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終結種族歧視

作者 法土拉‧葛 上 . 發表在 普世的領袖

會員評等:  / 0
佳 

種族歧視可謂我們這代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大家應該都已聽說過非洲黑人是如何被裝在特別設計的船艙中、有如家畜一般地被運送至大西洋的另一端。他們成為奴隸,被迫改掉原有的姓名、宗教和語言,甚至不敢期盼能有真正的自由,他們被拒於所有人權之外。西方對待非西方人的態度直到最近仍未有大變。因此,非洲人的政治和社會情況,甚至是他們住在西方地區、混雜在非黑人的美國人與歐洲人間的子孫後代,理論上雖都是享有平等權的公民,但實際上卻仍維持在次等(甚至是低等)公民的地位。

當使者被舉為先知時,種族歧視正包裹在部落主義的糖衣中,於麥加城裡泛濫。古萊氏認為他們自己(最特出的)與阿拉伯人(一般而言)優於其他民族。但使者卻帶著神聖天啟向眾人宣稱:「阿拉伯人並沒有比非阿拉伯人優秀,白人也不比黑人高等。」[1]因為「在真主看來,你們中最尊貴者,是你們中最敬畏者。」(《古蘭經》第四十九章十三節);而「即使由一位阿比西尼亞的黑人穆斯林統治全穆斯林,他的是應該被服從的。」[2]

使者如此成功地根除以膚色為基準的種族主義與歧視。舉例來說,烏瑪爾談及黑人比拉勒時說:「比拉勒是我們的主人,他也是被我們的主人阿布.巴克爾解放成自由身的。」[3]當天啟尚未禁止領養時,先知所解放的黑奴宰德.伊本.哈里沙即為他的養子。先知使其與蕾娜卜.賓特.加赫須完婚,而蕾娜卜是最顯貴的(非黑人)阿拉伯與穆斯林婦女之一。除此,他在與拜占庭之戰中指派宰德指揮穆斯林軍隊,即便當時軍隊中尚包括有如阿布.巴克爾、烏瑪爾、加法爾(使者的表兄弟)與哈利德.伊本.瓦立德(當時最為所向無敵的將軍)等門徒中的領導人物在內。[4]

臨終前,他亦指派宰德之子烏撒瑪統領其所組織好的軍隊。那時包括在軍隊中的領袖有阿布.巴克爾、烏瑪爾、哈利德、阿布.烏拜德、塔勒哈和祖拜爾。穆斯林們內心深處所建立的觀念是,優越並非立基於家世、膚色或血統,而是以正直及對真主的奉獻來取決的。

烏瑪爾在擔任哈里發時期,曾付給烏撒瑪比自己兒子阿布杜拉(Abd Allah)更高的薪水。當他的兒子詢問原因時,烏瑪爾回答說:「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知道使者愛他的父親更勝於我,他愛烏撒瑪也必定勝過愛你。」[5]


[1] Ibn Hanbal, 5: 441.
[2] Muslim, "Imara," 37.
[3] Ibn Hajar, Al-Isaba, 1: 165.
[4] Muslim, "Fada'il al-Sahaba," 63.
[5] Ibn Sa'd, 4: 70; Ibn Hajar, Al-Isaba, 1: 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