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類的愛

愛是萬靈丹;一個帶著愛生活的人,會因為愛而快樂,他也會令其周遭之人帶著愛而快樂。在人類的字彚裡,愛即生活;我們彼此感受著愛。「全能真主」(God Almighty)所造化的關係中沒有比愛更堅固的了,正是愛─這個鎖鏈把人和人之間扣在一起。實際上,倘若無愛,這個地球將是荒蕪一片,不能長保鮮活。 「精靈」(Jinn)與人類都有統治者;蜜蜂、螞蟻及白蟻也各有其主;對萬物來說,總是有一個王座為他們預備好。然後國王、王后以不同的方式獲得權力,登 上王座。愛正是坐在我們心靈王座上的掌權蘇丹。舌頭與嘴唇、眼睛與耳朵,只要攜帶了愛的旗幟,便被賦予了某種價值;由此可知,愛是唯一本身即價值不菲的。 心靈─那愛的樓閣,也因其所擁有的愛而無價。若想兵不血刃地征服城堡,只有在它們面前揮舞愛的旗幟。唯有當愛的士兵征服城堡時,那蘇丹王才會變成熱愛的士 兵。

我們的雙眼閃爍著愛的勝利,愛之鼓的聲響在我們的心中迴蕩,我們正是在這麼一個氛圍下被養育成人。當我們看到愛之旗幟在那兒揮動時,我們的心便興奮 地跳躍。愛是如此糾結盤繞在我們的胸中,我們的生命只能依賴它,我們將自己的靈魂獻給它。一旦我們活著,便憑靠愛而活;一旦我們死了,也懷抱著愛。我們在 每一次呼吸中,都會因我們全然的存有而感受到它;那是我們在寒冷中的溫暖;也是我們心中的綠洲。

在這個過度汙染的世界裡,歪邪橫行,倘若還有什麼未曾被觸及的潔淨之物,那就是愛;當這個生命即將逝去所有華采時,如果還有一絲一毫的美 麗仍然保有其意義及風采,那還是愛。在這個世上的所有民族或社會中,再無一個比愛更真實、更恒久的事物。無論身處何處,我們皆能聽到比催眠曲還要輕柔、溫 煦的愛之樂,其他的聲響、樂音都已靜默,它們最美妙的曲調在這片寧靜的默想中全部交織在一起。

造化是點亮那「被知與被見」(being known and seen)的愛之燭心的結果。倘若「主」對造化沒有愛,那就不會有太陽、月亮及星辰。諸天是愛的詩歌,大地是愛的節拍。我們在大自然中感受到愛的狂風,在 人與人的關係間看到愛之旗幟的搖擺。在社會中,假如現在還有什麼東西的價值是可以維持的,那就是愛;再一次地,愛的價值是見諸其本身的。如果把愛和最純的 黃金置於天秤的兩端,愛絕對比較重。金銀可能會在不同的市場和地方喪失其價值,但是愛對各種悲觀免疫,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改變其內在的穩定與和諧。直到現 在,唯有那些耽溺於憎恨、憤怒和敵意的人,才會企圖與愛對抗。諷刺的是,愛竟是撫平這些殘暴靈魂的唯一良藥。世俗的財寶固然有其效果,然而有些問題卻只有 愛的神秘鑰匙可以解決。凡世中的價值無一可以媲美於愛。金銀財寶或其他任何財貨的奴隸,幾乎都在這場馬拉松裡被熱情與愛的奉獻者所征服。當那一天來臨時, 不論那些物質財富的擁有者其生活方式是多麼富麗豪華,他們的財庫卻是空的,他們的火已然燒盡;但是愛之燭卻永遠燃燒著,散發光芒,並將光芒擴散至我們的心 靈和靈魂中。

凡是跪在熱愛的祭壇前、將其一生獻給散播愛的幸運之人,他們的字典裡沒有憎恨、憤怒、反叛或怨恨,即便這意謂著會令他們的某段生命面臨危 難;此外,他們亦從不涉足與人為敵之事。他們的頭謙卑地低垂著,充滿了愛,他們從不向愛以外的事物致敬。當他們起床時,敵意便試著找尋避風港藏匿,怨恨成 了豔羨,從愛所吹襲的微風中徹回。

能夠破壞「撒旦」伎倆的唯一神奇咒語就是愛。眾使者與先知們澆熄了法老王、尼木祿德(Nimrod)國王 及其他暴君所點燃的憎恨與嫉妒之火;他們使用的工具不是其他,正是愛。聖者們也試著召集不受規範與反叛的靈魂,而那些靈魂原先真是一盤散沙;之後他們也試 圖用愛把合乎人性的行為介紹給其他人。簡言之,愛的力量大到足以破解哈魯特(Harut)與馬魯特(Marut)的魔咒, 且能有效地撲滅地獄之火。因此毫無疑問地,一個穿上愛之甲冑的人不再需要任何武器。愛的的確確有如一道堅固之牆,足以擋住子彈,甚至炮彈。

我們對環境的興趣以及對人類的愛(此即我們擁抱造化的能力),端賴於我們對自身本質的認識與了解、發現自我的能力、以及所感受到之與「造 物者」(Creator)之間的關係。如同我們有能力去發現和感受我們內在的深度與隱藏在我們本質中的潛能一般,我們也可以欣賞其他人具有這些相同的潛 質。更進一步來說,因為這些內在價值是和「造物者」直接相關的,又因為對藏於每個生靈內在之富足珍寶的敬意是與生俱來的,是故我們將開始從一個不同的面 向、以不同的形式來看待每個生靈。實際上,我們彼此了解和欣賞的程度,和我們辨識每個人所擁有的本質與富足之程度昔昔相關。我們可以以「先知」(願平安與 福賜降臨予他)的一句話為這個觀念作總結:「一個信仰者是另一個信仰者的鏡子。」我們可以將這句話擴充為「一個人是另一個人的鏡子」。倘若我們可以成功地 做到這句話,且能了解和欣賞藏在每個人心中的富足珍寶,我們便能了解如何讓這些富足與其真正的「擁有者」(Owner)連結在一起,由此我們也將認同宇宙 中的萬物都是屬於祂的美麗、深情、或有愛的存體。一個能夠感受這份深度的靈魂,就像那從心靈的語言向我們陳述故事的著名穆斯林聖者魯米(Rumi)一般, 魯米說:「來吧!加入我們吧!因為我們是奉獻給真主的懷愛之人!來吧!穿過那扇愛之門,加入我們、與我們同坐吧!來吧!讓我們透過我們的心靈相互傾談吧! 讓我們悄悄地說話,毋需眼、耳!讓我們一同笑著,毋需嘴唇或聲音,讓我們像玫瑰一般靜靜地笑吧!讓我們如同思維般靜謐,毋需隻字片語地看待彼此!既然我們 都一樣,讓我們從心靈呼喚彼此,我們毋需使用嘴唇或舌頭!就像我們的雙手緊扣,讓我們談談這件事吧!」

在我們最近的文化氛圍中,想見證對這些合乎人性之感覺與價值的深刻理解,並不是那麼容易;我們無法在希臘或拉丁體系的思維或西方哲學裡輕 易地找到這些。伊斯蘭思維把我們每個人都看作一個獨一者之不同表述,我們的每個人都是同一個真實的不同面向。誠然,聚集在一些共通點(如真主的獨一、「先 知」及宗教)四周的人們,都彷彿一個軀體的四肢。手不需和腳競爭;舌頭不用批評嘴唇;眼睛看不到耳朵的錯誤;心靈也毋需和心智戰鬥。

因為我們都是同一個軀體的四肢,故我們應該終止違反我們統合的雙重標準。我們必須辨明令人們統合在一起的方法;這是真主授予人們在今世致 勝、以及祂怎麼把今世轉變成天園的最偉大方法之一。也是憑藉這個方法,天園之門將會為了溫暖地迎接我們而敞開。因此,我們實應移除所有迫使我們分離的想法 與感覺,迎向彼此,互相擁抱。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0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