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瘋狂

凡是擁有權力和科技工具去滿足其貪婪、憎恨及復仇之心者,在一天之內帶來的破壞,可以和過去一世紀所發生的同樣多。他們僅憑一件事情能便毀壞看來最勢不可 擋的系統,並為其他事物交換它們。他們能夠毀去最屹立不搖的理念,為人們長久秉持的信仰設限,而在大眾傳媒的支持下,他們可以倒正為反。在人類的歷史上, 諸如個人榮譽、宗教、家庭生活及端正等道德價值,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期像現今那樣受到無情地嘲弄和撻伐。結果,我們處於混淆和混亂的紀元裡。明亮與黑暗, 純淨和汙染,美德與罪惡,希望與失望,全都混雜在一起。在先前的歷史中,崩毀與變革從沒有以如此的速度和規模發生。凡是反對混亂潮流之人,皆找不到機會表 達或陳述其改變中的立場。

這個時代最明顯的特徵是,正義持續為暴力而犧牲;自私自利取代所有的體貼,種族歧視在決定社會態度和關係時扮演了最優先的角色,暴力也成為解決民族 和國際歧異時唯一訴諸的工具。權力在事物的計劃藍圖中必定有其適當的位置,然而權力如果被當作解決問題的唯一或最有效的工具,那我們又何必被賦予像理性和 慈憫這般的秉性呢?過去所有的社會決意和軍事行動都不是基於信仰、知識、道德價值及健全的理性而出發,因而總無法在該領袖身後繼續下去。

當權力被用來為正義和健全的理性服務時,便可能有益於解決問題。然而,當權力受到野心和貪婪,抑或感覺和想法驅策時,往往就變成破壞工具。處置和擴 增權力的瘋狂曾令亞歷山大麾軍至亞洲;曾將拿破崙的天才帶往毀滅;並使希特勒成為最為人詛咒的屠夫。儘管已有前車之鑒,正義與聰慧仍然處於權力的支配下。

隱藏在可恨之理念和事件的混亂背後的,就是權力的濫用和過度評價。因此人類價值、合理以及對權利的尊重已因為訴諸暴力而被取代。混亂似乎將會持續到 那些少數握有大權之人服從正義的動機為止。唯有那個時刻,許多人才會從大混亂和紛爭中解脫,世界和事件才會撥雲見日地回復其清楚的模樣,而不再有任何圍籬 擋著它們。

如果被壓迫的人們為了在那個只有暴力才有權存活的世界中生存,那他們必須使自己從這種少數之中解脫出來,然後將權力置於正義支配下。

當我們從過去學習教訓時,必須知曉如何為我們自己準備一個可以渴望的未來。假如我們對未來懷抱希望,而不想沈淪至新的大紛爭之黑暗漩渦中,那就需要 為他人謀福的靈魂─為著他人而活,喜歡他人的快樂更甚於自己。唯有那些願意且能夠為人類福祉犧牲其自身者,才能拯救人類免於今日的大混亂與紛爭之中。

當如光一般擴散的理念,與愛和利他主義結合,且為大多數的人類所共享時,目前正吹襲全球的「風暴」,以及其所導致的傷痛就會終止。當與公正的規範和 均衡的自由合而為一的英雄理念─愛和利他主義,成為全球均衡的決定因素時,由國際關係引發之全世界的社會危機和大量問題也將獲得解決,而歡樂與悲傷間的平 衡、快樂與不幸也都將重整。

人類期待我們信道者能努力使其了解世界和平與和諧。每個為求達此目的之意圖和努力,每個支持正義與真理的行動,都是我們朝向真主時所採取之最受福賜 的步伐。每個步伐無論大小,都在新的、受期待的全球革新中扮演一個角色。我們可以把這樣的步伐想成水滴─它從未來的蔚藍海洋滴進我們的現今世界。而在那個 未來中,人性將會享有真正的幸福。我們現在便是依靠那個「備受福賜的時代將會來臨」的夢想而活。(Yeseren Düsünceler , Izmir 1996, pp. 155-158.)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2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