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一次明顯的勝利:胡代比亞條約

作者 法土拉‧葛 上 . 發表在 普世的領袖

會員評等:  / 0
佳 

使者是個果斷之人。他在將其計劃與決定付諸行動時從未有過絲毫遲疑,因為遲疑可能會擾亂並挫折跟隨者的銳氣。使者總是三思而行,且詢問過他人的意見。但是 一旦他決定或計劃好某些事,便會立刻執行,再不會有第二個想法或理由後悔其所下的決定。行動前,他會採取必要的預防措施,考慮所有可能性,且向遇得到的任 何專家請益。而由其決定而來的最後結局,即為其致勝以及為何門徒們會全心跟隨他的重要原因。

胡代比亞條約是個值得細細推敲的事件。使者告訴他的門徒們,他夢見他們不日將會理好了頭、剪好了頭髮、毫髮無傷地進入麥加的神聖清真寺。他的門徒們,尤其是遷士們,聽了之後無不興高采烈。那年,先知帶者一千五百名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穿者朝覲服色的男子,出發前往麥加。

古萊氏族接獲消息,便與結盟的鄰近部落枕戈待旦,欲阻止穆斯林們靠近麥加。他們派出約二百名士兵,由哈利德.伊本.瓦立德、伊克利瑪.伊本.阿比.賈赫勒及庫拉.喀米姆(Qura' al-'Ghamim)領軍。當看見穆斯林們漸漸走近時,他們轉回麥加散播這個消息。而當穆斯林們到達離麥加僅十二哩處的胡代比亞時,使者告訴他們暫緩。然而當時的水已不敷眾人使用,先知便將一支箭丟入胡代比亞唯一的井裡,結果水源源不斷地開始湧出,注滿了整口井。每個人都喝了水,作了小淨,並將水灌滿他們的皮囊。[1]

由於麥加人拒絕讓穆斯林們進城,故使者派遣來自胡札阿部落(為穆斯林聯盟之一)的布代勒.伊本.瓦爾卡(Budayl ibn Warqa)去向麥加人宣告:穆斯林們只是來朝覲的,完全沒帶任何武器。而同樣地,古萊氏亦回派烏爾瓦.伊本.馬斯悟德.札卡菲('Urwa ibn Mas'ud al-Thaqafi)到穆斯林那兒。烏爾瓦面見使者時,試圖揪起使者的鬍子以示嘲弄之意。一旁的穆吉拉.伊本.秀阿巴立刻拍開烏爾瓦的手說,假如烏爾瓦敢再造次,他必會砍掉烏爾瓦的手,因為他的手是不潔的。

穆吉拉是烏爾瓦的表兄弟,當時其歸信伊斯蘭約莫二個月。事實上不過就是幾個月前,烏爾瓦才為穆吉拉所犯的罪過支付過「血金」。伊斯蘭改變穆吉拉何其多啊!門徒們對他們理想的切實執行,與對使者的誠心熱愛使烏爾瓦深受震撼。他跑回去向古萊氏人說:「我拜訪過霍司祿、凱撒及尼格斯。他們的臣民沒有一個像穆罕默德的門徒們對他一樣那般熱愛與奉獻。我建議你們不要和他鬥了。」[2]

然而古萊氏人對其忠告全不留心。在烏爾瓦回去之後,使者又派遣了哈拉什.伊本.烏邁耶(Kharash ibn Umayya)過去,想當然耳,他仍遭古萊氏人拒之千里。繼哈拉什後,則是烏斯曼.伊本.阿方('Uthman ibn al-'Affan),古萊氏族中有許多權貴之人皆為其親戚。結果來交涉和談的烏斯曼卻被麥加人拘禁起來。當他無法如期返回時,有關他已被殺害的謠言立時甚囂塵上。當此時刻,先知坐在樹下,與門徒們起誓:他們將會一起戰鬥到最後一秒鐘。而他亦代表缺席的烏斯曼盟誓。[3]眾人之中,只有躲在駱駝之後的賈德.伊本.凱斯(Jadd ibn Qays)沒有參與誓言。

天啟對此景況有如下描述:

真主確已喜悅信士們。當時,他們在那棵樹下與你訂約,他已知道他們的心事,故降鎮靜於他們,並報酬他們臨近的勝利。(《古蘭經》第四十八章十八節)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黑壓壓的人群忽焉如沙塵般出現在遠方。這群人竟是由蘇黑勒.伊本.阿默爾(Suhayl ibn 'Amr)率領的麥加代表團。使者一聞知此事,即告訴眾門徒:「情況將會解除。」因「蘇黑勒」為「容易、安樂」之意,他視此名為吉兆之象徵。最後,古萊氏人同意停戰,雙方簽訂了胡代比亞條約。

此條約明訂先知及門徒可以在明年進行朝覲,但不是今年,屆時麥加人將會撤出整個城市三天。除此亦規定雙方休戰十年,任何部族皆可自由加入或與任何他們希冀聯合的部族結盟。而原本隸屬古萊氏之臣民但逃至麥地那者,則必須被遣返。這最後一個條件實非平等的互惠條件,也因此在穆斯林陣營中引發反對聲浪。如烏瑪爾便對此感到極為震驚,並向先知提出質疑。然而,這個條件其實並不要緊,送回麥加的穆斯林雖然不可能直接宣揚伊斯蘭,但他們將是在麥加城中改變他們的媒介。

就在條約簽訂前,蘇黑勒之子阿布.占達勒(Abu Jandal)才剛剛逃抵麥地那要求加入穆斯林,當時的他身上還繫著鐵鍊。而現在使者卻必須含著眼淚將他送返。不過,使者也在其耳畔低聲道:「真主會很快地拯救你和那些和你一樣的人。」[4]

條約簽訂後不久,烏特巴.伊本.阿錫德('Utba ibn Asid,也被稱為阿布.巴席爾(Abu Basir))逃至麥地那。古萊氏於是派遣兩個人前來命他返回。但阿布.巴席爾卻在回麥加的途中逃脫了,而銜命而來的二人,一人被,一人重傷。礙於條約中的規定,使者仍舊不允許他留在麥地那。於是阿布.巴席爾轉往麥加往敘利亞途中的伊斯(Iyss)落腳。從此,被桎棝在麥加的穆斯林們紛紛加入阿布.阿席爾的行列。隨著這個據點的逐漸壯大,麥加人也嗅到了一股潛在勢力開始威脅其商路,也因之迫使他們要求使者取消條約中的相關規定,准許逃離的麥加人到麥地那去。[5]

《古蘭經》第四十八章第一節云:「我確已賞賜你一種明顯的勝利。」胡代比亞條約被稱之為「一次明顯的勝利」。以下即列舉幾個緣由來證明這個勝利的真實性:

.在多年交戰後簽訂此約,意謂著古萊氏已承認穆斯林們可以與他們平起平坐。實際上,古萊氏已然放棄爭鬥,只是他們自己不承認罷了。眼看著麥加人已將先知當作一位統治者平等對待時,如潮水般的皈依者也開始由阿拉伯半島的各處湧向麥地那。

.許多古萊氏人從條約帶來的和平中受益,他們所受到的益處最後都將反映在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上。如哈利德.伊本.瓦立德、阿默爾.伊本.阿斯、及烏斯曼.伊本.塔勒哈('Uthman ibn Talha)等,這批以軍事和政治長才著名的古萊氏領導人物都接受了伊斯蘭。烏斯曼是保管天房鑰匙之人,在征服麥加後,使者仍將此份光榮任務委任予他。

.古萊氏向來視天房為其獨有財產,拜訪天房者皆須支付貢金。然為遵守讓穆斯林一年後前來朝覲的約定,古萊氏對天房的壟斷特權也在不知不覺中劃下句點。貝都因族現在也才明白,古萊氏人實無權力宣稱他們對天房的獨占所有。

.當時也還有一些穆斯林男女住在麥加,但並非所有的麥地那人都知道他們是誰。有些人可能是奉使者之命潛伏在麥加暗中打探消息。所以當麥加發生嚴重戰鬥時,大獲全勝的穆斯林軍隊卻也許曾經誤殺他們。這種可能會在個人內心引發天人交戰的極度痛苦,抑或導致殉教、及努力辨別先知派去臥底之人的煩惱,也隨著這份條約的簽署隨風而逝,也避免了類似悲劇的發生。

《古蘭經》第四十八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即指出這項事實:

他曾制止他們對你們下手,也制止你們在戰勝他們之後在麥加山谷中對他們下手,真主是明察你們的行為的。他們不信道,並阻礙你們入禁寺,且阻止被扣留的犧牲達到它的已定的位置。若不為厭惡你們蹂躪你們所未認識的許多信道的男子和女子,而你們因此無知地犯罪,那麼,他不制止你們。真主制止你們,以便他使他所意欲者入於他的恩惠之中。假若他們是散居的,我必使他們中不信道的人們受痛苦的刑罰。

.隔年,先知進行小朝時,「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的呼喊聲響遍整個麥加城。紮營於阿布.古貝斯山上的古萊氏人,都聽到了這個代表伊斯蘭即將獲勝的預示。實際上,這正代表真主落實了祂所賜給其使者的美願憧憬:

真主確已昭示他的使者包含真理的夢兆,如果真主意欲,你們必定平安地進入禁寺,有的人剃頭,有的人剪短髮,你們將永不恐懼。真主知道你們所未知道的,故在那件事之前,先有一次臨近的勝利。(《古蘭經》第四十八章二十七節)

.條約的簽訂也令使者得空處理其他事情。簽約後,穆斯林們攻下固若金湯的猶太城堡亥巴爾。他們告訴猶太人,如不歸信伊斯蘭就得支付「吉茲耶」。這個戰役也令鄰近城邦與其他阿拉伯部族,對伊斯蘭邦國的日漸茁壯印象深刻。

穆斯林忠實地遵守條約規定;然而,與麥加人結盟的其中一個部落巴克爾部族,卻毀約攻打與先知結盟的胡札阿部族。西元六二九年十二月,使者終於率領一萬大軍邁向麥加,旋及於隔年新年的第一天,幾乎未遭反抗地拿下麥加城。天房的諸多偶像終被清除,而接下來的幾天中,全麥加人都接受了伊斯蘭。《古蘭經》對此終極勝利的原因記述如下:

他因正道和真教而派遣他的使者,以便他使真教勝過一切宗教。真主足為見證。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在他左右的人,對外道是莊嚴的,對教胞是慈祥的。你看他那鞠躬叩頭,要求真主的恩惠和喜悅,他們的標記就在他們的臉上,那是叩頭的效果。那是他們在《討拉特》中的譬喻。他們在《引支勒》中的譬喻,是他們像一棵莊稼,發出枝條,而他助它長大,而那枝條漸漸茁壯,終於固定在苗本上,使農夫欣賞。他將他們造成那樣,以便他借他們激怒外道。真主應許他們這等信道而且行善者,將蒙赦宥和重大的報酬。(第四十八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


[1] Muslim, Hadith No. 1834; Bukhari, 4: 256.
[2] Bukhari, 3: 180; Ibn Hanbal, 4: 324; Al-Tabari, Tarikh, 3: 75.
[3] Ibn Hisham, 3: 330.
[4] Ibn Hisham, 3: 321-333; Ibn Kathir, Al-Bidaya, 4: 188-193.
[5] Ibn Hisham, 3: 337-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