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愛是創造的本質

作者 法土拉‧葛 上 . 發表在 關於寬容的文章、講演及訪談

會員評等:  / 0
佳 

人類最值得驕傲的東西就是人的愛與感情。 "Habib Allah" (真主的摯愛者)便是人的另一個名字。 "habib" 除了有「愛人者」之意,也有「被愛者」的意思,因此 "Habib Allah" 便同時有「愛真主者」與「真主所愛者」的涵義。蘇非 (Sufi )大師像拉巴尼 (Imam Rabani )、梅夫拉那.哈利德 ( Mawlana Khalid ) 及達拉維 (Shah Waliy Allah al-Dahlawi ),即力陳愛是精神旅程的終點站。

真主創造宇宙,將之作為祂對造化(尤其是人類)之愛的體現,而伊斯蘭就是由這份大愛編成的織毯。按白第伍札曼( Bediuzzaman )之言,愛是創造的本質。就如同母親的愛和熱情,能令一位外科醫生為她動手術好救回她的兒子或女兒的生命;倘若需要,「吉哈德」( Jihad )並不排除用戰爭來維持基本人權(如生命與宗教自由權)。然而吉哈德也絕非單指戰爭,雖然有些人總是宣稱它只有這麼一個意義。

曾經有個朋友跟我說:「倘若不考慮信仰,幾乎沒有例外地你會遇見每一個人,而這便打破了穆斯林的緊張狀況。但是,喜歡那些在真主之道上應該被喜歡 的,並且不喜歡那些在真主之道上不應被喜歡的,也同樣是伊斯蘭的原則。」而事實上,這個原則經常遭到誤解,因為在伊斯蘭裡,根據真主之道上愛的規則,所有 造化都應被愛。所謂「真主之道上不應被喜歡」並不適用於人類本身,它針對的是感覺、思想及特質。因此,我們不應喜愛像不道德、不信及多神信仰這些東西,而 不是不喜愛從事這些事的人。真主創造的人類是高貴的,每個人在某種程度上也分享著這種高貴。真主的使者曾在一個猶太人的葬禮行伍經過時起身致敬。當有人提 醒他那位死者是猶太人時,先知回答:「但他也是人啊!」他藉此闡明伊斯蘭所賦予人類的價值。

而這亦顯示我們的先知對每個人是懷著多麼高的敬意啊!基於上述,一些自稱涉入恐怖活動的穆斯林個人或機構,是不能被置於伊斯蘭範疇裡的。因為他們參 加的原因只能追溯到他們自身、其錯誤的解讀及其他因素與動機。伊斯蘭並不支持恐怖活動,試問,真正了解其宗教的穆斯林又如何會成為一個恐怖份子呢?

在這個架構中,如果我們排除一些特定的時期或人物,則土耳其對伊斯蘭的解釋是正確且正面的,它尊敬所有開放讓人解釋的議題。如果我們能夠在全球傳佈 這些英雄:尼亞茲.密斯里( Niyazi Misri )、優努思.艾姆雷( Yunus Emre )及魯米( Mawlana Rumi )對愛的體會,又如果我們可以將他們關於愛、對話、及寬容的訊息傳遞給那些渴求它的人,相信每個人必會跑向我們所代表的愛、和平及寬容的光環裡。

先知禁止口頭上的咒罵,此即伊斯蘭對寬容的定義。例如,儘管先知多方努力,阿布.賈赫勒( Abu Jahl )在死前仍未皈依伊斯蘭。而他對先知的不信與憎恨為他博得一個臭名:「無知與無恥之父」。也因他不屈不撓地反對伊斯蘭,穆斯林無不視其為眼中釘。儘管他如 此為敵,先知卻仍總是警告門徒們不要為阿布.賈赫勒貼上這種貶抑的標籤。有一回,阿布.賈赫勒的兒子伊克利瑪( Ikrima )出現在門徒的聚會上,先知當即告誡一位門徒不可傷害、侮辱阿布.賈赫勒。他說:「不要藉由批評別人的父親來傷害他人。」另外一次他則說:「咒罵你們的父 母是一項大罪。」結果有門徒問他:「真主的使者啊!難道會有人咒罵他們的父母嗎?」那「眾先知的王」答道:「當有人咒罵另一人的父親而另一人也回罵他的父 親時,當有人咒罵另一人的母親而另一個亦對他做同樣的事時,他們已是在咒罵他們的父母了。」( Muslim, Sahih , "Iman," 145; Tirmidhi, Sunan , "Birr," 4. )

只要一提到對別人心懷敬意時,我們慈憫的先知(願和平與福賜降臨予他)便是如此不知節制地敏感。因此當某些今天的穆斯林根據宗教的基礎為其引起爭端的行為辯解時,他們只是暴露出自己對伊斯蘭是多麼地不了解,因為仇恨和敵意在伊斯蘭裡是完全沒有餘地的。

《古蘭經》裡亦是大聲疾呼著原諒與寬容。第三章一百三十四節即談到順服的人們:「他們嚥下怒火,原諒人們。真主是喜愛行善者的。」換句話說,當穆斯 林受到口頭上的辱罵與攻詰時不會報復。就如優努思所言,如果可能的話,他們行事就彷彿無手無舌頭回應之人,或像是無心怨恨之人。他們嚥下他們的怒氣,闔上 眼睛不去看別人的錯誤。這句經文中所選的字辭極有意義。 "kezm" 這個字譯成「吞嚥」,意謂要吞下像針那樣不能吞的東西; "kzm" 則意指把憤怒吞下之人。而當提到信道者的特質時,另一句經文又說:「他們聽到惡言的時候謙遜地走開。」( 25:72 )

當我們凝視真主使者備極讚譽的一生時,我們會看到他總是力行《古蘭經》裡的訓示。例如,有個門徒後悔犯錯,他承認道:「我犯了私通之罪。不管我會受 到什麼懲罰,請處罰我吧!洗淨我吧!」結果「眾先知的王」說:「回去吧!為你犯的錯誤懊悔吧!因為真主原諒所有的過錯。」另一次,一個門徒向真主的使者抱 怨有人偷了他的東西。但當刑罰就要被執行時,那門徒忽然說:「我改變心意了!我不想追訴我的案子了。我原諒這個人。」穆罕默德問道:「那你為什麼要把這件 事送上法庭呢?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原諒他呢?」

當我們從原典上讀到這個例子時,就能清楚知道那些帶著憎恨行事之人、那些以怨恨看待自己以外之人的人、以及那些抹黑別人、說別人是不信者的人,他們 用的方法都不是伊斯蘭的,因為伊斯蘭是愛與寬容的宗教。擁有愛與感情的穆斯林,會避免參與恐怖活動,且對任何人事物都不懷敵意與仇恨。 (S. Camci, Dr K. Unal, Hosgoru ve Diyalog Ikilimi , Merkur Yayinlari, Izmir 1999, pp. 104-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