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生活
  • 彷 徨
  • 宗 教
  • 如果说宗教是“愚昧”人对未知事物的解释,那么宗教最终是否会变得毫无�

如果说宗教是“愚昧”人对未知事物的解释,那么宗教最终是否会变得毫无�

对于这个问题,那些不约而同、脱口而出说"是"的人,他们的观念大致如此:人们遇到一些无法解释、无法控制的自然现象,就说这是造物主的创造使然。或者说,对于那些有益的、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自然现象,人们总喜欢套上神圣的光环,更有甚者,奉为神明。他们还会举例子说,就是因为这个道理,恒河成了印度人的神明,尼罗河也成了埃及人的神明,而牛则是他们共同的神明。人们在身处危难之时总是要寻求安全,其方式就是敬���那些能够提供安全的批护者,或者安抚制造危险的祸害者。在有些文化中,神明被分为两种:善神和恶神。 善神是慈爱的,而恶神则是凶厉的。这种观点也被用来解释天堂和地狱,并最终得出结论说,宗教是中间阶层的美好幻想,是统治阶级手中的工具,用来掌控、操纵平民大众。换言之,在唯物论的说辞中,宗教就是麻醉人民的鸦片。本人反对这一观点,原因是:宗教并非是恐惧和理智缺乏的副产品。

在阿拉伯语中,宗教是"din",有顺从、报答、道路等多个意思。这些意思都是交织相关的。道路就是通过顺服而接近万能的主宰——安拉。在我们死后,要将自己一生中在这条道路上的所作所为一一道来。更准确的说,"宗教(din)"可以解释为"指导每个理智健全的人行善的、完整的神圣法则。"法律要将能够负法律责任的人和不能够负法律责任的人区分开来,同样道理,对宗教生活的要求是针对那些能够进行理智思考的人。宗教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能够思考,能够理解。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凭借自由意志顺从真主,也可以不顺从真主。要求顺从,但是并不强求。有人说,之所以有宗教,是因为在人类无法控制的领域中,有人类所期望的利益。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真正的宗教非但不否认、排斥自由意志,反而指出,自然受造化,就是为了使人类受益,并拓宽人类的潜力。同时也强调,通过运用真主赋予人类的自由,人类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

至于有人说宗教是理性不健全的产物,对此我不敢苟同。宗教主要是扎根于信仰之中。虽然我们依照理性可以推断出整个宇宙缔造者的存在,但是这种推断却是脆弱的、不可靠的。要树立对造物主的正确信仰,唯有通过真正先知的引导才能实现。真主赋予每个先知一些迹象(比如说奇迹),这些迹象可以确定真主对他们的任命。真主在派遣他的同时,下降给他的神圣经典,乃是最为重要的奇迹。无论他出生在哪里,我们都应当遵从天经,追随先知的信仰和行为。

世俗的掌权者往往前呼后拥、随者甚众,而且发号施令。为所欲为,而先知则非但不是如此,反而还要承受非同一般的艰难与痛苦。他们如果愿意放弃自己使命,那么就会应有尽有,然而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要求,没有任何指望。先知穆罕默德在登宵之夜亲临安拉的阙前,亲身经历了天堂的美妙绝伦和精神愉悦。然而,他依然选择返回人世,返回他的人民,忍受他们的迫害、侮辱和嘲讽。他不是一个追求生理和精神快乐的人,而是一个只为安拉而将自己献身于人类的人。

有人可能会问,是否任何人能够直接靠近真主并接收启示。这是不可能的。只有灵魂纯洁完美的人才能够接收到启示。只有真主选择了一个人并使他纯洁时,这个人才会有完美纯洁的灵魂,这时他才会具备先知的资格:真主从天仙和人类当中选择使者。 (22:75). 正如真主选择天仙吉伯利向使者传递消息,真主选择先知向人类教授真正的宗教。先知们都是一些人格纯正的人,而他们的伙伴们则又是一些出类拔萃的人,担负着向下一代传递宗教的重任。

有人说,人类在迎战困难和一些自然现象的过程中产生了宗教的需求。如果说这种观点有点根据的话,那也只是一种偶然。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困难过去以后,需求消失了,那么宗教也应当消失才对。等到下一个困难到来时再出现。但是伊斯兰并不局限于婚丧嫁娶等事务仪式,也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某一个人、某一群人的困难。伊斯兰贯穿于每个人、每个群体的全部生命历程。伊斯兰指引着、保护着我们的日常事务,甚至是那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务。每天,号召礼拜的传唤声,不分级别和标准,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这不是为了响应什么日蚀月缺,也不是为了响应风雨雷电,这是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信仰、从善的途径,是天启的生活方式。

我们的信仰是否持久,是否充满活力,取决于礼拜和善行。那些忽视自己的宗教义务的穆斯林,最终也只会夸夸其谈,说自己的前辈曾经过着多么多么严格的宗教生活。没有礼拜和善行的滋养,信仰最终是要死亡的。每天的五次礼拜,能够加强我们的信仰,并不断地确认我们和真主之间的誓约。只要我们以警醒的态度去礼拜,就会得到真主的认可,并增加我们的意志和能力,从而实现所有的义务。

伊斯兰包括一些能够归整我们日常生活的准则。例如,穆斯林在和他人的交往中、交易中,要通过正式的或者非正式的祷告,寻求安拉的认可。商业交易必须遵循神圣法律(教法),这是加强信仰的另一个要素。这样做了以后,穆斯林便超越了世俗的喜好,顺服了安拉的旨意。比如说,穆斯林必须向他们的客户讲明自己货物中的缺陷。这样做虽然有可能降低利润,甚至丢了生意,但是这样做会因为顺服真主而获得满足感,而且不会放纵自己的私欲。当他们祷告时,这种满足感会进一步加强自己的信仰以及和真主之间的盟约。

这一盟约是我们接近真主的现实手段。先知曾经让我们期望这样的结果。他曾经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三个人被困在一个山洞中,洞口的大石头挡住了他们的出路。他们向真主保证,只要能够活着走出这个山洞,他们就会做一件好事。虽然我们不能模仿先知的长相,但是我们可以,而且应该效仿先知的行为。我们这样做,是在向真主保证,如果他保护我们免遭火狱的惩罚,那我们就会如此行善。

伊斯兰还教导人们说,避免犯罪也是美德。通过严格律己或避免犯罪来追求美德、礼拜真主、记念真主、宣扬天启的法律与正义,这些都是伊斯兰的基本组成部分。这些部分构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真诚信仰,虔诚礼拜,记念真主,效仿先知,遵守天律(教律),都是阿拉伯语din 重要的、不可相互剥离的成分。

真主创造了人类作为他在地球上的代治者。由于真主是独一的、超绝万物的,他并不需要我们的崇拜。而我们却需要崇拜真主。我们这样做是通过他的意志,因为我们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正如古兰经所说,真主意欲我们过一种中正的生活。他向我们指明了一条清楚、正直的道路,这样我们就不会迷误。如果我们遵循这条正直的道路(古兰经),那我们就可以充分发展个人的和群体的潜力,获得真正的人道。

我们需要宗教。的确,如果能够理解我们真正的需求,那我们就会意识到、承认并开发我们先天的材质,以获得永久的幸福。

就连最聪明的哲学家都迷误了,而最平凡的穆斯林却过上了中正的生活,因为他们遵循着先知穆罕默德所指引的明确道路。的确,寻求真主的喜悦并以先知穆罕默德为榜样的穆斯林,能够过上最有成果的生活。这种生活符合真主造化于人的内在本性——积极有为、责任意识。

宗教并不是某些人捏造出来、用来控制他人或应付自然界的工具。真主因为他的慈爱而向人类启示了宗教,因为我们需要宗教,没有宗教就无法获得真正的人道。只有那些经过宗教体验和考验的人,才能够获得永久的幸福,成为后世中的与众不同者。使者说:"你们的马因为头上火焰般的鬃毛而出众超群,而后世中,我的民众那些在大小净中洗过的身体部位则会闪光发亮,他们因此而出众超群。"

天启宗教的明确道路包括主要原则和次要原则。在所有的天启宗教中,主要原则都是一样的,而次要原则却有所不同(如礼拜的方式和操行)。真主根据一个民族的普遍社会条件和能力,给他们制定一些礼拜的方式。

比如说,相信死后复生是每个宗教的重要教义,每一位先知都教导这一点。如果没有这一点,那么宗教就会沦为一种社会经济或心理学范畴的教条,无法止恶扬善。没有这一部分的信仰,人们就不会虔诚地礼拜真主,也不会为真主而真诚地放弃、牺牲。我们之所以具有很多美德,是因为我们相信"行一个蚂蚁重的善事者,将见其善报;行一个蚂蚁重的恶事者,将见其恶报。"(99:7-8)我们竭尽全力遵循真主的道路,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获得那一刻——见到真主,中间不隔任何障碍。

除了这些和谐统一的基本原则之外,真主还向我们降示了一些天律中的变化,即废除了以前的一些做法。这并不是说他改变了自己想法,而是表明在人类从婴儿期(先知亚当时期)向成熟期(先知穆罕默德时期)过度的过程中,真主的仁慈也在随着这个变化过程而变化。作为最后的,也是最为完美的天启宗教,伊斯兰将在全世界范围内流传开来,直到审判日到来。在伊斯兰之前的经典和法律即便还有其最初的纯洁性,但是已不再具有合法性,因为它们身上的来自真主的权威性,已经随着伊斯兰的降临而被废除了。

总而言之,真正的宗教应当是天启与天律的集大成者,是我们获得今世和来世幸福的途径。我们的和平与幸福有赖于我们是否过着一种宗教生活,因为只有通过宗教才能够全身心地符合规律。只有宗教才能够使我们有可能获得天堂,见到真主。任何人类所制造的文明,无论其有多么先进,都无法取得这样的成就。

Pin It
  • 上创建。
Copyright © 2020 法土拉.葛兰正式网站. 版权所有
fgulen.com是Fethullah葛兰,土耳其著名的学者和智力上的官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