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最初的盟约(QaluBala)

这件事在《古兰经》中这样被提及:

当时,你的主从阿丹子孙的背脊中取出他们的后裔,并使他们招认。主说:"难道我不是你们的主吗?"他们说:"怎么不是呢?我们已作证了。"(我所以要使他们招认),是因为不愿你们在复活日说,"我们生前确实忽视了这件事。"(7:172)(高处章)

根据这段经文,每一个灵魂必须要诚信和作证伟大真主的存在和唯一性。自从这一盟约制定之时起,古兰经研究家们就没有停止过对这个盟约的辩论。因此,我们将要探讨一些观点来看看是谁在什么时候提出了一种怎样的问题。

  • 当我们还没有(完全被创造到世界上)的时候这个指令已经被下达了,我们向造物主给予了一个肯定的(造物主)存在和创造性的答案,这个事件被描述成一种提问与回答形式的一种盟约。
  • 当我们还在以一个原子的形式甚至连原子的还没有形成的一种形态存在的时候,全能的造物主带着无比的珍爱引领万物逐渐的趋向完美,按照这些粒子的感受和渴望让它们感受到了作为人类的快乐。接着造物主和他们相互承诺立下了盟约,那就是所有的原子以一声"是"归向造物主的召唤,尽管,这远远超出了他们自身的能量甚至难以想象。

这种问与答或者说提议与接受的方式是不能用语言和(直述)文字可以阐述的。因此,这件事情用这样一种传达的方式很有寓意的表达了出来,就如同一个问题被提了出来,接下来的就是回答,这样一种约定尽管没有文字性的约束力,但是同样具有一种法律价值和影响力。事实上,我们无法估量造物主的超绝力量以及祂难以计数的和祂的被造物之间的交流途径,如果我们把这个盟约简单的作为一种普通的约定,那末,必定使我们滑入一种困境和歧途之中,这样的一种确认和申明,表明了这个盟约和证言来自于我们自己并且已经确认了伟大真主的存在与独一性,同时我们也感受到了我们自己并且认识到我们自己的渺小,除了我们自己我们一无所有。在另外的一些言论中,这个盟约是用一种自身的知识来分析的,那就意味着,当我们用知识的镜子来发现这个真理的时候,很多种不同的方式会显现在我们的脑海中用以证明这个不争的真理。然而,从提出到接受、从认识到察觉,这个盟约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参悟透的,也许在更多的警示和命令(到达人类)之后这个盟约会更加容易理解和参悟,也会因此它对信仰和道德上的指导、帮助与启迪的重要性会更加显现出来。

我们本身作为被造物(造物主)把我们委托给了我们自己,所以,我们应该知道并宣扬造物主的存在和他的独一性。因此,我们以我们的存在来证明并坚信安拉的存在,并且以我们的品行来展示安拉(真主)的伟大品行。例如,以我们的不足与不完美来展示真主的充足与绝对的完美;我们的自私显示了真主的慷慨与充裕,并且,我们的无能、懦弱和贫穷显示真主的全能、恩惠和仁慈。这个盟约本身就是真主对人类的第一个恩典与礼品。我们最好的责任与义务则是承认并宣扬真主的存在通过创造物和自身的感觉去领悟造物主是一切的源泉。这就是最初盟约形成的原因。这个盟约就像一条命令一样,从给人类给于了巨大启示和经典的造物主发出,要求我们通过理解它的深层含义去接受这个礼物。并通过这个盟约领会这一事件的秘密所在。

这一盟约中的问与答的方式不必要通过物质与肉体感官上的思考。真主的命令则是根据人类特殊天性而定,并且,听取他们的需要和言述,无论如何,盟约是以他们而定的。因此,真主懂得一切并以他们的需求而实行这个盟约。在神学范畴里面,伟大的真主懂得全部语言和方言并且非常自由的能和他们交流和颁布命令;解释人类和宇宙万有;约定和人类拿盟约都统统是以文字的方式而实行的,因此,教会我们语言和文字表达的技能,祂同样将这样的启示给动物以让它们进行对话,让天使们具有交流的能力,尽管对他们天性我们一无所知,很明显它不是由口头上的和不同的一种方式表现出来的,所以我们称为:KALAM-I NAFSI(语言之根本)。

造物主的语言是形形色色,丰富多样的,从人类的灵感延伸到内心深处以及同众天使们的会话——因此,造物主同被造物的会谈方式是相当不同的,并且,这种会话在各种不同的地方发生,所以说:"居住一方的人无法听到与觉察到其它一方的会谈。"我们以为自己能听到所有的一切,这是绝对错误的。我们能听到的范围也仅仅局限在普遍可以感受到的范围内,就像我们的眼睛能看到的是极其局限的。当我们的所见所闻与我们无法看见与听到的相比是总是那么难以置信。因此,真主同原子或者被造物之间建立的一种系统的会谈,他的组织、结构,分解或者重组都是以一种非常奥妙的方式发生的,这一切用我们极其有限的感官能力是无法发觉的与理解的。

我们无法精确地知道真主何时与我们做了何种的盟约,用我们现有的如此局限的感官系统是难以获得这样的认识的。事实上,他可以创造我们身体的任何其他一部分,甚至一些特殊的部分,就像我们的灵魂、道德心,或是内在隐性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已经普遍的认识了,人类灵魂是一个属于身体但独立存在的实体。自人类的躯体形成前灵魂就已存在了,并且在感官意识中有一个特殊的超越时空的个人禀性,并且,自在盟约中的询问与接受则是同人类灵魂的接触,我们有限的能力是无法全面地理解与阐述它。没有文字与声音情况下的灵魂的听与说,就像是在作梦,交流是通过一种超感直觉和没有声波传播介质的情况下完成的,就如同心灵感应一样。

这个特殊的交流形式是以一种特殊的自身方法所记录与记载的。当到了适当的时候,它将会设法以它特殊形式展现和使用这种语言。并让大脑联想和回忆起这一切。我们将会看见这个盟约上已遗留下了人类灵魂之上的特征,另外,它将会作为一个证据来回应人类在审判日上的反驳。

把整个人类灵魂曾被集聚在没有任何物体掩饰的空旷之地上,那时,万物都可以清楚地被看见。之后,他们发誓要忠于真主。当时真主要求他们为自己作证:"我不是你们的主宰吗"他们回答道:"不,我们证明你就是我们的掌管者及我们的真主。"但是,有些人他们从不会回转到他们的灵魂范围中去,这样,他们就不会找到深奥固有的自己曾经订立的盟约,因为,他们对灵魂世界是不感兴趣的,并且也不试图去观察物质以外的世界同它们之间的关系。

假如他们的头脑没有被仅仅为生存的环境所淹没的话,他们应该看见或是听见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应该有他们当时盟约时的回答。这就是精神与物质所要达到的最主要目标,同样也是主观和客观所要达到的结果。从事这样的工作,它可以从自身的贪婪与自由思想中得到拯救。获得一个开放的思想和一个真正自由的理想,人们可以尝试着去阅读他们自己用心灵书写的精巧文字。

有些人习惯自己通过自己的一种灵感或者经典去研究发掘一些它们自身的内心和能力达不到的深奥的知识,甚至有些人用这样的一种态度去研究,他们去解读经典里面非常抽象和具有深奥的寓意的内容以便于来证实他们自己的学识深度。然而,人们的观察力和思维完全没有能力达到这样一种水平,或者说如果他们自己无法战胜自我的话,那么,他们就根本就无法理解他们能在那儿发现的奥妙。

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个盟约是何时发生的。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很难从《古兰经》与《圣训》找到任何明确的解释。一些评论学家争论道,这个盟约是在万物还是原子时期所完成的,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形成,还处于原子状态,这些原子和人类的灵魂都处于一种静止状态。另外还有一些评论家们说:"这个盟约是在当精子流进卵巢管,当一个人在母亲的子宫开始形成的时候完成的;当它变成一个胎儿,当把这灵魂吹给胎儿,当这个小孩到了青春期,或者说:"他对他的行为能负宗教性法律责任时,这个盟约就开始有效了。每个学派都有他们自己的所支持的观点和理由,所以,就很难在这两种认识上面分辨出优劣。

事实上,这个契约应该发生在精神领域中,在一个灵魂与它自身的原子进行接触的不同领域中,在任何一个胚胎的阶段中,或是在任何一个使这个人一直到达青春期的阶段。伟大的真主,他能同时将过去与现在关联到一起,他能在瞬息间同时看到与听到这个人过去与现在的一切,并且,能够在所提及到所有的阶段中启示这个盟约。作为信士们,我们可以从我们的内心深处听到这样的一种交流的声音,并且用我们的内心能证明这个盟约。

就如同胃,以它自己的语言来表达饥饿,又如同身体以它自己的言词来述说它的疼痛,同样,我们的潜意识以它自己的语言与言词在告知我们这件事(立有盟约),并在告知我们它正在遭受着痛苦、忧虑和苦恼(人们忘记盟约)。由于懊悔所带来的剧痛和呻吟会让坚持承诺(的潜意识)遭受永不安宁的痛苦,它总会期盼美好与最佳。当它的叹息与呻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感受到盟约)时,它就会感到轻松,幸福与快乐,就像孩子们一样,当他们想引起父母亲的注意时所做的一样,当它不能表达它的需要,或者无法找到任何人理解它时,只能在痛苦和忧伤之中挣扎。

Pin It
  • 上创建。
Copyright © 2020 法土拉.葛兰正式网站. 版权所有
fgulen.com是Fethullah葛兰,土耳其著名的学者和智力上的官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