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對其族人的深知熟諳

作者 法土拉‧葛 上 . 發表在 普世的領袖

會員評等:  / 0
佳 
使者對其人民的了解比他們了解自己更多。阿默爾.伊本.阿巴札('Amr ibn 'Abatha)和阿布.宰爾一樣也是貝都因人。他來到麥加時遇見使者,粗魯地衝口問道:「你是什麼東西?」使者溫文有禮地答道:「真主的先知。」如是和 煦令阿默爾跪倒在地上向使者宣佈:「真主的使者啊!從現在開始我將跟隨您。」使者不欲阿默爾待在麥加,因為他將無法忍受那種施加在信道者身上的苦楚。所以 他告訴阿默爾:「回去你的部落吧!把伊斯蘭傳給他們。等到你聽到我勝利了,再回來加入我們。」

數年後,阿默爾來到麥地那的清真寺問道:「真主的使者,您還認得我嗎?」使者記憶力之敏銳實超乎常人(此亦為其先知本質的另一面向),他立刻答道:「你不就是那個我在麥加時來到我身邊的人嗎?我將你送回你的部落,並告訴你當你聽見我贏得勝利時再來加入我們。」[1]

筆者在前文已提及朱萊畢布的例子。[2]在歷經那次道德課程後,朱萊畢布成為一位誠實、純潔的年輕人。在使者的要求下,一個貴族家庭將女兒匹配給他。不久之後,朱萊畢布在一次戰役中奮勇殺死七名敵兵,最後捐軀沙場。當他的遺體被抬至使者面前時,使者將頭靠在朱萊畢布的膝蓋上,說:「真主啊!這個人就是我,我就是他。」[3]實際上,打從最初,使者便早已發覺了朱萊畢布本質中的美善,並預見其未來將為伊斯蘭付出。

征服亥巴爾一役更允許使者向人們展示其無人能出其右的伯樂之才,因他完全能夠辨認每位穆斯林的潛能、技藝與短處。當圍困亥巴爾久攻不下時,使者宣佈:「明天我要把旗幟交給一位愛真主及其使者、且真主及其使者亦喜愛他的人。」[4]由於這是一個至高的殊榮,所有門徒都急切地希望自己可以得到。然而使者卻將旗幟交給阿里;他完全無視阿里的年輕,純粹憑藉阿里優越的軍事與領導能力作判斷。結果阿里舉著旗子,征服了強固的軍事要塞亥巴爾。

凡是使者所委以任務者,都能成功地不辱使命。例如,使者形容哈利德.伊本.瓦立德為「真主之劍」,[5]因哈利德從未敗陣過。而除了像喀卡阿(Qa'qa'a)、漢姆札及薩阿德這樣所向無敵的猛將外,使者令烏撒瑪.伊本.宰德('Usama ibn Zayd)統領包括阿布.巴克爾、烏瑪爾、烏斯曼、塔勒哈以及薩阿德.伊本.阿比.瓦卡斯等穆斯林領袖人物在內的精銳軍隊。烏撒瑪是宰德(原為奴隸身份,後為使者解放成為自由人)之子,年約十七歲上下。其父曾在穆爾塔一役率領穆斯林軍隊對抗拜占庭大軍,最後犧牲性命。

使者與長他十五歲的哈蒂嘉結婚時年約二十五歲。他直到哈蒂嘉死時(時當其先知生涯的第十年),都未曾再娶進其他女子。他接下來所有的婚姻都發生在其五十三歲以後,而這與其使命實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每個妻子都有不同的特質與性情,如此便能將伊斯蘭中與婦女相關的規範,傳達給其他穆斯林婦女。每位妻子都是婦容懿德的導師。即使後代的領導人物如馬斯路格(Masruq)、塔伍斯.伊本.凱珊(Tawus ibn Qaysan)以及阿塔.伊本.拉巴赫('Ata' ibn Rabah),都受益於她們甚多。其中阿伊夏於聖訓學貢獻尤大,舉凡超過五千條關於使者的聖訓皆出自其口,而她亦是一位偉大的法學家。

接下來的事件更證明,使者於決斷上的智慧與長才決不僅只於婚姻事務。


[1] Muslim, "Musafirin," 294; Ibn Hanbal, 4: 112.

[2] 筆者曾於第一冊提及朱萊畢布的故事如下:某天,朱萊畢布請求使者允許其通姦,因他已無法控制自己。在場的人紛紛以不同的方式回應他。有些人嘲弄他,有些人拉他的長袍,有些人掄起拳頭想揍他。但慈悲的先知將他拉到一旁,開始和他說話:「你會讓別人和你的母親做這件事嗎?」這位年輕人回答道:「懇求你看在我父母的面子上饒恕我。真主的使者啊!我不會同意的。」先知說:「當然啦!沒有人會同意讓自己的母親受到這樣的屈辱。」

然後先知繼續再問同樣的問題,只是每次用「女兒」、「妻子」、「姊妹」、「姑姑」來代替「母親」這個字。朱萊畢布每次的回答都是不同意。在這一連串問題問完之後,朱萊畢布心中的慾念已完全消失。於是先知做了一次祈禱來完成這次「精神治療」。他伸出手按在朱萊畢布的心口上祈禱說:「真主啊!祈求您饒恕他,清淨他的心智,保護他的貞潔。」

[3] Muslim, "Fada'il al-Sahaba," 131.

[4] Bukhari, "Fada'il al-Ashab," 9; Muslim, "Fada'il al-Sahaba," 34.

[5] Bukhari, "Fada'il al-Ashab,"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