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洗清葛蘭的罪名

最高法院刑事常務委員會(Supreme Court of Appeals Penal General Committee)已對安卡拉第十一號重案刑事法庭(Ankara 11th Criminal Court)稍早對法土拉.葛蘭(Fethullah Gülen)的無罪宣判表示支持。

該委員會於昨日認可此無罪宣判案,葛蘭的追隨者與機構皆對此決議表示感謝。作家與記者基金會(Writers and Journalists Foundation/GYV)會長哈倫.托卡克(Harun Tokak)告訴《今日時報》(Today's Zaman)說這個判決的到來對一般大眾是一種解脫:「此時此刻,我們非常需要一些好消息。」托卡克相信委員會的決定形同認可了他及其朋友們早就認識到的真相。

他說:「這些訴訟案原本就不該發生。我們很瞭解葛蘭先生,他的所做所為沒有一樣應該受到訴訟的。」

安卡拉第十一號重案刑事法庭在2006年5月5日所作的無罪宣判曾受到最高法院第九刑事庭(Ninth Penal Department)的質疑,但該庭於2008年3月5日無異議通過此案。於是最高法院首席檢查官阿布杜拉赫曼.亞勒琛卡亞(Abdurrahman Yalçınkaya)決定將此案移交最高法院刑事常務委員會─此機構為審理刑事案件之最高法律機關。該委員會昨天決定駁回該首席檢查官的建議,允許取消葛蘭的所有訴訟。該委員會的決定意謂著在同樣的狀況下,針對葛蘭的各種指控都不再成立,除非該首席檢查官聲稱葛蘭仍在從事那些罪行。葛蘭被指控「為改變國家之世俗體制而建立非法組織,意圖建立按照宗教規範治國的政府」。此訴訟案始於2000年8月31日,所依據的法源是「反恐怖主義法案」第3713號(Anti-Terrorism Law, No.3713)。昨日的決議不僅洗清葛蘭的這些訴訟, 還駁回了亞勒琛卡亞的建請─該訴訟案原先應要根據「土耳其刑事法」第313條(Article 313 of the Turkish Criminal Law)關於「結社密謀犯罪」的規定來審理。

葛蘭所委託的律師阿布杜勒卡第爾.阿克索伊(Abdulkadir Aksoy)告訴《今日時報》:昨日的決定暗示了第313條也不適用於將來可能發生的任何訴訟。阿克索伊說該委員會的決議既不能讓葛蘭從2000年12月22號通過之特赦法案中獲益,也非根據法規而來。關於特赦法案,土耳其一般民眾皆以前首相布倫特.艾傑維特(Bülent Ecevit)之妻拉荷珊.艾傑維特(Rahşan Ecevit)的名字,通稱該法案為「拉荷珊特赦案」(Rahşan Pardon)。該法案給予犯人五年的考驗期,倘若其被上訴之罪行在這段期間內沒有再犯,即可取消訴訟。他說:「這是最高當局所認可之無罪宣判。葛蘭早就有機會從特赦法案中獲益,但他選擇維持訴案─他認為若他真有罪,他願接受懲罰,否則政府得宣判他無罪。」

專欄作家與知識份子阿里.布拉奇(Ali Bulaç)在《今日時報》上發表評論認為這個決議除了有助於維持國內平靜與社會安定,更能提昇土耳其在國際舞台上的形象:「葛蘭是土耳其在國際社會上的國寶之一。他長期以來在全世界推動土耳其形象。他正在幫助土耳其以主動的角色參與全球化過程,而非受人擺佈的配角。這樣的人不該被犧牲。而這個訴訟案已對大眾良知造成損害。如今,錯誤終於被修正了。」

經常評論訴訟案的葛蘭的助理─胡賽因.居雷爾傑(Hüseyin Gülerce)宣稱,昨日對葛蘭運動和土耳其法律體系來說,都是一個歷史上的重大日子。他說該決議將促進該運動的對話,並安撫不安。他在《今日時報》上發表評論道:「這些人曾參與過對話,他們將其教育志業推廣到全世界,但卻揹負此訴訟案的包袱。他們深知葛蘭絕對無罪,但其他人不知道。從現在開始,這個運動將有助於和平、對話及共存的價值發展得更自由,且更加神采奕奕。」

居雷爾傑也建議土耳其利用這個機會重新開啟對話活動─1997年2月28日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以宗教活動威脅世俗政體之未來為由,終止所有對話活動。他說:「我確定葛蘭將重新邀請那些曾經接受其邀請、坐在同一張桌子討論放下歧見、看重相似處的人們。這就是土耳其現在所需要的。我們民主的未來與和解脫不了關係。」他亦回想葛蘭於1994年在作家與記者基金會開幕典禮上發表的演講,葛蘭說:民主是一條不歸路。葛蘭最近也提及具有「精神面向」的民主形式─一種提供人們關於後世之需求的民主。居雷爾傑說:「這點尚未獲得討論。」但他補充道:「這個決議或許是開啟此種對話的窗戶。」

儘管布拉奇贊同2月28日的訴訟與對葛蘭毫無根據的指控之間確有關係,但他認為昨天的決議並不能被解讀為正式終結此訴訟案。他強調:「還有事情得做。誠然,這項決議會改善土耳其的司法形象及增加法官的可信賴度,但我們仍需等候土耳其政黨對此案的裁決。」

托卡克同意這項決議將令司法可信度耳目一新:「我們都需要法治與法律系統的有效運作。」

僅管司法將因這項決議而贏得人們的尊敬,然而居雷爾傑卻對葛蘭多年來所受到的評論感到不樂觀。他說:「某些特定圈子還是會繼續他們已經說了十年的話。他們將繼續進行意圖解讀(intention-reading)。」談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與《前景》 (Prospect)雜誌所合辦之世界頂尖二十大公眾知識份子票選活動,居雷爾傑抱怨說這些「圈子」並不樂意見到一位土耳其人佔據榜上的第一名。他說:「他們開始抱怨葛蘭所獲得的票數。他們會做和最高法院重案刑事法庭同樣的事。」

《外交政策》本週宣佈葛蘭獲選為世界頂尖當代公眾知識份子網路票選活動第一名的結果。

關於最高法院重案刑事法庭決議所引發的第一個討論,就是葛蘭是否會結束其在美國費城十年的流亡生活返回土耳其。當記者問及托卡克關於葛蘭的計劃時,托卡克說葛蘭的決定與常務委員會的判決無關。他說:「安卡拉第十一號刑事法庭對葛蘭的提告早已洗清了。只是沒有法律能保障他重回土耳其。到目前為止,他決定先按照其自己的考量與醫生的忠告留在那裡。我想他未來也會根據同樣的因素來決定其動向。」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0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