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公眾票選的嘲弄

對公眾票選的嘲弄

一旦要為公眾知識份子排名時,又怎能不詢問大眾的意見呢?而倘若您先前對您所感興趣之知識份子的信念、知識或偏見和一般大眾不符時,又該當如何?假如公眾票選出來的結果居然是一位您從未聽聞過的人物時,您會把他刊登在您新聞雜誌的首頁嗎?您會(為了補充自己和讀者的資訊)優先出面承認您對公眾知識份子的無知,然後準備一個資料夾來存放那些贏得比一般推測更多票數的人物嗎?

這正是美國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與英國雜誌《前景》(Prospect)的編輯部目前所面臨挑戰的問題;因為對他們來說,法土拉.葛蘭(Fethullah Gülen)是一位迄今乏人問津的土耳其知識份子,但他卻在他們最近舉辦的尋找當前世界百大領袖思想家排行榜中被選為世界頂尖知識份子第一名。

這兩個雜誌的編輯們應該要為這蜂擁而來的大量選票感到欣喜,抑或他們得質疑這些投給葛蘭的票的合法性?很顯然,《外交政策》選擇前者;但倘若我們相信《守護者》(Guardian)報紙所引用之《前景》抱怨葛蘭的支持者對此次投票「作了嘲弄」的報導,我們可知《前景》傾向選擇後者。

《前景》的編輯大衛.古哈爾特(David Goohart)將葛蘭的成功與土耳其「世俗民族主義國家統治集團與AK黨(公義發展黨)之伊斯蘭改革民主主義者間的衝突」聯想在一起,這個論點頗具啟發性。這個粗淺的分析與世俗民族主義國家統治集團在七月二十二日所面臨之AK黨在大選中的勝利是完全一樣的。公眾對選舉進行了一次嘲弄!假如古哈爾特發現他自己是這些對發生在不同但卻相似脈絡中之公眾投票抱持懷疑的土耳其反民主主義份子的幫兇時,該是何其不幸。

編輯們對葛蘭所獲得的支持大感驚奇。然而我想他們的驚奇並非來自於他們先前對葛蘭或其他人缺乏認識。這份百大候選人名單本來就是他們編纂的。請恕我直言,這份驚奇恐怕是因為他們以歐洲本位的角度來理解世界所致。「無論如何,我無法想像《前景》把法土拉.葛蘭的照片印在其雜誌封面上、將一位開明的穆斯林拱為世界頂尖公眾知識份子的景況。我猜《前景》將會回復一種非線上投票之更傳統的有效票選方式。」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在其個人部落格中如此寫道。(安德魯.基恩自稱為「當代網路評論家領袖」,他亦不時在報紙上發表獨立評論)

噢!這所有事情多麼令人熟悉啊!

這些言論不正回應著土耳其國家統治集團的那些菁英─世俗主義份子─民族主義份子所宣稱的「民主對土耳其而言實在太奢侈了」?

噢!讓我來為那五十萬張票(葛蘭所獲得的票數)說幾句話吧!

那些(即將)宣稱投票遭到挾持的人啊,倘若把時光拉回到1994年,葛蘭的佈道會可以吸引超過十萬個聽眾。反觀這名單上令人尊敬的學者們,可能在今天連一千個聽眾都召集不到。我們不就是在票選公眾知識份子嗎?

這兩個雜誌的編輯們啊,請不要只刊登結果,請把每一位候選人所獲得之選票的地域分佈也刊登出來。你們將會看到葛蘭的受歡迎度並不只限於土耳其。畢竟,就在一個月前,他的支持者才剛在土耳其舉辦的土耳其語奧林匹亞賽中召集了一百一十個國家的參賽者。問問你們的IT部門吧,如果你們覺得這不可能。他們也將告訴你們他們會記錄每台參與投票之電腦的IP位置,因此不可能有所謂的挾持發生。

葛蘭的支持者啊,你們真該慚愧!你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嗎?儘管《外交政策》認為你們是「典型受過教育的、具有高度行動力的穆斯林」,但這個微小的票數顯示出你們對電腦和網路媒體的不熟悉。你們要清楚知道,你們必須為其他人對你們的觀感負責。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0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