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任何合理的证据证明这个盟约真正的发生过呢?

许多事情是很难去解释理由的,然而,这类可能发生的事情仍然在被提及。实事上,我们无法拒绝真主已定制好的的任何事情。

实质上,伟大的真主以多种方式与他的被造物交流。当我们与其它人交流时,也可以用各种不同的途径与模式来进行。除文字外,我们有不同的外在的与内在的体官-思想感情、知觉、大脑与灵魂都可以与他人交流。有时候我们凭借自己的内心与大脑与自己交流。这种说话,无需发言,但是,它与灵魂或是自身息息相关。与此同时,我们也使用这种无声的音符与他人进行交流。

有时,我们在梦中所说所听并与他人交流。但是,(旁边)清醒之人他们并听不到什么,当我们从梦中醒来后,可以告诉给他们我们在梦中所说的与听到的事情。所以这是另外一种形式地谈话。

部分清醒的人可以用他们心灵和思想的(眼睛)看到事物的外观和内在,并将其讲述给其他的人。唯物主义者不会相信这种事情,或许会说这些人有幻觉。没有关系,就让他们去说吧!但是,我们深信不疑的是使者之一的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特性则是被(安拉)准许他透过思想与其它领域洞察到事物的外观与内在,并且,圣人将他所听到的、看到的和理解到的传达给人类。从而,这又成为了一种布道的方式。

对众先知的启示又是另外一种(交流方式)。我们知道,当启示来临之时,使者是处在完全清醒与有知觉的状态。有时候,使者会躺在地上把头放在妻子的膝盖上,有时候坐着或者依靠在一个同伴的肩膀上,也有时,使者的膝盖并着同伴的膝盖而坐,或是在一群人当中。在那时,他感觉到,并且接受(来自真主的启示),他经受着启示全部的份量,同时,他把这些(来自真主的)神圣信息全面地传达。在他的有生之年,人们能够看到先知不断的接收启示,尽管他们不能听到任何,然而他们却可以在得到先知对他们传达这些启示之后去理解(这些启示),那只是一种尺度上的差异而已。

另外一种交流方式则是超凡的灵感。真主启示给先知们,并且将一种影响力、一种指令透露到他们的心里,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他们可以去推断某些事情。然后,先知们运用他们的猜测力、或者言行并且凭借真主的恩惠去执行或者传达这些事情。因此,这又是另外一种(真主与人类之间的)交流方式。

另外一种交流方式则是心灵之间的交流,和意识间的交流,也就是心灵感应。这种方式则被解释为把一种思想和信息用一种超感官方式传给他人的意识当中去的方式。许多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这个现象希望从中获益。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们也一直在坚持研究探讨心灵感应,毫无疑问,(他们)希望通过心灵感应在军事方面获得益处。

基于上述阐述,显然,真主创造了众多可能和毫无拘束的(与人类)进行交流和对话的方式。

回顾一下这个问题,"我不是你们的主宰吗?"在最初的盟约中我们不知道真主以何种方式问这个问题。假如它是以对先知给与特殊的灵感的方式来完成的话,那么它将不会以一种可以听得见声音的方式出现。假如,它曾是以质问灵魂方式完成的话,当然也不可能象问一个有躯体或者肉体的人一样-反之亦然。

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一点要指出来的就是,如果我们试图用一种现世的标准去想象那些在后世里面人们能看到的、听到的或者要经历的一些事情时,我们毕竟会陷入一种错误之中。有一段圣训这样描述了梦客勒和乃客勒两位天使在坟坑中审问亡者的情景。这时,天使们审问的时候向谁提问?但是不管是(亡者的)灵魂或者是肉体,结果都是一样的。虽然,亡者能听到这些问题,但是其他任何埋葬在周围的亡人或者经过墓地的活人都不可能听到这个审问。即便是把最先进的窃听装置置放在坟墓里面也是无法听到这种审问的,因为这个审问正在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里面发生着。许多科学家已经宣称在我们熟悉的三维空间之外存在着众多其他空间。同样,地点、内容和空间的改变一定会造就一个适应这些条件的一个交流和审问方式。

如同,最初的盟约就是真主与我们灵魂之间相缔结的,我们无法用一种物质的东西去感受这个盟约时的情景一样。但是,我们还是应该希望这个盟约能激发我们的内心,因为,只有我们的心灵与灵感才能感受到这件事情。有一次,当我正在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有一个人告诉我,他并没有感受到这种问与答的盟约。我回答道:"感受不到对你来讲是不可能的,尽力去感受它"

对我来讲,我能非常清楚地记得我感受到了它。如果问我是怎样感受到的,我说它来自于我对来世的渴望,尽管我的存在是有限和短暂的,但是我对它的渴望却是无限的。实际上 ,由于我的有限而不能让我熟悉和了解造物主。我又怎能参悟得到无限的、超绝的、永恒和完美的造物主呢?但是由于我无止境的渴望和对无限和永恒的追求,我认识到,并且感觉到了它。尽管在这个有限的宇宙和世界里面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被造物;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会稍纵即逝;我的目光和思想被牢牢地限制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但是我依然追求无限和永恒(的来世),我渴望天堂,面见真主和一切神圣美好的(后世的)一切。即便我拥有了整个世界,我的悲痛和焦虑依然会折磨我,因为我具有了这样的渴望:"我感觉到了它"。

我们的内心和我们的主观能动性和身体的每一个环节总是在试图去接近真主而远离谎言。如果你问它(你的身体)需要什么,它想获得平安与宁静。这就是为什么《古兰经》就曾指出我们的内心是一个具有着非常敏锐性的内部结构,除非心灵获得它(记念真主)才会获得平安:他们信道,他们的心境因记忆真主而安静,真主的,一切心境因记忆真主而安静。(古兰经13:28)

诸如伯格森这样的哲学家们,把所有的理性和传统的证据丢弃一边,争辩着内心可以证明造物主存在的证据,德国哲学家康德这样说过:"我觉得为了去相信造物主我应该把我所有研读的书籍抛之一边"伯格森指出证明造物主存在的唯一证据就是"直觉"

事实上, 当一个人从内心深处不相信造物主的话就会陷入一种极大的痛苦之中,也只有信仰真主才能获得一种安逸和满足。如果我们真心的去聆听我们的内心所表述的,我们就会感受到它在渴望永恒和宽容的真主。这种感觉、感受和品质就如同人类用自己的内心非常安静的为这个提问:"难道我不是你的真主吗?"作了回答:"我已经作证"。如果我们能尽最大可能的引起注意,我们就可以听到这个声音,那将从我们的灵魂深处升起。用我们的思维和身体去寻求它将是徒劳无益的,因为它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是与生俱来的,隐蔽的,是内在的。然而,它只会用它自己的方式去证明它自己的存在。也只有那些接近和跟从先知们和圣徒们的道路的人才会更加清楚地看到它并让别人看到它。

这样的一件事情不能用我们证明一种诸如树木之类这种物理物体的存在一样去证明它的存在。然而,那些聆听他们内心的声音的人,那些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内在和观察周围一切的人可以看到,听到并且认识到我们和造物主定下的最初的盟约。

Pin It
  • 上创建。
Copyright © 2020 法土拉.葛兰正式网站. 版权所有
fgulen.com是Fethullah葛兰,土耳其著名的学者和智力上的官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