识、意志和力量;或者是拥有如此知识、力量和意志的个体创造并且管理着每一个粒子。然而,回顾我们将这些归结于原因、结果和遗传的时候,似乎这两个可能的选择都是合理的。

即使我们不把宇宙的存在归结于真主(比如:进化、因果关系、自然、物质或巧合和需要),我们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尽管一切事物都有它的存在、发展、死亡,包括全面的知识绝对的权利和决定,但是世间的一切都在运行着。当我们清楚的知道Overbeck的实验的时候,我们知道一个放错位置的或误导的基因会毁灭或终止一个生命。事物之间的错综的联系,从星系到原子,有一个事实就是每一个新的实体的进入都会有它唯一的位置和功能。

有这样一个能证明存在的更好的例子吗?并且它能给我们展示所有全面的知识、绝对的力量和意志的自由运作,并且相同生物化学成分的粒子通过在他们相互的关系、独一的实体和器官之间的细微调节便能够产生。把以上这些解释为遗传、巧合或者把所有的解释都基于全面的知识、绝对的力量和意志的做法能令人满意吗?

我们不能被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误导,一些遵循一定规律、原因发生的事实。这些事实可以说是覆盖在连续变化着的宇宙上的一层面纱,自然的法则也许是从原因的过程中得出的,但是他们不是真正的存在。除非我们把它归结于自然。一般我们归结于造物主的事物,我们必须得承认它在本质上是一个打印机而不是打印者、是一个设计而不是设计者、是积极的接受者而不是代理人、是一个命令而不是一个命令者、是名义上法律的收藏者而不是权利者。[4]

[3]1993年8月20日,在《发现》中被报道。

[4]假设你拿了十枚硬币,并且把他们用1到10标注。把它们放在你的口袋里并完全地晃动。现在把它们从1到10连续的晃出,然后每次晃出后把硬币放在口袋里。把1号硬币晃出的几率是十分之一,把1号和2号接连晃出的几率是百分之一,把1号、2号和3号接连晃出的几率将是千分之一,把1号、2号、3号和4号晃出的几率将是万分之一,等等。直到把1号到10号都接连晃出的纪律是另人不可置信的十亿分之一。

为了更好的理解为什么这些不是存在的范畴,让我们通过观察生活中的平常事来分析这个问题。Morrison又一次把我们的目光聚集在了一些事实上:

现在地球的大部分正在被削减成为一种持久的尺寸,并且地球的混乱已经成定局。地球在自己的轨道上围绕太阳运行的速度极其恒定。绕轴线的运行被确定地如此精确以至于一秒钟的变动就会造成太空计算的误差。地球的大部分已经变得更大或者更小,或者它的速度已经与以往不同,它离太阳已经是更远或者是更近,这种不同的变化将会对不同种类的生物,甚至人类产生很大的影响。

地球绕它的轨道的运行是在24小时内或者是以一小时一千米的速度运行的。为什么不能假设它是以一小时一百米的速度运行的呢?白天和夜晚将会比现在长10倍。夏日的骄阳会在每个漫长的白天将我们的植物烧焦,在每个夜晚会将嫩枝冰冻。太阳、一切生物的表层都有12000华氏度,我们的地球离我们有一定的距离,以至于这种恒定的温度对于我们来说是刚合适的。如果地球的温度以每年五十度在变化,那么所有的植物将会死去,甚至人。地球绕太阳以每秒八十米的速度转动。如果这个速度是每秒六米或者四十米,那么对于生命的形成直至生存会离太阳太远或者太近。

地球是以23度角倾斜的。这为季节的存在提供了条件,如果它不是倾斜的,那么地极将会是永恒的黎明时分。海洋的水气将由南向北,堆积成冰的大陆,很有可能在赤道和冰之间留下一片沙漠。

月球离我们24万英里,一天两次的月潮是月球存在的提示。在一些地方,海洋的潮汐是五十英里高,甚至月球的引力造成地球表层最硬的部分以每天两次,好几英尺的速度向外弯曲。如果月球离我们是五万米的距离,而取代了现在的距离的话,我们的潮汐将会是如此的壮观以至于大陆上所有的低地将会被滚滚而来的大水淹没,甚至山脉将会被侵蚀,并且很有可能将不会有陆地从海洋里迅速地升起而在今天存在着。地球将会因骚动和混乱而破裂,潮汐将会引发每日的飓风。

如果地球的表层有十英尺厚的话,地球上就不会有氧气,没有氧气,生命是不可能存活的;如果海洋再有几英尺深的话,二氧化碳和氧气就会被吸收,陆地表面植物的生命就不可能存在;如果空气更稀薄一些,大气层外每天正在闪耀的流星将闪烁在地球的大部分。

氧气在大气里占21%。作为整体,大气对地球的压力是海平面每平方米五十磅。大气中存在的氧气是这个压力的一部分,是每平方米三磅的压力。剩余的氧气被用于在地球表层形成化合物,并且构成地球水的8/10。氧气是为所有陆地生物提供呼吸的,并且不能被完全吸收。

这种极其活跃的化学元素是怎样躲避化合而以一定的比例为一切活着的生物存在于大气之中的。比如说,大气中有50%的氧气或更多而取代原来的20%,那么世界上所有可燃的物质将会变得易燃,点燃树的一根火柴将会点燃整个森林。如果氧气被地球上成千上万的物质吸收的话,那么所有的生命将会终止。

一个人呼吸的时候,他吸入氧气,并由血液输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氧气在每个细胞里以很慢的速度在帮助消化食物,但是结果是二氧化碳和水汽,因此一个人呼吸的时候就如同一个火炉子。二氧化碳进入他的肺部并且是不能呼吸的。它使他的肺在活动,并且通过呼出二氧化碳来进行他的下一次呼吸。所有的生命都是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氧气对于生命来说是最必需的,因为它在血液和人身体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氧气,生命将结束。

另一方面,众所周知,所有的植物的生命都依赖于大气中很少量的二氧化碳。为了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这个复杂的合成化学反应,树的叶子就相当于肺,他们在阳光下把二氧化碳转化为碳和氧的过程中有很大的作用。换句话说,氧气是被分离出来的,碳被保存了下来,并且和树从其根部的水分里汲取的氢结合在一起。除了这些自然的元素能产生糖份、纤维素和大量的其他化学元素、水果和花。[所有在气味、味道、颜色和形状不同的植物和树木,这些无穷的差异和变化能被归结于微小的种子、盲目、无知和无意识吗?]植物养活它本身并且为地球上每种生物的存活提供养分。同时,植物释放出我们呼吸的氧气,没有它生命将会在五分钟内结束。因此所有的植物、森林、绿地、每一寸苔藓和其他一切的植物生命在碳和水之外建立起了自己的结构。动物释放出二氧化碳,而植物释放出氧气。如果这种互换不能发生,或者动物或者植物将会用光所有的氧气和所有的二氧化碳,这种平衡将会被打乱,生命机体会萎缩或者死亡,并且接二连三的很快纷至沓来。

氢气是必须的,尽管我们不去呼吸它。没有氢,水便不会存在,而水对于动物和植物而言是必不可少的。氧气、氢气、二氧化碳和碳彼此之间存在各种联系,是最基本的生物元素。是生命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因素。

我们把一定数量的各种物质倒进化学的实验室—一个消化系统,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实验室—包括我们吸收的所有物质,它依赖于让我们可以存活下来的自动的一种过程。当这些食物被消化掉,并且又一次被储备时,它将会给我们的亿万个细胞不断地输送养分,这些细胞个数比我们地球上的人的数量要更多。给每个单一细胞的供养必须是持续的,并且仅仅是只有那些特殊的细胞需要的,可以用来输送到骨头、指甲、肉体、头发、眼睛和牙齿的物质经常被一些更合适的细胞所取代。这是一个比人类用他们的智慧设计出的任何一个实验室能产生更多物质的实验室。这是一个比世界上已知的任何运输或者分配方法更全面的输送系统,人们管理得井井有条。从儿童时代到一个人大约五十岁时,这个系统没有发生过很严重的失误,尽管这个系统处理的大量物质可以形成数以万计不同种类的分子,并且有一部分死亡了。当这个分配系统经过长时间的使用变得有些运行迟缓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身体机能已经老化。

当这种合量的食物被每个细胞吸收了之后,它依然仅仅是合量的食物。每个细胞的运行过程现在变成了燃烧的一种形式,这种燃烧给整个身体提供能量。火必须被点燃,所以说,一个化合物是在点燃了食物里每个细胞中控制火的氧气、氢气和碳,产生了必要的热量,就象从火里一样,其结果是水蒸气和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被血液带出并提供给肺的,肺是让人呼吸的唯一器官。一个人每天要产生两磅的二氧化碳,但是通过人的代谢可以将它祛除。每个动物消化食物都必须有自身所需要的特殊的化合物,每个个体血液化学成分都不同于彼此。因此,每个个体都有他自己独特的形成过程。

即使是被细菌感染了,这个系统依然可以一直不断的形成一种防御系统来应对和战胜入侵者,并且可以把人整个的身体系统从死亡的边缘拯救回来。没有一个如此奇妙的组合能象它一样,能在任何情况下拯救生命。

有这样一个全知的人吗,知道我们的需要、我们的环境、我们的身体机能就象他希望的那样?Morrison说:"目的是所有事情最根本的,从统治宇宙的法则到延续我们生命的原子的组成,在活着的生物体内,原子和分子是最杰出的两个因素,并建立了强大的运行机制,这种机能在没有主观的智慧的支配下是无用的。这是一种科学无法解释,或者科学不敢轻易断言它是物质的意志。"

为什么真主创造了自然法则

在下一个世界,在权利的领域,真主将实行它的意志,一切将会在没有理由的前提下瞬间发生。这儿,在智慧的领域,所有的智慧都需要在理由和法则隐藏之中的权利来操作。我们来看以下以下的事例:

世界上对立的事物总是交错在一起:正确里蕴涵错误;光明蕴涵黑暗;正义蕴涵邪恶等等,由于人类的本性倾向于正义和邪恶两个事物,那么我们是否用我们自由的意志和其他一些能力在真实和善良的方面呢。智慧要求理由和法则应该把权利的运做隐藏起来。如果真主运用他的意志,那么他就可以以我们可以看到的方式用他的双手来控制行星,或者他就可以用一种可视的角度来指挥行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可以不用谈论理由和法则了。和他的戒律交谈,他就可以和每个个体直接的交谈,不必下降预言。为了确信他的存在和他的唯一,他可以用星星在天空中写下他的名字。但是我们现世的存在将不会是审判的场地。作为审判的结果,在阿丹时代或前夜,正义和邪恶已经到达了天堂和地狱。

正如镜子的两面,存在也有两面:一面是可以看见的、物质的,不完美的;另一面是明显的、纯真的和完美的。这就是我们不喜欢的事物的两面:事物本身和现象。那些不能领悟事物背后神圣智慧的人也许会指责对事物和现象的全能的主。为避免这些,真主创造了自然法则来掩藏他的行为。比如说,我们为了不指责真主或他的使者赐予我们每个人或其他人的死,真主在他自己与死亡之间安排了疾病和自然灾害。

因为世界的不完美,我们有很多缺点和不足,在一些无条件的情况下,每个事物和现象在它本身和结果来说都是好的、美的。凡是真主的命令都是好的、美的和正义的。不正义的、丑陋的和邪恶的这都是表面的。比如,法庭对我们的判决很不公平,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命运使然,这种潜在的犯罪动机属于我们。不管任何事情降临到我们头上,都是由于我们自身的错误。但是,那些不理解事物和现象背后的神圣智慧的人将会把不完美、缺陷和邪恶归结在真主身上,尽管他是完美的。

为了避免这些错误,他的荣誉和庄严要求他用自然理由和法则掩藏他的行动。他的信仰要求那些理由和法则不应该归结于任何创造性的权利上。

如果真主把他的行动直接表现出来的话,我们就不会有发达的科学、幸福和从容。感谢真主的行为,我们可以通过现象观察和学习做事的方式。否则,每件事都将成为奇迹。事情和现象连续不断的变化让我们感觉到了它的复杂,唤醒我们去反思,哪个是科学里最基本的原则。相同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自己计划和安排我们的事情。如果我们不能确信明天太阳将会升起的话,那我们的生活将会是怎样的?

是谁拥有如此完美的品质,并希望知道它们或者使它们知道。真主拥有绝对的美和完美,独立于任何事物,不需要任何事物。他有神圣、超越宇宙的爱,有神圣的愿望去证明他的美和完美。如果他直接的显示了他的名义和品质,我们是不能承受的。因此他把自己隐藏在理由和法则的背后,循序渐进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的范围内,所以我们可以和他们建立连接,反省和感知他们,这种渐进的神圣的名誉和品质的显示也是我们好奇心的一个原因并为此而感到惊讶。

这四个方面仅仅是为什么真主通过理由和法则来显示自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