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的普世性

隨著時代和狀況的變遷,這個課題已成為法學上參考的第二個方法。例如,當海洋貿易尚未如此繁忙時,伊斯蘭、基督教及猶太教對海洋貿易皆無特定的法則。於是這些事務便參照伊斯蘭信仰、道德及生活方式之基本原則的「獨立判斷」(ijtihad)來處理。

時間與當下情況是闡釋《古蘭經》的重要工具。《古蘭經》宛如一朵玫瑰,每過一天就長出一片新花瓣,並永遠綻吐芬芳。為了發現其深度,在其重重面紗或層面中獲致珍寶,我們至少每二十五年就必須對它作一番新的詮釋。

哈乃斐(Hanafi)的理解與土耳其式的闡釋控馭了超過四分之三個伊斯蘭世界。這份理解於我而言極為寶貴。假如你喜歡,你可以稱它作「土 耳其式伊斯蘭」(Turkish Islam)。正如我沒有見到任何正統對這件事的阻礙,我認為它不會令某些人不快。實際上,我認為世界需要一個屬於每個人並能對其解釋、陳述之關於《古蘭 經》和「順納」(Sunna)的闡述。

從未建立國家的社會、對蘇非主義(Sufism)一無所知者、尚未經歷曾經建立大國之土耳其國族所面臨之事件者、以及未曾取得土耳其國族 所獲得之經驗者,皆無法真正以普世之名談論任何事。因此,當我們評估土耳其版本的伊斯蘭和經驗、以及為何它接受哈乃斐派的律法作為其帝國的正式法律時,就 應將伊斯蘭通史與土耳其史特別考慮進去。

「土耳其式伊斯蘭」是由在《古蘭經》和「順納」中可以找到之伊斯蘭主要和不變的原則、土耳其歷史中所採取之開放詮釋的形式、以及蘇非主義 所構成。蘇非主義在中亞與土耳其之突厥民族中的傳播,遠比其他穆斯林地區深遠。此即為何「土耳其式伊斯蘭」總是更加寬廣、更加深厚、更具寬容與廣納,並以 愛為基根的緣故了。如果我們可以將這股精神吹進現代世界的軀殼中,我衷心期盼它會獲得生命。

我們必須覆習我們對伊斯蘭的理解。伊斯蘭不是針對某個特定時期的宗教。白第伍札曼(Bediuzzaman)問道:「為什麼別人在這個世上前進而我們卻往後退呢?」自從伊斯蘭受到誤解、被不正確地實行、並被認知成屬於過去的簡單宗教後,現今的伊斯蘭世界即陷入堪憐之境。

身為穆斯林,我們必須問我們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必須把《古蘭經》和「順納」當作我們的主要源泉,並尊敬過去的偉大人物;當我們意識到我 們全都是時代的孩子時,就必須去質問過去和現在。我正在尋找思想的勞動者與研究者來建立伊斯蘭不變與變動間必要的平衡。去考慮法理規則上關於廢除、特殊 化、普遍化及限制的問題,便能以現代的理解將伊斯蘭呈現出來。伊斯蘭的前五個世紀即為充滿此種研究者與學者的時代。這個時期的思想自由是極為廣大的。唯有 在此種氛圍中,才會誔生偉大的學者與思想家。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2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