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期盼中的先知

作者 法土拉‧葛 上 . 發表在 期盼中的先知

會員評等:  / 0
佳 

由於有關先知到來的預言很多,故大家都在等候先知穆罕默德的到來。在那個人類的黑暗時代裡,人們期盼先知的到來可以摧毀不信道,並且帶領世界進入一個新時 代。猶太教及基督教雖然初創時也是天啟的宗教,但已不能再帶給人們什麼。那些精研經典、胸無偏見之人,特別像巴希拉僧侶那樣的人,都在期盼著先知的到來。

許多在麥加的人也是一樣,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烏瑪爾.伊本.哈塔布('Umar Ibn al-Khattab)的叔父宰德.伊本.阿默爾(Zayd ibn 'Amr)。他拒絕拜偶像,寧願過著純潔的生活,並常常曉論大眾:「膜拜偶像對你們並無好處,我知道有一個宗教將很快地被宣揚及傳佈,離現在不過幾年而已,但我不知自己是否活得夠長,能夠親眼得見這個宗教的來臨。」

根據阿默爾.伊本.拉比亞('Amr ibn Rabi'a)的話,宰德曾經對等待中的先知作了詳述:

我在等待一位即將來臨的先知。他將在易司馬儀的子孫和阿布杜拉.穆塔里布的孫子中出現。他中等身材,不高也不矮,頭髮不捲也不直。他的名字是阿赫默德(Ahmad),出身地是麥加。他的族人將會迫使他離開麥加,而他將移居至雅斯里布(Yathrib,即麥地那),他的宗教在那兒將張揚傳佈。我曾經四處旅行尋找易卜拉欣的宗教,但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學者們都告訴我說等待他。他將是最後一位先知,在他之後即無先知。也許我無法長命看到他的來臨,但我深信他不移。

宰德在這番介紹的最後告訴阿默爾.伊本.拉比亞說:「如果你可以活到看到他來,為我歡迎他。」多年後先知穆罕默德奉命成為先知,阿默爾.伊本.拉比亞對先知宣佈他的真信,並對先知傳達從前宰德講的話,傳遞其歡迎之意。先知穆罕默德也回禮答謝,並說:「我在天堂裡看到宰德,他拖曳著長袍。」[1]

另一位尋找真理的人叫瓦拉格.伊本.諾法勒(Waraqa ibn Nawfal),他是先知穆罕默德妻子哈蒂嘉的堂兄弟,也是一位基督教學者。當第一次天啟降臨時,哈蒂嘉告訴瓦拉格發生了什麼事,瓦拉格回答:「穆罕默德是個誠信之人,他看到的就是在奉命成為先知時發生的事,降示給他的就是天使吉布利里,他也曾降示給穆薩與爾撒。穆罕默德將是一位先知,如果我能活著看到他來,我必確信他,幫助他。」[2]

另一位尋找最後先知的是猶太人阿布杜拉.伊本.薩拉姆。猶太人對他非常信任,稱他為「主人,主人之子」。其偉大德操甚至可與先知穆罕默德的偉大門徒阿布.巴克爾與烏瑪爾相比。真主相信他的證言足以代表一個民族之聲。《古蘭經》第四十六章第十節云:

你說:「你們告訴我吧!如果《古蘭經》是從真主那裡降示的,而你們不信它——以色列後裔中的一個見證者,已作證蘇非的一位偉大聖哲其相似而信奉之,你們卻不屑信奉——那末,誰比你們更迷誤呢?真主必定不引導不義的民眾。」

這位偉大的門徒亦敘述其心目中的先知:

當真主的使者移居至麥地那時,我如同其他人一樣前去看他。當我進入時,他正坐在眾人之中,說著:「把食物分給他人,招待他們。」他的演說是如此溫馨,臉龐是這麼迷人,我不[3]禁告訴自己:「我向真主發誓,有這樣臉龐的人一定不說謊,毫無遲疑的,我立刻確信他。」

那個時代的猶太人及基督徒即相信真主的使者,如《古蘭經》所述,他們承認他就跟承認自己的兒子般確信不移。(第二十二章一百四十六節)烏瑪爾在皈依伊斯蘭之後問阿布杜拉.伊本.薩拉姆是否識得真主的使者?薩拉姆回答:「我認得他。」又說:「我或許會懷疑自己的孩子、妻子欺騙我;但我對真主的使者是最後一位先知則確信不移。」[4]

雖然有些猶太人和基督徒承認穆罕默德,但大多數人仍出於偏見和嫉妒不承認他。《古蘭經》第二章八十九節云:

當一部經典能證實他們所有的經典,從真主降臨他們的時候,﹙他們不信它﹚。以前他們常常祈禱,希望借它來克服不信道者,然而當他們業已認識的真理降臨他們的時候,他們不信它。故真主的棄絕加於不信道者。

薩拉姆在皈依伊斯蘭後告訴真主的使者:「真主的使者啊!把我藏在一個角落,然後把麥地那所有的猶太學者集合起來,問我和我父親的形象如何?如果評價是好的,再讓我出來宣佈我的改信。」真主的使者接受他的建議。

當這些猶太學者雲集在一處時,先知穆罕默德問他們對薩拉姆及其父親的印象如何?所有人都回答:「他們是我們之中最有學問和最高貴之人。」先知穆罕默德又問他們:「如果他們確信我如何?」他們回答:「那是不可能的!」正在此時,薩拉姆走出來宣布他的信仰,此時猶太學者突然臉色一變改口說:「薩拉姆是找們之中最邪惡之人,而且是最邪惡之人的兒子。」[5]

先知穆罕默德是人們找了幾世紀的人,賽爾曼.法利西(Salman al-Farisi)即為尋覓者之一。早年他是波斯拜火教的一位僧侶,為了尋找永恒真理,他懷著熾熱之心離開家鄉出外訪尋。他曾經在擁抱伊斯蘭之前服侍數位基督教僧侶,而他所服侍的最後一位在臨終前對他說:

孩子,我死後已無人可將你託付。不過根據我們從書上唸到的,最後一位先知即將到來,他將帶著易卜拉欣的信條來,而且將在易卜拉欣移居的地方出現。雖然如此,他將移到其他地方並定居下來。他所擁有的先知本質帶有明顯的徵象,舉例來說,他將不吃作為施捨的食物,但接受禮物;而先知本質的印記在他的雙肩上。

現在我們聽聽賽爾曼如何講他的故事:

我參加了一個車隊前往那個僧侶告訴我的地方去。當到達瓦第.古拉(Wadi al-Qura')那個地方時,他們把我賣給一個猶太人為奴。當我看到椰棗園時,我想先知或許會移至這個地方。後來當我在那兒工作時,另一個從古萊札部落(Banu Qurayza)來的猶太人買了我,並把我帶到麥地那。我於是又在他的椰棗園中工作,但卻連一點關於真主使者的消息也沒有。一日當我在園中收穫椰棗時,我猶太主人的一個堂兄弟慌慌張張地跑來。他生氣地說:「可惡!人們在卡巴(Qaba)集中起來。有一個人從麥加來,他自稱奉命為聖,人們相信他是真主的先知。」

我開始興奮地發抖,爬下樹來問道:「你們在說什麼?」我主人看到我高興的模樣,便用手背打了我一巴掌說:「那不關你的事,去做事!」

同一天,當日落之時,我趕去卡巴,帶著食物想施捨給他。但真主的使者沒有碰,反而對四周的人說:「你們自取吧!」我告訴自己這是第一個徵象。一會兒,我找到一個機會給他一些東西當作禮物,他收下來並且與門徒們共食,我告訴自己這是第二個徵象。

我曾經參加過一個過世門徒的葬禮,我靠近真主的使者,在與他打招呼後,我故意站在他背後,希望能看到先知本質的印記。當時他的肩膀裸露,我看到了那個基督徒僧侶描述的印記。這時我不禁流淚親吻那印記,並將自己的故事告訴真主的使者,他很高興並且要門徒們都來聽我的故事。[6]

誠心誠意尋找他的人都找得到他。那些仍對惡事執迷不悟的人終必陷入不信道和偽善的深淵中。穆吉拉.伊本.秀阿巴(Mughira ibn Shu'ba)說:

有一天我跟阿布.賈赫勒(Abu Jahl)在麥加,真主的使者來到並且邀請我們加入伊斯蘭。阿布.賈赫勒反駁道:「如果他日我們到了真主那兒證實你今日確實是在履行先知的工作,那我們就信伊斯蘭。現在請你離開吧!」當真主的使者離開後,我問阿布.賈赫勒他承不承認穆罕默德是先知?他說承認。又說:「我知道他確是一個先知,但我們在各方面都跟哈希米家族(the Hashimites)競爭,他們曾經誇耀提供飲水及食物給朝覲者,現在如果他們又誇耀有了一位先知,那我將無法忍受。」[7]

聰明的人們如果不含偏見而不擇惡固執的話,最終一定會確信真主的使者和伊斯蘭。真主曾對他神聖的使者說過:「我確已知道:他們所說的話必使你悲傷。他們不是否認你,那些不義的人,是在否認真主的跡象。」(《古蘭經》第六章三十三節)

既然所有人都喚他為「阿敏」(al-Amin,即可信靠者),則他們怎能譴責真主的使者撒謊呢?他最敵對之人烏特巴.伊本.阿比.拉比亞('Utba ibn Abi Rabi'a)即可以證明縱使是他的敵人也都承認他的誠信。

當時古萊氏的領袖集會商討如何制止伊斯蘭的傳佈。他們派烏特巴前去說服穆罕默德停止傳播天啟。烏特巴問先知穆罕默德:「誰比較好?是你穆罕默德還是你父親呢?」先知穆罕默德沒有回答而保持緘默,因為沈默是對這種無聊問題的最好回應。烏特巴又說:「如果你父親比你好,他不能接受你現在傳佈的宗教;而如果你比你父親好,那我準備聽聽你要說什麼?」

先知穆罕默德問道:「這就是你要說的嗎?」烏特巴說是的,然後便不再言語。先知穆罕默德於是跪下來開始頌讀《古蘭經》第四十一章〈奉綏來特〉,當他唱到「如果他們退避,你就說:「我警告你們一種刑罰,它像阿德人和賽莫德人所受的刑罰一樣。」(第十三節)時,烏特巴好像得了熱病般開始顫抖。他把手放在先知穆罕默德的嘴唇上說:「請停止,看在你所相信的真主份上。」之後烏特巴滿臉困惑地回去了。

古萊氏的領袖們焦急地等待他,深怕烏特巴也會接受伊斯蘭。阿布.賈赫勒去敲他的門,當被准許進入後,他大發雷霆說:「我聽說穆罕默德很大方地招待你,為求回報,你信了伊斯蘭,人們都這麼說。」聽完這話,烏特巴也很生氣地說:

你知道他不必招待我的,我比你們誰都富有,是他的話觸動了我。那些話既不是詩句,也不像那些勸詞,我不知該如何回應。當我聽他的頌讀時,我突然害怕阿德人和賽莫德人的禍會臨到我們頭上。[8]

他們長久以來就在期待一位先知。而大家都知道阿敏的人格,無人聽過他說謊,大家都為他的人格及《古蘭經》的流暢所傾倒;然礙於自尊、驕傲、嫉妒或對立,他們就是沒法放下身段皈依伊斯蘭,也沒法在習慣及生活型態上接受真主使者所帶來的訊息。天下不是一直都有這種明知真理卻仍執迷不信道的人嗎?


[1] Ibn Kathir, Al-'Bidaya, 2: 223.
[2] Bukhari, "Bad'u al-Wahy," 3.
[3] Ibn Hanbal, 5: 451.
[4] Ibn Kathir, Mukhtasar Tafsir Ibn al-Kathir, 1: 140.
[5] Bukhari, Al-Anbiya', "Bab Khalq Adam,"2.
[6] Ibn Hisham, 1: 228-234.
[7] Al-Hindi, 14: 39-40; Ibn Kathir, Al-'Bidaya, 3: 83.
[8] Ibn Kathir, Al-'Bidaya, 3: 80-81; Ibn Hisham, 1: 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