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是如何獲勝的

當《前景》(Prospect)與《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在數週前選出我們的世界頂尖百大公眾知識份子名單時,沒有人會預料到一位在西方鮮為人知的土耳其蘇非宗教家會如秋風掃落葉般地囊括最多票數。我們也從未期待前十名全都來自穆斯林背景。(2005年贏得排行榜榜首的諾姆.瓊姆斯基[Noam Chomsky]此次獲得第十一名,為所有西方候選人中所得名次最高者。)

在今年票選活動剛開始時暫居排行榜首位的兩位人物分別是─秘魯小說家馬利歐.巴爾加斯.尤薩(Mario Vargas Llosa)與原為西洋棋大師、後來搖身成為反普丁(Putin)的異議份子蓋瑞.卡斯帕羅夫(Gary Kasparov)。後來高爾一度挾其諾貝爾和平奬與奧斯卡之勢而佔據此排行榜之首。然而,在短短的一個星期內,法土拉.葛蘭(Fethullah Gülen)的票數卻以黑馬之姿衝上排行榜第一位,就此停在那裡不動。顯然有些事發生了:支持葛蘭的票有如排山倒海般灌入網站,且在榜上持續不墜。原本我們認為那是懂得電腦技術的「法土拉份子」(Fethullahçi,即對全世界上百萬之葛蘭追隨者的通稱)駭進網路系統設定自動投票給其心目中之英雄所致。我們想找出嫌犯,把他的票作廢,使情況回歸正常,讓瓊姆斯基再度奪冠。

然而事實的真相益發地耐人尋味。五月一日,擁有七十萬銷量和一系列國際版的土耳其最大報─《時報》(Zaman),在頭版刊登呼籲讀者注意葛蘭被選入《前景》/《外交政策》名單上以及我們邀請讀者參與投票的消息。《時報》向來和葛蘭運動關係密切,它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內連續規律地刊登這則新聞。而土耳其的其他報紙也注意到這份名單,葛蘭的每個網站上(無論正式或非正式)也都能找到這則消息。

法土拉份子的效率與紀律極富傳奇性─仔細回想,他們很輕易地就挾持了我們這份名單。而對葛蘭的追隨者來說,選舉其心目中的人選成為名單上的第一名絕對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號召。因此一方面,葛蘭壓倒性的勝利並無法告訴我們太多這個世界對於知識份子的想法,它只是顯現出一個運動之追隨者的動員能力。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許可以透過葛蘭的勝利來觀察新型態知識份子的發展─即一個人的影響力竟可透過人的網絡並輔以網際網路來傳達,而非藉由出版品或一些機構。克里斯多夫.希臣斯(Christopher Hitchens)即在為我們名單所撰之文中如此界定公眾知識份子:「自發性的獨立自主人士,或『少數持不同意見』之雜誌的編輯。」至於艾德華.史基德勒斯基(Edward Skidelsky)的定義(請參見Letters, Prospect June 2008)則是:「其獲得矚目的宣稱停留…在文字和思想上的人。」也許,這個定義在新生代的眼中似乎顯得相當老式。(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將在《前景》下一期中闡述此點。)

但是這也可能是特有的土耳其效應所導致。當1999年《時代》雜誌(Time)要求其讀者線上票選世紀風雲人物時,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土爾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也獲得壓倒性的支持,他甚至在「藝術家與演藝者」類別中一度領先巴布.迪倫(Bob Dylan)。我們的名單中因土耳其效應而受益的包括土耳其小說家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爾罕.帕慕克(Orhan Pamuk)、以及以研究鄂圖曼帝國聞名的英國史學家柏納.路易斯(Bernard Lewis),他們在票選活動中皆獲得亮眼的成績,分居第四和第十三名。而他們兩位都不是吸引法土拉份子的人物。

十大名單上還有哪些人呢?由於我們允許投票者最多選取五人,兼以葛蘭的支持者多為穆斯林,故他們可能也會投票給尤素福.蓋拉達威(Yusuf al-Qaradawi)、阿默爾.哈拉德(Amr Khaled,其個人擁有一個Facebook 社群號召其支持者投票給他)、阿布杜卡里姆.索羅許(Abdolkarim Soroush)及塔利格.拉瑪丹(Tariq Ramadan)等伊斯蘭世界中不同類型的知名宗教人物。穆罕默德.尤素福(Muhammad Yunus)、希琳.艾芭迪(Shirin Ebadi)以及阿察茲.阿赫三(Aitzaz Ahsan)等則都是穆斯林國家中名聲響亮的鬥士;前兩者曾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第三者則為去年轟動巴基斯坦的反穆夏拉夫(Musharraf)抗議運動的召集人。活躍於美國的政治與後殖民主義理論家馬赫木德.馬姆大尼(Mahmood Mamdani)的上榜可能有點令人跌破眼鏡,但他確實擁有穆斯林背景(他是出生於烏干達的印度裔),且經常直言批評美國的外交政策。

此種「穆斯林效應」似乎反映著穆斯林世界的連結力,尤其是在較為自由不受限制的部分。當然,你必須連結到網路才能投票,然而電子郵件與網站卻能令新聞在一夕之間傳達至無遠弗屆的地方。土耳其現在擁有超過三百萬的Facebook用戶,這個數目也遠比美國、英國及加拿大的人數都多。而廣泛通行於伊朗的波斯語,在一些統計數字中也已成為全世界最多人使用之部落格語言的第四名。

然而,並非每一個意圖影響排行榜的努力都有結果。印尼、加拿大、印度及西班牙的媒體對於這些候選人的故事皆有特別著墨,但卻未產生太大的影響力。我們的候選人之一─保加利亞的政治科學家伊凡.克雷斯特夫(Ivan Krastev)即委婉地提醒我們其國家的最大報之一也在鼓吹讀者支持他,他要求我們別將來自保加利亞電郵地址的票數計算進去。不過無論如何,保加利亞的這項動員並未號召太多保加利亞人。

中國對此次票選活動倒是未曾表示意見;此次上榜的五位中國候選人所獲得的最好名次是居中的位置。然而這個表現已較2005年好很多。票選活動剛開始時,中國人所獲得的票數甚至比以往還差,但在最後一週時,這五個名字的票數卻開始一路上衝─也許,這份名單作為一個資訊部門已然有些過時了。下一次,當我們看到中國人操控這份名單時,請別太驚訝;中國的動員會令上百萬的蘇非聯合起來抵抗中國資訊機器的力量。

Pin It
  • 上創建。
版權所有 © 2021 法土拉.葛蘭正式網站。
fgulen.com是官方來源 Fethullah葛蘭,土耳其著名的學者和知識分子.