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政府的看法

您在一次談話中,以蘇格拉底的政府哲學起頭,勾繪出一幅不尋常的政府藍圖。當您考慮到這些所有的歷史看法時,您對政府的看法又是什麼?

如果我們凡是都從絕對美麗的層面去看時,就無法令我們自己免於吹毛求疵和猜疑。實際上永遠都不可能會有我們不能批評的系統存在。對於這種批評者,白第伍札曼( Bediüzzaman )說:「但願不是這樣!就算他們活了一千年,他們也找不到令其快樂的政府。」因為他對任何管理都不會高興。今天,有許多不同的偏激之人恰恰就是白第伍札曼所描述的那樣。他們完美地代表了這類型的理解。無人能令其快樂。就算我們的先知復生,他們也不知道他是誰,只知道就他所言認識他,然後他們也會批評他。事實上,如果他體現了永恒的《古蘭經》法則,他們仍不知道那就是《古蘭經》,他們也會批評它。如果他們現在不批評它,那是因為他們對它有信仰,即便是很表面的信仰。

在這個架構中,您會給予政府何種價值?

如果我們從凡事皆從相對美麗的觀點和相對的層面去看,則政府即有其必要價值。政府的存在,根據特定的法律系統,當然會有其價值。雖然憲法和法律在一個好或不好的管理上皆有它們自己的某些重要性,但真正的因素往往在於管理者本身。人類生命中所有問題的起始和終止都是人類本身。從此觀點看來,假如政府由好的人管理,那就會好。假如由更好的人管理,就會變得更好。假如再由受到正確引導的哈里發管理,那就完美了。然而,倘若現在沒有這樣的哈里發,而政府由現今的管理者掌管,那我們最好從這個角度去想─至少有政府好過什麼都沒有。

有些人批評您把政府神聖化了......

如果這樣的看法就是把政府神聖化,那這的確是我的看法。我視無政府為混亂。我認為軍隊、政府要員及維繫安全的勢力間的衝突會危及我們的榮耀、安全及尊嚴─簡言之,就是危及我們的生存。法律由權威落實。假設沒有權威,意圖就不過是一紙書面資料罷了。我們不應混淆地將國家、政府、國會、甚致政治當作攸關社群生活的機關。因此我們批評的是掌權者和政府要員,而不應將矛頭指向那些機關本身。

在此我想提出另一個要點:倘若光以破壞而不帶任何改善與彰顯何者較好的意圖為名發出批評,那定是百分百地具有殺傷力。它將招致失序、悲觀、對政府喪失信賴,最終導致大混亂。如果有些人稱這個意見為把政府神聖化,那他們實是不了解事情的本質。

當然,居政府首位者,我較喜歡像阿布.巴克爾( Abu Bakr )那樣的人,他具有道德、美德、教養;他的目的是去確保國家的永續和生命;他從不思及自己的利益,只關心國家的福利。但是如果這是不可能的話,有個宗教上合法的意見是:「有些無法完全做到之事不應全部偏廢。」我無法和任何帶有以下想法的邏輯妥協:「如果不能完美,那我們就不應接受那不完美。讓它們下火獄去吧!」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2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