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概觀

「伊斯蘭」(Islam)這個字在字面上是從字根"s-l-m"以及"slim"和"salamah"這兩個字衍生出來的,意思是和平,並指涉一個人本身對「全能真主」(God Almighty)的順從或臣服、順服祂的命令、啟程前往通向獲救的安全、安穩之道、承諾予以每個人和萬物可信賴感;除此它亦表示一個順服的人無論在身體或言語上都不會加害他人。

伊斯蘭的基礎是"iman"和"iz'an",意即信仰和有意識的順服。而伊斯蘭最終結出來的果實就是"ihsan"(福賜)與"ihklas"(誠懇),意即行事或生活時彷彿看見真主就在身旁,和為了「全能真主」之故去做所有事。伊斯蘭的概念可以簡短地總結為無條件且毫不懷疑地相信"Tawhid"(真主之獨一)、祂的神聖「存有」(Existence)、以及自我對祂的臣服。這點也包括了每個人在行為的表現和負責上,皆有如見到祂一般,接受祂的觀察,並因祂之故做每件事。一個根據這些或其他相似描述行事的人,便稱作「穆斯林」(Muslim,而非伊斯蘭教徒)。這樣的人會被視作擁有永恒財產的候選人。

根據「全能真主」的訊息、以及祂的先知穆罕默德(願平安與福賜降臨予他)的教導與實踐,了固m是神的宗教。而一個相信和實踐伊斯蘭的人,即被稱為「穆民」(Mu'min) 和「穆斯林」(一個有信仰且順服的人)。學者們亦描述伊斯蘭為「所有神之律法的總合,它會督促人們運用其自由意志和意識行善」。因此,倘若這麼一個鮮活的 系統可以在生活上實踐,那它將在今世和後世結實纍纍。相反地,一旦將這個系統從生活中排除,那就很難再找到什麼正面的話來談論宗教了。

從語言的面向來看,"iman"和「伊斯蘭」這兩個字之間是有明顯區別的,它們分別表示信仰和順服之意。然而我們強烈地相信,要是伊斯蘭裡沒有信仰(iman),又或信仰裡沒有伊斯蘭,那真是令人摸不著頭緒。信仰是內在,而伊斯蘭是這份信仰外在的表述。它們的統合構成了神的宗教,也建立了信仰和實踐在這個生命("iman" 和「伊斯蘭」)上的所有面向。一個實踐並按部就班地表現這個宗教的人,可以被單純地稱作穆斯林。從這點看來,凡是認為宗教不過就是一套信仰系統;只是因為 習俗而奉行宗教,而不思其更深意涵的人,都是錯誤的。很明顯地,上述的兩群人都已或將會丟失「主」在今世和後世所應允這個宗教的果實。

然而,讓人訝異的是,去把伊斯蘭的實踐想成信仰的一部分,也是另一種錯誤。雖然那些相信信仰的實踐是義務上必須奉行、但卻不能履行其責任者是有罪 的,但他們仍是「穆民」(有信仰之人)。這種想法並不會和「順尼派」對伊斯蘭的理解相衝突,因為不憂心犯罪,與去說「懲罰與否都是真主的決定」是不同的。 根據《古蘭經》,信仰是宗教的本質部分,它位於宗教的核心,而伊斯蘭是令信仰成為人類本質之一部分的唯一方法。沒有信仰的實踐,是偽信;沒有實踐的信仰, 則是罪行(犯罪)。偽信是隱晦的冒瀆,它將不受寬宥,但是透過懺悔使罪行得到寬恕卻是可能的。從這方面來看,即使某個人不履行伊斯蘭,我們仍應對他保有善 意,而不要視他為非信徒,除非他們在暗中毀謗伊斯蘭,抑或表示他們對伊斯蘭的漠不關心。不過,對於那些沒有信仰之徒、以及壓迫和鄙棄其他穆斯林的人,我們 就不可能作同樣觀了。在此還有一個亟待闡述的要點,那就是個人對其宗教之矢志不移、履行信仰的所有面向、以及宗教實踐的重要性,這些都是真主要在信仰者身 上搜取的。

若要成為一位信實的穆斯林,一個人必須避開各種偽信和褻瀆的行為;一個人必須帶著至高的誠意臣服於真主,在意識到祂的臨在和受祂監督的情況下實踐伊 斯蘭。倘若將伊斯蘭想成純粹的良知與神秘主義,那也是一種不敬。那些似乎已接受伊斯蘭(不過真主總是能夠明察真實)、但卻又宣稱宗教實踐只是一種極端派的 形式的人,實是以空泛的錯覺來蒙蔽自己,他們假裝自己是虔誠的穆斯林。關於伊斯蘭的主觀與不道德的詮釋,已把伊斯蘭變成一個人為宗教,而不再是神的宗教。 實際上,伊斯蘭頒降給人們,是為使其拯救自己脫離那受人類渴望牽引之自我,和以真主的知識照亮人們。換言之,伊斯蘭是神之法則和啟示的集成,它將人類提昇 至超越動物的層次,它亦使人們為前往心靈和精神之安適之所的旅程作好準備。這個精神系統就是"iman"(信仰),它的本體是「伊斯蘭」(順服),它的覺知力是"ihsan"(意識到祂的臨在),而這個獨特之道的名字叫作"Din"─「伊斯蘭」(順服)。

伊斯蘭尋求那些智識上有能力的人,督促他們透過其自由意志去為了今世和後世行善,並承諾那些留心這份呼召之人永恒的滿足。信仰者的身份並非是去受責 任與義務的壓迫。所有福賜、繁盛及持久的歡愉,都藉著真主的「知識」(Knowledge)、「意志」(Will)及「抉擇」(Choice)與人類的自 由意志綁在一起。同理,宗教及隨之而來的責任都是「神之意志」所賞予人類意志的恩寵與禮讚。從此觀點看來,伊斯蘭是和其他宗教體系迥然不同的;伊斯蘭的方 式是神的,而它的表達方式則是一種服侍。凡是伊斯蘭所宣講的對象,其在智識上都是有能力的,如同早已宣稱過的,他們擁有自由意志;他們試著履行真主的宗 教,也試圖成為它的代表。我們或許可以把宗教想成真主賜予那些有能力者的禮物;至於那些在心理上喪失能力的、以及在其行為上不自由者,都無法肩負宗教義務 之責,所以他們也不會被授予像其他人一樣的特權,也不會受到鼓勵去行善。

因為這個宗教是由「全知的真主」(All-Knowing God)所降下,而祂是最了解祂的造化的,所以這個宗教總是彰顯著通往真理、善行之道,它以天園的應許激勵心靈。另一方面,它也督促人們謹言慎行,警告他 們誤入歧途將會導致不堪設想的後果。在此脈絡下,宗教的命令是恒久、持續、且和期限無關的,因為這些勅令都是永恒不朽的。儘管事實上,這所有系統都傾向於 與期限無關、不受時間控制,但伊斯蘭的誡律總是歷久彌新,且具有吸引力。但是,有些對此真理不察的偏頗之徒的確存在。這並不令人訝異,因為所有人為的律令 都是主觀的,且因地不同,它們立基於特別設置的基礎上,並因持續的修改而隨著時代的腳步亂了步伐;由於這樣的系統受到人類覺知力本身的侷限,故只能為人類 的問題提供短暫的抒解。

反之,伊斯蘭啟示的訊息卻能處理各種事務,並為人性的永恒與無止境的需求提供滿足。它從未要求或作出任何違反人性的建議,也從未忽略我們的任何需求 或渴望。對於那些謹慎、正直的人而言,沒有一個議題是被伊斯蘭忽視的,也沒有一個疑問或渴望是它不能回應的,而宗教誡律與其實際意義之間亦無任何衝突;它 處理了所有事,且都是那麼無疵。整體來說,伊斯蘭帶來了關於如何取悅真主、以及在後世與真主會晤之永恒訊息與佳音,它被獨特且神聖地規劃,以適合人類的本 質、能力、目標及秉性。

一個過著伊斯蘭生活的人,會得益於今世的合法恩典,他會將充滿愉悅的所有歲月耗費在行走於通往天園與祂所恩賜之永恒福澤的走道上。除此,倘若一個人 的生命能夠完全專注於取悅真主(那正是宗教的本質),那麼這個人便可被視為具有天使位階的人了。人類發佈的律令是有限的,而且通常都和種族、民族脫不了干 係;凡此種種皆無法真正地解決人類無窮盡的渴望。真主是「造物者」(Creator)和「全知者」,這個宗教是祂給予人類在今世上的律令。所有的其他人為 系統則都是由人類的覺察力所造就出來的有限版本,因而是短視的,它們的精神性也總是晦澀不清。

伊斯蘭─真正的宗教,是絕不誤導的獨特道路,也是為人類打開全新天地觀的神聖源頭。從信仰的觀點來看,這個神之系統可稱為「宗教」(religion);從行為的觀點來看,則稱之為「沙里亞」(Shariah); 從社會功能的觀點來看,就叫作「社群」(community)。基本上,所有行為與行動皆根據信仰系統而生,社會生活則是根據這個行事者、這些行為和行動 來塑造。因此,有堅定信仰、將信仰當作其品格的一部分、並持續履行它的信仰者,就是真理、公義及公正的源頭;這樣的人是值得信賴的,他是崇高道德的表率和 知識與智慧的追尋者,他對於宗教的神聖呼召也是忠貞不貳的。這樣一個信實的信仰者,也會主動投身於令人類社會十全十美的工作中。

信實的穆斯林會意識到他們的宗教,他們的行為與神之誡律若符合節,他們的心總是與他們的「主」相繫,他們的行為反映著這個宗教是神的;他們絕不欺 暪,也絕不會成為其他人類的奴役。這樣的穆斯林總是察覺到他們與這個受到讚譽之社群間的關係,由此心生自信;他們將這份確信反照出來,並以其行為鶴立雞 群。他們熱愛,顯露同情之心,並因為「造物者」而對所有造化表示深切的敬意。他們阻止自己做出卑劣、簡化的行為,以免這與身為人類的殊榮不相宜;他們在其 信仰、智慧、及行為上是超過他人的。而當他們冠絕群倫時,卻不驕矜自滿,他們從不逼迫或強制他人接受其哲學或生活方式。他們認知到伊斯蘭是不是去招人厭惡 的,因而接受每個人一如其本然;相對於強加自己的想法於他人身上,他們佩帶上真正的信仰,嘗試無瑕地將宗教表現出來,使自己成為眾所欽羨的對象。不過,眾 人的欽羨並非他們的追求;他們每做一件事都為那「應受讚美的真主」(Exalted God),他們每日的一念一動、一言一語,都只是在思考祂的認可;這樣的人絕不「浮誇」(ostentatious),他們認為追求矚目不過是肆虐和誅殺 心靈與精神性的病毒罷了。

事實上,伊斯蘭並不是來壓迫心智或人類意志的,相反地,它的降示是為防止這些對人類的壓迫和暴虐,由此促使人們運用其心智和智能佐助其自由意志作抉 擇。此即當伊斯蘭在過去完全被實踐時的真正況狀;它莊嚴的精神魅力從不需要任何心智遊戲或機巧,而無論是暗中或明顯的殘暴,都不會被接受。行為是伊斯蘭用 以到達心靈的語言,話語則用以解釋細節。話語是用來提及良知的工具,是揚善止惡的媒介;身體上的強迫是不會被使用的。伊斯蘭並不認同強制性的信仰(那是違 反宗教本質的),也不接受任何並非出自取悅真主的行為。根據伊斯蘭,強迫性的信仰是一種偽信,這類行為與賣弄無異。《古蘭經》嚴格禁止在信仰上的壓迫,以 下經文即清楚說道:「宗教無強迫。正道與迷路確已分明了。」(2:256)伊斯蘭的存在是為防止各種偽善和不信。以及扼止那些想要誇耀的。這所有事實絕不 會牴觸信仰者在表述和建立「真理」時不屈不撓的行為。

只要有機會,伊斯蘭便會述及人類的心智與靈魂,拯救他們脫離偽善,藉著先知穆罕默德(願平安與福賜降臨予他)的完美典範引導他們至真理,並在其心中點亮真正的信仰之光,使之察覺到真主之無處不在和永恒。這種行為就是接受穆罕默德(願平安與福賜降臨予他)訊息的結果。

由最後的先知穆罕默德(願平安與福賜降臨予他)所宣示的訊息,是最後與最完整的訊息,也是通往「全能真主」之最能倚靠、最值得信賴的道路。假如這個 宗教無法在現代非常清楚地表達它自己,其中關鍵就在於它沒有被正確地認知,而歸信伊斯蘭的人也沒有以最可能的有效方式來描述它。不過,我們認為這個情況不 會永遠持續下去。一旦時候到了,伊斯蘭將重新在每個生命階段表達它自己,它將再度帶著歡愉的色彩與形式使人類歡欣鼓舞。

當伊斯蘭的這個社群注意到,他們將再次名聞天下,真主將再度賦予他們名字(《古蘭經》云:「真主是賜予你們和在你們之前的那些人『穆斯林』之名 的。」)時,他們會被深深打動,說道:「我們的『主』是多麼值得讚美、多麼令人受惠的啊!」他們會將他們的臉龐轉向祂;他們臣服於祂的智慧。

伊斯蘭是一個表述在它之前便已來臨之宗教的邀請函。當唯物論者與自然主義哲學家的聲勢已如日中天時,這份神啟訊息的制衡正意謂著,其他的所有宗教都 已被那些危險、恐怖的意識形態擊敗。伊斯蘭是真正信仰的守衛者。既然過去的每位先知所宣稱的都是相同的訊息,伊斯蘭就是那支撐者,它為其他的天啟宗教作了 見證。由是,復興伊斯蘭即是復興其他天啟宗教,和修正那些已然扭曲的觀點,甚或可能是部分地修改某些需要重修的論點,來為其他宗教的信仰者提供新看法。我 個人相信,上述的所有都是可能的,所有天啟宗教皆同源的事實,也會對這個方向極為有利。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0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